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七十九章 下場悲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七十九章 下場悲慘字體大小: A+
     

    第七百七十九章下場悲慘

    丁童這樣的人,現在被宋雲萱弄成了這個樣子,怎麼會輕而易舉的就罷手。

    邵天澤聽著顧長樂所說的話,開口道:「她一定會找宋雲萱報仇的。」

    「憑她?」

    顧長樂有些瞧不起丁童。

    然而,一正是因為顧長樂這句話。

    邵天澤才開口:「不要瞧不起丁童,現在有她跟宋雲萱斗,省了我們不少的力氣。」

    顧長樂淡淡道:「雖然你覺得她現在還有用處,但是,元熙都變成了這樣,她這個慫恿我的罪魁禍首又能夠好到哪裡去?」

    「至少宋雲萱現在還沒有對她下手。」

    邵天澤開口。

    顧長樂緩緩道:「現在不對她下手,不代表以後不對她下手。」

    「好了,這些事情你就都不要管了,我自己處理就可以了。」

    邵天澤不想要跟顧長樂繼續說下去。

    顧長樂抿了抿唇,道:「那邵氏的事情你怎麼處理?」

    「這段時間我沒有空,你先著手處理吧。」

    聽見邵天澤這麼說,顧長樂笑了一下:「那你可要快點回來,我對這些事情都不熟悉,很可能給你搞砸。」

    話雖然是這樣說,但是顧長樂卻還是眯了眯眼睛,唇角上勾,露出來一個笑容。

    她哪裡是覺得麻煩,怕搞砸了事情呢?

    她老早以前就想要著手去碰邵氏的事情,只不過那個時候邵天澤一直攔著她。

    現在好了,邵天澤已經不會攔著她了。

    她有的是機會跟時間去管理邵氏。

    邵天澤這邊還有丁童的事情要留心。

    所以跟顧長樂的電話也沒有通太久,便把電話給收線掛斷了。

    丁童讓手下的人在最快的時間之內辦理了回雲城的機票跟相關手續。

    並且包下了一整架的飛機,唯恐再有什麼人對他們動手腳。

    邵天澤為了安全,而跟丁童分別乘坐了不同航班的飛機。

    丁童一眼就看出邵天澤的意圖,在上飛機之前,還諷刺一般問他:「你是怕宋雲萱處理我的時候連帶著將你一塊兒搭上去?」

    「宋雲萱對元先生已經下了毒手,我們兩個還是不要被一鍋端了才好,不然連個留下報仇的機會都沒有。」

    「好吧,祝你好運。」

    丁童也不差邵天澤的陪伴。

    所以說完之後就帶著元熙上了飛機。

    元熙的座位就在她的旁邊,元熙的神情一直都很恐慌。

    丁童一路上都抱著元熙,用自己的體溫溫暖著他,想要讓他變得平靜下來。

    然而,只要是有一點動靜,元熙的身體就會忍不住的發抖。

    丁童抱著元熙,幾番看著元熙的情緒起伏巨大,而恨得咬牙切齒。

    如果早些下手就好了。

    當初的時候,就應該直接沖宋雲萱下手。

    如果直接沖宋雲萱下手,如今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幅樣子,白白讓少爺受到這樣的傷害。

    丁童抱著懷裡面瑟瑟發抖的元熙,安慰道:「少爺不要害怕,我已經在你身邊了,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我都會保護你的。」

    元熙聽見丁童的聲音,身體問問減輕了顫抖。

    但是臉上的表情還是十分的不安,被白色繃帶層層包裹住的雙眼,也有些更疼起來。

    眼球破裂。

    這麼多麼可怕的事情,他一開始道雲城來,打算大展拳腳的時候,何曾想過,有朝一日自己竟然會淪落到這樣的地步?

    怎麼會落到宋雲萱的手裡面?

    本以為顧淼淼的死可以重逢的額打擊到宋雲萱。

    卻不料,越是深重的打擊,就越發的讓宋雲萱變得毒辣起來。

    居然主意打在顧奕的身上,用這樣簡單的一計,就把人給擄了去,然後害成了如今這幅模樣。

    丁童暗暗咬牙。

    而懷著僅有的意識,元熙也忍不住開始後悔起當初來到雲城的這個打算。

    雲城風雲暗涌,他的確是不應該過來的。

    想著當初做下的錯誤決定,元熙伸手,緊緊抓住丁童的衣袖,開口含含糊糊的喊她:「童……」

    丁童聽清楚這個字,連忙問元熙,少爺,怎麼了?

    元熙的手指發抖的緊緊抓著她:「離開……」

    「離開了?」丁童以為他是想要從泰國離開,才會說這樣的話,便連忙跟他解釋,「我們已經從泰國離開了,少爺,以後不會有人再傷害你了,我們現在就回雲城。」

    回雲城去找宋雲萱算賬。

    回雲城去給少爺報仇。

    丁童這樣想,卻是完全理解錯了元熙的意思。

    元熙想要讓她帶著自己離開雲城這個風雲暗涌的地方。

    然而丁童卻仍舊想著能夠回去報仇。

    元熙再次艱難而又含糊的發生:「離開……」

    「我們已經離開了。」

    「雲城……」

    「我們就回去,回去之後我就去找宋雲萱算賬,一定幫少爺討回一個公道,讓那個賤人血債血償。」

    「不是……不是……」

    元熙想要解釋。

    但是喉嚨卻如同吞下了一把不滿利刺的荊棘一樣,無論如何努力,都沒有辦法完完整整的將全部給說出來。

    丁童看元熙一直很激動的想要跟自己說什麼,便開口勸他:「少爺,您好好休息,一覺醒過來之後,我們就回雲城了,到了那個時候,宋雲萱就沒有辦法拿你怎麼樣了。」

    聽著丁童的話,元熙越發著急起來。

    雲城本來就是宋雲萱的地盤,現在從泰國往雲城去,不是剛脫了狼口就又入了虎口嗎?

    怎麼能夠這麼糊塗的回去跟宋雲萱硬碰硬呢?

    這個時候,應該先去想方設法的問出宋雲萱的把柄,然後在找個安全的地方養傷,之後再去想報仇的事情。

    怎麼丁童就這麼著急?

    元熙用手拽著丁童的衣服,努力的想要表達自己不想回去的心情。

    然而他的情緒實在是太過激動。

    丁童看見他這幅樣子,總以為是他想起了之前受苦的不堪記憶。

    有些難過的親了親他的額頭,便道:「少爺您要不要吃藥睡一覺?」

    「不……不……」

    元熙拒絕。

    丁童卻並不去聽他的意見。

    讓人將葯拿過來,就自己喝水含著藥片,然後吻上元熙的唇瓣,將藥片跟水都一塊兒餵給了元熙。

    元熙就算是想要吐出來,也被丁童被堵住了嘴巴。

    無奈之下,只能夠將藥片都咽下去。

    然而咽下去之後,藥效卻很快就發作。

    他開始覺得睏倦,覺得無力。

    整個人最後都迷迷糊糊的失去了意識。

    看著他安靜下去,丁童才嘆了口氣。

    旁邊的手下看見元熙這個樣子,便開口對著丁童道:「少爺他好像不想要吃藥。」

    丁童抿唇:「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就算是少爺不想吃,那也要把葯都給吃下去。」

    「少爺好像也不願意回雲城,丁小姐。」

    聽見對方這麼說。

    丁童的眼睛馬上就按下去,看著手下道:「宋雲萱把少爺害成這個樣子,難道我就這麼算了嗎?」

    「可是這……有些違背少爺的意思了。」

    「一直以來我都是聽他的話,那是因為他所做下的決定都是對的,而且也一直都是對他有好處的,所以我才會事事都按照他所說的去做,但是這一次不一樣,這一次,我不能再聽他的了。」

    丁童看著睡著的元熙,輕輕用手撫摸了一下元熙的頭髮,眼神憤恨的開口:「宋雲萱把少爺害成這個樣子,這個仇我是一定要報的,我要讓她後悔這樣做。」

    丁童的聲音狠毒無情。

    如同一柄沾滿了劇毒的利刃。

    然而,此時在宋家書房裡面的宋雲萱,也好像是感應到了丁童心中的憤恨一樣,將手裡面的鋼筆往旁邊放了放。

    然後開口去看旁邊的梅七。

    梅七正在打瞌睡。

    宋雲萱開口道:「梅助理,你如果累了就回去休息吧,不用守著我,我這邊沒有別的事情。」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梅七完全沒有起身離開的意思。

    而是在被宋雲萱的說話聲吵醒了之後,閉著眼睛開口道:「我還是在這裡守著宋總比較好。」

    「我沒什麼事。」

    「怎麼會沒事?」

    梅七開口提醒她,「別忘了,丁童之前是做什麼的。」

    「就算之前她犯了不少人命案子,要想回到雲城進入我宋家也是要掂量一下的。」

    「她以及帶著元熙在回來的飛機上了,而且邵天澤為了保證自己的安全,沒有跟她們同坐一個航班的飛機。」

    「那麼邵天澤還真是多慮了,我又沒有打算在他們回城的飛機上面做什麼手腳。」

    丁童想要回雲城,那麼她就等著丁童回來。

    並不會在丁童回來的飛機上面做什麼手機,邵天澤也餓不用這麼怕死。

    因為,丁童回來了之後,自然有她好看的。

    現在元熙的下場有點慘。

    她頂同業不會好太多的。

    說不定,還會比元熙的下場更慘。

    她不怕她回雲城來找她宋雲萱報仇。

    她怕的是就這樣嚇到了丁童,讓丁童不敢回雲城了。

    想到丁童跟元熙所乘坐的那架飛機在幾個小時后就會落在雲城的地面上,宋雲萱就忍不住勾起了唇角:「我等著他們回來。」

    她等著丁童回來。

    等著她回來之後,接受她那滿腔怒火的報復。

    她倒是要看看,她的仇她的恨,在面對她的喪女之痛的時候,會有幾分的勝算。

    她現在痛苦難過,有沒有想過被她害死的淼淼?

    在淼淼死掉的時候,她宋雲萱跟顧奕,都是這樣難過的如同心都碎了一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