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零九章 公開關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零九章 公開關係字體大小: A+
     

    薛濤也以為宋雲瑩會出口嘲諷他的。

    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自己說出來之後,宋雲瑩居然出奇聽話的給應了。

    宋雲瑩這麼一聽話,他心裏面就更加確定宋雲萱的確是病入膏肓就快入土了。

    所以,在回去的路上,臉色囂張的問宋雲瑩:「以後在薛家,你總知道是誰當家做主了吧?」

    宋雲瑩皺了皺眉毛,聲音卻是軟弱聽話的:「是你。」

    「你心裏面有數就好,現在宋雲萱快死了,你要是想在她死了之後還能夠留在薛家過日子,你好好給我哄哄宋雲萱,讓她在死之前,把遺產給你這個二姐。」

    「這不可能的。」宋雲瑩道。

    薛濤不滿的看她:「怎麼不可能?宋雲萱沒有男朋友沒有丈夫,也沒有孩子,現在病成這個樣子只有你一個親人,將遺產都給你,不是很合理的事情嗎?」

    薛濤的如意算盤打的啪啪響。

    宋雲瑩在心裏面嘲笑他想的太過天真。

    只要是宋雲萱還活著,哪裡輪到他來算計著造次。

    不過,現在宋雲萱讓她先忍著,為了大局著想,先忍著也是一個辦法。

    宋雲瑩回家之後就去帶著孩子睡覺了。

    因為回來的有些晚,保姆已經將孩子給哄得睡著了。

    薛濤本來是想要去看看孩子的,但是想到還要跟邵天澤去說宋雲萱的具體情況,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沒有理會宋雲瑩,直接去書房裡面給邵天澤打電話了。

    邵天澤接到薛濤的電話,便開口問他:「宋雲萱那邊怎麼樣?」

    薛濤有些得意的嘲笑道:「馬上就要入土了。」

    這麼一聽,邵天澤就皺了皺眉毛:「她是真的病的很厲害?」

    「對啊,瘦的不行,就像是個骨頭架子一樣,不過臉上還是原來那副表情,我也是真的很佩服她,都已經變成現在這副模樣了,還出來跟我們一塊兒吃飯。」

    薛濤說者無心。

    邵天澤那邊卻聽者有意:「她出來跟你們一起吃飯了?」

    「是啊,不過只是在那邊待了十幾分鐘就撐不住又回去了。」

    邵天澤垂了垂眼睛。

    顧長樂就在他的身邊,看見他垂眸思索的模樣,擔心的開口問他:「出什麼事了嗎?」

    「我待會兒跟你說。」

    邵天澤小聲跟顧長樂說話。

    顧長樂便知道,邵天澤不想要讓她在這個時候多說話。

    薛濤那邊繼續沒有腦子的開口:「宋雲萱也活不了幾天了,現在宋雲瑩這個賤人的心裏面也有數,我對罵她她都不像是以前那樣敢還口了。」

    邵天澤聽見薛濤這句話,心裏面微微浮起來的那絲疑慮就又被壓了下去。

    「好歹是宋雲萱的姐姐,在宋雲萱死之前,你還是對她好一點吧。」

    這話倒是也不算是給宋雲瑩說好話。

    只是稍微提醒薛濤一句,讓薛濤不要太得意忘形。

    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宋雲萱雖然是眼看著的就要不行了。

    但是手底下還有人能夠幫宋雲瑩一把,如果明白自己真的快要死了。

    在死之前收拾薛濤也不是不可能的。

    他提醒薛濤:「宋雲萱如果真的是快要死了,那麼她做事情就不會有太多顧忌了,萬一趕盡殺絕了,你可要小心。」

    薛家之前還能夠在宋雲萱的面前當個小小的絆腳石。

    但是現在連帶著陸家的產業都已經被宋雲萱拿到了手裡面。

    薛濤一家在她的面前根本就像是螻蟻一樣。

    如果她想要捏死薛家,基本上是隨時都能夠做到的事情。

    邵天澤提醒了薛濤這一句,薛濤也思索了一下覺得很有道理:「宋雲萱這種毒婦的確是什麼事情都能夠做的出來。」

    「你心裏面清楚就好。」

    「我會注意的,只不過……」薛濤的心裏面還有疑慮。

    邵天澤聽見他結結巴巴的想要說什麼,便皺了皺眉毛,問他:「還有什麼事情?」

    薛濤被這樣問到,也不再隱瞞了,索性直接就跟邵天澤說出口了。

    「雲瑩是雲萱的親姐姐,宋雲萱手上捏著這麼大一個宋家,萬一死了之後,也沒有孩子跟丈夫繼承,到時候……」

    他後半句話沒有說完。

    邵天澤卻很明白薛濤的意思。

    邵天澤微笑:「當然是由你的妻子,宋雲萱的二姐來繼承這個宋家的所有一切。」

    他說的這句話,讓薛濤的心裏面馬上就有了底。

    開口放心的笑道:「那就好了。」

    「不過,有些產業我還是想要收購過來繼續做大。」

    邵天澤開口跟薛濤說這話。

    薛濤也很明白自己鬥不過邵天澤,所以在邵天澤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立刻就開口:「邵總想要那一部分,就收走哪一部分就是,宋雲瑩跟我都不是那種經商的料子,好的產業還是給邵總拿去發展更好,留在我們的手裡面也只能敗落掉。」

    薛濤忙著給邵天澤拍馬屁。

    但是邵天澤聽著他這話,心裏面倒是還算舒心。

    所以就多跟他聊了幾句,然後才掛斷電話。

    顧長樂全程都在旁邊聽著他們兩個通電話。

    在看見邵天澤將電話給掛斷之後,那邊顧長樂才開口道:「你居然打算把宋家給薛濤?」

    「先讓他心裏面放心一點,才能夠收買他好好的幫我們,如果我們現在就咬緊了說要宋家的全部產業,薛濤一點好處都撈不到,怎麼可能會給我們通風報信?」

    顧長樂撇撇嘴。

    好吧,她的確是沒有想到這一層關係。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薛濤雖然是有點笨,但是也不是傻到家,沒有好處的事情他不會做的。」

    「不過,宋雲萱還沒有死,你們就開始忙著算計著瓜分她的財產,是不是有點太早了?」顧長樂問邵天澤。

    邵天澤開口:「不早了,我聽薛濤說,宋雲萱現在已經瘦得皮包骨頭,出來陪著他們兩個吃飯也不過是撐了十幾分鐘,然後就撐不住回去休息了。」

    顧長樂聽到宋雲萱的病況越來越糟糕,心裏面就高興的不行,但還是開口問了一句:「可別是這個女人裝的吧?」

    「我起初也有這樣的疑慮。」邵天澤也很擔心宋雲萱生病這件事是一個假象。

    畢竟,大家都覺得她病入膏肓半截入土的時候,丁童跟陸風都栽倒了宋雲萱的手上。

    按理來說,一個病入膏肓就快要死的女人,怎麼能夠設計的出來這一切。

    但是,薛濤說完了宋雲瑩的情況之後,他就打消了這個疑慮。

    「宋雲萱的情況是真的不好還是假的不好,只要看宋雲瑩的表現,就能夠看出來。」

    顧長樂不太明白邵天澤的意思,眨了眨眼睛,問他:「怎麼看?」

    「宋雲瑩一直都是靠著宋雲萱這棵大樹才能夠如願以償的生活在薛家的,」邵天澤給她分析,「宋雲萱在好好的時候,宋雲瑩對待薛濤是很不屑的,因為她知道不管是給薛濤什麼臉子看,薛濤都不敢動她,但是,宋雲萱如果不行了,那麼宋雲瑩就會變得聽話很多,也不會再跟薛濤對著干。」

    邵天澤說的這些很有道理。

    顧長樂點了點頭,便走到邵天澤的身邊,一雙手抱住邵天澤的脖子,側身坐在邵天澤的腿上,然後親了他的唇瓣一下。

    「有什麼事?」

    邵天澤也不傻,依照顧長樂的性格。

    只要是主動獻殷勤了,八成是因為有什麼事情想要說。

    顧長樂的心思給邵天澤一猜就猜到了,覺得有點無趣,撇了撇嘴,才撒嬌一樣的開口:「現在你心頭的事情都已經解決完了,宋雲萱那邊的真實情況你也已經摸清楚了,是不是應該好好考慮一下我們的事情了?」

    她可不希望邵天澤所說的跟她公開關係的事情一拖再拖。

    畢竟夜長夢多。

    既然邵天澤之前已經答應了跟她公開關係,那麼現在,能早點把這件事情給辦完,就早點辦完會比較好。

    「我們兩個關係公開的事情……」

    「你別是又想要跟我賴賬吧?」

    顧長樂皺著眉毛,不滿的問邵天澤。

    他已經賴賬了不是一次兩次了,每次都跟他把這件事情說的好好的,但是總有辦法在關係公開之前,再把這個事兒給壓下去。

    她現在可不想要再看著邵天澤把這件事給壓下去糊弄她了。

    「沒有想賴賬的意思,就是……」邵天澤的手指抱著她的腰,眼睛看著她的臉。

    顧長樂皺眉問他:「就是什麼?」

    「就是我們兩個公開關係的發布會上面,你不是應該穿的隆重漂亮一點的嗎?」

    「嗯?」顧長樂不明白邵天澤葫蘆裡面賣的什麼葯。

    邵天澤笑著道:「我想要讓你在媒體曝光的時候,變成世界上最漂亮最幸福的女人。」

    「所以呢?」顧長樂挑眉。

    邵天澤就微笑著開口:「所以我想要帶你去巴黎,參加最新的時裝發布會,老布朗的發布會。」

    老布朗是巴黎冬季時裝的老牌設計師,也包攬了近幾年以來,各項冬季時裝設計的最佳作品。

    顧長樂倒是很喜歡去參加時裝發布會跟各種秀台。

    現在聽見邵天澤這麼說,便勾起唇角來:「帶我去巴黎沒有別的目的嗎?」

    「這段時間太忙了,一直沒有好好的照顧你陪著你,現在宋雲萱這邊也已經差不多塵埃落定了,我也有時間了,所以想要好好的陪陪你。」

    「真的?」

    「真的,千真萬確的真。」邵天澤寵溺的看著顧長樂。

    顧長樂聽見他這樣說,才抿著唇微笑了一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