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五十三章 淼淼去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五十三章 淼淼去世字體大小: A+
     

    第七百五十三章淼淼去世

    「媽咪……」

    迷迷糊糊裡面,宋雲萱聽見一個稚嫩熟悉的童聲在開口說話。

    她皺著眉毛,手指將被子抓的緊了一些。

    窗外的月光在黑暗的雲層中露出來一點點,那露出來的月光皎潔透亮。

    找的窗台上面的積雪都在反光。

    「媽咪?」

    那個童聲又喊了一句。

    「淼淼……」她含糊的出聲問道,「淼淼?」

    房間裡面沒有人回應她。

    但是在夢裡面,她卻好像看見了黑暗裡面有一個小孩的影子散發著微弱的白光一樣,蹲在遠處,抱著雙膝,哭著喊她:「媽咪,你在哪兒?」

    「淼淼,媽咪在這兒。」她出聲,想要往那片黑暗裡面走去。

    想要將那個抱著雙膝的小孩抱住。

    可是,面前卻有一層無形的牆,將她跟淼淼牢牢的隔開。

    並且把她困在這邊,讓她無從跨過這道屏障。

    淼淼在那邊哭的有些厲害,眼睛抬起來,含著淚水開口道:「媽咪你在哪兒?淼淼好害怕啊,媽咪。」

    「淼淼,媽咪在這兒,你到媽咪這兒來。」

    她著急的想要將面前這堵屏障給擊碎,可是,不管怎麼去拍打,透明玻璃一樣的牆壁上都沒有半分的裂痕。

    那邊淼淼的哭聲卻能夠清清楚楚的傳到她的耳朵裡面來。

    「媽咪,我好難受!我好害怕……好高啊……」

    她哭著在黑暗裡面站起來,然後四處看,想要去找一個依靠。

    可是,她扯開嗓子去喊孩子的名字,那孩子也像是什麼都聽不見一樣,茫然四顧,找不到一個焦點。

    她看不見她在哪兒。

    也聽不見她的聲音。

    於是就背對著她,開始往越來越遠的地方走。

    一邊走,一邊哭的抽抽噎噎的喊:「媽咪,媽咪,你在哪兒?你來接淼淼好不好?爸比跟阿姨對淼淼都不好,淼淼好難過,媽咪!媽咪!」

    孩子的哭聲隨著走的越來越遠,也漸漸的消失在黑暗中。

    宋雲萱想要伸手去拉住那個孩子,想要跑過去追上那個孩子,想要將那個孩子給寶在你懷裡面,然後好好的安慰她,給她將臉上的淚珠給擦掉。

    可是,她卻打不破前面的那堵牆,卻伸手也抓不住那個孩子。

    只能夠在黑暗裡面看著那個孩子越走越遠,越走越遠。

    她忍不住跪在了地上。

    卻突然,那個孩子在很遠的地方回過了頭。

    好像是往她這邊看了一眼。

    那麼遠的距離本來是應該看不清楚那個孩子的表情的。

    可是,那孩子的臉卻出奇清晰的讓她看清楚了。

    孩子的眼睛裡面有兩道長長的血淚從流出來。

    一滴血一滴血的順著臉頰往下淌。

    整張臉上毫無生氣,宛如一具已經死去了很久的屍體。

    她的心倏地就提了起來,忍不住大叫!

    「淼淼……淼淼!!」

    她猛地從床上坐起來。

    周圍一片黑暗。

    她睜開眼睛看向周圍,有清涼的月光從窗戶裡面灑進來。

    門外的管家聽見宋雲萱的聲音,也趕忙敲了敲門,開口問宋雲萱:「宋小姐,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宋雲萱余驚未消,眉毛一下就皺起來:「備車!馬上備車!」

    管家聽見宋雲萱這麼吩咐,慌張的開口:「宋小姐您要去哪兒啊,現在是凌晨三點鐘啊!」

    「我要去人醫,馬上就去。」

    宋雲萱從床上下來,回想夢裡面出現的情景,就覺得一顆心好像又被挖出來了一遍一樣,難受的刻骨。

    「我要去看淼淼。」

    「可是……」

    管家還想要說什麼,但是宋雲萱根本就不給她開口的機會,直接就從房間裡面穿著睡衣沖了出去。

    管家看宋雲萱衝出去的樣子很著急,知道這事兒是勸不下來了,就趕緊從房間裡面拿了一件宋雲萱的外套,追著宋雲萱往外走:「宋總,您好歹要換件衣服再去,穿著睡衣過去不合適的。」

    管家在後面邊追邊喊。

    宋雲萱卻完全沒有停下的意思,一直衝到車庫前面,將車庫打開,然後拿著車鑰匙開了車門,上車就啟動車子往外面走。

    起初的車速不快,管家趕忙過去拍打窗口:「宋小姐,宋小姐您先穿上這件外套,不要著涼了啊。」

    宋雲萱看管家在不停的拍打車窗,便將玻璃降下來,然後將那件外套接了過去。

    看宋雲萱把外套給接過去了,管家才皺著眉毛,停止去追宋雲萱的車子。

    但是看著宋雲萱的車子越走越遠,還是不放心的轉身回去,快步到客廳裡面給梅七打電話。

    梅七一晚上也總覺的心神不寧,但是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晚上睡覺雖然睡得很早,但是躺下也完全沒有睡意。

    凌晨兩點鐘,才稍微眯了眯。

    結果三點鐘,就有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他伸手過去,將手機拿過來,接著就看見上面顯示的是宋家管家的電話號碼。

    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宋雲萱那邊出了事情。

    他趕緊將電話給接起來,果然那邊馬上就傳來了管家的聲音:「梅先生不好了,您趕緊去醫院看看宋小姐。」

    「宋總怎麼了?身體不舒服?」

    「不是,宋小姐晚上做了噩夢,然後衣服也沒有換,直接去開車去醫院了,我勸也勸不住。」

    聽見管家這麼說,梅七的眉毛就皺了起來,有些責備的開口:「怎麼不早點打電話給我?」

    「發生的太快了,宋總直接就衝到車庫裡面去了,我看宋總穿著睡衣,擔心她著涼,所以追出去給她送了一件外套。」

    「別說了,我現在馬上去追她。」

    梅七馬上從床上起來,然後也來不及換睡衣,直接穿了一件毛呢外套,就去開車追宋雲萱。

    這夜深人靜的,宋雲萱為什麼會一下子就開車往醫院裡面跑?

    就算是做了噩夢,也應該冷靜一下才是。

    雖說她很擔心淼淼,但是淼淼現在引起了邵天澤的重視,應該一時半會兒的也不會有什麼危險,為什麼之前做的那麼好,那麼穩定從容,現在就一下子變成了這麼衝動也冷靜不下來的人了呢?

    梅七的心裏面有些不看好宋雲萱現在的反應跟行為。

    一邊開車,一邊給宋雲萱打電話。

    這次比上次還要讓人覺得著急。

    上次打不通宋雲萱的電話,只是因為宋雲萱不想要接電話。

    但是這次不一樣,她不只是不想要接電話,甚至是連手機都沒有帶。

    那邊接電話的人是宋家的管家。

    管家開口道:「梅先生,您一定要幫忙把宋小姐追回來,我看宋小姐這次真的做了很不好的夢。」

    管家這麼說,梅七就皺眉道:「不管誰多麼不好的夢,這都終究只是一個夢,不會成真的。」

    「希望宋小姐也能夠明白。」

    這樣說完,梅七也不跟管家繼續啰嗦,加快了油門往人醫沖。

    半路上他看到夜裡的車子已經很少。

    但是在接近人醫的時候,卻發現人醫的周圍有很多車子出入。

    甚至在門口看見了好幾輛警車,越來越靠近的時候,遠遠的就看見在住院部的樓底下圍著一群人。

    有醫院裡面值班的護士跟醫生,也有警局裡面趕過來的警察。

    不知道為什麼,梅七的心一下子就沉到了谷底。

    甚至自己都有些后怕跟緊張起來。

    因為那棟樓,那個人群圍著的地方,正是顧淼淼所住的病房的樓下。

    他將車子找了一個空位停好,飛快的下車。

    剛到了人群不遠處的地方,就看見有一個穿著睡衣披散著頭髮的女人在人群的遠處,身體僵滯的傻傻看著那群人。

    她的雙腳就好像是被釘在了地上一樣,一步也不再挪動。

    梅七往前走,遠遠的就聽見寒風裡面有警察的聲音傳過來:「死的是邵天澤的小女兒。」

    邵天澤的……小女兒……

    梅七心一下子就冷到了零點之下。

    而同樣聽見了這個聲音的女人,也雙腿一軟,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

    梅七看見她跪下,趕忙衝過去,扶住她,將她側臉的頭髮往耳後撥了撥,果然是宋雲萱。

    「宋總,我們先回去。」

    宋雲萱雙眼裡的淚水驀地就流出來,抬手捂了捂嘴巴,問梅七:「我是不是聽錯了?梅助理。」

    梅七很想要告訴她是聽錯了。

    可是,轉頭去看的時候,卻從人群的縫隙裡面,清楚的看見那個摔得一攤血肉的小小的孩子。

    孩子的臉朝上,血從眼睛鼻孔跟嘴巴裡面流出來。

    耳朵裡面也有血跡留在地上。

    身體更是整個都浸泡在血泊裡面。

    有醫生的話傳過來——

    「這麼小的孩子,居然從十二樓上跳下來,腿腳還連著身體也算是不錯了。」

    「之前有個從十三樓掉下來的,腿都摔出去很遠的。」

    「怎麼邵家這樣的富貴人家連個孩子都看不好,居然讓小孩子一個人半夜爬到窗戶外面。」

    「聽保姆說是夢遊了。」

    「夢遊?!」

    醫生跟警察都覺得奇怪。

    宋雲萱的手指抓住梅七的衣領,眨了眨眼睛,問他:「怎麼辦……怎麼辦……」

    她眼睛惶恐的看向梅七:「淼淼是不是死了?我女兒是不是死了?」

    梅七聽見宋雲萱的前半句話,心裏面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

    但是聽到宋雲萱後半句話的時候卻整個人都愣住了。

    宋雲萱卻對自己的話里的破綻毫無察覺,強撐著要站起來:「我要去看淼淼,一定是他們認錯了!我女兒沒有夢遊的毛病,我女兒……」

    梅七捂住她的嘴巴,皺著眉毛往她後頸敲了一下。

    宋雲萱的身體就一下軟了下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