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五十五章 恨之入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五十五章 恨之入骨字體大小: A+
     

    第七百五十五章恨之入骨

    丁童盯著屏幕,看著那個女人被一個男人不著痕迹的打昏,然後迅速的抱起來離開案發的現場。

    她忍不住眯了眯眼睛:「這個就是她的助理吧……」

    在找宋雲萱之前,她也是做了不少功課的,很清楚在宋雲萱的身邊有個精明得力的助理。

    而且,這個助理還是一個來頭不小的人。

    只不過,她一直都非常好奇,為什麼多年之前就有『帝師』稱號的一個男人。

    會心甘情願的隱匿在宋雲萱這邊做一個小小的助理。

    依照梅七這樣的才能跟本事,還是一個曾經在各種集團家主的身邊教導過他們爾虞我詐心機手段的男人,理應找一個比較有能力的大家族做他的助理才對。

    為什麼他偏偏不選擇更好的主人,而去選擇宋雲萱這樣一個當時並不出彩的丫頭?

    丁童的眸光幽幽轉動。

    但是卻下意識的,在定格的屏幕上,梭巡遊移了很久。

    梅七這樣的人,願意心甘情願跟著的必然不是池中之物。

    而去觀察一下宋雲萱的生長環境,就能夠很清楚的得知,宋雲萱並不是一個從小受到良好教育,並且有心機手段來博取宋家所有資產的人。

    而她從青城小鎮回到宋家之後,卻整個人宛如開了掛一樣,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連她的大姐宋雲佳跟大哥宋雲強都輕而易舉的剪除掉了。

    這樣的本事,叫人覺得懷疑,也覺得心驚。

    她絕對不是原來的那個宋雲萱。

    丁童抿直了唇瓣,然後手指在桌面上敲擊了幾下,就眼神一利,動手把視頻給關了。

    雖然不知道現在的宋雲萱會怎麼冷靜下來,但是基本能夠確定,她這段時間都會沉浸在傷痛裡面。

    只要確定了這個,對付她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她抬手想要給元熙再撥電話過去,跟他討論這件事。

    但是想到元熙說要去休息。

    她怕打擾到元熙休息,便把手機又給放到了一邊去。

    這個事情,之後再說也不遲,不僅白水龍王現在的命還沒有完全保下來。

    ……

    丁童這邊已經有了深重的懷疑。

    而宋雲萱那邊,卻讓梅七覺得擔心不已。

    甚至,在反覆想起宋雲萱在失態的時候說出來的那句話,都覺得心情很複雜。

    宋雲萱……顧長歌……

    她們兩個……難道真的是同一個人?

    如果真的是同一個人,那麼又是怎麼做到這樣的?

    怎麼變成這樣的?

    神魔?還是鬼佛?

    他心情複雜繁重。

    在宋雲萱躺著的床邊,一直視線不離她的臉。

    甚至想要好好看看她的臉上是否有整容的跡象。

    旁邊負責照顧宋雲萱的管家看見梅七的視線一直在宋雲萱的臉上,忍不住有些好奇的開口問梅七:「梅助理,有什麼問題嗎?」

    梅七視線深沉的搖頭:「沒有。」

    「那宋小姐現在要怎麼辦才好?」

    管家很擔心宋雲萱的情況,但是梅七又說不用喊醫生過來,她就有些著急:「宋小姐遲遲醒不過來,這樣是不是……」

    「不用擔心,」梅七打斷管家的話,開口解釋道,「這才有多久。」

    「從你把宋小姐帶回來,距離現在已經有四個小時了。」

    雖然窗帘被嚴嚴實實的拉上,但是還是能夠看見窗帘縫隙裡面隱約透出來的亮光。

    天已經亮了。

    「我說不用擔心你就不用擔心,她暈過去是我動手砍暈的,下了多重的力道我知道,你這麼擔心,是懷疑我會對著自己的上司下毒手嗎?」

    梅七反問管家。

    關鍵皺眉:「那倒不是,梅助理對宋小姐好我是知道的,只不過,宋小姐什麼時候才能夠醒過來?」

    「越晚越好。」

    梅七開口回答。

    管家聽見他這麼說,更加不解起來:「越晚越好?」

    「沒錯,越晚越好。」

    「為什麼?」管家奇怪的開口問梅七。

    梅七道:「因為對她來說很重要的人,昨天晚上死了。」

    管家聽見梅七這麼說,就想要開口問問那個對宋雲萱來說非常重要的人是誰。

    可是,轉念一想,覺得這種事情也許不是她應該問的,便抿了抿唇,將到了嘴邊的話又給咽了下去。

    只是用手帕輕輕擦了擦宋雲萱的臉,然後開口:「希望宋小姐醒過來之後不要太傷心才好。」

    梅七沒有說話,不過他卻可以判定,宋雲萱醒過來的時候,肯定會傷心,會非常非常傷心。

    如果,像是她所說的那樣,顧淼淼是她的女兒的話。

    ……

    這邊宋雲萱沒有醒過來。

    那邊顧淼淼的死訊卻隨著黎明的到來,越來越迅速的向著雲城的每一個角落傳播過去。

    甚至退出了宋家爭鬥舞台的宋雲強在獄中都已經得知了邵天澤喪女的消息。

    不過,他並不關心這一些。

    他只關心自己在獄中能不能多抽一支煙,多喝一瓶酒。

    自從宋雲佳死了之後,他就徹底的放棄了提前出獄,再回到宋家去拿著命跟宋雲萱爭鬥的想法。

    因為,宋雲佳這個不服輸的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而且還為此付出了自己的性命為代價。

    他可不想要步宋雲佳的後路,他只想要安安穩穩的在獄中好好生活,而且宋雲萱現在也對他不錯。

    獄中已經沒有人像是之前宋雲佳活著的時候那樣把他往死裡面整了。

    他看著獄中邵天澤喪女的報紙,抽著煙,摸了摸自己越來越發福的厲害的肚皮,開口道:「活該。」

    說完之後,就把報紙翻了一眼,嘀咕了一句:「想必邵天澤也不會覺得傷心,畢竟老婆都已經死了,還跟顧長樂這種賤人勾,在一起,不會把這個女兒放在心上的。」

    他嘀咕完了,就不再去想邵家的事情。

    反正是外面已經跟他所在的這座牢獄完全隔離了一樣。

    他什麼時候能出去都沒個定數,有心情想外面的事情,還不如好好欣賞一下枕頭底下偷偷藏起來的性感女性的泳裝寫真。

    宋雲強樂的清閑。

    然而卻不清楚,很快,他可能就要提前再回到宋家的歷史舞台上面去了。

    畢竟,身在宋家,很多事情都由不得他說不參加就不參加。

    他在這邊看著報紙。

    那邊獄警就過來喊了他一聲:「宋雲強,有人來看你。」

    宋雲強一聽有人來看自己,就皺了皺眉頭,站起身來,然後把報紙往旁邊一扔,問過來開鎖的獄警:「是誰啊?」

    「你妹妹。」

    宋雲強聽見有人說是他的妹妹,就怔了一下,開口道:「哪個妹妹?」

    他可不想要知道現在過來找他的那個妹妹是宋雲萱。

    獄警看見宋雲強一副警惕的模樣,忍不住笑起來,開口道:「到底是哪個妹妹,你自己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這麼一說,宋雲強才嘆了口氣,然後心不甘情不願的隨著獄警出去。

    到了探視房裡面,宋雲強就看見在玻璃牆的後面坐著一個抱著孩子的年輕女人。

    看見那個女人的側臉,宋雲強就放下了心,輕輕呼出一口氣來,道:「還好是你。」

    宋雲瑩聽見宋雲強這句話,皺了皺眉毛,將手裡面抱著的孩子遞給一旁的保姆。

    「怎麼,雲萱有來看過你嗎?」

    「當然沒有,」宋雲強否認,「她這尊大菩薩還是不要過來比較好。」

    她要是過來了,膽子都能夠給他嚇破了。

    宋雲強看保姆的手裡面抱著宋雲瑩的孩子,笑嘻嘻的看著那個孩子,開口道:「這孩子跟你很像。」

    聽見大哥這句話,宋雲瑩有些敷衍的點了點頭,然後問他:「你這段時間過的怎麼樣?」

    宋雲強點頭:「挺好的。」

    自從宋雲佳死了之後,宋雲萱跟宋雲瑩都有幫他打點監獄裡面的事情。

    也沒有人欺負他,獄警因為宋家的關係也很照顧他。

    他現在不參與那些爾虞我詐的事情,雖然說是已經一無所有了。

    可是,卻生活的很平靜。

    還養出了啤酒肚。

    宋雲強的手放在自己的啤酒肚上,開口問宋雲瑩:「你怎麼忽然想起來要看我?」

    「因為外面出事了。」

    「出事了?」宋雲強想了一下,就想到了早上看見的報紙上出現的那一則新聞,「哪裡出事了?」

    宋雲瑩道:「邵天澤的女兒被人害死了。」

    「死了就死了吧,我看邵天澤才該死,當年雲佳對他那麼好,什麼事情都幫著他做,最後連個名分都沒有得到,白白浪費了這麼多年的付出跟感情。」

    宋雲瑩輕輕嘆了口氣。

    還好她當時被宋雲萱捏住了命門之後,就直接靠到了宋雲萱的陣營裡面。

    不然下場跟宋雲佳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區別。

    宋雲強道:「你來找我該不會就是告訴我邵天澤死了個女兒吧?」

    「那倒不是,我還想要告訴你,楚漠宸也死了。」

    宋雲強道:「楚漠宸也死了?」

    宋雲瑩看宋雲強這幅不解的表情,開口道:「你該不會還不知道這件事吧?」

    「我的確不知道這件事。」

    宋雲瑩心裏面疑惑。

    既然宋雲強不知道這件事,那麼八成就是因為有人可以封鎖了這個消息,不讓這個消息傳到獄中。

    宋雲強聽見楚漠宸也死了,眼神就微微閃爍了一下:「既然楚漠宸死了,那麼豈不是沒人幫雲萱了?」

    宋雲瑩道:「還有陸家。」

    「哪個陸家?」

    宋雲強有了想法。

    宋雲瑩看見他問得多,便皺眉:「其實我這次過來,就是提醒大哥一件事的。」

    「什麼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