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二十八章 長歌活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二十八章 長歌活著字體大小: A+
     

    顧長樂被楊漾問的完全說不出話。

    傻傻愣在原地,無助的去看邵天澤。

    宋雲萱看見監控錄像裡面顧長樂的模樣,忍不住冷笑了一下。

    「現在應該怎麼應對呢?」宋雲萱開口笑著問畫面上的顧長樂。

    顧長樂好像在冥冥之中聽見了冷笑聲一樣,忽然轉頭開始四處看:「是誰?是誰?!」

    在場的人看見顧長樂這樣的反應,都是有些不解跟驚訝。

    邵天澤也趕緊按住顧長樂:「長樂?你怎麼了?」

    顧長樂抬手就捂住自己的頭,雙手抱著頭,好像是頭痛一樣開口:「我聽見了!我聽見那個賤人的聲音了!她在笑!她在笑話我!!」

    邵天澤眉頭緊皺,努力的想要讓顧長樂冷靜下來,並且在她的耳邊低聲沖她說話:「你冷靜一點,這裡沒有人笑你。」

    「不!我聽見了!就是那個賤人在笑我!!」顧長樂抱著頭,然後去看檯子底下的人。

    檯子底下的人隱隱綽綽,就像是變成了萬花筒中的畫面一樣。

    讓她覺得從心裡感到無比的害怕。

    漸漸的,那些影影綽綽的人頭,都一個個的變成了顧長歌的模樣。

    坐在輪椅上面的楊漾也變成了顧長歌的模樣。

    顧長樂冷冷笑著看她,沒有雙腿,只有一個身軀還有雙手。

    仔細一看,就能夠看見在顧長歌的心口還有一個血粼粼的大洞。

    她那樣陰冷的笑容,就像是地獄裡面索命的惡鬼。

    一下子讓顧長樂就驚叫了起來:「啊!!不是我殺你的!不是我殺你的!不是我殺你的!!!是你自己沒用!是你自己什麼都守不住才讓天澤愛上我的!!你別來找我!你不許來找我!!」

    顧長樂胡亂的揮手。

    整個人狀若瘋癲。

    梅七看著監控錄像裡面的顧長樂從邵天澤的懷裡面掙脫出來,開始脫身上的訂婚禮服,皺了皺眉毛:「裝瘋還是真瘋?」

    「依我看,是真瘋。」宋雲萱的眼睛牢牢的盯著監控畫面上的邵天澤:「你看邵天澤的表情,他很驚訝,很意外,也就是說完全沒有預料到顧長樂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剛才他在顧長樂的耳邊說過話,也想要去捂住顧長樂的

    嘴,但是顧長樂都閃躲開了,我猜,要是顧長樂繼續這麼鬧下去,要被邵天澤給打暈了。」

    果然,她這話的話音剛落。

    邵天澤就巧妙而隱秘的接著去控制顧長樂,而一記手刀,披在了顧長樂的後頸上。

    而顧長樂也瞬間就變得安靜了下來,整個人像是被抽去了靈魂一樣,軟倒了在了邵天澤的懷裡面。

    邵天澤好不容易控制住顧長樂,身邊的保安也都過來問情況。

    邵天澤抱起顧長樂,然後看了一眼坐在輪椅上面面容複雜的楊漾,這才跟身邊的助手說了一句什麼話。

    然後抱著顧長樂出了大廳。

    宋雲萱將耳朵上面的通訊器摘了下來。

    梅七看見宋雲萱的動作,就道:「宋總沒有話吩咐楊漾了?」

    「楊漾已經不會受我控制了,暫時。」

    彷彿是為了驗證宋雲萱所說的話一樣。

    她不過是剛把通訊器給摘下來,那邊錄像上面就顯示楊漾將通訊器從耳朵裡面拿出來,然後放在輪椅的車輪下來壓碎了。

    梅七皺了皺眉毛,對這樣不受控制的人覺得厭惡跟反感。

    宋雲萱卻不以為意:「母親的意志是很難動搖的,所以,我們也不必去為難楊漾。」

    「楊漾會把宋總的事情全部告訴邵天澤的。」

    「無妨,也是時候讓邵天澤知道我是誰了。」

    宋雲萱抬起頭,看著梅七。

    梅七眼神深沉。

    「你不是也早就知道我是誰了嗎?」

    梅七聽了宋雲萱跟楊漾所說的全部。

    現在聽見宋雲萱說這句話,微微嘆息了一聲:「這讓我很意外,宋總。」

    「無所謂,我還是很感激你,這也是一場緣分。」

    兩個人對於彼此的身份都已經心知肚明。

    但是,梅七卻沒有選擇正面去談論顧長歌,而是就保持著樣的相處方式待在宋雲萱的身邊。

    「我覺得這個世界很奇妙,明明都已經是個亡靈,但是老天爺又給我了復仇的機會。」

    宋雲萱開口說著,手指還在自己的小腹上面輕輕撫摸了一下:「不僅如此,還讓我重新選了個男人,有了這個孩子。」

    宋雲萱看著梅七:「你說,我能不能生下這個孩子?」

    梅七是跟宋雲萱去見過泰國的大師的。

    不管是白水龍王還是玄水龍王。

    這兩位大師都已經猜測到了宋雲萱的真實身份,在表示震驚的同時,也曾經親口跟他說過,宋雲萱在復仇之後會變成什麼模樣。

    她的記憶會逐漸消失。

    身體會漸漸衰落。

    整個人完成了這一生的使命,會重新變成一個亡靈。

    也就說,宋雲萱會死,顧長歌會消失。

    「你可以選擇不去報仇,長歌。」

    梅七叫出『長歌』這個名字的時候,感覺整顆心都在難以自控的顫抖。

    裡面含著期待,還有別的。

    宋雲萱的嘴角上揚,眼睛明亮:「我活著的意義就是向邵天澤跟顧長樂復仇,我如果不去做,那麼我的重生,將變得毫無意義。」

    「但是……」「漠宸會記得我的,」宋雲萱看著梅七,眼神溫暖,「即便是去了那個世界,楚漠宸也一定能夠認出我,因為,從我重生后第一次看見楚漠宸的時候,楚漠宸就像是認出了我一樣,那麼下一次見面,不管

    我變成什麼模樣,漠宸他也一定認得我的。」

    宋雲萱這麼說,梅七就長長的吸了一口氣。

    心裡莫名的悲傷而難過起來。

    宋雲萱微笑著伸手,去握住梅七的手,然後將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梅七整個人都僵了一下。

    在手指覆上顧長歌那凸起的腹部的時候,感受到了一陣隔著衣服傳過來的溫暖。

    「這個孩子如果生下來,我希望你能夠幫我帶大她,老師。」

    宋雲萱看著他,唇角彎起。

    美麗的面容跟印象中顧長歌的面容幾乎重疊起來。

    梅七有些無法動彈。

    但是許久之後,還是道:「你知道的,我根本不會帶孩子,你還是自己帶吧。」

    「我相信老師能夠幫我帶好這個孩子的。」

    宋雲萱也不生氣梅七的拒絕。

    因為她知道,梅七一直都是這樣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也知道,他一直都很喜歡自己這個學生。

    他看著她成長,看著她離世,看著她重生,與她重逢。

    甚至願意為了折壽來給她報平安。

    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她的親人一樣。

    「其實我不太明白,為什麼老師你對我這麼好。」

    宋雲萱鬆開梅七的手。

    梅七把手從她的小腹上移開,才開口道:「你母親當年對我也很好。」

    宋雲萱點點頭,微笑:「原來是這樣。」

    這個世界上的恩恩怨怨,果然是一環扣一環的。

    不管是仇,還是恩,總會有報了的那一天。

    不知道,顧長樂跟邵天澤是否意識到了這一點。

    ……

    顧長樂被邵天澤送回休息室,在醫生過來看過了情況之後,邵天澤就直接讓人載她跟顧長樂回了邵家。

    當然,還帶了一個人,楊漾。

    楊漾一被放下,就轉動著輪椅想要去跟上邵天澤的步伐。

    顧長樂被放在客廳的沙發上。

    楊漾神情擔憂的看著女兒昏迷的模樣。

    邵天澤在檢查過自己那一記手刀劈下的位置之後,就轉頭厭惡的看向楊漾:「你還敢假惺惺的跟過來?」

    「你是有很多事情想要問我嗎?」

    楊漾雖然是人老珠黃上了年紀,但是腦子卻還是靈光的。

    自己擔心女兒,所以跟著過來。

    邵天澤也讓人把她帶了過來,很明顯就是有事情想要問她。

    而且,仔細想想就能夠明白邵天澤到底是想要問什麼。

    「你有話不妨直接問我就可以了。」

    楊漾開口對著邵天澤道。

    邵天澤皺著眉毛,在輕輕的撫了撫顧長樂的臉頰之後,才道:「到底是誰派你過來搗亂的?」

    「我如果說我自己來的呢?」

    「不可能,」邵天澤根本不相信這個可能,「你依靠自己那點本事,根本就沒有辦法活著到這兒來。」

    「也就是說,你也認了長樂找人要我命的事情?」

    楊漾不經意的就套出了這個事實。

    邵天澤沒有否認:「你知道,你不應該再妄想跟長樂扯上什麼關係。」

    「你們才是妄想,」楊漾變得有些激動起來,「你們兩個殺了顧長歌,你以為她真的死了嗎?」

    楊漾的話讓邵天澤表情一僵。

    楊漾才接著開口:「顧長歌根本就沒有死,她現在還活著。」

    「不可能,當年長歌的骨灰是我親自撒的。」

    「但是她的確還活著,宋雲萱說她就是顧長歌!」

    邵天澤心裏面猛地一跳。

    「宋雲萱還活著?」

    「是誰告訴你們宋雲萱死了?」楊漾不理解的問邵天澤。

    「她來指使你做的這一切?」

    邵天澤又問。

    楊漾點頭:「是,就是宋雲萱。」

    「不可能,她明明已經病入膏肓,薛濤親眼見過,也親口告訴我的。」

    「這世界上哪裡有那麼多不可能的事情?你說的那個薛濤根本就說的不是實話,我親眼見到了宋雲萱,她根本就沒有病,不止如此,她還懷著身孕,面色紅潤,過得很好很舒服。」

    邵天澤的神情一下子就愣住了,眼中也有些震驚無法掩飾。

    如果楊漾說的是真的。那麼這麼久以來,他豈不是被宋雲萱玩弄在股掌之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