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六十六章 長歌未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六十六章 長歌未死字體大小: A+
     

    第七百六十六章長歌未死

    元熙擔心丁童下重手。

    但是丁童如果真的要下重手。

    其實他也沒有別的什麼辦法。

    畢竟,當時叮囑過丁童別去動白水龍王。

    但是丁童還是置若罔聞。

    他皺著眉毛問丁童:「邵家那邊你怎麼說的?」

    「當然是實話實說。」丁童笑嘻嘻的開口,「邵天澤跟顧長歌那邊還沒有完全相信,如果他們相信了,恐怕要嚇個半死吧。」

    「嚇個半死倒是不可能,不過邵天澤是會好好想一想怎麼對付宋雲萱的。」

    丁童倚在元熙的懷裡面,笑眯眯的看著他:「等我從白水龍王那邊把事情都問清楚了,我們就不要去管這些事情了,讓邵天澤去跟顧長歌斗就是了,反正斗個兩敗俱傷,最後還是我們佔便宜。」

    元熙跟她的想法是一樣的。

    所以在聽見她說這個的時候,也微微點了點頭:「但是,邵天澤那邊你最好是盯緊一點。」

    「邵天澤這個人多疑的很,添油加醋這種事情我還是會的,儘管放心。」

    丁童先給自己做了保證,然後才伸手拉住元熙的衣領,眼神嫵媚的看著他:「我做的這樣好,你都不打算獎勵我一下嗎?」

    「怎麼獎勵你?」

    元熙問丁童。

    丁童曖昧的笑了一下,然後才在他耳邊,開口道:「把我變成你的人。」

    元熙聽見的丁童這麼說,臉上的神色微微猶豫了一下。

    丁童有些不高興起來:「這個也不可以?」

    「可以,只是我怕你。」

    「不怕,我自從那次之後,就沒有過這種事情了,你儘管放心就可以,我在外面談的那些男朋友,不過都是騙著你玩的,沒有一個是我真心喜歡的。」

    聽著丁童的告白。

    元熙輕輕嘆了口氣。

    丁童卻拉著他的衣領笑著往前走:「來呀,來吧。」

    元熙沒有辦法,只能跟著丁童往前走。

    反正都是早晚要做的事情,早一天跟晚一天,區別也不大。

    元熙丁童這邊甜甜蜜蜜。

    邵天澤跟顧長樂這邊卻是各有心事。

    邵天澤已經她那個元熙說了顧長歌借屍還魂的事情。

    但是卻一直沒有確切的證據。

    他在等元熙傳消息回來的時候,有死掉了女兒。

    現在想想這些事情,心裏面就更加后怕起來。

    深夜裡面都經常驚醒過來。

    顧長樂在顧淼淼死了之後,心情就越來越好,雖然晚上睡眠也淺,但是卻總算是拔出了一枚眼中釘。

    心情舒暢了許多。

    夜裡面在邵天澤一頭冷汗的從噩夢裡面坐起來,然後下床去抽煙的時候。

    顧長樂皺了皺眉頭,也跟著從床上做了起來,然後看著邵天澤,問他:「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自從淼淼死後,我晚上一直都在做噩夢。」

    顧長樂冷笑起來:「該不會是你女兒嫌棄你生前沒有好好對她,還害死了她母親,所以死後想要回來跟你報仇吧?」

    顧長樂說的沒心沒肺的。

    但是邵天澤在聽見她這句話之後,卻是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我勸你以後最好不要拿淼淼來開玩笑。」

    「有什麼關係?反正已經死掉了。」

    顧長樂說的很不在意。

    邵天澤的眼睛裡面卻已經有了陰霾。

    顧長樂看著邵天澤的臉色,皺了皺眉毛,這才開口:「好嘛,你說不說我就不說好了。」

    反正是已經死了,不說就不說。

    邵天澤見顧長樂算是改口了,這才收回視線,然後看著窗外的月色抽煙。

    顧長樂在床頭上坐著打了個哈欠,然後就又躺下要繼續睡。

    可是,剛要睡,邵天澤那邊就開口問她:「你相信鬼神嗎?」

    顧長樂隨口回答:「不相信。」

    「那你相信死去的人會變成厲鬼回來找害死她的人報仇嗎?」

    顧長樂笑起來你:「我看你是最近的水面質量太差,所以才會開始胡思亂想的,如果沒有別的事情,不如就抽完了這支煙,然後過來睡吧。」

    「我是跟你說認真的,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嗎?」

    「我不信。」

    顧長樂心裏面涼颼颼的,但是嘴巴卻硬的很,開口就說自己不相信這些。

    邵天澤抖了抖指尖的煙灰,然後開口道:「宋雲萱不是宋雲萱,而是顧長歌。」

    顧長樂像是聽笑話一樣:「你還真相信元熙的鬼話啊。」

    「不相信的話,那你怎麼解釋宋雲萱會有這麼多的心機手段?」

    「一個人要成長起來很快的,而且在宋雲萱的身邊還有那麼多人幫她,以前有楚漠宸,現在有梅七跟陸風,還有港城的人也有幫著她的,你看著她的人生好像是跟顧長歌一樣披荊斬棘,但是她實際上所走的路卻跟顧長歌是完全不一樣的,顧長歌的路是顧長歌自己走出來的,但是宋雲萱的路,卻是楚漠宸還有他身邊那些被她引誘了的男人幫她鋪出來的,根本就不一樣。」

    這麼說著,顧長樂就開口道:「你不要胡思亂想了。」

    「我很懷疑。」

    「懷疑顧長歌就是宋雲萱?」

    「對,我懷疑她根本就沒有死。」

    「可是,當初看著她被火葬了的,可是你啊。」

    這麼一說,邵天澤的拳頭就握了握:「雖然身體已經死了,但是人還沒有。」

    邵天澤說的堅持。

    顧長樂皺著眉頭道:「你還是好好休息吧,不要老是說這種危言聳聽的話了。」

    顧長樂不想要跟邵天澤繼續這個話題。

    所以在邵天澤皺著眉思考這件事情的時候,就滑到了被窩裡面準備入睡。

    邵天澤看著顧長樂睡下,卻是將指間已經抽完了的煙往窗外一扔,然後就又抽了一根煙夾在指間。

    顧長樂背對著邵天澤,手指彎曲了一下,眼皮也直跳。

    雖然沒有在邵天澤的面前正面承認是害怕這個說法的。

    可是,心裏面卻是涼颼颼的。

    如果宋雲萱的身體裡面裝著的真的是顧長歌的靈魂,那麼,顧長歌因為被他們兩個害死的事情,就一定會來找他們報復。

    到了那個時候,要怎麼辦?

    顧長樂的手指鑽起來,眉毛也皺的緊緊地。

    心裏面更是害怕起來。

    邵天澤默默的又抽完了一根煙,然後才開口對著顧長樂道:「找個法師來家裡面做做法事吧。」

    顧長樂沒有反對,而是開口道:「隨你便。」

    說完之後,就閉上了眼睛。

    ……

    邵天澤說要找大師來家裡面做法事。

    就真的沒有隔幾天就把泰國請過來的僧侶給請到了家裡面。

    顧長樂看著那些僧侶,皺著眉頭問邵天澤:「做做法事真的管用?」

    「不然你還有更好的辦法嗎?」

    顧長樂開口:「直接殺了宋雲萱不就好了嗎?」

    既然懷疑宋雲萱的身體裡面裝著的是顧長歌的靈魂,那麼就再殺她一次好了。

    他們兩個既然能夠設計殺死她一次,那麼就一定可以再設計殺死她第二次。

    只要是他們兩個願意,就完全沒有問題。

    顧長樂有這個信心,但是邵天澤卻沒有。

    邵天澤看著那些外國來的僧侶隨著領頭僧人細心的查看房間的每一個角落跟擺設的東西。

    開口道:「吃一塹長一智,顧長歌已經栽在我們手上一次了,你還指望她沒有腦子的再從我們手上栽第二次級嗎?」

    「不能嗎?」

    顧長樂反問邵天澤。

    邵天澤的眼睛微微垂了一下,開口道:「能是能,但是很難。」

    顧長樂的眉毛稍微挑了挑,然後開口道:「既然顧長歌沒有死,而且還很有可能變成了宋雲萱,那麼她在我們的手上就把柄可以拿捏。」

    「沒有什麼可以拿捏的。」

    邵天澤涼涼的開口。

    顧長樂卻道:「還有顧長歌留下的孩子啊。」

    「淼淼已經死了,這筆賬她會算到我們的頭上。」

    「是,顧淼淼是已經死了,但是還有顧奕啊?」顧長樂的眼睛眨了眨,眼角流露出來的都是惡毒的神色,「我們沒有了淼淼,少了一個拿捏在手裡面的把柄,但是我們還有顧奕,既然都是顧長歌的孩子,那麼顧長歌會關心淼淼,就也一定會關心小奕。」

    「我不希望再把小奕拉扯進來。」

    「但是,如果不把小奕拉扯進來,我們怎麼對付宋雲萱?」

    「一定還有別的辦法。」

    「那麼,在你找到別的辦法之前,你一定會被宋雲萱弄垮的,你會失去整個邵氏,她一定會讓我們變得一無所有。」

    顧長樂在邵天澤的耳邊說道。

    邵天澤的眼睛眯了眯:「要整垮我,沒有她想想的這麼簡單。」

    「但是她現在有幫手,有資金,我們邵氏有什麼?說到底,沒有元家幫助我們,我們還不是要任人宰割,你現在可要想好了,好好的拿捏住顧奕這張牌,如果不拿捏好了,等顧奕落到了宋雲萱的手裡面,我們可就什麼都沒有了。」

    邵天澤眯著眼睛不說話。

    顧長樂看著邵天澤的表情,覺得邵天澤思考之後,就一定會答應她的提議。

    果然,在邵天澤沉默了片刻之後,才開口:「春節之前將小奕接回來吧。」

    「當然要接回來。」

    顧長樂看見邵天澤答應了下來,臉上露出微笑來:「你能這樣決定,我們邵家就有辦法維持下去了。」

    顧長樂這麼說,邵天澤的心頭卻一點放鬆下來的滋味也沒有。

    如果他的對手真的是顧長歌,那麼,這麼久以來節節敗退也情有可原。

    只是,最後拿顧奕來威脅顧長歌,管用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