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三十章 報應來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三十章 報應來到字體大小: A+
     

    顧長歌已經死了。

    她不相信顧長歌還活著。

    顧長歌也絕對不可能還活著。

    顧長樂的心裏面有些驚恐發寒。

    但是面上卻不敢表現出來。

    她不想相信鬼神這些東西,但是楊漾所說的這些,卻讓她打從心地裡面覺得害怕。

    如果讓自己不去害怕,那就只能不斷的去否認這些事情。

    「她不可能還活著,你騙我!你胡說八道!!」

    顧長樂指著楊漾的鼻子罵道。

    楊漾眼神平靜的看著自己的女兒,見左右也沒有人,這才問顧長樂:「你跟邵天澤密謀害死了顧長歌,對不對?」

    楊漾所說的這些是事實。

    但是她絕對不能承認。

    她皺著眉毛拚命的否認:「你少誣陷我,沒有這種事!!」

    「依照顧長歌的性格,是絕對不會把自己的心臟給你的,長樂。」

    顧長樂眼睛等著楊漾:「你知道的太多了。」

    「我了解顧長歌的母親,也了解她生下來的這個孩子,如果不是你害死了她,她不可能會死。」

    顧長樂見楊漾都已經猜中,索性也不再隱瞞,乾脆就直接承認:「是,是我害死了她,但是又怎麼樣?她能怎麼辦?」

    「她變成了鬼,來跟你索命報仇。」楊漾的聲音冷颼颼的。

    顧長樂聽著楊漾的話,忍不住的覺得脊背發寒,一陣后怕。

    「都是騙人的,這個世界上哪裡有什麼鬼神!全都是騙子!」

    「宋雲萱親口跟我說的。」楊漾已經完全相信宋雲萱所說的話,眼中的認真也讓顧長樂覺得害怕。

    而顧長樂卻咬了咬下唇,就否認:「騙子!都是騙子!!」

    「邵天澤去找宋雲萱,應該能問個清楚,你如果不相信,就等邵天澤回來之後,問問他是不是真的就好了。」

    顧長樂咬牙:「宋雲萱這個賤人,裝神弄鬼的想要嚇我跟天澤,其實還不是看到了我們邵氏集團,這個愛錢的小賤人,她想吞併邵氏,再過一百年再說吧。」

    顧長樂說話的時候有些激動。

    在氣急敗壞的時候,就覺得胸口一陣悶疼。

    忍不住的伸手按住了胸口。

    看見顧長樂這個樣子,楊漾想要伸手去幫顧長樂按一下胸口。

    然而顧長樂看著楊漾轉動輪椅過來,卻是一把就甩開了楊漾的手:「少伸手碰我。」

    「我是你的母親,長樂。」

    楊漾語重心長的開口提醒她。

    顧長樂卻道:「我的母親?如果你是我的母親,就不應該出現在我的訂婚禮上破壞我的訂婚!」

    「我也是被逼無奈,是顧長歌逼我的。」

    「不是顧長歌,顧長歌早就已經死了,她只是宋雲萱而已。」

    說道這裡,顧長樂好像是又忽然想起了什麼一樣,開口道:「不對,不對,宋雲萱應該也死了,怎麼可能會這樣?他們兩個應該都死了才對。」

    明明之前她就收到消息,宋雲萱也已經死了的啊,為什麼現在楊漾還說宋雲萱威脅她的事情。

    「是不是你騙我?」

    顧長樂指著楊漾的鼻子質問。

    楊漾搖搖頭:「我說的都是真話,顧長歌就是宋雲萱,她是來報復你跟邵天澤的,她是來找你們兩個報仇的!!」

    「不不不,你騙我的,這個世界上哪裡有什麼鬼怪,沒有沒有……什麼都沒有……」

    顧長樂像是受了巨大的刺激一樣,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腦袋,無論如何都不願意相信楊漾所說的這些是真的。

    然而楊漾卻希望這個不孝的女兒能夠積極的相處辦法來應對這些事情,然後繼續活下去。

    她伸手拉住顧長樂的手:「女兒,你應該好好想想怎麼對付宋雲萱,不然,你會被她給害死的。」

    這一次,楊漾抓著女兒手臂的手沒有被繼續甩開。

    顧長樂轉頭看著楊漾,擰著眉毛道:「被她害死?」

    「是,她是來報仇的,不害死你跟邵天澤,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長樂。」

    「我不會讓她害死的,這個賤人少痴心妄想了,我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被她給害死。」

    顧長樂回過神來,嘴裡面這麼說著,就要找電話給邵天澤打電話,然後跟邵天澤一起商量這件事情的到底應該怎麼辦。

    然而,將電話拿起來,給邵天澤撥過去,那邊卻完全沒有接起來的意思。

    她聽了好一會兒,那邊傳過來的,都是忙音。

    她氣的一把將電話排在桌子上,然後就往外走。

    「你去哪兒?」

    楊漾想要追上去。

    但是別墅的台階讓她的輪椅根本無法上去。

    管家看見顧長樂往外沖,就擔心的跟上去問她:「顧小姐,您要去哪兒?」

    「去找宋雲萱!馬上給我準備車。」

    管家聽見顧長樂的話,立刻就按照顧長樂所說的去給顧長樂備車。

    然而楊漾卻不願意讓顧長樂去找宋雲萱,跟著後面拚命的勸她:「你不能在這個時候去找宋雲萱!長樂,長樂你聽我一句勸!!」

    顧長樂哪裡會聽她的話,說要去找宋雲萱,立刻就要去找宋雲萱。

    管家給她備車之後,她馬上就吩咐司機直奔宋雲萱的家裡面。

    而宋雲萱此刻已經接到了邵天澤來找她的消息。

    梅七擔心的問她:「楊漾肯定已經把你的身份告訴邵天澤了,所以邵天澤才會來找你。」

    「你說,邵天澤會不會相信我就是他的亡妻?」

    宋雲萱問梅七。

    梅七琢磨了一下,才開口:「那要看邵天澤的膽子夠不夠大了。」

    「如果夠大,那就相信我是顧長歌?」

    宋雲萱笑起來。

    梅七道:「他既然在聽到楊漾說你是顧長歌之後,馬上就要過來看你,那也就足夠說明他膽子夠大,也已經相信了楊漾所說的話。」

    「你這樣說,我倒是有些期待起跟邵天澤見面了。」

    「宋總打算在什麼地方跟邵天澤見面?我去安排一下。」

    梅七開口。

    宋雲萱琢磨了一下,才笑著道:「就在通往宋家別墅的最後那條路的三岔路口吧。」

    「最後那條路的三岔路口……」

    梅七皺了皺眉毛,對宋雲萱的意思似懂非懂。

    而宋雲萱看著梅七臉上迷惑的模樣,也笑了一下:「就是你理解的那個意思。」

    聽著宋雲萱這麼說,梅七才點點頭:「我這就去準備。」

    「嗯。」

    為了能夠跟邵天澤見面。

    她已經期待了很久很久。

    不知道,邵天澤會用什麼樣的表情來重新面對她。

    想到邵天澤在不久之後見到她的模樣,宋雲萱的心裏面就忍不住的覺得愉悅。

    而且,還覺得期待萬分。

    ……

    邵天澤將車子的速度提到了最快。

    去往宋家的路線他並不是很熟悉。

    因為打從一開始,他跟宋雲萱雖然交手多次,但是並未有過多的往來。

    現在,他要去找宋雲萱。

    不是……是去找顧長歌。

    他要去確認,確認宋雲萱就是亡靈附身的顧長歌。

    他抿著唇,心裏面有些恐懼,但是隱隱的也覺得有種讓人全身的神經都興奮起來的期待。

    顧長歌死了不到兩年的時間裡,他感覺人生就像是過去了二十年一樣漫長。

    漫長的他就快要不知道接下來還能做什麼樣的事情。

    而跟顧長歌還是夫妻的那些年裡面。

    十幾年過去,卻如同白駒過隙一樣,短暫的總是讓他忍不住的回憶起來。

    即便是身邊沒有了顧長歌這樣強勢的讓男人的心裡有壓力的女人存在。

    換了顧長樂這樣溫柔的女人在身邊陪伴。

    可是,他的生活,還是沒有想象之中來的那樣順心,那樣舒服。

    不管楊漾說的是真還是假。

    他從一開始見到宋雲萱的時候,就從宋雲萱的身上感覺到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現在,聽著楊漾說宋雲萱就是顧長歌。

    他在覺得震驚跟不可思議的同時。

    竟然沒有過多的懷疑。

    大概是,打從心底裡面也期待著能夠再見到一次活著的顧長歌,所以,心裏面覺得即便是鬼魂,都沒有那麼害怕。

    他的手指牢牢的握著方向盤,看著距離宋家越來越近的路線。

    咬緊了牙齒,將腳下的油門踩到了最大。

    車子也像是梭子一樣,猛地沖了出去。

    宋雲萱看著天上的太陽一點點的西斜。

    看著寒風吹散別墅旁邊的小樹林上的枯葉。

    看著地上跟遠處山頭上還未完全化掉的雪層。

    忍不住捧著手裡面的熱茶,唇角微勾,然後笑了一下。

    她等著邵天澤來找她。

    這是他們夫妻生離死別之後的再一次重逢。

    心中的期待,被仇恨層層疊疊的纏繞著。

    只有血,才能夠慰藉這種無法阻擋的相思之情。

    邵天澤欠她顧長歌的東西,今天應該都一點不落的全部……

    「不,是加倍。」宋雲萱微笑著將手裡精緻的骨瓷茶杯端起來,然後看著夕陽的餘暉,微笑著自語道,「你應該加倍的還回來了,邵天澤。」

    她微笑著淺淺喝了口茶。

    茶香清口,茶味醇厚。

    而此刻正在開車的邵天澤,也終於走到了去往宋家別墅的最後一段路。

    路的兩邊都是掛滿了枯黃葉子的白楊樹跟梧桐樹。

    車子急速的行駛過去,疾風卷著落葉從車后飄起。

    邵天澤將車子的方向盤一轉,拐入行駛到宋家別墅的岔路。

    就在車子拐過去的那一刻。

    三岔路口的另一邊,猛地衝過來一輛卡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