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七十二章 你著急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七十二章 你著急嗎?字體大小: A+
     

    第七百七十二章你著急嗎?

    「只要我告訴你?你就可以幫我妹妹報仇?」

    顧奕的眼睛含著淚,看著元熙。

    元熙的唇角有自信的弧度:「對。」

    「真的?」

    顧奕悲痛之餘,卻還是攥緊了拳頭,竭力的保持著僅存的那一點理智,來分辨跟懷疑元熙所說的話。

    「小少爺,就算是你不相信我,你現在還有選擇的餘地嗎?」元熙毫不留情的開口提醒道,「你父親邵天澤是絕對不會幫你妹妹報仇的。」

    顧奕抿了抿唇,心裏面恨得幾乎要滴血。

    是,他當然很清楚這一點。

    因為就算是元熙不告訴他害死淼淼的人是誰,他的心裏面也已經能夠猜個差不多。

    是顧長樂。

    顧長樂打從一開始的時候就對他們兄妹兩人起了殺心,只不過,家裡面有各種關係阻攔著,才導致顧長樂一直沒有能夠得逞。

    現在他跟邵雪先後來到了港城。

    唯獨留下了淼淼在雲城,剛好就給了顧長樂可乘之機。

    只要是邵天澤那邊再有了默允的意思,那麼顧長樂就可以毫不猶豫的去沖著淼淼下手。

    想著這些,顧奕就咬牙:「你先告訴我,是誰害死了我妹妹?」

    「顧長樂,」元熙也沒有賣關子的意思,直接就開口道,「顧長樂將你妹妹從十幾層高的病房樓上推了下來,你妹妹當場死亡,而且屍體的照片我也已經給你看過了,很慘的。」

    顧奕吸了口氣:「你能幫我殺了顧長樂?」

    「可以,只要你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都告訴我。」

    顧奕的腦子雖然還沉浸在妹妹去世的悲痛之中,但是該思考的問題卻一個都沒有漏掉。

    他開口:「平時我見什麼人,雲城那邊都會馬上知道,甚至是加以阻止,你現在過來見我,是在我父親的默許之內嗎?」

    元熙沒有想到這個孩子會問出這麼尖銳的問題,微微笑了一下,才道:「你覺得呢?」

    「顧長樂也知道吧?」

    元熙只笑不語。

    他承認,這個孩子的確是非常聰明。

    幾乎把眼前的現狀都給看了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可是,就算是這個樣子又怎麼樣?

    他已經死到臨頭了,唯一還存在的價值,就是知道的她母親顧長歌的事情。

    「既然是這樣,我應該也活不久了吧?」

    元熙臉上的笑容有些狡詐起來:「難得,小少爺居然還能在這個時候分析得到自己的處境。」

    「既然我都已經死到臨頭了,那我為什麼還要相信你跟顧長樂不是一夥的,還要相信你會給我的妹妹報仇?」

    「如果你告訴我我想要知道的東西,說不定我能夠救你一命呢?」

    元熙開口沖著顧奕道。

    顧奕的眼睛微微垂了一下,才開口道:「你覺得,我活著,跟給我妹妹報仇,哪一個更重要一點?」

    「那要看你怕不怕死,跟相不相信我。」

    「我可以死,但是你一定會幫我妹妹報仇嗎?」

    元熙微笑:「會的。」

    他當然會,因為他的野心打從一開始就是吞下整個邵家。

    而在吞併下了整個邵家之後,邵家殘存的那些人,自然也是斬草除根比較好。

    而且,還能順便將元氣大傷的宋家也收到自己的手裡面,簡直是一個最完美不過的計劃。

    「那你想要問我什麼?」

    「我想問……」元熙微微笑了一下,「宋雲萱跟你母親像嗎?」

    顧奕在聽見這句話之後,微微思索了一下:「這種事情,你問我,倒是不如去問宋雲萱本人。」

    故意這句話說的突兀。

    元熙微微皺了皺眉。

    隱約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兒。

    可是,剛察覺到不對勁兒,還沒有來得及做什麼反應。

    坐在前面的保鏢,忽然就把槍往他的腦袋上面一頂:「小少爺說的沒有錯,你可以親自去問我們宋總,宋總在等著你。」

    元熙忽然被槍口給頂住了腦袋,眼睛眯了眯,開口問道:「這是宋雲萱的圈套?」

    保鏢沒有說話。

    他的視線就放在了顧奕的身上。

    顧奕看到不看他,直接將視線轉到了窗外,眼睛裡面的淚水還未乾。

    而手指也緊緊的攥成了拳頭。

    看這個模樣,他是逃過了一劫。

    可是淼淼,卻永遠都不會再喊著他哥哥,然後出現在他的面前了。

    ……

    丁童原本是等候在顧奕家的客廳裡面的。

    她想著等元熙問清楚了之後,便跟元熙一起回家。

    可是,喝了兩盞茶,還沒有等到元熙回來,倒是先等來了手下人打過來的電話。

    那邊的聲音略微帶上了幾分惶恐:「丁小姐,丁小姐不好了!」

    丁童聽見手下那慌慌張張的聲音,就覺得心煩的不行,開口問他:「到底怎麼了?」

    「不見了……找不到了……」

    丁童聽見那邊話都說不清楚,心裏面就更煩了幾分:「什麼找不到了?」

    被問了這麼一句之後,那邊的手下才道:「少爺的車子,少爺坐著的車子,跟丟了。」

    「跟丟了?」

    丁童的眉毛立刻就皺緊了:「你是說,顧奕的車子你們跟丟了?」

    她每次做事都是異常謹慎小心的。

    特別是在跟元熙有關的事情。

    元熙在上顧奕的車子的時候,她就有些擔心。

    所以在車子離開之後,馬上就安排了人去跟蹤顧奕的車子。

    可是,現在居然跟丟了。

    「怎麼跟丟的?」

    「出了東郊鬧市區之後,車子就消失了。」

    「憑空消失?」

    「不是,出現了一輛跟顧奕的車子一模一樣的賓利轎車,我們以為是顧家小少爺的車子,所以就跟了上去,可是剛剛裡面的人出來了,我們才發現跟錯了。」

    這麼一說,丁童就皺著眉毛罵了起來:「飯桶!你們這群飯桶!我養你們這些廢物到底有什麼用處,讓你們跟個人都能給我跟丟掉!」

    那邊的人聽見丁童發火,也不敢多說什麼。

    丁童心裏面著急又擔心。

    想到宋雲萱的身份,更是雙手就覺得血液在加速的流動。

    邵天澤跟顧長樂已經打算除掉顧奕,如果在這個時候顧奕的車子丟了,多半就是宋雲萱為了保護顧奕,而把顧奕給帶走了。

    而自己的少爺也跟著一塊兒不見了。

    是巧合或者是順帶的還算好說。

    她可以先低頭騙宋雲萱把人給放了。

    可是,如果不是順帶著把元熙給帶走的,而是本來計劃之中就有這一環,那就麻煩了。

    她眯著眼睛,手指也忍不住握緊了。

    電話那邊的手下還在問她:「丁小姐,現在怎麼辦?」

    「怎麼辦?現在你們就知道問我怎麼辦?難道不能自己想想辦法嗎?」

    手下的人支支吾吾的不敢亂說話。

    丁童擰著眉毛道:「宋雲萱現在在哪兒?去查宋雲萱現在是不是在雲城!」

    手下聽了丁童的話,連忙去查宋雲萱現在所在的地方。

    頂通過也有種很危險的感覺。

    就在那邊查宋雲萱的蹤跡查的焦頭爛額的時候。

    她的手機上居然又一條簡訊發了過來。

    上面很簡單的寫了三個字:「著急嗎?」

    著急嗎?在失去了自己喜歡的人之後?你覺得著急嗎?丁童?

    宋雲萱看著手機上面發出去的這三個字,眯了眯眼睛。

    她真想要現在就看一看丁童那副擔心的要死的模樣。

    她從飛機上下來。

    看著外面港城的天空,停下腳步,沒有馬上離開。

    旁邊的梅七看她沒有馬上離開,開口道:「宋總,元熙被放在哪裡比較好?」

    「一塊兒送去泰國。」

    宋雲萱開口道。

    「送去泰國?」

    梅七有些不解宋雲萱的意思。

    「元熙對白水龍王下手的事情還不是很多人知道,白水龍王跟玄水龍王都是對我而言非常重要的人,現在白水龍王是間接的因為我才變成這個樣子的,既然元熙已經落到了我們的手裡面,那就把他送去泰國,讓該收拾他的人來收拾。」

    「那丁童這邊……」

    「丁童……」宋雲萱笑了一下,「她應該很著急,不過沒有關係,先讓她著急著吧,反正她跟他的少爺還會見面的。」

    宋雲萱將手機關機,然後跟梅七一塊兒去見顧奕。

    而丁童那邊在慎重的思考過之後,還是打算把電話給宋雲萱撥過去。

    她幾乎可以肯定,這件事就是宋雲萱做的。

    只要將電話給宋雲萱撥過去,試探一下宋雲萱的態度,那麼這件事就好辦了許多。

    她腦子轉動的快,撥了宋雲萱的手機號之後,便滿心忐忑的等著宋雲萱把電話接了之後跟宋雲萱談判。

    然而,電話打過去,那邊根本就沒有把電話接通的意思。

    不僅是沒有接通的意思,還提示對面已經關機了。

    她稍微愣了一下。

    咬牙道:「果然是你!宋雲萱!」

    她霍的從沙發上站起來,然後往外走。

    顧家的保鏢看見丁童往外走,也不理會。

    直到丁童從顧家出去了之後。

    才有保鏢給梅七那邊打電話過去:「丁童已經離開了。」

    梅七將丁童離開的消息轉達給宋雲萱。

    宋雲萱開口:「不用管她。」

    何必去管她。

    現在元熙不見了,她比誰都更著急。

    不過,好戲還在後頭。

    她既然能夠手伸的這麼長去管邵家的事情,那麼就應該想到,她所害死的人,會來找她報仇。

    讓她付出最沉重的代價。

    元熙應該比她丁童自己的性命更重要吧?

    既然這麼重要,那麼就讓她也嘗一嘗失去了重要的人的滋味好了。

    畢竟,她失去了淼淼。

    她丁童也應該跟她一同品味一下這種世界都彷彿崩塌一樣的痛苦。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