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二十六章 被逼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二十六章 被逼問字體大小: A+
     

    「因為跟您相認,會有很多的流言蜚語傷害到長樂,所以我不讓她說的。」

    邵天澤將所有的錯誤都攬到了自己的身上。

    聽到邵天澤這麼說,楊漾忍不住將視線全都放在了邵天澤的身上。

    邵天澤一表人才沒有錯,但是,他之前是長樂的姐夫,是長樂姐姐的丈夫。

    為什麼他們兩個會在一起?

    楊漾閉著嘴巴沒有繼續說話。

    但是人群裡面卻有了不小的議論聲。

    宋雲萱聽著邵天澤說出這種話來,忍不住笑了一下:「楊女士,你猜,邵先生所說的流言蜚語是什麼?」

    楊漾當然不知道這些所謂的流言蜚語到底是什麼,所以,也沒有馬上說出來。

    宋雲萱笑了笑:「我知道,你要不要聽?」

    楊漾不說話。

    宋雲萱就徑自開口道:「因為,這些流言蜚語,大概就是說,顧長樂跟邵天澤聯手殺了她的姐姐顧長歌。」

    楊漾有些不以為然。

    因為,她看不慣顧長歌的母親,當然也看不慣顧長歌。

    如果自己的女兒跟邵天澤聯手殺了顧長歌,她也不覺得有什麼。

    「還有一點,你大概沒有想清楚,楊女士。」

    宋雲萱笑著提醒她。

    楊漾聽見宋雲萱這有些怪異的笑聲,忍不住抿了抿唇:「還有什麼?」

    「還有就是,你只要在這裡跟顧長樂相認了,也就是證明了顧長樂是顧長歌的親妹妹,而邵天澤,現在是在娶自己的小姨子。」

    楊漾聽見宋雲萱的話,忍不住咬了咬牙:「你!」

    「我怎麼了?」宋雲萱笑著開口,「我只不過是給了他們兩個一個名正言順公開身份跟戀情的機會啊,難道這個您也要怪我嗎?而且,我還讓你們母女兩個相認了啊。」

    楊漾有些生氣:「你明知道則樣子會讓長樂受人非議。」

    「我何止是要讓顧長樂受人非議,我還想要親手毀了她。」

    宋雲萱的聲音驀然變冷,「好了,現在就把顧長樂找人謀殺你的電話錄音給公開了吧,玩的差不多了,我想要看她現在慘兮兮的樣子了。」

    宋雲萱勾著唇角,等著看顧長樂的這場訂婚禮徹底的變成一場陰謀跟恥辱的笑話。

    楊漾卻有些不忍心一樣,遲遲不肯開口。

    宋雲萱看她不說話,就問道:「怎麼,您是很心疼她嗎?」

    「宋雲萱,你真是一個狠毒的人!」

    楊漾的聲音壓得很低。

    但是,這樣激動的一句話,還是忍不住有些高的喊了出來。

    距離楊漾非常近的顧長樂在聽見楊漾口中所說的話之後,就愣了一下,開口問楊漾:「媽,您剛才在叫誰?」

    她聽見了楊漾喊宋雲萱的名字。

    為什麼她要喊宋雲萱的名字?

    楊漾沒有理會顧長樂。

    宋雲萱在那邊催她:「快一點吧,不然待會兒我就要倦了,萬一一不小心讓人將炸彈給引爆了,你這條命……」

    「顧長樂!」

    楊漾驀地提高了音調,搞得整個訂婚大廳裡面的人都將視線重新聚焦了過來。

    顧長樂也有些奇怪為什麼楊漾忽然之間又變得這麼大聲,忍不住輕輕蹙眉,看向楊漾:「媽。」

    「你現在知道喊我媽媽了,當初你找殺手要我的命的時候怎麼沒有想一想,我是你的親生母親?」

    顧長樂當然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承認自己確實是找人去殺過楊漾。

    所以,現在被楊漾指控這項罪名的時候,也是睜大了眼睛,一臉無辜的看著母親:「媽,您在說什麼?」

    「你還在裝糊塗?」

    楊漾瞪著顧長樂。

    顧長樂委屈的搖頭:「我的確是從來沒有做過您說的那種事情啊。」

    「從來沒做過?從來沒有做過我怎麼會受這麼重的傷,我怎麼現在要坐在輪椅上面?」

    楊漾咄咄逼人。

    宋雲萱卻聽著楊漾逼問顧長樂,而顧長樂一句話也反駁不出來,而忍不住笑起來。

    旁邊的梅七看著宋雲萱笑起來,便提醒她:「楊漾隨時可能調轉話鋒。」

    梅七的提醒也是可信的。

    畢竟,天下的母親對待自己的親生子女都有無線的寬容跟愛心。

    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是絕對不會傷害自己的骨血的。

    而楊漾,如果不是在生死之間被她宋雲萱給掌控著,當然今天也不會來做這種事情傷害顧長樂。

    「不用擔心,今天她不可能調轉話鋒的。」

    宋雲萱倒是不當心楊漾忽然反咬自己一口。

    「宋總這麼有信心?」

    「楊漾很惜命,惜命的人都容易掌控的多。」

    就怕那種不要命的,那種不要命的,就無論如何都不容易掌控了。

    「可是,你威脅楊漾的時候說了很多不應該說的話。」

    「沒關係,沒有人會相信的。」

    她說出來的那些話,正是想要讓楊漾傳達給顧長樂跟邵天澤的。

    所以,她不說出來,她才會覺得困擾。

    「宋總。」

    梅七喊宋雲萱。

    宋雲萱抬起頭來問他:「怎麼了?」

    「您的目的就快要達到了。」

    聽著梅七這麼說,宋雲萱就笑了一下:「是啊。」

    她的目的,馬上就要達到了。

    籌謀策劃了這麼久,終於可以親手去掐住邵天澤跟顧長樂的命門了。

    楊漾在那邊指責顧長樂想要謀殺親母。

    顧長樂死不承認,並且爭辯道:「媽,一定是有人從中作梗,想要離間我們母女之間的額感情。」

    「如果不是你做出這種惡毒的事情來,誰會刻意來離間我們母女之間的感情?」

    顧長樂下意識的就要說宋雲萱。

    但是想到宋雲萱已經被秘傳已經死了,也就只好閉嘴,但是慌亂的眼神還是有些期待的看向邵天澤。

    希望邵天澤能夠幫她躲過楊漾的追問。

    邵天澤面對自己的未婚妻投過來的求救眼神,當然不會視而不見。

    從訂婚的檯子上面走下去,然後跟顧長樂一起跪在楊漾的輪椅前面:「我可以向天發誓,我只是想要保護長樂,我跟長樂,從來沒有害過您的想法,畢竟,不管如何去幫助長樂,您是長樂的親生母親,也是我未來的岳母,我絕對不會去傷害你。」

    「給他放電話錄音。」

    宋雲萱的聲音從通訊器裡面傳出來,指使楊漾接下來該怎麼辦。

    楊漾皺了皺眉毛,就把手機從口袋裡面拿了出來:「那這個是什麼?」

    楊漾將手機高高的舉起來。

    圍觀的人也把視線都投遞到了楊漾手裡面拿的手機上去。

    顧長樂跟邵天澤一時之間還不太明白楊漾為什麼高舉著一個手機。

    直到楊漾下一句話說出來:「這個手機是救我的人從那個要殺我的人手上高價買回來的。」

    這麼一說,顧長樂的臉色瞬間就白了。

    邵天澤看向顧長樂。

    楊漾也發現顧長樂的臉色變了,一下子就能夠判斷出來,顧長樂的確是找人想過要殺了自己。

    而梅七給她的這隻手機裡面的通話錄音也的確是顧長樂所雇傭的那些殺手跟顧長樂之間的通話。

    「顧長樂,你是不是覺得很奇怪?」

    顧長樂搖頭:「媽,我不明白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就算是叫我媽,我也覺得背後發涼,我從來沒有想過,竟然會生出你這樣的女兒來。」

    顧長樂搖頭:「我們之間一定是有什麼誤會的,媽,您誤會我了。」

    「那我把電話錄音播放出來,讓大家聽一聽我是不是誤會你了。」

    說著,也不等顧長樂反對,就動手將手機的通話錄音通過擴音給播放了出來。

    當日顧長樂跟那個殺手的對話被重現出來。

    她催促著殺手趕緊找到楊漾的話也無比的清晰。

    邵天澤皺緊了眉毛,心裏面盤算著要怎麼辦。

    顧長樂的手指一把抓住了邵天澤,眼睛看著邵天澤,希望邵天澤能夠馬上將楊漾手裡面的手機給奪下來。

    然而,邵天澤面對著顧長樂眼眸中閃現出來的求救神色,卻是微微搖了搖頭。

    她現在什麼都不能做。

    不能去搶走楊漾手裡面的手機,如果搶走了楊漾手裡面的手機,就證明這些事情的確是她顧長樂做的了。

    他們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死不承認。

    顧長樂也明白了邵天澤的意思,哭著開口道:「媽,我知道我錯了,但是這樣的事情我從來沒有做過啊,我是您的親生女兒啊,您現在怎麼能夠這樣污衊我?」

    訂婚大廳裡面的賓客也分不清楚到底誰說的是真,誰說的是假。

    不過,剛才楊漾所播放的手機錄音裡面傳來的對話聲,其中有一個,確實是顧長樂的聲音。

    如假包換。

    顧長樂不知道應該怎麼說服楊漾,心裏面既生氣又恨急了她。

    好一會兒之後,才像是撐不住這樣的誣陷跟打擊一樣,身體晃了一下,就想要暈過去。

    邵天澤趕緊伸手扶住她。

    楊漾也有些擔心跟緊張。

    但是宋雲萱的聲音卻再次從通訊器裡面傳了出來,並且提醒她:「不用擔心,你該做的事情還沒有做完,你這個女兒的神經也沒有這麼脆弱,這種程度根本就不會暈,你要是想要給她提提神,就按照我教給你的繼續問她。」

    楊漾聽著宋雲萱說話,手指握了握,十分的緊張,也不知道宋雲萱到底要讓她問什麼。

    宋雲萱沉默了兩秒,才笑著道:「你問她,殺了自己的親姐姐跟自己的親侄女之後,晚上會不會做噩夢。」

    楊漾閉上嘴巴,心裏面十分震驚糾結。

    宋雲萱聲音卻沒有什麼波瀾。

    「你是問問題,還是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