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九十九章 時過境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九十九章 時過境遷字體大小: A+
     

    第七百九十九章時過境遷

    不過,不管這個女人是想要怎麼對付陸風,她都不關心。

    因為你,陸風也算是他的敵人之一。

    只要之後除掉了宋雲萱,那麼邵家的下一個敵人就是陸風。

    如果楚明心能夠幫忙先除掉了陸風,那最好不過,如果不能,這樣的女人在陸風的身邊,也能夠幫助他邵天澤很多。

    邵天澤笑了笑,對著楚明心道:「這個忙我可以幫你,不過,等你成了陸太太的時候,可千萬不要忘了我。」

    「這是自然。」

    楚明心本來已經在花完了那張一百萬的支票之後,變得到了窮途末路,差點就要去出賣自己來賺錢。

    但是卻剛好在這個時候被邵天澤給找到。

    而且,還又回到了陸風的身邊,能夠有機會跟陸風重來。

    就沖著這一點,她就是感激邵天澤的。

    如果不是邵天澤給她這個機會,她可沒有辦法過上這樣好的日子。

    楚明心在心裏面記著邵天澤,自然也答應在之後幫助邵天澤。

    但是邵天澤卻在笑了笑之後,又警告了楚明心一句:「你最好是能夠收斂一下你那貪婪的想法,千萬不要被陸風給察覺出什麼蹊蹺來。」

    這個警告對楚明心而言是致命的。

    畢竟,如果她留在陸風身邊的真實目的被陸風知道了。

    陸風可就對她一點感情也沒有了。

    別說是讓她做陸太太,就是讓她進陸家的家門都很難。

    「邵先生怎麼這麼不相信我?」楚明心道,「我對陸風有多麼重要,在陸風的心裏面佔了多少的位置,我還以為邵先生都知道的。」

    「我知道你在陸風的心裏面佔了很重的位置,只不過,現在已經時過境遷了,希望你能夠自己心裏面謹慎一點。」

    「放心吧,陸風那麼喜歡我,就算是現在對我當初離開他的事情心存芥蒂,我以後多哄哄他,他也會不計前嫌的,以前的時候,他可是像個傻子一樣,對我死心塌地的呢。」

    楚明心說道這個,甚至覺得有點驕傲。

    邵天澤笑了笑:「那麼你保重。」

    「我當然會保重。」她可是要做陸太太的人,怎麼可能不保重。

    「我想要休息一下。」楚明心在陸風的面前演了半天的戲,現在也有點累了,就想要在邵天澤的家裡面休息一下。

    邵天澤也能夠理解,便點了點頭,開口吩咐傭人:「帶楚小姐去休息。」

    傭人聽見是好天澤的吩咐,馬上就恭敬禮貌的帶著楚明心離開。

    等楚明心跟著傭人走了之後,顧長樂才從l樓梯上走下來,然後開口問邵天澤:「這麼自大的女人,是怎麼抓住陸風的心的?」

    「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嗎,空有美貌的白蓮花啊。」

    邵天澤微笑:「男人最喜歡那種柔柔弱弱的女人了,覺得容易掌控,但是其實呢,是嗅著利益好處而來的,根本就不是因為你他這個人。」

    邵天澤倒是把楚明心給看的很透徹。

    「你覺得陸風會喜歡她多久?」

    顧長樂問邵天澤。

    邵天澤思索了一下,才笑著道:「那就要看楚明心能夠演多久了。」

    「如果楚明心演的好,那自然是能夠在陸風的身邊待得很久。」

    「但是,如果楚明心演的不好,陸風不就會把她給趕走嗎?」

    顧長樂開口道。

    邵天澤淡淡一笑:「那個時候宋雲萱已經死了,元家也變成了我們的,我們任何危機都不再有,只是面對一個陸風,這個女人是不是留在陸家,也不重要。」

    「也是,到了那個時候,我們就不需要她提供的幫助,管她的死活呢。」

    顧長樂說完之後,便抬手打了一個哈欠。

    然後開口道:「我先去休息一會兒,宋雲萱的婚禮開始之後,喊我來看,畢竟我想要看看病入膏肓的新娘到底是一個什麼模樣。」

    說完,就笑著從客廳裡面離開了。

    邵天澤聽著顧長樂所說的話,淡淡的重複了一句:「病入膏肓的新娘?」

    ……

    外界所說的病入膏肓,卻並不是宋雲萱的真實狀態。

    她現在幾乎光澤,臉頰飽滿。

    而且,氣色也是白裡透紅,完全沒有一點病態的模樣。

    不過,她這個樣子如果出去肯定會讓很多人失望,所以,她只能夠暫時留在家裡面。

    「婚禮是在十一點五十分舉行,宋小姐十一點從家裡面出發去酒店就可以了。」

    因為對外界所說的是宋雲萱已經病入膏肓。

    所以陸風也就沒有在婚禮上費太多的心思。

    婚禮舉行的地方就選擇在了雲城的還海景酒店大禮堂。

    婚禮的所有程序跟步驟都是婚禮策劃公司包辦的。

    宋雲萱只要按時到達會場就可以,其餘的全部都不用管。

    梅七派人去看著陸風的一舉一動。

    陸風那邊一有了消息,梅七馬上就跟宋雲萱這邊說起來。

    「陸風在九點半的時候,悄悄從邵家的後門出來了。」

    「看樣子,是跟邵天澤談的很順利。」宋雲萱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

    「邵天澤獨闢蹊徑,找到了對陸風很重要的女人。」

    「楚明心對陸風根本就沒有真心,現在不過是看著陸風發達了,所以想要過來撈點好處而已。」

    「我聽邵家那邊的人說,楚明心說是懷了陸風的孩子。」

    「孩子現在還活著?」

    宋雲萱笑起來。

    「是。」梅七開口。

    宋雲萱的手指輕輕揉了揉額角,才道:「那麼邵天澤現在要著手去給楚明心找孩子了,希望能夠找到一個個陸風長相相似一點的孩子,不然的話,陸風可是會懷疑是不是親生的。」

    「現在怎麼辦?」

    梅七想要問問宋雲萱的打算。

    宋雲萱在聽見梅七開口問自己之後,便淡淡道:「按照既定的計劃來就可以了。」

    「但是,陸風那邊明顯已經跟邵天澤合作了,會聯合丁童來要了宋總的命。」

    「你有應對嗎?」

    宋雲萱問梅七。

    梅七道:「我已經在婚禮上滲透進了我們的人來保護您。」

    「這就夠了。」宋雲萱開口道,「只要有保護我的人就已經可以放心了。」

    「只是,丁童那種亡命徒……」梅七還是有些擔心宋雲萱會被丁童給傷到。

    宋雲萱聽見梅七擔心自己的話,笑了笑,開口道:「放心吧,事情不會這麼簡單的。」

    「宋總對陸風那邊還有期待?」

    「也說不出是不是期待,但是我覺得,事情並沒有我們所想的那樣簡單。」

    梅七抿了抿唇,沒有回應宋雲萱。

    ……

    而陸風在跟丁童談完了具體的事情之後,便跟邵天澤要求帶楚明心走。

    而楚明心也已經做好了跟陸風走的準備。

    邵天澤在允許之後,楚明心便跟著陸風出了邵家的後門。

    陸風讓她上車。

    隨後,自己也挪上車子。

    楚明心看著雙腿殘疾的陸風挪上車子,心裏面有些嫌棄。

    但是面上表現出來的卻是慢慢的心疼跟關心。

    「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的?」

    明明她當年跟陸風分開的時候,陸風還是健健康康的。

    「後來,陸家出了很多事情,我能活下來就已經很不錯了。」

    陸風的手指在自己的腿上摸了摸。

    他能夠在那場爭鬥之中活下來,並且擁有了現在的財富跟地位,已經是很好的事情了。

    何必再去奢求更多。

    楚明心有些痛心,伸手握住他放在腿上的手,開口道:「對不起,我那個時候不應該離開你的,我應該在你身邊的。」

    她並不在乎在不在陸風的身邊,只不過她很清楚,這樣跟陸風說出來的話。

    陸風一定會覺得很欣慰,也會跟她的距離縮近很多。

    果然,她的手指握住陸風的手指,陸風在微微僵了一下之後,便反客為主,握住了楚明心的手指。

    楚明心的手指被陸風抓住。

    看著陸風將她的手指牽起來,放在唇瓣上吻了吻,然後少女一樣,嬌羞的低下了頭。

    「這些年我都很恨你。」陸風的手指握著她的手指,說起這些年來一直念念不忘她的事情,心裏面就有些難受。

    連帶著攥著她手指的手都變得更緊了一些。

    而楚明心在聽著陸風說這話的時候,卻是微微抿了抿唇,然後道:「對,你是應該恨我的,都是我不好,我當年離開了你。」

    「你會覺得對不起我嗎?」

    陸風問她。

    楚明心馬上就變得愧疚激動起來:「我當然後悔,也愧疚那樣對你,可是當時,我懷著孩子,很想要把孩子給生下來,只有拿著那筆錢離開,才能夠養大我們的孩子,如果我不拿著錢離開,堅持想要留在你身邊的話,陸家不過放我,也不會放過你,更不會讓我把這個孩子給生下來的。」

    陸家本來就不是很待見陸風,所以,陸風跟楚明心結婚,也是很妨礙陸家的計劃的。

    陸家本來想要將陸風作為商業聯姻的對象,來拉攏一個富家千金的。

    如果跟楚明心遠走高飛了,那麼養陸風這麼多年,也就一點用處都沒有了。

    陸家算的周到長遠。

    而楚明心恰好可以利用這一點來為自己開脫。

    陸風摸著楚明心的手指,覺得她的手指已經不似當年那樣柔軟細膩了,而且,在她的手指上還有了薄薄的繭子。

    他微微垂了垂眼睛,才開口問她:「這些年,你吃了很多苦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