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四十九章 咬緊牙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四十九章 咬緊牙關字體大小: A+
     

    天邊的雲變成燦爛的暗金色。

    海邊公路往下走不久,就是沙灘跟泛著浪花的海邊。

    烈烈寒風吹在臉上。

    梅七將厚厚的棉衣裹在宋雲萱的身上,然後幫宋雲萱將帽子拉在頭上,恨不得把她裹成一個溫暖的大棉球。

    而宋雲萱卻笑著將帽子摘了下來,對著梅七微笑道:「也不是很冷,我吹吹海風。」

    雖然海邊的風很冷,但其實隱隱也能感覺出一點屬於春天的溫柔。

    她的髮絲隨著海風的吹拂而飄揚。

    梅七陪在宋雲萱的身邊,在落日之下,跟他一起沿著海岸往前走。

    細細的海沙上面引出兩個人的腳印。

    天色一分分的暗下去。

    在深藍色的世界裡面,能看見海面上拍打而起的白色浪花。

    但是,卻很難看見在不遠處的公路上,停下車子遠遠看著兩個身影的挺拔男人。

    男人的短髮隨著海風揚起,銳利的眉眼注視著懷孕後行動變得緩慢了許多的年輕女人。

    身邊有沒什麼感情的聲音響起,問他:「楚先生要見哪一位?」

    「那個女人。」

    「身邊那個男的要除掉嗎?」

    「如果能的話。」

    聽見對方這樣回答,最先發問的人才轉身離開。

    不過兩刻鐘的功夫。

    就有一個女人被小心翼翼的送到了楚漠宸身後的車上。

    楚漠宸轉頭看了一眼,便將指尖夾著的香煙掐滅,然後扔在了地上。

    ……

    宋雲萱迷迷糊糊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在一個自己完全沒來過的豪華房間裡面。

    豪華的跟皇宮一樣的歐式裝潢風格讓宋雲萱忍不住皺眉。

    輕輕動了一下身體,就感覺到自己的一隻手腕被什麼東西禁錮住了。

    微微一拉動,就聽見清脆的響聲。

    轉頭去看,才發現是自己的手腕被一條銀色的鎖鏈鎖住了,鎖鏈的另一頭,則是跟銀色的床頭連接在一起。

    宋雲萱忍不住皺了皺眉毛,評價道:「惡趣味。」

    「是有點惡趣味了。」

    熟悉的男聲從房間的一側傳來。

    宋雲萱皺眉看過去,就發現楚漠宸穿著黑色浴袍,露著結實的前胸,頭髮濕噠噠的從浴室門口朝著床邊走過來。

    他的目光裡面帶著幾分笑意。

    但是,卻完全不是跟她在一起的時候那種溫柔的笑意,而是一種讓人感覺不到感情的笑容。

    宋雲萱厭惡他這種沒有感情的笑容。

    在對方伸手要去捏她的下巴的時候,她扭頭躲開了。

    柔軟的黑色輕輕擦著他的指尖。

    楚漠宸臉上的笑容微微停頓了一下,然後就將手指順著她的脖頸,前胸,往下移動。

    然後覆蓋在她隆起的肚子上。

    宋雲萱覺得他的手指很熱,摸著自己的小腹,只是隔了薄薄的一層布料。

    翹頭起來看了一眼,才發現在她昏迷的時候,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換成了一件白色的宮廷睡裙。

    寬大的裙子籠罩著她的身體。

    但是懷孕七個月凸起的小腹,還是十分的明顯。

    對方摸著她的小腹,看著她的面容:「我聽說,你是我的未婚妻。」

    「聽說?」

    宋雲萱看著楚漠宸,不知道他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什麼是『聽說?』

    楚漠宸就開口解釋:「我乘坐的飛機進行了緊急迫降,很多人因為緊急迫降造成的爆炸而死亡,我比較幸運,雖然撞傷了腦袋,但是還活著,就是有些東西忘記了。」

    「失憶?」

    宋雲萱覺得楚漠宸說的這件事有點可笑。

    而且,她之前分析的所有情況裡面,都沒有這種情況。

    因為之前長達數月的國際救援之中,都未曾得到過那架失事航班的任何消息。

    楚漠宸如果的確是乘坐的那架飛機,那麼飛機所有的一切行動都會被公布出來。

    包括生還乘客的情況。

    但是,卻沒有一點點消息。

    現在楚漠宸說他乘坐了那架飛機,並且還因為緊急迫降而導致頭部受到撞擊而失憶。

    這在她看來,簡直就是在騙小孩子的謊話。

    「是,我是失憶了。」

    楚漠宸認真的回答。

    宋雲萱看著他臉上認真的神色,幾乎要信了他的說辭。

    如果,他的手沒有摸上她的大腿的話。

    宋雲萱感覺到他的大手順著她的大腿內側游移往上,瞬間就並緊雙腿,然後夾住了他亂動的手指:「你如果失憶了,應該去找醫生好好看看腦袋,而不是在這邊對我做這種下流的事情。」

    「下流嗎?」

    楚漠宸微笑:「你不是我的未婚妻嗎?再說了,你肚子裡面的孩子,是我的吧?」

    宋雲萱皺眉。

    楚漠宸理所當然的開口:「既然你懷上了我的孩子,就說明我們兩個什麼都做過了吧,既然什麼都做過了,我摸你一下,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說著他就要強行掰開她的雙腿。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之前的事情記不清楚了。

    但是,宋雲萱這個名字卻在他的腦海裡面就像是一個被層層疊疊的迷霧包住的重要的東西一樣。

    令他覺得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

    想要去弄清楚一切。

    但是回到雲城之後,所得到的所有的調查之中。

    怎麼看都覺得他跟宋雲萱攪合在一起,只不過是被宋雲萱利用來打壓邵家的助力而已。

    心裏面有些厭惡這種出賣自己的身體來不擇手段達到目的的女人。

    但是,看見她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時候,卻像是有一種渴求的魔力一樣,促使著他忍不住的想要去伸手,去碰觸。

    去掠奪霸佔。

    就像是一種難以壓制的本能一樣。

    令他瘋狂。

    他的手指力道很大,要強迫一個懷了孕的女人,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而且,去跟孕婦做,向來是他想都沒有想過的事情。

    畢竟很麻煩,還要注意很多事情。

    但是,現在看見宋雲萱的時候,他卻覺得,不管多麻煩,都想去要她。

    只不過,宋雲萱明顯是不願意的。

    她的一隻手被捆住。

    另一隻手卻很利落的抬手就沖他臉上打了一個巴掌。

    這個巴掌聲很響,力道也很大。

    她的聲音帶著不容侵犯的冷漠:「趕緊放了我,我可沒有時間陪你做這種惡趣味的下流事情。」

    楚漠宸被她反手一個巴掌扇在臉上,氣氛在瞬間就凝固到了冰點。

    但是宋雲萱卻在這凝固到冰點一下的空氣裡面,依然維持著冷漠而嚴肅的神情。

    甚至,冰冷的讓人望而卻步,難以褻瀆。

    楚漠宸看著宋雲萱。

    宋雲萱也眯著眼睛看著楚漠宸。

    兩方對峙,空氣在不知不覺裡面變得越來越冷。

    令人心頭血都要凍結了一樣。

    宋雲萱的唇瓣柔軟而冷薄,她的手指無意識的去扶了扶自己的小腹,然後對著楚漠宸道:「放了我!」

    楚漠宸聽著她說出來這句話,唇角不由的勾起來,眼神冰冷:「休想。」

    這句話一說完,宋雲萱就知道不妙。

    剛要反擊。

    就被楚漠宸給一下子按住了手指,然後分開雙腿,壓在了身上。

    宋雲萱的一隻手被床頭的鎖鏈牢牢的拴住。

    一隻手被他的手指扣住。

    楚漠宸看著她被壓制下去的模樣,用空出來的那隻手,摸了摸她的肚子,隔著衣服的布料,微笑道:「孩子是我的,你也是我的。」

    「放開!」

    宋雲萱冷斥,眼中不見慌亂,但是冷漠至極。

    楚漠宸附身,沒有去親吻她的唇瓣脖頸,而是將她的睡裙往上掀起,然後一點點的親吻她隆起的肚子。

    宋雲萱重重喘息了一口,緊緊的皺著眉毛,不知道楚漠宸想要做什麼。

    但是,卻下意識的能感覺到危險。

    「放開我!」

    「不如求我不要傷害你的孩子。」

    「你到底想做什麼?」

    宋雲萱努力的翹起頭,去看楚漠宸的表情。

    楚漠宸雖然失去了之前跟她相處的記憶。

    但是,在手指碰觸到她的時候,就像是晶元被解析了一樣,有一種觸電般的熟悉跟悸動,從身體裡面迸發出來。

    「我當初為什麼會喜歡你?」

    「因為變態!」

    宋雲萱不客氣的開口。

    楚漠宸笑了笑,唇瓣印在她的肚子上,然後輕輕撫摸了一下她的額頭,手指順著她的臉頰滑落到肩膀,然後是胸前的衣服。

    他開口:「乖一點,七個月的話,也不是不能伺候男人了。」

    「你放手!」

    宋雲萱明白楚漠宸是想要做什麼。

    劇烈的掙紮起來。

    楚漠宸牢牢按住她的手腕:「你是想嘗嘗早產的滋味?」

    「你身邊不是有別的女人嗎?讓那個女人滿足你!」

    宋雲萱想起蘇小染。

    楚漠宸一把撕開她的衣服,有些迫不及待一樣,狠狠去吻了她的脖頸一口。

    然後抬起頭來,看著她:「你好香。」

    「我現在懷著身孕,並不能讓你滿意。」宋雲萱見他無法立刻改變主意,因而採取aa了其他的方法來企圖說服他放開自己。

    然而,楚漠宸卻笑著道:「你不是說了嗎?我喜歡你是因為變態,你說的沒錯,我是變態,好像對你這種孕婦,格外喜歡。」

    說著,就把她身上穿著的睡裙徹底撕了下來。

    宋雲萱倒抽一口涼氣,咬緊了牙關。

    楚漠宸看她咬緊牙關,憤恨的看著自己的樣子,微笑的摸了摸她的臉頰,溫柔的安撫:「咬緊牙關是對的,因為接下來……你會很疼。」「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