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六十八章 一直是我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六十八章 一直是我的字體大小: A+
     

    雖然因為邵天澤跟宋雲萱交手,導致顧長歌的遺產在邵天澤的手裡面耗費了不少。

    但是,就算是那些遺產被宋雲萱拿去一部分,又縮水了一部分。

    可總體來看,還是一筆不容小覷的財富。

    只要是好好經營邵氏,能夠像是顧長歌那樣來給邵氏做出正確的決策。

    那麼,邵氏扭轉乾坤,重回鼎盛時期的巔峰,也不是痴人說夢。

    她舉著合同道:「你們如果不相信,可以好好看看合同的複印件,邵天澤現在已經將當初從我手中拿走的遺產全部還給了我,也就是說,現在邵氏的產業,大部分都在我的手上。」

    「你的手上?」

    梅七覺得有點好笑的看著顧長樂。

    顧長樂很厭惡梅七,每次說話的時候總是跟她對著干。

    看起來就讓她覺得很心煩。

    顧長樂點頭:「對,現在邵氏的大部分產業,就是在我的手上。」

    「但是邵氏當家做主的,可不是顧小姐,所以,顧小姐這次的會議開到這裡,就差不多了吧?」

    「當然沒有,會議現在還不能結束,」顧長樂將手上的文件放在會議桌上,而轉贈財產的合同複印件在紛紛發給了坐在長桌兩旁的人之後。

    會議室里的股東們,也覺得十分驚訝。

    如果宋雲萱不出現的話,可能今天出了這麼大的事兒,就要讓股東們重新投票選舉新的董事長了。

    而顧長樂,應該就是沖著這個位置過來的。

    不然的話,不會把他們召集的這樣齊。

    「顧小姐不妨開門見山的直說自己找我們過來是有什麼事情好了。」

    「很簡單,我就是覺得股東大會的太久沒有一個領頭人了。」

    「領頭人?」梅七道:「我們宋總……」

    「你們宋總連會議都不過來參加,現在到底是在什麼地方呢?」

    顧長樂有些咄咄逼人的看著梅七。

    既然宋雲萱今天沒過來,那麼她就不害怕了。

    區區一個梅七,還奈何不了她。

    「我們宋總雖然有事不能過來,但是這麼大一個股東坐在這兒,你有什麼資格說參選董事長的話?」

    長桌旁邊的各大股東們紛紛點頭。

    因為宋雲萱在邵氏所佔的大比例股份擺在這裡,幾乎可以強制的控制邵氏的一切運行。

    而大家也都心照不宣的明白,邵天澤所持有的邵氏,其實已經是一個被架空了權利的花架子。

    在宋雲萱的掌控跟壓制之下,不管是邵天澤來管理,還是顧長樂來管理。

    都不能讓邵氏鹹魚翻身。

    除非,宋雲萱出馬說一個決策來執行。

    但是顯然,宋雲萱對越來越走下坡路的邵氏,暫時沒有心思去拉一把,或者是管理一下。

    「我沒有資格嗎?」顧長樂冷笑著看梅七。

    梅七開口:「果然是當做養女從顧家養起來的,如果像是顧家大小姐那樣,好好跟著顧城顧董市長好好學學的話,就不會在這種會議上面說出這麼可笑的話了。」

    「我可不覺得可笑。」

    顧長樂將桌面上的合同裡面翻出來一份很特別的合同。

    然後打開,舉起來沖著眾人道:「顧長歌在管理顧氏的時候,曾經因為佔據了大部分的股份,而在董事會議中全票通過修改了顧氏的董事條例。」

    顧長樂這麼一說,眾人就都皺起了眉頭。

    但凡是在股東大會裡面立足時間經歷過顧長歌管理時期的,就都知道,顧長歌當時在董事會中有著絕對權利來操控董事會的時候,給出的決策幾乎全部都是正確的。

    所以,就算是顧長歌修改了董事會條例,所有的股東成員也都是無條件的去信任顧長歌。

    那是因為有顧長歌的能力作保證。

    但是,現在顧長樂把當年顧長歌做過的事情重提,然後拉出來說事,不知道又是怎麼個意思。

    眾人看著顧長樂,等著顧長樂說下一句話。

    顧長樂微笑了一下:「在座的也都是聰明人,我覺得,話我已經說到了這裡,接下來我要表達的意思,眾位應該也是非常理解跟清楚的。」

    眾人皺緊了眉毛。

    一個個的都看著顧長樂,露出了不信任的表情。

    梅七看眾人都按壓著心思不說話,誰也不肯先當那個出頭鳥。

    索性就自己開口問了:「那麼,顧小姐現在的意思是,重新啟用顧長歌的董事會條例,然後利用其中的第六條規定,在危急情況下,啟用第二大股權方來行使董事長的權利。」

    「沒錯。」顧長樂微笑。

    會議長桌上有了梅七先開口當這個出頭鳥,剩下的人也紛紛開口問顧長樂問題。

    「但是,現在可是邵氏,不再是顧氏了。」

    「對啊,顧小姐,」梅七笑著道,「從你大姐死了的時候,顧氏就更名改姓了,現在可是邵氏,邵氏的股東大會上面,啟用顧氏的董事會條例,這不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嗎?」

    本身邵天澤在接手了顧長歌留下的產業之後,就已經鳩佔鵲巢。

    把整個顧氏從裡到外的都清洗了一遍。

    雖然顧氏的產業就是現在邵氏的產業。

    但是當初顧氏的高層,以及股東會的重要成員,在經歷了邵天澤的管理期之後,可是全都換了一遍啊。

    能在顧氏更名邵氏的權利交接之中頑強存在下來的前顧氏股東高層,在座這麼多人裡面,也就只有幾個人吧。

    而且還都是特別精明的那一種,牆頭草一樣隨風擺動,而且對邵氏的威脅也不大。

    完全就是見風使舵混吃等死的典型。

    根本就不管什麼事兒。

    「邵氏的前身本來就是顧氏,不管是產業,還是其中繼承管理跟身居股東大會之中的人員,身上都或多或少的有著顧氏的痕迹,現在我把接任了邵氏的管理權,將邵氏重新更改成我顧氏的產業,然後用顧氏的董事會條例來行使我的權利,有什麼不妥嗎?」

    顧長樂應對的還算是從容。

    看起來,在進會議室之前,已經做過功課。

    而且,說不定邵天澤也不計前嫌的給她出過主意了。

    這樣的話,有些事情反而就變得複雜起來了。

    梅七聽著顧長樂的話,手指微微摸了摸下巴。

    會議長桌兩邊的股東們,也哥哥都開始尋思起來。

    顧長樂見自己的一番說辭已經打退了一部分人,就變得更有自信起來,接著問道:「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當然有。」

    梅七出聲,十分盡職盡責的代表著宋雲萱來為難顧長樂。

    「顧氏董事條例第六條裡面的內容確實跟顧小姐說的一樣,裡面明確說明了在第一大股東不在的時候,股權比例第二的大股東可以進行越級,然後暫時行駛董事長權利,但是那也說了,那是在企業進入危機的時候,現在邵氏,可沒有進入危機。」

    「沒有嗎?」顧長樂反問邵天澤,跟在座的各位股東,「邵氏已經被步步緊逼到了這樣的程度,你們覺得邵氏還不算是進入到了危機時刻?」

    再做的股東聽見顧長樂的反問,就開始紛紛交頭接耳起來。

    說是不算吧,現在邵氏的確是被宋雲萱給逼到了夾縫裡面。

    而宋雲萱又站在一個十分微妙的位置上。

    明明可以對邵天澤跟顧長樂一網打盡,但是卻遲遲不肯動手。

    以至於顧長樂跟邵天澤都漸漸的有了喘息的機會。

    如今還搞出了什麼董事會條例第六條的事情。

    邵氏的股東跟高層之所以不是特別害怕,正是因為宋雲萱現在是邵氏的第一大股東,擁有絕對掌控的權利,但是卻沒有對邵氏進行大清洗。

    這說明,宋雲萱無意將整個邵氏瓦解。

    所以在座的股東們對梅七還能和顏悅色。

    而宋雲萱接手邵氏之後,最壞的可能,頂多也就是讓顧長樂跟邵天澤徹底的失去邵氏的管理權。

    他們這些個股東,起碼還有錢可以保命。

    只要是邵氏的產業還在,不管是姓邵,還是姓顧,都無所謂。

    而顧長樂跟邵天澤就很有所謂了。

    所以,現在才回如此著急的想要反擊,認為進入了危機時刻。

    現在顧長樂問眾人邵氏是不是進入了危急時刻,眾人反而覺得不好回答。

    點頭說是吧,為了自己著想,那就得跟宋雲萱對著干,得不償失,還比較像是以卵擊石。

    但是搖頭說不是吧,邵氏的確一改名換姓,變成了宋氏旗下的產業,邵氏就算是被強行併購,完全被吞併了,的確是算一個滅門的大危機。

    眾人糾結的不行。

    只能默默的閉上嘴巴都不說話。

    顧長樂看這些人沒有一個敢說話的,心情微微有些煩躁,冷冷道:「你們不說話,也是默認了我的說法吧。」

    眾人聽見顧長樂這樣說,依舊是閉著嘴巴。

    顧長樂點點頭,也好,這些人不說話總比跟她對著干好多了,不說話就不說話。

    無所謂的事情。

    「我覺得,大家都覺得邵氏進入了危機,現在我根據董事會條例,成為董事長來挽救這個危機,也是沒什麼值得反對的,梅先生。」

    顧長樂看著梅七道。

    梅七見董事會的人一個敢說話的也沒有,就挑了挑眉。

    剛要說話。

    卻不想,會議室的房門忽然被一把推開。

    一個不失威嚴,又帶著笑意的聲音傳來:「這個董事長的位置一直都是我的,我何時說過要讓出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