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二十二章 訂婚之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二十二章 訂婚之日字體大小: A+
     

    邵天澤反應讓顧長樂覺得很不爽。

    但是,想著明天就是訂婚日了,也沒有必要再因為瑣事爭吵鬧彆扭。

    顧長樂就心裏面釋然了。

    輕輕沖著躺下的邵天澤的耳朵根吹了口氣,滿意的看著邵天澤轉過頭來看她。

    顧長樂這才微微一笑,然後掀開被子,躺進了邵天澤的懷裡面。

    邵天澤感受著顧長樂鑽到自己的懷裡面,微微垂了垂眼睛。

    然後才伸手將床頭的檯燈給按上。

    床頭的檯燈被按滅了了之後。

    顧長樂就如同他往常喜歡她的那個模樣一樣,在他的懷裡面輕輕的親了親他的下巴。

    「睡吧。」

    「可是我有些緊張,睡不著。」

    顧長樂開口。

    邵天澤閉上眼睛:「那就閉上眼睛,然後就睡著了。」

    「我們……」

    「我很累了,長樂。」

    邵天澤將顧長樂接下來要說的話給直接堵在了喉嚨裡面。

    即便是顧長樂很想要說,但是,也沒有辦法在繼續說下去,只能點點頭:「好,我知道了,不打擾你。」

    說完,才有些賭氣的從邵天澤的懷裡面給離開。

    本以為邵天澤會像是往常一樣,伸手再把她給霸道的拉到懷裡面給攬住的。

    卻不想,邵天澤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意思。

    她心裏面生氣,但是又拉不下面子來重新去鑽到他的懷裡面去。

    無奈之下,才開口道:「你是不是又想起了顧長歌?」

    其實,這句話完全是他的氣話。

    但是邵天澤那邊卻沒有反駁。

    看邵天澤沒有反駁,顧長樂就更生氣了:「事到如今了,你還想她?」

    「你不覺得,如果顧長歌在天有靈,明天我們訂婚,一定會過來看熱鬧嗎?」

    「會嗎?」

    顧長樂勾起唇角來,眼睛裡面的神色透著不能掩飾的惡毒:「她早就已經魂飛魄散了。」

    「也是,她沒有機會來參加這個訂婚禮了。」

    邵天澤這樣說了之後,顧長樂才微微開心了一點,然後對著他道:「我們訂婚,結婚,以後陪伴你一輩子的人就是我了,答應我,以後不要再想起這個賤人了,好嗎?」

    「嗯。」

    邵天澤閉著眼睛答應顧長樂。

    顧長樂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心裏面也覺得舒服了許多。

    好一會兒之後,才終於接受不了跟邵天澤距離感,然後又貼到了邵天澤的懷裡面。

    她對著邵天澤開口道:「快抱緊我。」

    「那你也要睡。」

    「你抱著我,我就睡著了。」

    邵天澤微微抿唇,微笑。

    顧長樂覺得幸福的就像是墜入到了自己已經幻想了很久的那個夢裡面。

    她從很久很久以前就夢想著自己能夠嫁給邵天澤,但是,顧長歌佔盡了先機。

    現在,雖然是遲了這麼多年,但是沒有關係。

    她依舊完成了自己的心愿,馬上就要變成邵天澤的新娘了。

    只不過,顧長歌要是知道了,那應該會有多生氣啊。

    這樣想著,顧長樂就忍不住微微笑了出來。

    邵天澤也不理會她到底是在笑什麼。

    就只管閉著眼睛睡覺。

    ……

    邵家的訂婚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雲城。

    媒體在邵天澤跟顧長樂訂婚的這一天,也是進行了屠版的狂轟濫炸一樣的報道。

    宋雲萱跟梅七剛下飛機,就看見機場的年輕女孩子在交頭接耳的看著機場的巨幅液晶屏議論紛紛。

    「哇,這個邵總,真是一點都看不出年紀。」

    「也不過是三十多而已,能看出什麼年紀啊,不是男人正好的時候嗎?」

    「好帥啊,而且還多金。」

    「那又有什麼用,現在是二婚,還是娶了自己的小姨子。」

    其中一個女孩發花痴,另一個就負責澆冷水。

    這樣的冷水往那個女孩的心上面一澆,馬上就讓那個女孩子不爽的瞪起眼睛來:「你說的這麼狠毒,還不是很嫉妒那個成為邵總新娘的人?」

    「還邵總,真看不出來,你竟然這麼迷戀已婚的男人,哦,不對,應該說是你迷戀已婚還喪妻的男人才對。」

    這麼一說,另一個女孩就忍不住揮起拳頭,開始猛捶自己這個毒舌的閨蜜。

    另一個女孩子被打了之後,就趕緊捂著頭往前跑。

    兩個大學生模樣的女孩就這樣打打鬧鬧的從巨型液晶屏之前離開了。

    宋雲萱看著那兩個女孩子遠去,將臉上的墨鏡往下面摘了摘,然後抬頭看向了液晶屏上面的畫面。

    畫面是訂婚禮的實況轉播。

    只不過,現在才八點多鐘。

    訂婚禮還沒有開始,所以拍攝報道的人只是得到了允許,去把訂婚的場地拍攝了一遍。

    但是,從訂婚場地就能夠很明顯的看出來,邵家明顯是很在意這次的訂婚典禮的。

    想到這裡,顧長歌就忍不住記起了自己跟邵天澤的婚禮。

    那個時候的邵天澤,臉上是什麼樣的表情來著?

    現在,她居然已經想不起來了。

    梅七看著宋雲萱駐足去看液晶屏幕上的畫面,便開口喊了她一聲:「宋總?」

    宋雲萱聽見梅七的喊聲,這才回過神來,然後沖著梅七笑了一下:「走吧。」

    她現在不需要去回憶跟邵天澤結婚時候的場景。

    她需要回憶的,是邵天澤將那把手術刀插在她心口的時候,那個畫面。

    她將墨鏡重新戴回臉上,然後遮住了自己的雙眼。

    將眼眸中那濃重狠厲的神色給壓住。

    然後跟梅七上了車子。

    「你已經把我的死訊散步出去了?」

    「是,」梅七點頭,然後解釋,「但是沒有散布的太明顯。」

    「那是好事,散布的太明顯容易引起別人的懷疑。」宋雲萱對梅七的做事情一直都很放心。

    「宋總現在要回宋家嗎?」

    梅七這樣問,宋雲萱就忍不住笑了一下:「估計這個時候,宋家早就已經被很多人給盯住了吧?」

    「是,死訊傳出去之後,就又很多雙眼睛在密切的注視著宋家的一切。」

    「秘不發喪就好了,反正我又沒有真的死掉。」

    「那您現在?」

    梅七摸不準宋雲萱現在是想要做什麼。

    宋雲萱聽見梅七這麼問,就開口道:「我們跟楊漾是分開走的,現在就去酒店回合吧。」

    她選擇回合的地方是個能夠看見邵天澤跟顧長樂訂婚禮的好地方。

    就是他們訂婚的酒店對面的星級酒店。

    所有人都在注意著邵天澤跟顧長樂舉行訂婚禮的海思銀酒店。

    但是,卻沒有人去注意海思銀對面的皇后大廈。

    「這棟大廈現在也是邵家的旗下的。」

    梅七在宋雲萱進入皇后大廈的時候開口。

    「那麼他為什麼不選在這裡跟顧長樂訂婚?」

    宋雲萱問梅七。

    梅七微微思索了一下,便開口道:「大概是因為,這個地方是他跟顧長歌舉行婚禮的地方吧。」

    沒錯,當年在邵天澤跟顧長歌在雲城的婚禮,就是在現在的皇后大廈舉行的。

    但是,顯然顧長樂跟邵天澤都沒有考慮這個邵天澤一婚婚禮舉行的地方。

    所以才讓顧長樂選擇了皇后大廈對面的海思銀酒店。

    「對面的酒店可不怎麼樣。」

    宋雲萱跟梅七一邊往皇后大廈的七樓走,一邊開口通過觀景電梯望向對面的大廈。

    雖然海思銀酒店是還不錯的國際連鎖酒店。

    但是,與皇后大廈這個名字來說,卻並不是最合適的訂婚禮舉行地方。

    只不過,要是顧長樂也選擇在皇后大廈舉行訂婚禮,少不了要用來跟顧長歌比較。

    還會被各種猜測。

    因為,即便是她現在不選擇在皇后大廈舉行訂婚禮,也依舊皇后大廈的員工開始議論紛紛起來。

    「這兩個人還真是名不虛傳,早就搞在一起了。」

    「不是說了嘛,當初顧長歌都是被這個賤人給害死的。」

    「那麼這個姓邵的,肯定也是幫凶。」

    這麼直白的猜測,讓宋雲萱微微駐足。

    那兩個正在討論八卦這件事的酒店女員工似乎是感受到了宋雲萱的視線。

    忍不住就轉頭看了過去。

    剛好看見宋雲萱正在駐足盯著她們。

    大概是她們也清楚自己是說的多麼禁忌的話,忍不住兩個人就都捂了捂嘴巴,然後轉過身,灰溜溜的走了。

    梅七在旁邊開口:「宋總,您這樣會嚇到她們的。」

    「有什麼關係,她們又認不出我就是宋雲萱?」

    「不,我是說,你在她們八卦這種事情的時候出現,會讓她們覺得很害怕。」

    宋雲萱笑了一下,然後向著自己跟楊漾約定好匯合的時間走:「有什麼需要害怕的,他們說的事實。」

    「往往不小心說了事實的人,都會死的格外快。」

    尤其是在邵天澤的企業裡面傳這種傳言,如果邵天澤或者是顧長樂知道了,一定會二話不說的就堵住他們的嘴巴。

    而堵住她們嘴巴的最好辦法,就是把她們給殺了,這樣一了百了,以後聽了也很清靜。

    「你說的這些我當然知道,不過,我是不會讓邵天澤對著這樣無辜的路人動手的,」宋雲萱走到跟楊漾匯合的房間門口,一伸手,將房門給推開,然後回眸看了梅七一眼,笑的有些狡猾,「因為他沒有這個機會了。」

    這一次,邵天澤已經躲不過了。

    他就算是想要做什麼,她宋雲萱也會全都阻止他。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