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七十三章 送往泰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七十三章 送往泰國字體大小: A+
     

    第七百七十三章送往泰國

    丁童查不到任何元熙在港城的事情。

    儘管是發動了自己手底下所有的人力去找,可是整整一天,都沒有線索。

    在凌晨,她已經有些崩潰。

    瘋狂的去撥打宋雲萱的電話,手機,公司座機,甚至是宋家家宅之內的電話。

    更甚,還把電話撥到了宋雲瑩那邊。

    宋雲瑩對這一切都一無所知,當然不會提供給丁童什麼有用的線索。

    丁童在從宋雲瑩那邊打探不到任何消息之後,便轉頭給顧長樂撥了電話過去。

    顧長樂正在做除掉顧奕之後的春秋大夢,卻沒想到,半夜就被丁童的電話給吵醒了。

    心情很差的開口問丁童:「發生什麼事情了?」

    「發生什麼事情?」丁童語氣惡劣,「你明知道這就是一個圈套,還拿我們少爺來試水,是不是?!」

    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顧長樂覺得這大概就是背黑鍋的滋味了。

    聽著丁童口不擇言的給她扣罪名,睡意也一下就全都醒了過來,皺著眉毛問丁童:「丁小姐,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丁童大聲道:「我們少爺被綁走了!」

    「你家少爺?」顧長樂反應了一下,才警覺起來,「元熙元先生?!」

    「是。」

    「被誰綁走了?」

    她追問。

    丁童惡狠狠道:「還能有誰,當然你姐姐留下的那個孽種!」

    「你是說顧奕綁走了元熙?」

    顧長樂心裏面一沉,但是隨即就開口道:「顧奕現在全都在我跟天澤掌控裡面,怎麼可能會綁走元先生呢?而且,我跟天澤對元先生是自己人這件事也告知了所有的手下,不可能發生這種誤會的。」

    「宋雲萱呢?是不是你們的人裡面混進了宋雲萱的人。」

    「這……」

    顧長樂說不出話來。

    這當然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小奕呢?」顧長樂並不關係元熙現在是死是活,她現在只關心顧奕是死是活。

    而且由衷的盼望著,顧奕最好是已經死了。

    丁童聽見顧長樂問這個,就開口道:「如果是宋雲萱做的,你覺得顧奕會死?」

    顧長樂眼睛惡毒的眯了一下。

    「你現在趕緊通知邵天澤這件事,讓邵天澤幫我一起找人。」

    顧長樂不緊不慢的開口:「我會幫你通知天澤的,只不過下次再發生這種事情的時候,我不希望丁小姐你在什麼都沒有搞清楚的情況下,就隨便甩鍋給我們邵家,我們邵家怎麼樣,也不會對著自己的合作夥伴下手的。」

    「誰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呢?」

    丁童並不是很信任顧長樂。

    顧長樂也覺得沒有話跟丁童繼續說下去。

    便把電話給掛了,直接給身在雲城的邵天澤將電話撥過去。

    邵天澤也因為心事重重,未能睡下,在接到顧長樂的電話之後,便以為顧長樂已經得手了。

    心裏面有些發沉:「怎麼了?」

    「元熙跟小奕一塊兒被帶走了。」

    他沒有想到顧長樂竟然會告訴他這樣一個消息,瞬間就皺緊了眉毛:「怎麼回事?元熙怎麼會跟你在一起?」

    顧長樂之前跟元熙一起赴港的事情並沒有提前通知邵天澤。

    所以知道現在出事,邵天澤才知道元熙丁童是跟她一塊兒去了港城。

    顧長樂既然已經說漏了嘴,也就只好把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跟邵天澤說清楚了。

    「之前元熙跟丁童找上我,說要問顧奕一些事情,我想著反正這次去了港城之後,小奕也不會有機會再出現了,就做了一個順水人情,將元熙跟丁童一塊兒叫來見小奕。」

    聽著顧長樂這麼說,邵天澤就懷疑起來:「問顧奕一些事情?」

    「是。」

    「什麼事情?」

    「還能有什麼事情,這孩子知道的也不多,咱們之間的秘密,他頂多也就是知道顧長歌是我們兩個殺的而已,這事兒也沒有什麼價值了,元熙跟丁童早就已經在知道了,問也問不出什麼來的。」

    邵天澤思索了一下,才開口道:「他們是要問顧長歌的事情。」

    「顧長歌?」顧長樂腦子還沒有立刻轉換過來,不解的開口道,「問她做什麼?」

    「當然是對付宋雲萱。」

    顧長樂有點幸災樂禍:「還對付宋雲萱,現在元熙自身都難保了。」

    邵天澤聽著顧長樂著輕鬆看戲的語氣,開口問她:「你好像一點都不擔心。」

    「我幹什麼要擔心啊,元熙跟宋雲萱斗個兩敗俱傷,我們豈不是漁翁得利。」

    聽見顧長樂這麼算的過來,邵天澤忍不住笑了:「你變了。」

    「我一直都是這個樣子的。」

    顧長樂微笑著開口。

    「你忘了一件事,長樂。」

    「什麼事?」

    「顧奕現在被帶走了之後,就再也不會回到我們的手裡來了。」

    如果,這一切真的是宋雲萱做的。

    那麼顧奕以後會留在宋雲萱那裡。

    如果元熙之前說跟他說的宋雲萱跟顧長歌之間的事情也是真的,那麼,顧奕就不會再有任何危險。

    而他們兩個就算是伸長了手,也沒有辦法再碰到顧奕一分一毫。

    「不會回來就不會回來,只要宋雲萱死了,我害怕那個小孩子翻了天不成?」

    顧長樂臉掩飾都已經不再掩飾,直接就將自己的想法給說了出來。

    那邊邵天澤聽見顧長樂所說的這些話,開口沉沉問道:「所以說,淼淼的確是你下手的吧。」

    顧長樂猶豫了一下,想著現在事情已經過去了。

    邵天澤也默允她可以沖著顧奕下手了,想必是想清楚了這一切,便開口應道:「是我下手的。」

    邵天澤沒有說話。

    顧長樂還是有點擔心:「你會是還在怪我吧?」

    邵天澤依舊沒有說話。

    顧長樂道:「這也是為了你著想,那兩個孩子長大之後知道了真相,一定不會放過我們的。」

    「我知道了。」

    邵天澤直接把通話給掐斷了。

    顧長樂的心裏面有種很強烈的不安。

    覺得這種不安會直接影響到她跟邵天澤之間的關係。

    可是,現在邵天澤已經無兒無女,除了她顧長樂還在他的身邊陪著他支持他之外,又還有什麼人會留在他的身邊跟他一起面對這些事情呢。

    他已經別無選擇。

    就算是後悔,就算是恨她。

    也不會捨得對她下手。

    她有這個自信,所以並不怕把這個真相告訴邵天澤。

    ……

    元熙被從車上蒙住眼睛打暈。

    然後昏迷了整整六個小時。

    這六個小時裡面他迷迷糊糊,感覺自己一直在移動,但是到底身在哪裡,卻是不清楚的。

    他扶著腦袋醒過來的時候,身邊已經沒了顧奕的身影。

    而旁邊空蕩蕩的飛機座位,跟空氣裡面瀰漫的危險感覺卻讓他本能的繃緊了神經。

    她皺著眉毛直起身子,然後左右搖頭去看。

    除了看見兩個穿著黑色衣服的美國人之外,別的就再也沒有什麼了。

    「顧奕呢?」

    有人冷笑了一聲。

    是一個很年輕的女聲。

    從某個座位上傳過來的,因為個頭不高,所以沒能夠看見她在座位中間坐著。

    「都已經落到現在這步田地了,居然還能夠想著顧長歌的兒子,也是難得。」

    對方用了顧長歌的兒子這個稱呼來稱顧奕。

    顯然是看出了他想要從顧奕的口中套出什麼話來。

    「你是誰?」

    元熙想要從座位上站起來。

    然後一起身,就發現右手腕被金屬勒的一陣疼。

    低頭一看,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手腕上面竟然戴上了一副手銬。

    那手銬一端是牢牢鎖在飛機座位的把手上面的,而另一端,則是卡在他的手腕上面。

    「宋雲萱你給我出來!」

    看見自己的手腕被牢牢銬住。

    元熙也不在做別的懷疑,直接就認定了是宋雲萱乾的。

    然而他這樣一喊,卻讓剛剛那個嬌笑的女聲扯了扯嘴角,然後站了起來:「怎麼就那麼確定是宋雲萱乾的呢?」

    她一站起來說話,元熙就看見了她的模樣。

    眉毛擰了幾下,才鎖著眉頭問她:「你是臧靈兒?」

    「喔唷,你居然還記得我。」臧靈兒笑著走到他的身邊,手指扶著他坐著的座位,看他為了將手從手銬裡面抽出來,而卡紅了的右手腕,就開口道:「還是省省力氣吧,你逃不掉的,現在可是在去泰國的飛機上面,就算是你從把手銬解開,那你還能從飛機上跳下去逃走不成?」

    說到這裡,臧靈兒好想睡想起了什麼一樣,開口道:「對了,這架飛機上面,沒有預備降落傘。」

    這句話一說出來,也完全就斬斷了元熙豁出命跳機的可能性。

    「你們到底想要做什麼?」

    元熙咬著牙問臧靈兒。

    臧靈兒皺了皺眉毛,笑他:「我們?你不是應該只對著我叫罵嗎?」

    「沒有宋雲萱在背後指使,你幹嘛要橫插一腳?」

    元熙的腦子倒是很明白其中關係。

    臧靈兒看他將背後的利益連接看的這麼清楚,就嘖嘖搖頭,嘆息道:「難為你把事情看的這樣清楚透徹,可惜,卻是要早死了。」

    元熙的眉毛緊緊皺著:「宋雲萱要殺我?」

    「宋雲萱沒有要殺你,不過,白水龍王跟玄水龍王以及東南亞的泰國勢力是不是要殺你,我就不太清楚了。」

    臧靈兒笑嘻嘻的看著他。

    元熙一聽見臧靈兒說的這些話,臉色就變得發白起來。

    他不怕宋雲萱,但是怕綁架白水龍王的事情被東南亞這一帶的泰國勢力知道。

    如果被知道了,他一定不會有好下場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