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九十一章 尋找機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九十一章 尋找機會字體大小: A+
     

    丁童感覺自己在床上昏迷了很久。

    久到好像一輩子都沒有辦法醒過來。

    終於睜開眼睛的時候,病房內的光亮的就像是要刺瞎了她的眼睛一樣。

    她抬手遮了遮自己的眼睛,皺著眉毛看周圍的人。

    周圍除了冰冷的牆壁桌椅之外,再也沒有別的東西。

    醫療儀器在旁邊運轉,丁童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腿。

    強烈的痛感讓全身的神經都被調動起來。

    她難過的呼出一口氣。

    心也瞬間就沉到了谷底。

    「都是真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

    她中彈受傷,元熙墜樓身亡。

    這不是夢,都是真的。

    她的眼淚因為元熙的死亡而忍不住從眼睛裡面流出來。

    很快,模糊了整張臉。

    沒有人發現她醒過來,但是卻有護士定時過來看她的情況,在半個小時之後,護士推門就發現丁童在艱難的掙扎著想要從床上坐起來。

    在看見她這樣之後,護士馬上就激動的過來扶她:「丁小姐?你醒過來了?」

    「嗯。」丁童應了一聲,然後轉頭看護士:「邵天澤呢?」

    這樣一問,護士就怔了一下。

    丁童也不管她發獃的表情,直接開口道:「把邵天澤叫來吧,我想他在等我醒過來。」

    如同她所猜想的一樣,邵天澤的確是在院長辦公室裡面等著她醒過來。

    除了等他醒過來之外,還特意提醒了院長:「我跟長樂所做過的事情,院長你心裏面也清楚,對不對?」

    院長聽邵天澤這句話,就知道他是在試探自己會不會出賣他,將他殺妻的事情告訴別人。

    嘆了口氣,開口表示:「天澤,那完全不用擔心這些事情,沒有人會逼我去說這件事,我也不會自尋死路。」

    宋雲佳是怎麼死的,院長的心裏面很清楚。

    知道太多的人,總是沒有好下場。

    但是,管住嘴巴卻能夠多活很長一段時間。

    院長心裏面明鏡一樣清楚。

    而邵天澤自愛聽見院長這麼表示之後,心情也變得好了許多。

    開口就道:「那就麻煩院長好好守住這件事了。」

    「放心吧,」院長嘆口氣,剛好這個時候護士打電話過來說丁童已經醒了,院長便開口對著邵天澤道,「丁小姐已經醒過來了,天澤你去看看吧。」

    邵天澤點點頭,這才跟顧長樂一塊兒從院長辦公室裡面出去。

    在出了院長辦公室之後,顧長樂就有些擔心的開口問邵天澤:「我們能夠相信他嗎?」

    「可以,且不說現在顧長歌已經魂飛魄散,就是顧長歌還在宋雲萱的身上附著,她如果一開始沒有打算讓院長指證我們,我們也就不用擔心他之後會自己跳出來指正我們。」

    這麼一說,顧長樂倒是覺得有道理。

    只不過,卻還是有些信不過院長,開口對著邵天澤道:「天澤,只有死人也不會出賣我們。」

    邵天澤明白顧長樂的意思,開口對著她道:「現在對院長動手我們才會遭殃,還是不要動手比較好,我怕有陷阱等著我們。」

    明明顧長歌活著的時候也知道院長知道很多事情,完全有理由讓院長來指證他們。

    可是,她卻沒有這麼做。

    這也就只有兩個猜測了,一個是院長手裡面有足以自保,不敢令顧長歌威脅他的東西。

    而另一個,就是顧長歌已經設好了局,等著他邵天澤跟顧長樂動手殺院長,然後自己跳到這個局裡面。

    所以,現在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夠輕易去結果院長。

    顧長樂看邵天澤這麼說,便道:「可以讓丁童代替我們來收拾他。」

    「丁童會先去收拾宋雲萱。」

    邵天澤這樣糾正,顧長樂便閉上了嘴巴:「既然你都已經有了打算,那我也就不多說了,你看著辦好了。」

    反正她說什麼邵天澤也不會聽,倒是不如索性不說了。

    讓邵天澤自己去看著辦好了,反正現在顧長歌魂飛魄散,他們也沒有什麼好怕的事情了。

    顧長樂跟邵天澤一塊兒去丁童的病房裡面。

    丁童看見邵天澤是跟顧長樂一塊兒過來的,就皺了皺眉毛。

    顧長樂也主動開口問候丁童:「丁小姐感覺怎麼樣?」

    「還是請顧小姐從我的病房裡面出去吧。」

    丁童一張口就是趕顧長樂出去。

    顧長樂的心裏面理所當然的很不服,皺著眉毛就問邵天澤:「天澤,我可是好心好意過來看丁小姐的,怎麼丁小姐出口就要趕我走?」

    「我們彼此利用的事情都心知肚明,邵先生又何必讓顧小姐來關心我這一趟,表示誠意呢?」

    聽見丁童說的這麼直白。

    邵天澤便轉頭對著丁童道:「你先出去吧,去外面隨便轉轉,有什麼事情我會喊你的。」

    顧長樂磨磨牙,看丁童的確很厭惡她,這才從房間裡面離開。

    顧長樂一走,丁童就道:「我要你幫我報仇。」

    「元熙的死已經查明白是宋雲萱做的了?」

    邵天澤開口問丁童。

    丁童冷笑:「其實查明白還是不查明白又有什麼意義?我家少爺的雙眼就是被宋雲萱給害的瞎掉的,就算是死,也跟她脫不了關係,我一定要殺她。」

    「宋雲萱早已經做好了應對,你沒有勝算的。」邵天澤勸丁童。

    卻心裏面很清楚,如今丁童心裏面恨得出血。

    就算是勸也絕對勸不住的。

    「我跟她同歸於盡也無妨,只要是你願意幫我就可以。」

    邵天澤思索了一下。

    丁童看著他:「你要考慮一下?」

    「這是很重要的事情,我當然要考慮一下。」

    「幫我把我家少爺的喪禮辦了。」

    「嗯?」

    明明丁童這是在求人辦事,但是說起來的時候,卻半點求人的意思都沒有。

    這樣說完了之後,丁童就又開口道:「辦一個體面的喪禮根本就浪費不了你多少精力,但是,如果你辦了之後,元家的一切就都給你。」

    「怎麼可以給我,我跟元家非親非故,怎麼都輪不到我的身上,要給也是應該給丁小姐才對。」

    「我會跟宋雲萱同歸於盡,你坐收漁翁之利就好了。」

    丁童對著邵天澤道。

    邵天澤聽見丁童這樣明說出了他的心思,忍不住就笑起來:「丁小姐不會不甘心嗎?自己拼了命守護的人賺來的家產,最後卻全部都落在了我一個外人的手裡面。」

    丁童眼睛眯了眯,看著窗外道:「少爺死了,所以,這些身外之物對我來說就跟廢紙一樣,根本沒有什麼用處。」

    邵天澤聽著丁童這樣說,才忍不住笑了:「我會厚葬元先生的,丁小姐如果能保住性命也請你盡量保住自己的命,元先生會心疼丁小姐的。」

    「不會的,他希望我早點幫他報仇,然後過去陪他。」

    丁童很快跟邵天澤談完,邵天澤從丁童的病房裡面出來。

    顧長樂並沒有離開。

    而是一直等在丁童的病房門口。

    看見邵天澤從病房裡面出來了。

    顧長樂才開口問丁童:「怎麼樣?丁童說了什麼?」

    「丁童讓我幫她報仇,幫他將元熙厚葬。」

    「你幫她能有什麼好處?」顧長樂還是以利益為重。

    邵天澤聽見顧長樂這麼說,就笑起來:「丁童已經恨透了宋雲萱,願意跟宋雲萱同歸於盡,而且她死了之後,答應我會把元熙的所有財產都轉移到我的名下。」

    這麼一說,顧長樂就笑起來:「那我們倒是可以去幫她。」

    「是,有了元熙的財產,也能夠幫邵氏度過危機。」

    顧長樂忍不住笑出來:「還以為丁童跟元熙以後會是我們最大的敵人,倒是想不到,這兩個短命鬼,變成了我們的幫手,而且還是犧牲自己來幫助我們的那種幫手。」

    顧長樂心裏面對得到元熙的財產期待至極。

    畢竟元熙曾經買下那枚鴿子蛋送給她,讓她的心裏面十分垂涎元家的財產。

    現在一聽能夠得到元熙留下的所有東西,她的心裏面就隱隱的開始期待起來。

    「元家不差錢,可以幫助我們邵氏度過危機,可是,那也要丁童能死掉才行,如果丁童死不了,我們不見得能夠繼承元熙的東西。」

    「丁童會死的。」

    邵天澤開口道:「她不死,怎麼能動的了宋雲萱。」

    顧長樂不明白邵天澤要怎麼幫丁童。

    便奇怪的問她:「宋雲萱現在在宋家不死不活的,卻把安保問題做的十分好,丁童去了一次就變成這個模樣,第二次要怎麼讓她去宋家接近宋雲萱?」

    「不用去宋家?」

    「不用去宋家?」

    顧長樂更不理解。

    邵天澤開口道:「宋雲萱不是跟陸風訂婚了嗎?結婚的日子就要到了。」

    「結婚的日子?」

    顧長樂還是不明白。

    邵天澤便耐心的給顧長樂開口解釋:「宋家現在已經沒有人可以繼承宋家的家業了,宋雲強在獄中,宋雲瑩已經嫁人,但是這個時候宋雲萱生了重病,陸風眼看著宋雲萱要病死,一定會加快動作將宋雲萱娶進門。」

    「這樣他就可以得到整個宋氏?」

    顧長樂眼睛一亮,明白過來了邵天澤的意思。

    「對,」邵天澤點頭,「就在最近這幾天,陸風一定會頻繁的出入宋家,然後要求宋雲萱跟他把婚禮給勉強辦了。」

    「宋雲萱會同意嗎?」

    「都已經病的半死不活,就是不同意,也會被陸風給按著辦完這個婚禮的。」邵天澤冷笑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