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二十七章 惡毒妹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二十七章 惡毒妹妹字體大小: A+
     

    宋雲萱的威脅聲就不輕不重的響在楊漾的耳邊。

    楊漾雖然是想要包庇這個女兒,但是,自己的命還攥在宋雲萱的手裡面,又怎麼能這麼輕而易舉的去偏離宋雲萱的掌握。

    她頓了頓,才識趣的開口對著顧長樂道:「你想要裝暈避過什麼?我的女兒?」

    顧長樂本來都已經歪在了邵天澤的懷裡面,如今看楊漾還是這樣窮追不捨的,忍不住就在心裏面罵了一句老女人。

    而楊漾似乎也明白自己的女兒肯定會罵自己一樣,開口道:「邵先生,我很有很多話想要跟我的女兒說,有很多的問題想要問她,希望你可以讓她清醒一點。」

    楊漾的話讓邵天澤也明白今天的事情不問清楚,在眾人的面前都說清楚了,誰都別想走。

    於是,就眼神一冷,對著身邊的助手道:「去叫醫生。」

    說完之後,還對著楊漾道:「既然長樂是您的親生女兒,現在她的情況很不對,需要看醫生,我能帶走她吧?」

    「不能。」宋雲萱的聲音從楊漾的耳邊響起。

    楊漾按照宋雲萱所說的話,開口道:「不能。」

    「你不是長樂的母親嗎?作為她的親生母親,難道你一點都不擔心她現在的情況?」

    邵天澤咄咄逼人,想要逼退楊漾。

    楊漾也有些無話可說。

    倒是宋雲萱的聲音從通訊器裡面不輕不重的開口道:「讓醫生在這邊給顧長樂看情況,還有,不許讓他們離開大廳一步。」

    楊漾聽了宋雲萱的話,就在心裏面琢磨了一下,迅速的開口:「是想要避開我的問題嗎?」

    「長樂沒有什麼問題可以避開不答的。」邵天澤這句話說的響亮,意思也就是顧長樂行的端做得正,沒有什麼需要會比的問題。

    宋雲萱聽著他這麼說,忍不住就嗤笑了一聲,笑聲裡面是說不盡的嘲諷。

    而聽見邵天澤這句話的楊漾,自然也是立刻就道:「那就讓醫生過來這邊檢查,你們兩個誰都不許離開這個大廳。」

    「你這是你在威脅我們嗎?」邵天澤皺著眉毛。

    「問她顧長歌是怎麼死的。」

    宋雲萱對著楊漾道。

    楊漾馬上就開口:「顧長歌是怎麼死的?」

    這個話題就像是一顆沉到深海裡面的炸彈。

    瞬間在無形之中,激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顧長歌的死……」

    「顧長歌是邵天澤的前妻,顧長樂的親姐姐啊……」

    「難道說顧長歌的死有人故意搗鬼?」

    檯子下面的人忍不住議論紛紛。

    邵天澤皺著眉毛盯著楊漾。

    他沒有想到,楊漾會在無法反駁的情況下,直接就把這個問題給拋了出來。

    本來輿論就是利用人們的好奇心跟揣測而決定走向的。

    現在楊漾把這個問題給問出來,吸引了所有人的額注意力。

    她跟顧長樂就像是被一根無形的鎖鏈給鎖在了當場,想要離開都非常的困難。

    他忍不住咬了咬牙,深深的懷疑楊漾是被什麼人指使著才能問出這樣尖銳的話題來。

    顧長樂在邵天澤的懷裡面,輕輕伸手拉了拉邵天澤的衣角。

    邵天澤開口低聲道:「躲不掉了。」

    說了這句話,顧長樂的心裏面就是一沉。

    既然邵天澤說躲不掉了,那麼這個問題就是真的躲不掉了。

    她皺著眉頭,等著邵天澤派人喊過來的醫生過來了,並且給她看過了情況之後,才勉強裝作是悠悠轉醒。

    楊漾看著顧長樂清醒過來,心裏面鬆了一口氣。

    宋雲萱的笑聲也從楊漾耳邊的通訊器裡面傳出來:「我就說你這個女兒絕對不會真的暈吧?她只不過是想要避開這個話題而已。」

    楊漾無法問宋雲萱什麼問題。

    只能按照宋雲萱所說的去做。

    就像是一直沒有自由的提線木偶一樣。

    不過,她要是不當提線木偶,可能就會死在這裡了。

    顧長樂緩了口氣。

    然後被邵天澤扶起來。

    楊漾的視線擔憂的看著顧長樂。

    宋雲萱彷彿能夠看見她臉上的表情一樣,開口道:「這個女人沒有必要可憐她,她可是不認人的,不要把表情擺出擔憂她的模樣,這樣你會破壞我的計劃。」

    楊漾聽著宋雲萱這麼說,只能將臉上那擔憂的表情都給收起來。

    而邵天澤跟顧長樂看著楊漾臉上擔憂的表情收起來,心裏面其實也是有些沒有底的。

    顧長樂的手指抓著邵天澤,低低開口道:「這個老女人一點都不念舊情。」

    「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你曾經去買兇殺她。」

    任憑是誰,在面對買兇要殺自己的幕後黑手,也不會露出憐憫之情的。

    楊漾用冷漠的態度對著顧長樂,也無可厚非。

    而顧長樂卻總覺得不對勁兒。

    「這女人是被誰救了?」

    邵天澤也說不準。

    楊漾現在這個情況,如果沒有人救她,是完全不可能活著出現在這裡的。

    更不可能會來攪合了他們的訂婚禮。

    到底是誰讓她過來的?

    想到這裡,顧長樂就開口道:「媽,我現在也跟您相認了,你問什麼問題我也都會回答你,以前的事情都是我做的不對,不過你能活下來,真是太好了,我想要想救你的人道謝,你能告訴我是誰嗎?」

    宋雲萱冷笑了一下,對著楊漾道:「告訴她是老天爺救得。」

    楊漾立刻道:「怎麼,你想要對我的恩人下手嗎?」

    「媽,您怎麼會這麼想我,我應該跟她道謝的啊。」

    如果讓她邵天澤跟顧長樂知道了是誰在多管閑事救了楊漾,他們一定會扒了這個人的皮。

    然而心裏面雖然這麼想著,顧長樂的臉上卻是一副十分感激那個人的模樣。

    楊漾看著自己的女兒這幅虛偽的嘴臉,心裏面其實也是有些噁心的。

    於是就按照宋雲萱告訴她的,開口道:「是老天爺救了我。」

    這話說出來,別說是邵天澤不相信,就算是顧長樂,肯定也是不相信的。

    她笑著開口道:「媽,您告訴我吧,我是真的想要感激她。」

    「讓她回答你的問題,她回答了,你就可以告訴她是顧長歌救得你。」

    宋雲萱這話不像是在開玩笑。

    楊漾就道:「我問你的問題你都回答了,我就告訴你是誰救得我。」

    顧長樂咬牙。

    邵天澤那邊眯了眯眼睛,就道:「答應她吧,反正你都知道應該怎麼回答的。」

    邵天澤這麼說,顧長樂自然是得開口答應。

    她笑了一下,就道:「媽,您儘管問就是了。」

    楊漾聽著顧長樂答應了。才沉默了一下,聽宋雲萱要讓她問什麼。

    「先問顧長歌到底是怎麼死的。」

    楊漾聽了之後,就道:「你敢不敢當著大家的面,說出顧長歌到底是怎麼死的?」

    顧長樂聽見楊漾的問題,整個人就猶如在現場飆演技的影后,眼睛馬上一紅,就哭起來:「是我害死了姐姐。」

    果然,她這麼一說,所有人都很震驚的看向顧長樂。

    議論的聲音也更多了起來。

    「哇,真的是顧長樂殺了自己的親姐姐?」

    「該不是為了搶自己的姐夫吧。」

    「姐妹兩個搶一個男人,最後小姨子上位變正妻,這豪門裡面真是什麼可怕的事情都有可能會發生啊。」

    「是啊,要是這樣的話,那顧長歌的女兒又是怎麼死的?」

    眼看著眾人認定了是她害死的顧長歌,又開始聯繫顧淼淼的死因。顧長樂馬上哭著跪在了地上,傷心欲絕道:「都是因為我需要換心臟,姐姐才把心臟給我的,要是不把心臟給我,姐姐就能夠多活幾十年了,姐姐為什麼要這麼做啊?我根本不想要活下去了啊,都是我

    害死了姐姐!!」

    顧長樂哭的聲音很大。

    半個廳的人都已經聽見了她的哭聲。

    看她哭的這麼可憐,便有人開始同情她。

    「她們姐妹以前的感情也非常好,當時顧長歌都已經出了車禍雙腿被截肢了,就算是活下來,也是一輩子都躺在床上的廢人,大概是對生活沒什麼希望了,所以主動把心臟給了長樂小姐的吧?」

    「是啊,長樂小姐一看就是很善良的人,長歌小姐也明白自己以後的人生,根本就不想要活受罪了吧。」

    「這樣說來,也不能認為是長樂小姐害死了顧長歌,完全就是顧長歌自願捐出自己的心臟來給了長樂小姐新生的嘛。」

    耳邊的議論聲也通過電子儀器傳到了宋雲萱那邊。

    宋雲萱的手指輕輕摸著下巴,笑眯眯的開口:「人真是複雜的生物,顛倒黑白,擅自揣測。」

    楊漾沒有聽見通訊器裡面宋雲萱發來的下一步的指示,有些不知道應該怎麼做才好。

    宋雲萱靜默了一會兒,就開口:「問她怎麼愛上的邵天澤?」

    楊漾咬了咬牙,才繼續道:「那你又是怎麼跟邵天澤相愛的?」

    「對啊,她為什麼會跟自己的姐夫搞成現在這個模樣啊?」

    「小姨子跟姐夫,嘖嘖嘖……」

    這個問題,成功的又把眾人的心思給拉到了不恥的想象上。

    楊漾看顧長樂不回答,就問她:「你是什麼時候喜歡上自己的親姐夫的?你不覺得你這樣做,很對不起你的親姐姐嗎?」

    顧長樂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因為這個問題一旦回答不好,立刻就會讓人認為她是故意還是顧長歌的。當年的真相也會被注意,然後被徹查。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