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八十八章 元熙之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八十八章 元熙之死字體大小: A+
     

    第七百八十八章元熙之死

    丁童覺得宋雲萱就像是一個鬼魅。

    永遠都不清楚這個鬼魅會在什麼時候去取走她身邊的人的性命。

    就像是當初元熙出事的時候,她明明沒有感覺到任何危險的氣息,但是,自己的少爺卻就這樣變成了失去雙眼,也無法好好說話的人。

    現在,宋雲萱讓她回去。

    她心裏面有強烈的預感,覺得少爺一定是除出了什麼事情。

    匆匆忙忙從宋家離開。

    剛到了元家附近,就看見元家的別墅裡面是亮如白晝的燈光撲灑在院子裡面。

    許多人圍在噴泉池不遠處的樓底下。

    而那棟樓,正是元熙的窗戶下面。

    她怔住腳步,在冬日的寒風裡面,就像是瞬間被凍住了雙腳一樣,覺得一步也沒有辦法挪動。

    有驚叫聲跟議論聲順著冬日的寒風從那個圍滿了人的地方傳過來,然後落在她的耳朵裡面。

    而她卻麻木的不想要聽進去任何一句話。

    眼前的場景似曾相識。

    她一步步的朝著那個人群聚集的地方走過去。

    有議論聲在人群裡面交頭接耳的傳出來。

    「好可憐啊……」

    「四樓啊,當場就死掉了。」

    「真是的,明明都已經變成了這個樣子,是怎麼墜樓的啊。」

    「哎呀,摔得屍體都變形了,好可怕啊。」

    丁童的眼淚從眼睛裡面流出來。

    睜大的眼睛,痴痴的,怔怔的,去往人群中間走。

    圍在屍體周圍的人看見丁童過來,一個個都生怕惹禍一樣,趕緊將自己的嘴巴給閉上。

    然後叫她:「丁小姐,您要節哀順變啊。」

    丁童皺著眉毛,不想要聽家裡面的這些傭人說這些根本沒有用的屁話。

    只是往那個血泊走去。

    元熙面朝上的跌在地面上,因為頭部先著地,四樓的高度讓他的腦殼都摔碎了一半,一張臉已經凹陷了半邊。

    看起來就像是恐怖電影裡面的畫面。

    她忽然覺得眼前的場景有些變化。

    她忽然就想到之前顧淼淼死的時候,也是跟現在差不多的場景。

    「是她做的……一定是她做的……」

    丁童跟瘋了一樣,低聲呢喃著。

    宋雲萱……一定是宋雲萱對少爺下手的,一定是宋雲萱拿走了少爺的命,是宋雲萱!!

    她沒有衝過去抱住元熙的屍體。

    而是馬上掉頭,就上車將車鑰匙一擰,然後將車子跟瘋了一樣,狂飆出去。

    元家的傭人都有些被嚇到。

    看到車子猛地提速從元家的大門裡面衝出去。

    不少人都低聲的猜測起來:「丁童小姐該不會是傷心過度瘋了吧?」

    「是啊,怎麼辦?現在元家就只有丁小姐可以管事了,如果連丁小姐也瘋了的話,那要怎麼辦啊?」

    這樣議論著,不少人都生出了離開元家的想法。

    然而,轉頭看看元熙的屍體,卻都覺得可憐的不行。

    「我們少爺明明已經變成了元家的驕傲啊,怎麼會忽然就想不開從樓上自己跳下來了呢?」

    「或許是因為自己已經殘疾,不想要連累丁童小姐嫁給他,然後拖累丁童小姐一輩子吧?」

    家裡面的傭人都紛紛猜測起來。

    然而誰也不會知道,元熙是怎麼從樓上跳下來的。

    又在死之前,想了一些什麼,見到了一些什麼。

    這些,都已經隨著元熙的死亡,而徹底的被埋葬了。

    就算是丁童,也不會知道元熙在死之前究竟是看見了什麼。

    丁童只是將車子瘋狂的開出去,然後加速往宋雲萱的家裡面沖。

    恨不得一路將車子開到宋雲萱的面前,然後將輪胎攆在宋雲萱的腦袋上面,將宋雲萱給碾的的粉身碎骨。

    沒有人知道她現在有多恨宋雲萱。

    多麼想要立刻就跟宋雲萱做一個了結。

    宋雲萱在宋家等著丁童。

    梅七找人探聽了元家那邊的消息,及時報告給宋雲萱:「丁童在看見元熙的屍體之後,就跟瘋了一樣,馬上掉頭開車來我們宋家的方向了。」

    宋雲萱聽梅七這麼說,就笑了一下,開口道:「丁童這是過來找我報仇了呢。」

    「這件事跟宋小姐並沒有什麼關係,丁童不應該把這件事怪罪到宋小姐的頭上來。」

    「不過,我們之間的血海深仇已經夠多了,不管這件事到底是不是我做的,都不差這一樁。」

    如果丁童想要過來找她算賬的護啊,那就過來好了。

    宋雲萱唇角勾了一下,等著丁童過來。

    梅七看見宋雲萱唇角的笑容,有些擔心的開口:「宋總,如果丁童這次過來……」

    「我們之前對她太寬容了,如果她這次過來,那就把她給留下好了。」

    這麼一說,梅七馬上就點頭:「我知道了,宋總。」

    丁童是一個禍害,不管是之前在國外,還是之後在雲城。

    只要是丁童還活著,就會有隱患存在。

    對於這樣的禍根,就應該在第一時間將她給連根拔除。

    「不過,現在把她留下的話,她可能會想要跟我同歸於盡。」宋雲萱微笑著看梅七。

    梅七開口道:「宋宋總儘管放心,丁童的命現在不值錢,可是宋總的命卻不一樣,我們會保護好宋總的。」

    「那好,我就回房間去了。」

    反正陸風已經回去。

    丁童那邊過來找她報仇,她倒是願意奉陪。

    只不過,現在的時間也真的是太晚了,她倒是想要讓元熙死掉的痛苦先好好的去煎熬一下丁童的心,然後明天早上再過來看看丁童變成了什麼樣子。

    宋雲萱冷笑了一下,便從客廳離開,回到自己的房間裡面去。

    元熙去世的事情很快就傳播開來。

    因為元家的動態一直都被邵家跟港城的洛家臧家給嚴密的監控著。

    所以這次元熙一死,港城跟邵家這邊很快就得到了消息。

    邵天澤皺著眉頭,不顧顧長樂那邊的幸災樂禍,開口道:「這下不好了。」

    「有什麼不好的?」顧長樂開口道,「元熙一死,丁童這個殺人狂魔可就更加恨宋雲萱了,對付宋雲萱也肯定會更加恨的,我們就直管是按兵不動,看丁童去跟宋雲萱拼個魚死網破好了。」

    她是打定了主意做壁上觀。

    但是邵天澤卻不一樣,邵天澤開口就道:「現在丁童一定因為元熙的死而徹底的失去了理智,這對丁童來說不是一件好事。」

    「她以後不會有什麼好事了,連元熙都已經死了,她活著的意義已經沒有了。」

    聽著顧長樂這麼說,邵天澤略微有些詫異。

    「為什麼會這麼說?」

    邵天澤開口問顧長樂。

    顧長樂笑著回答道:「不是你說的嗎?」

    「我說什麼了?」

    「你說丁童對待元熙是真愛,如果是真愛的話,一定會把元熙的命看的比她自己的命都更加重要的,現在元熙一死,她自己也不想活了,所以才會衝去跟宋雲萱拚命。」

    說完這句話,顧長樂就不懷好意的笑了一下,道:「希望這一次丁童能夠殺宋雲萱一個措手不及,然後讓宋雲萱就徹底的病死在這個地方好了。」

    這麼一說,邵天澤的眉毛也抬了抬,當然,他跟顧長樂的想法是一個樣子的。

    他也希望宋雲萱能夠被丁童給徹底除掉。

    可是,這基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元熙死的不是很蹊蹺嗎?」

    這麼一說,顧長樂就皺起眉毛來:「你是說,是宋雲萱派人乾的?」

    「這樣懷疑也沒錯。」

    這麼一說,顧長樂那邊就開口道:「不可能,這件事情絕對不是宋雲萱做的。」

    「你怎麼這麼肯定?」

    邵天澤問顧長樂。

    顧長樂就開口道:「你之前也不是沒有聽傳消息過來的那個人說過,他說了,是元熙自己從四樓上面跳下來的。」

    「當初你們也說淼淼是這麼從樓上跳下來的。」

    「那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宋雲萱不過就是在報復而已,她是顧長歌,她知道怎麼樣報復對方才能夠嘗到跟她一樣難過的感覺,當初害死淼淼的幕後指使有丁童,現在就是讓丁童嘗一嘗這個感覺。」

    「但是……」聽著邵天澤這麼說,顧長樂的眼睛就眯了眯,有些懷疑。

    她的後半句話沒有說出來。

    於是邵天澤便替她給說了出來:「你是想說,當初下手的是你,你卻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對嗎?」

    顧長樂抿直了唇瓣不說話,算是默認了邵天澤的這個說法。

    「顧長歌重新活過來的話,我們一個都跑不了。」

    不,應該說,他們全部加起來也不是顧長歌的對手。

    但是,現在顧長歌已經被那個驅鬼的道士給打的魂飛魄散了。

    所以,就算是害死了元熙,也應該是之前顧長歌還活著的時候所制定的計劃。

    那邊顧長樂也想到了這一層,安慰邵天澤道:「不管顧長歌是想要怎麼報復我們,她現在都已經魂飛魄散了,我們完全沒有再擔心顧長歌的必要了。」

    「還好顧長歌魂飛魄散了,不然下一個就輪到我們了。」

    「我最重要的人是你,她要是按照這個法子來做的話,一定會傷害你的。」

    沒錯,是她顧長樂殺了顧淼淼。

    可是,如果顧長歌要報仇,按照殺了元熙留著丁童的方式來看。

    到時候真的報復起來,也是去傷害邵天澤。

    還好,不傷害她顧長樂。

    顧長樂在心裏面暗暗慶幸。

    卻沒有發現,她對邵天澤的感情已經被對死亡的恐懼而徹底的壓了下去。

    曾經對邵天澤的愛,也已經不復存在。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