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一十九章 自導自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一十九章 自導自演字體大小: A+
     

    宋雲萱的話清清楚楚的響在楊漾的耳朵中。

    認祖歸宗……

    楊漾咬了咬牙,覺得到了今時今日,自己這個女兒絕對不會希望自己認祖歸宗。

    她的眼神有些迷茫,疲憊的受了這麼多年的苦,居然現在要對付自己的女兒嗎?

    楊漾心裏面萬分複雜。

    宋雲萱在見過楊漾之後,便訂了專機,打算同她一塊兒回去。

    只不過,剛剛暗殺失敗。

    如果立刻回國,肯定會有人圍追堵截,不如巧妙的避一下時間再回國也好。

    宋雲萱的心裏面將所有的計劃都盤算好。

    晚上也下榻在了為楊漾安排的那家安保很好的星級酒店裡面。

    宋雲萱晚上睡不著,在床邊看外面的夜景。

    繁華的城市裡面,連夜都是多姿多彩的,讓人看了之後打從心裏面的覺得繁華絢爛。

    她的眼眸,映照著這繁華表象的燈紅酒綠,但是心裏面卻是一片平靜無波。

    除了仇恨,沒有什麼可以打動她的心。

    而現在,她想要做的事情就要做到了。

    她沉思著。

    正在入神的時候,電腦上突然傳來了視頻申請。

    宋雲萱看了一眼,便允許了申請。

    那邊傳輸過來的視頻裡面,梅七正穿著酒店提供睡袍,在優雅的品著手裡面的紅酒。

    宋雲萱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我以為是出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也不算是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那是出了什麼事?」

    宋雲萱覺得,梅七不會無緣無故的就發過來視頻申請。

    他總不該是半夜想起了自己,才發過來視頻申請的。

    梅七臉上的笑容收斂了一下,然後正經的開口道:「楊漾偷偷從後門走了。」

    這麼一說,宋雲萱就忍不住笑了一下:「到現在,還是放不下血緣親情?」

    梅七抿唇:「大概是吧。」

    「親情這個東西,有的時候親,有的時候,可不親。」

    「那怎麼辦?」

    梅七問宋雲萱的意見,想要問她是不是去把楊漾給追回來。

    宋雲萱思索了一下,道:「找人跟著她,但是,不要攔著她。」

    她想要讓楊漾自己選擇。

    她需要楊漾的幫助,幫她摧毀顧長樂跟邵天澤的訂婚宴。

    但是,如果楊漾打從心裏面不願意幫助自己,這件事就有可能被反咬一口。

    到時候,可是得不償失。

    她現在正在關鍵的時候,可不願意這樣冒險。

    梅七明白了宋雲萱的意思,要去打電話吩咐人跟著楊漾。

    但是,他一轉頭,宋雲萱卻道:「你去跟著他。」

    「我?」

    梅七有些意外,手裡面的酒杯剛拿起來還沒來得及放下。

    宋雲萱點頭:「是,就是你。」

    梅七端著酒杯笑了一下:「宋總沒有看到我現在在品酒嗎?」

    「懂得享受人生的人,才懂得珍惜人生,你看楊漾這麼不珍惜自己的人生,你不是應該去開導她一下嗎?」

    宋雲萱說的這句話裡面,有幾分恨意。

    只有梅七能夠聽得出來。

    梅七對他了解至極。

    所以,在她說出這句話的瞬間,就明白了宋雲萱的意思:「我馬上就去。」

    「辛苦梅助理了。」

    宋雲萱這邊安排好了梅七。

    而在訂婚禮的前一天,顧長樂也開始變得不安了起來。

    派去的人跟她打通了電話之後,第一句話,便是:「我們去了那個地方,但是並沒有見到人。」

    「沒有見到人?」

    顧長樂的眉毛皺了起來:「我把她安排到那裡的,她沒有我的幫助,哪裡都去不了。」

    「但是顧小姐,我們去了之後的確是沒有找到人。」

    「她的房子裡面發現了什麼?」

    「我們進去檢查過,她的行李都在,但是在我們趕過去之前,房子裡面好像是發生過槍戰的。」

    一聽見對方說槍戰,顧長樂的眉毛就皺了起來:「有人殺她?」

    自己是想要殺她。

    但是,自己派出去的人還沒有到達,她就不見了。

    除了自己之外,誰還知道這件事,誰還想要去殺她?

    顧長樂思索了幾秒,就又問對面:「有沒有發現屍體?」

    「沒有,而且這間房子的房主也報警了,警察現在正在找人。」

    顧長樂點點頭:「對,一定要找到,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就算她死了也好,但是自己一定要見到她的屍體才可以。

    「那我們的任務就到此為止了,顧小姐。」

    那邊的人想要結束合作關係。

    顧長樂卻開口道:「這怎麼可以,讓你們去暗殺她,沒有見到屍體之前是絕對不能夠算作完成任務的,萬一沒死呢?」

    那邊無話可說。

    顧長樂就霸道的開口:「你們要錢我有的是,但是一定要真的把這個人給處理掉才可以。」

    「是。」

    那邊應了聲之後,就又問顧長樂:「顧小姐,您還有別的事情吩咐嗎?」

    「除了殺人的事情就沒有了,我明天就訂婚了,絕對不能讓這個老太婆來壞事。」

    「是,顧小姐放心。」

    這樣說定了。

    顧長樂這邊才將通話截斷。

    而在那邊,對方卻在通話結束之後,轉頭看向了身邊的亞裔男人:「這樣可以了嗎?」

    「可以,很清晰,手機給我吧。」

    亞裔男人伸出手。

    殺手的聯絡負責人立刻就把手機給亞裔男人遞了過去。

    「那我們的錢……」

    他有些支支吾吾。

    亞裔男人揚起唇角:「當然是給你,難道你覺得我們還會認賬?瑞士銀行的賬戶給我吧,我們宋總會給你打過去的。」

    「是。」

    「那個女人現在在哪裡?」

    「就在我們的房間裡面。」

    「沒有打她吧?」

    亞裔不冷不淡的問道。

    「受了一點小傷。」

    亞裔男人聽見這句話,忍不住嗤笑一聲:「我還是來的有點晚啊。」

    嘴上這麼說著,但是臉上怎麼看,都是一副很高興的表情。

    畢竟,宋總可是想要讓她吃點苦頭的。

    所以他才故意來晚了一點,然後讓她吃了充足的苦頭。

    這個老女人的頭腦也是簡單。

    明明知道白天已經有人在追殺她了,居然到了晚上的時候,還拖著一條殘了的腿想要逃跑。

    要不是他梅七見多識廣,知道這邊的殺手組織。

    可就來不及救她這條命了。

    他按照殺手組織所說的,找到了關著楊漾的那個房間。

    但是這哪裡是受了一點小傷的模樣。

    完全就是被大修了一頓啊。

    要不是自己來的早一點,對方肯定已經涼了。

    梅七看著被繩子綁住了手腳的楊漾,兩眼烏青,牙齒還被打的脫落了幾顆,就嘆了口氣:「您都已經這麼大歲數了,為什麼還要想不開呢?」

    楊漾說不出話來。

    兩家也腫的非常厲害。

    「我覺得她們完全可以一槍解決了你的性命,如果不是我們宋總出了一個天價把你贖回來。」

    楊漾的眼睛裡面有著驚恐跟詫異。

    梅七上前去要幫她將繩子給解開。

    楊漾因為之前被打,所以現在如同驚弓之鳥,即便是梅七要給她解繩子,也是胡亂動著躲閃。

    「我是來救你的,你不要動,我幫你把繩子解開,梅七耐心的同她說話。」

    但是楊漾就像是根本聽不見一樣,依舊動個沒完沒了。

    梅七已經有些不耐煩,畢竟這種愚蠢的人浪費了他的金錢,還有時間。

    如果她今天晚上沒有偷跑出來,他完全不用花天價去贖回這個女人的命。

    「哎呀,你可不要是被打傻了才好啊,如果你是被打傻了,那對我們宋總可就是一點用處都沒有了,到時候,我們宋總肯定不樂意把你贖回去,你搞不好,真的就要死在這個地方了。」

    這麼一說,楊漾的身體立刻就僵了一下,然後開始含混而瘋狂的開口:「我沒有傻,也沒有瘋,救我!救我!!」

    梅七對楊漾的反應非常滿意,去幫她解繩子的時候,楊漾也配合起來。

    等把她身上的繩子都解完了。

    梅七才道:「對了,我有個小禮物想要送給你。」

    楊漾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

    梅七道:「從你晚上出逃的跡象就能夠看出來,你也不是一個笨蛋,也懂得思考跟懷疑。」

    楊漾不說話,眼睛就這麼盯著梅七。

    「你之所以逃跑,除了是因為不願意親口向眾人說出你女兒的真實身份之外,還懷疑昨天的殺手是我們宋總找的吧?」

    楊漾抿著唇,不否認。

    她年輕的時候也是跟在顧城的身邊見識過風雨的。

    更知道顧城是一個多麼善於心計的男人,甚至知道他花樣百出的去設計自己的競爭對手,兵不血刃的將對方連根拔掉。

    宋雲萱出現的時候,她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這個年輕女孩的身上,帶著一種跟當年巔峰時候的顧城一樣的冷血跟氣勢。

    她想,這個女孩也不是一個簡單人。

    所以,在殺手槍擊她的住處,她又恰好被宋雲萱派去的人不偏不倚的救了的時候。

    她就已經開始懷疑,懷疑這一切都是宋雲萱自導自演的。

    全都是騙她去跟自己的女兒翻臉的。

    所以,才會夜裡悄悄的從酒店離開。

    但是,還是被人守株待兔抓住了,還被狠狠的打了一頓,當槍定在了腦袋上的時候,才發現對方是真的想要殺她。

    可是,宋雲萱派來的人又救了她。

    「是不是這一次也懷疑是我們宋總自導自演的戲碼?」

    梅七笑著問楊漾。

    楊漾只是用眼睛瞪著梅七。

    「你可是又冤枉了我們宋總,」梅七笑著搖搖頭,然後將手機錄音的外放打開,「聽聽這個吧,仔細辨別一下,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