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六十四章 收拾雲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六十四章 收拾雲萱字體大小: A+
     

    第七百六十四章收拾雲萱

    丁童說去泰國,就立刻讓人定了機票往泰國去。

    元熙那邊阻止也阻止不了。

    上午的飛機,下午就到了私立醫院裡面。

    元熙還因為在重症監護室里的白水龍王而憂心不已。

    看見丁童過來,眉毛就忍不住的皺緊了:「這個時候你過來做什麼?」

    丁童聽見他這麼說,轉眼看了看重症監護室裡面的白水龍王,開口道:「這個老傢伙應該也要脫離生命危險了,你可以跟我回雲城了吧?」

    聽著丁童這說的理所當然的語氣,元熙的眉毛就忍不住皺的更緊,眉心都出了重重的褶子:「現在連基本的安全都沒有辦法確保,我還不能回去。」

    「誰的安全?」丁童看他,「你的安全還是這個老傢伙的安全?」

    「我們兩個的安全都不能夠確定。」

    「你可以放心,雲城那邊我已經都處理妥當了,沒有人敢對你再動手,現在宋雲萱忙著哀悼那個死去的小丫頭,哪裡有心思去管你?」說完了雲城那邊的問題,丁童的視線就又落到了病床上的老頭子身上,「再說這個老頭子,你在他身邊守著他也沒有什麼用處,該恢復也照樣要等日子恢復才行,一天兩天的也沒有什麼進展,你不如先跟我回雲城,讓他自己在醫院裡面恢復。」

    「這不合適。」

    元熙否決。

    「有什麼不合適的?你只要將護工留下照顧他,他很快就會被照顧的康復,你留在這兒並沒有什麼用處,你這樣的大少爺,難不成還會照顧人?」

    元熙被丁童說的沒有話說。

    丁童見他也答不上來了,這才抬手拉他:「走吧,跟我一塊兒回雲城。」

    元熙皺著眉毛,想要拒絕。

    可是,丁童根本就不肯放他,看他不肯離開,就問他:「你是不是反悔了?」

    元熙道:「你不要胡思亂想。」

    「不要胡思亂想?那你留在泰國陪這個老頭子也不願意回國去陪我?」

    丁童有些生氣的沖著元熙撒嬌。

    元熙開口:「我在這邊留著他恢復過來有了意識,就可以問出怎麼對付宋雲萱了。」

    丁童眯了眯眼睛:「你只是想要拖延時間不願意麵對我而已。」

    「哪有這樣的事情。」元熙口不對心的否認。

    丁童道:「你儘管先跟我回去,我會派人盯著這邊的情況,只要是這個老頭子有了意識,醒了過來,我就會馬上派人問出怎麼對付宋雲萱來。」

    丁童說的利落。

    元熙就是想要再繼續去拒絕丁童,也顯得很無力。

    沒有辦法,只能隨著丁童暫時先回雲城。

    丁童為了元熙回來,已經把所有事情都處理好。

    在回程的路上只是抱怨了幾句宋雲強。

    「我本來想著讓宋雲強從監獄裡面出來,然後讓他去揭發出現在的宋雲萱並不是真的宋雲萱的。」

    「結果呢?」元熙配合的問她。

    丁童皺著眉毛道:「誰知道這個蠢貨,居然在考慮之後拒絕了跟我合作,真不明白他是怎麼想的。」

    「這隻能說明他沒有你想象中來的那麼蠢。」

    元熙開口道。

    「既然你覺得他不蠢,那你倒是說說,我們把宋雲萱打垮之後,他在監獄裡面還有什麼好日子過?」

    宋雲強既然在面臨第一次選擇的機會的時候就不識抬舉的拒絕了她丁童。

    那麼之後,宋雲萱垮台,宋氏直接落到了他元家的手裡面的時候。

    她就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一下宋雲強這個不識抬舉的蠢貨。

    明明有機會可以從監獄裡面出來,可是他竟然放著這麼好的機會不利用,還主動放棄了。

    真是沒有腦子。

    丁童認定了這一次會將宋雲萱斗垮。

    但是元熙這邊卻總覺得心神不安。

    在回程的飛機上面也是忍不住的一直抬手去揉按自己的眉心。

    ……

    宋雲萱一直看著邵家在顧淼淼死了之後的所有動作。

    起初的兩天,邵天澤似乎真的是因為喪女而心情悲痛,所以沒有出現在人前。

    但是不知道是想通了什麼,從第三天開始,就撤銷了要求警方對此進行的調查,並且開始著手去操辦孩子的喪事。

    在大眾都覺得這個孩子的死因蹊蹺的時候,邵家主動撤銷了警方對此的調查,也就說明,邵氏不打算去追究這個孩子的死因。

    邵天澤在第三天的下午,悲痛的宣布孩子是因為長期抑鬱而從樓上自己跳下來尋死的。

    為此還提到了孩子自從母親去世之後就一直悶悶不樂,並且多次輕生,情緒也一直都不穩定。

    還檢討了自己對這個孩子缺少關愛的責任。

    可謂是在喪妻之後的深情用盡之後,又好好的表演了一出父女情深的戲碼。

    外面的大眾不知道邵家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是還是有些同情邵天澤的。

    邵家自己都聲稱孩子的死因是自殺,不是他殺。

    那麼警方跟大眾也沒有必要去追究這件事的根本原因跟過程。

    加上邵氏對此事的公關態度,宋雲萱覺得,這件事不出半個月,就會被整個雲城忘卻。

    而顧淼淼存在過的蹤跡,也會在這半個月裡面被一點點的抹殺清理乾淨。

    她按兵不動,靜靜的看著邵天澤給孩子置辦喪禮。

    將孩子埋在墓園之內。

    顧長樂看著孩子下葬,假惺惺的流了幾滴淚水。

    心裏面卻是痛快的不行。

    她早就想要把這個孩子給除掉,可惜的是一直都找不到什麼機會。

    現在倒是除掉了,她也算是可以高枕無憂的在邵家生活了。

    當然,如果能順手將顧奕給除掉就好了。

    說起顧奕來,她就有些不解的問邵天澤:「怎麼妹妹喪禮這麼大的事情,小奕都不過來?」

    如果顧奕過來,就可以順便再給顧奕補一刀。

    畢竟死一個孩子也是死,死兩個孩子也是死。

    邵天澤只不過是當時會覺得傷心失落一些,等到事情過去了,便也就不這麼覺得了。

    她皺著眉毛問邵天澤。

    邵天澤瞥了她一眼,就知道她的心裏面在打什麼主意,開口問她:「連小奕你也不想要放過嗎?」

    「淼淼的死本來就跟我沒有關心。」

    「我也不會去追究淼淼的死因,你就算是承認了也沒有什麼關係。」

    邵天澤眯著眼睛跟顧長樂說道。

    顧長樂也不傻,既然邵天澤那邊沒有確切的證據證明是她做的。

    她就一口咬定了跟這件事情無關。

    「真的不是我做的,你沒有證據就不要誣陷我。」

    邵天澤看她死活都不肯承認,便把視線從她的臉上移開,然後道:「小奕那邊我已經說過不會讓他繼承邵家的任何東西,你就不要再去打他的主意了。」

    「這個你真的是冤枉我了,天澤。」

    顧長樂一臉的委屈。

    虛偽的讓邵天澤看后都覺得厭惡。

    喪禮完成之後,邵天澤便驅車往回走。

    顧長樂坐在車上,看了幾次都看見邵天澤的臉色不好,在想過之後,還是把嘴巴給乖乖閉上沒有再亂說話。

    倒是邵天澤那邊,眼神里一直陰晴不定的。

    現在沒了邵雪的的婆家人幫忙,沒有了自己的親女兒。

    他身邊的東西在一點點的失去。

    唯獨留下的,就是顧長樂。

    顧長樂看著窗外,盤算著心裏面的事情。

    丁童讓她做的事情她已經做完了。

    一石二鳥,既除去了自己的眼中釘,也讓丁童舒心了。

    接下來的事情,她倒是沒有必要再去管了。

    只管交給邵天澤,讓邵天澤去自己看著辦就好了。

    這樣想著,顧長樂就微微勾了勾唇角。

    等到丁童那邊還有事情需要她來做的時候,她也可以相應的再去讓他們幫她一個忙,那就是把顧奕也除掉。

    只要是這些事情都做完了,那麼她也是真的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事情了。

    年關越近。

    但是,淼淼的去世讓宋雲萱的精力跟身體都開始變得越來越差。

    腦子裡面的計劃也開始變得混亂下去。

    在午夜被驚醒之後,宋雲萱就變得睡不著。

    披著衣服起身,下樓去外面走。

    夜裡面寒風垂著衣服跟頭髮,她抬頭看天上烏黑的一片,也看不見月亮,忍不住就垂下眼睛想到了自己的女兒。

    她本來是想要等一等,然後將女兒接到自己的身邊的。

    但是,等來等去,卻只是等到了女兒的死訊而已。

    由此可見,這個世界上很多東西,都是不能等的。

    能在近前做好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

    如果不去做,很可能就會因此而錯失掉什麼。

    還是那種永遠都無法彌補的事情。

    她抿著唇,閉了閉眼睛,然後才長長吐出一口氣來。

    而那邊,丁童已經跟元熙從飛機上下來。

    雲城的夜風涼的刻骨。

    丁童緊了緊身上穿著的白色皮草,笑吟吟的問元熙:「熙,我能這樣叫你嗎?」

    「隨你的便。」

    既然已經答應了娶她。

    現在不過是改一個稱呼而已。

    並沒有什麼好反對的。

    聽到元熙這麼說,丁童就忍不住主動伸手環住元熙的脖子,然後踮起腳在他的唇瓣上吻了一下,接著開口道:「以後我就會變成你的妻子。」

    「我知道,不過,在這之前,你要幫我先除掉宋雲萱。」

    丁童勾唇:「沒有問題,既然已經確定了她的身份,等到白水龍王醒過來,就是我們送她回閻羅殿的好日子。」

    一個鬼,就算是借屍還魂,也終究是一個進了別人軀殼的鬼而已。

    想要把她打出去,輕而易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