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四十一章 他沒用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四十一章 他沒用了字體大小: A+
     

    顧長樂很快就被安排跟邵天澤見面。

    對於宋雲萱允許顧長樂跟他見面這件事,邵天澤感到非常的意外跟懷疑。

    而顧長樂在被放進病房裡面之後,就直接衝到邵天澤的床前,開始去摩挲他的雙腿所在的位置。

    但是,一摸,就摸了個空。

    她臉上神色一愣。

    而邵天澤也因為她的到來,而清醒過來,看見她這幅模樣,就微微啟唇,開口叫她:「長樂……」

    「怎麼會這樣?!」顧長樂的眼睛瞪大,覺得自己一定是在做夢。

    明明之前邵天澤的雙腿還是好好的在他的身體上的,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這個樣子:「騙人的吧?」

    顧長樂問邵天澤:「一定是騙人的吧?」

    怎麼可能會變成這個樣子?

    她不相信,不是這樣的,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一定是騙人的!一定是!

    顧長樂這麼想著,就伸手一把將邵天澤腿上的被子給掀開來。

    結果,被子一掀開。

    顧長樂就看見原本應該是邵天澤雙腿伸展的地方,現在一片空空如也。

    而邵天澤的雙腿處,卻是殘缺的模樣。

    如同被截斷的樹樁一樣。

    令人難以接受他這樣的改變。

    顧長樂瞪大眼睛看著,手指顫抖,聲音也帶上了不可置信的哭腔:「怎麼可能?天澤?」

    她抬起眼睛看著邵天澤。

    希望邵天澤能夠告訴她,這一切都是假的。

    然而,邵天澤卻沖著她開口:「只要活著就夠了。」

    時至今日,他終於明白了當年顧長樂被截斷雙腿之後的感受。

    沒錯,只要是活著就夠了。

    只要是活著就可以了。

    別的都不重要,一切都是可以東山再起的。

    他伸手想要去握住顧長樂的手指。

    然而顧長樂卻在被他握住了手指之後,馬上就像是手指被燙到了了一樣,飛快的將手給抽了回來。

    「不可以這樣……」

    顧長樂有些慌亂的開口。

    邵天澤聽見她這句話,不解的微微皺了皺眉毛。

    他跟顧長樂在一起了這麼長時間,顧長樂該不會現在看見她這幅樣子就變心了吧?

    邵天澤等著顧長樂解釋。

    顧長樂卻眼神慌亂的開口對著他道:「絕對不能讓宋雲萱就這麼得逞。」

    「她是顧長歌。」

    邵天澤開口。

    顧長樂的心裏面一涼,神色變得更加驚恐起來。

    而邵天澤卻繼續道:「我必須要活下去。」

    「那邵氏呢?」

    「她暫時拿不回邵氏,不要擔心。」

    顧長樂聽見邵天澤這麼說,才心裏面鬆了一口氣。

    但是很快,就又抬起頭來問邵天澤:「那你打算怎麼辦?她會不會再對你做什麼事情?」

    「她接下來不只是會針對我,還會,針對你。」

    這麼一說。

    顧長樂就更無助惶恐起來。

    邵天澤安撫她:「只要我活著,一切的事情都是由我來跟你一起承擔的,你不要害怕。」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顧長樂的心裏面卻很沒底。

    她皺著眉毛。

    看著邵天澤,心裏面似乎是已經在開始盤算著什麼。

    而邵天澤,則是一心裏面想著能夠活下去,然後跟宋雲萱繼續斗下去。

    既然不能死,既然只能夠活著,那麼,就一定要為了自己活著而跟宋雲萱斗下去才可以。

    不,不對。

    不應該說宋雲萱。

    應該叫她顧長歌才對。

    「她真的是顧長歌?」

    顧長樂又去詢問邵天澤。

    邵天澤點了點頭。

    「為什麼?」顧長樂不解,「她本來應該是已經死了的人啊,為什麼還會活著?」

    「是很奇怪的事情,超出了我們的所有想象。」

    顧長樂的眼睛轉了轉,就把視線看在了邵天澤的臉上,似乎是在做什麼很重要的決定。

    邵天澤看著顧長樂的視線看著自己,心裏面也是有些敏感的,開口就叫她:「看著我做什麼?」

    顧長樂抿了抿唇,道:「我在想。」

    「想什麼?」

    邵天澤問她。

    顧長樂這才大膽的說出來:「我在想,如果你也死了,會不會也像是顧長歌一樣,會換一個新的身體。」

    邵天澤聽見顧長樂這句話,就忍不住眉毛一擰。

    「你想要讓我試試嗎?」

    「為什麼不試試呢?」顧長樂遊說他,「你現在這樣的身體,多麼不方便,而且,你如果能夠像是顧長歌一樣,重新獲得一副新的軀體,那麼對我們來說,這是多麼有力的幫助?我們可以跟顧長歌站在想通的檯面上進行對抗。」

    「可是……」

    邵天澤看著顧長樂的眼睛。

    顧長樂被邵天澤這麼看著,微微怔了一下,然後耐心的問她:「可是什麼?」

    「可是,萬一我沒能換一副新的軀體,而是真的死了呢?」

    這麼一說,顧長樂就抿唇,閉上了嘴巴,不再說話。

    兩個人沉默了好久。

    邵天澤的視線一直都放在顧長樂的臉上。

    許久之後,顧長樂才開口:「還是不要冒那種風險了。」

    邵天澤點點頭:「是,我也搞不清楚顧長歌的重生究竟是怎麼回事,所以,我們這樣維持著原狀,然後再一點點的改變會比較好。」

    顧長樂點點頭。

    但是,眼眸裡面卻始終像是有什麼心事一樣,不願意跟邵天澤多說話。

    好一會兒之後。

    顧長樂像是想通了什麼之後,才開口問他:「你什麼時候可以出院?」

    「等到醫生說可以出院的時候。」

    「給你做手術的那個醫生……」顧長樂很擔心。

    邵天澤也直接開口回答她:「是宋雲萱的人。」

    「既然是宋雲萱的人,那麼你在人醫怎麼可能會受到良好的對待?」

    顧長樂不太相信邵天澤在醫院會一直安然無恙。

    而邵天澤卻有些把握:「如果他們想要我的命,一定在截肢手術裡面就讓我死了,不會允許我活到現在的,既然在截肢手術裡面沒有動我,那麼,在我出院之前,也是不會動我的,這個你可以放心。」

    聽見邵天澤這樣分析,顧長樂就點了點頭。

    好一會兒之後,顧長樂就又開口:「天澤。」

    邵天澤應了一聲,問她:「怎麼了?」

    顧長樂開口道:「那麼邵氏的事情……要怎麼辦?」

    邵氏的事情一直都是由邵天澤來打理的,現在邵天澤住院,還做了這樣的手術,必然沒有辦法好好去管理邵氏的事情。

    那麼之後,邵氏又要怎麼辦?

    顧長樂看著邵天澤,等著邵天澤有一個安排。

    而邵天澤缺額皺了皺眉頭,就開口:「我好好想想吧。」

    說完之後,就又關切的看顧長樂:「宋雲萱有沒有折磨你?」

    邵天澤一問起宋雲萱有沒有折磨她。

    顧長樂馬上就皺著眉頭,抱住他哭訴起來:「那個賤人,居然餓了我好幾天,也不給我喝水,要不是人醫的院長派人偷偷送東西給我吃,送水給我喝,搞不好我就死在醫院裡面了。」

    邵天澤聽她這麼講,也十分心疼。

    但是,兩個人的心裏面都非常明白。

    現在的處境很不好。

    宋雲萱之所以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也不稀奇。

    「她是沒有想過要你的命,但是看她的樣子,好像是很想要我的命的。」

    聽見她這麼說。

    邵天澤就輕輕拍了拍她的背,然後溫柔的沖他道:「別擔心,不會出事的。」

    這麼想著。

    顧長樂雖然聽著邵天澤的話,但是心裏面卻出奇的清楚。

    說什麼『不會出事』。

    現在也不過就是隨便安撫人的話罷了。

    邵天澤根本就沒有辦法來保護她。

    只有她自己,才能夠保護好自己。

    顧長樂跟邵天澤在病房裡面又說了很多事情。

    但是大多數,都是圍繞著以後怎麼跟宋雲萱斗的事情所說的。

    宋雲萱在顧長樂從病房離開后不久,就收到了院方送過來的錄像帶。

    裡面清清楚楚的記錄著顧長樂跟邵天澤見面的全過程。

    邵天澤對顧長樂的疼惜,跟顧長樂對邵天澤態度,也從他們兩個的眼神裡面能夠看出一二。

    宋雲萱將錄像帶放在電腦裡面播放。

    然後端著蜂蜜水在電腦旁邊看著。

    梅七也跟著一塊兒看。

    看了不大一會兒,就開口道:「看起來還算是很同心協力的。」

    「同心協力?」

    宋雲萱微笑著看著電腦屏幕上抱著邵天澤的顧長樂。

    然後似笑非笑的喝了口水:「恐怕也不過是表象而已。」

    說完之後,就又問梅七:「你了解我這個妹妹嗎?」

    「了解的不多,不過,不像是一個能擔當大任的人。」

    梅七這句話說的一針見血。

    「當年我父親既然能夠把她帶回顧家,就說明還算是喜歡這個女兒,而沒有證明她的身份,給她母親一個名分,就說明不確定會喜歡多久,所以,後來把顧家所有的東西都給了我,大概也是跟你一樣,覺得顧長樂擔不起整個顧家。」

    梅七卻不這麼認為:「我覺得,當年顧先生還是看重大小姐的,就算是對顧長樂有所喜愛,但是也不過是喜歡大小姐的那麼一個零頭而已。」

    這麼說倒是也沒有錯。

    顧城愛屋及烏,的確是對深愛的女人所生的孩子十分疼愛。

    不然顧長歌也不可能被當做是顧城唯一承認了的子女。

    宋雲萱笑了笑:「說的也是,不過……」

    「不過什麼?」

    梅七問宋雲萱。

    宋雲萱這才看著電腦屏幕上顧長樂的臉,開口道:「不過,他已經沒用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