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一十六章 母女相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一十六章 母女相見字體大小: A+
     

    訂婚禮定在了二十四節氣的驚蟄這一天。

    邵天澤跟顧長樂對這一天都是稍有期待的。

    只不過,不同的是,邵天澤並未多想別的,顧長樂的心裏面卻又幾分夜長夢多的忐忑。

    在從法國返回雲城之後。

    顧長樂便派人一直密切的關注了宋家那邊的情況。

    一日兩日的沒有動靜。

    她去了一趟巴黎,宋家這邊還是沒有動靜。

    漸漸地,顧長樂就開始著急起來。

    在訂婚的晚禮服被送過來之後,顧長樂就在落地鏡前面一邊像是公主一樣端詳著自己美麗的模樣,一邊開口問邵天澤:「你說,宋雲萱為什麼還沒死?」

    也是,宋雲萱已經生病那麼久,按照道理來說,是時候,也差不多應該死了。

    為什麼這麼久了,還是一丁點兒的動靜也沒有?

    她等著聽她的死訊可是已經足足等了一周了啊。

    邵天澤將她的頭髮輕輕順了一下,在她的耳朵上印下了淺淺的一個吻,側眸看著落地鏡裡面的金童玉女,覺得的確是一對璧人。

    「一周而已,就算是要死,有那麼好的醫療設備跟人伺候著,半個月之內也死不了的。」

    顧長樂勾起唇角:「如果在我訂婚的那天,能夠聽見宋雲萱的死訊,那就太好了。」

    「是啊,我也這樣覺得。」

    邵天澤抱住顧長樂的纖腰。

    顧長樂感覺到邵天澤的手環住自己的腰。

    心情不錯的轉過頭,抱住邵天澤的脖子,便主動送上了自己的唇。

    兩個人熱吻在一起。

    家裡面的傭人都識趣的離開。

    而宋雲萱在秘密回到了宋家之後,卻是皺著眉毛把自己關在了書房一個下午。

    楊漾跟她說的那些話還清晰的浮現在耳邊。

    三十多年了。

    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父親會有那樣一段過往。

    她知道父親年輕時候有過很多女人,身邊也不乏私生子跟私生女。

    但是父親的偏愛,卻讓她覺得在顧家,父親只把她當成是顧家的孩子。

    所以,才把整個顧家都交給了她。

    也徵稅源於對父親偏愛的報答,她才在心裏面生出了信仰。

    並且將顧家當成是自己的生命,用盡一切手段跟辦法來壯大顧氏。

    可是,直到她死了,都不知道,真正坐享其成的是顧長樂。

    她本以為這只是一個孤兒院的孩子而已。

    卻萬萬沒有想到,這是她的親妹妹。

    同一個親生父親的妹妹。

    宋雲萱越是深思,就越是覺得父親愚弄了自己三十幾年。

    而且,還被這個賤人給害死。

    連帶著對父親的尊敬也變成了憎恨。

    越是想,就越是覺得心裏面像是著了魔一樣根本就平靜不下來。

    她控制不住這種狂暴的情緒。

    急迫的想要宣洩出來。

    抬眼看見桌子上的一摞文件跟拜訪著的茶杯甜點。

    猛地就抬手,將桌子上的東西全都打落到了地上。

    雖然書房的地板上面鋪著厚厚的進口羊絨地毯。

    但是,在瓷器落地的時候,還是發出了悶響。

    凌亂的聲音傳出門外,雖然微弱,卻讓守候在門外的梅七忍不住皺了皺眉毛。

    他有些擔心的靠近門口,問宋雲萱:「宋總?」

    宋雲萱聽見梅七的聲音,側眸眯了眯眼睛。

    梅七沒有聽見迴音,便繼續問她:「您沒事吧?」

    「沒事,」宋雲萱平復了一下心情,然後才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順帶著對梅七道:「你進來吧。」

    梅七聽見宋雲萱叫他進去,便打開門走了進去。

    他走進去之後,看見落在地上的水杯跟碟子,還有弄髒了地毯的甜點,便開口:「我馬上叫人來打掃。」

    宋雲萱揉著太陽穴,慢條斯理的開口:「不著急,你先讓人把我病危的消息發布出去。」

    「是。」

    梅七馬上就轉身去辦。

    順便吩咐了家裡面的傭人去宋雲萱的書房裡面打掃。

    等把消息給散布出去之後,傭人也早就已經將房間給打掃乾淨了。

    宋雲萱卻依舊如同他離開的時候一樣,坐在書桌的後面揉著太陽穴。

    「宋總……」

    梅七知道她的心裏面不舒服,想要安慰她幾句。

    但是一想,這其中的關係複雜的超出了常理。

    便也就在開口之後,生生扭轉了話題:「您這個時候發布病危的消息,會讓顧長樂跟邵天澤很高興。」

    「我聽說他們已經定在這周六訂婚了,還有一天而已,給他們一個好消息好了。」

    「那顧長樂跟邵天澤一定很喜歡這個好消息。」

    宋雲萱冷笑了一下,唇角斜斜勾起:「除了這個好消息,我還會給他們兩個備一份大禮的。」

    「大禮?」

    梅七跟宋雲萱肚子裡面的蛔蟲一樣,聽見宋雲萱這麼說,就差不多猜出了宋雲萱準備的這份大禮是什麼。

    但是……

    「顧長樂那邊好像也收到了消息。」

    「是嗎?」

    「是,已經派人去跟楊漾交涉了,還有人在給她辦出國手續。」

    「扣住。」

    宋雲萱說的話簡單利落。

    到了這個時候,顧長樂才想起自己還有這樣一個後顧之憂,太晚了。

    她宋雲萱會讓她輕而易舉的就把人給轉移走嗎?

    痴心妄想的傻妹妹啊。

    「可是,如果扣住,楊漾也不肯幫我們呢?」

    「我既然把人給扣下,幫不幫我就不是她自己能做主的了。」

    到時候人落在了她的手裡面,敬酒不吃吃罰酒的話,她就讓楊漾好看。

    她是顧長歌的時候,可就不是什麼善男信女。

    這會兒都已經被顧長樂跟邵天澤害死過一次了。

    還會像是之前那樣簡單的就放過顧長樂的親媽?

    不可能的。

    「楊漾一定還是偏向自己的親生女兒的。」

    梅七開口。

    宋雲萱也知道這個道理。

    天下的母親,哪裡有不幫著自己的親生骨血,卻去幫著外人的道理。

    只不過,現在已經由不得她自己做主了。

    「這個我當然知道,你把她安置在我這裡。」

    梅七有些意外:「放在宋家?」

    「悄悄的。」

    宋雲萱微笑:「顧長樂要是也知道了自己跟顧長歌是親生姐妹的事情,為了能夠順利跟邵天澤訂婚,肯定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梅七眯眼。

    「是啊,」宋雲萱笑著道,「比如說,殺母?」

    聽著宋雲萱這麼說,梅七忍不住變了變眼中的神色,有幾分同情楊漾:「那要真是這樣,這個當媽,的,一定會很傷心。」

    「傷心又有什麼辦法?」宋雲萱笑著將手放在桌面上,「顧長樂已經走到了這樣的地步,不可能為了一個沒有對她進行過任何教養的女人而放棄邵天澤的。」

    她被顧長樂跟邵天澤害死,自然也對這兩個人是什麼樣的人性有著充分的認知跟了解。

    「不過,想必楊漾在被女兒下殺手之前,還會做夢的。」

    「那怎麼辦?」

    梅七問宋雲萱。

    宋雲萱思索了一下:「不如這樣,先不要把她帶回來了,派人跟著她,但是不要被發現,還有……」

    宋雲萱看著梅七,刻意加重了語氣:「絕對不能讓她死。」

    宋雲萱這樣囑咐,梅七也聽的一清二楚。

    在點頭之後,便出了書房去安排人。

    而顧長樂那邊,卻背著邵天澤聽到了已經找到楊漾的消息之後。

    就怕不急待的當天晚上找了借口,外出去看楊漾。

    闊別三十多年。

    顧長樂在顧家依靠一個虛假的身份跟年齡得到了一切。

    如今雖然找到了親生母親,但是還是不希望母親成為自己的把柄。

    所以,在見到了楊漾之後,就趕緊轉身將約定見面的酒店房門給關上了。

    楊漾被安排出國,但是在去往機場的路上卻改變了主意,死活不肯按照越好的出國不說。

    還堅持要求見顧長樂一面。

    顧長樂的心裏面也很清楚,如果打發不了這個女人,那麼自己這場訂婚禮就會狀況百出。

    即便是心裏面不想要見她。

    可是,還是在思慮過後,答應了跟楊漾見一面。

    楊漾在酒店房間裡面心情忐忑而期待的等著許多年不見的女兒。

    在看見了顧長樂進門后馬上轉身關門的動作之後,就顧不得其他,上前一步去喊她的名字。

    「長樂!」

    顧長樂聽見陌生女人直接喊了自己的名字,眉毛擰了擰,顯然是不太開心。

    但是想到這個女人也不能完全算是陌生女人,而是生了自己的母親。

    便調整了一下面部表情,然後轉過頭來看楊漾。

    楊漾已經許多年沒有見到這個女兒了。

    現在看見她,真真切切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而不是從電視媒體跟報紙上出現的模樣一樣虛假。

    便忍不住心裏面的激動,上前兩步,伸出手來就想要把顧長樂給抱在懷裡面。

    然而,顧長樂看見她過來抱自己,卻是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躲開了楊漾的擁抱。

    楊漾已經老了,就算當時生下顧長樂的時候還不到二十歲,正是芳華正茂的時候。

    可是現在三十多年過去了。

    也早就已經老的髮根生出的頭髮都在發白了。

    「女兒……」

    楊漾期待的看著顧長樂,非常渴望顧長樂能夠開口叫她一聲媽。

    然而,顧長樂卻是抿著唇,許久都沒有喊出她所期待的那句話。

    相反的,還有些冷漠的開口:「你現在應該知道我的處境,跟你公開相認是不可能的了,你還是離開國內吧。」

    楊漾不敢相信自己的親生女兒在見到自己之後,首先說出來的話就是趕她走。

    瞬間就愣怔了一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