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四十六章 絕不能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四十六章 絕不能留字體大小: A+
     

    梅七聽見宋雲萱這樣說,馬上就命人馬上去泰國那邊找白水龍王的蹤跡。

    而梅七也在思索宋雲萱這句話有多少的可能性。

    宋雲萱在吩咐完了梅七之後,便吸了口氣,然後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梅七看她抬手揉自己的眉心,有些擔心的開口問她:「宋總,您……」

    「我沒事,你先回去吧。」

    梅七聽到宋雲萱這麼說,視線之中就更多了擔憂。

    宋雲萱舒了口氣,微笑:「宋家照顧我的人多的是,你不用在這邊熬夜陪著我,我也要回房間裡面休息去了,你回去吧。」

    「那麼,丁童這個人……」

    梅七問宋雲萱。

    宋雲萱,思索了一下,開口道:「這個人絕對不能留。」

    「我知道。」

    梅七聽宋雲萱這麼說了,才從宋家的別墅離開。

    梅七離開之後,宋雲萱就擰著眉毛,閉了閉眼睛,心頭也有幾分不安。

    她借屍還魂的事情已經有人知道,而白水龍王跟玄水龍王就是其中之一。

    既然這兩個人知道她借屍還魂的事情,就必然也是知道能夠防止她借屍還魂的事情,或者說,知道怎麼去對付他。

    元熙跟邵天澤不一樣,他相信這些怪力亂神的說法跟事情。

    所以才會製造出白水龍王家宅失火,然後讓人們誤以為白水龍王已經死掉的事情。

    其實,這件事只要是稍微有點腦子的人,就能夠很清楚的理清楚其中的關係。

    白水龍王不可能死。

    他在東南亞這一代,實在是太有威望了。

    如果死了,其中牽扯的事情多的很。

    元熙不會給自己惹出這麼大的麻煩。

    所以她能夠確定,這只是一個障眼法。

    一個讓人暫時先不去尋找白水龍王的障眼法。

    她抬手輕輕揉著眉心,腦子裡面也在想這些事情之後應該怎麼做。

    丁童的資料就放在他的手邊。

    她微微思索了一下,就動手將丁童的資料拿到面前,然後一頁一頁的翻開去看。

    丁童的出身,成長,跟現在的情況,在這份資料上面一應俱全。

    雖然關於跟元熙之間相關的事情都描述的不是很清楚,可是,宋雲萱卻能夠基本了解丁童這個人的所有一切。

    她皺著眉毛,讓自己冷靜下來。

    然後分析丁童這個人跟元熙之間的關係。

    想要除掉丁童,必然是要以元熙為著力點。

    因為,丁童是一個忠僕。

    雖然曾經做過元熙的秘書,之後就碾轉各國旅行,也交了新的男朋友。

    但是,能夠在這麼關鍵的時候回來,還能夠救下元熙。

    其中的關心,必然不只是主僕的情誼,或者說,可以過渡到親人的層次。

    再往深處一點去想,也許,丁童對元熙還有超出主僕之外的愛慕之情。

    畢竟,人是重感情的生物,在一起的時間長了,的確是會出現很多未知也不能夠掌控的情愫。

    如果,被她猜中了的話。

    那麼,丁童的死期也就不遠了。

    她垂了垂眼睛,眼角的光芒鋒銳薄情。

    彷彿一把抹了血的刀子一樣,眼底隱隱有血紅的光泛起。

    ……

    丁童在讓人把白水龍王安排下之後,便親自端了水果到元熙的書房裡面去。

    元熙正好在書桌後面看文件。

    在聽見房門被打開的時候,抬頭瞧了一眼。

    一下子就看見了端著水果進來的丁童。

    他皺了皺眉毛,心裏面覺得有些不太想要跟丁童獨處,但是又不好直接把丁童給趕出去,便之後開口道:「送水果這種事情你讓家裡面的傭人來就好了,怎麼還親自送過來?」

    丁童收起白天那副玩世不恭淡看人命的薄情模樣,唇角帶笑,眼神溫柔的看著元熙:「因為這麼久之後還能夠再回到少爺的身邊,所以想要好好的照顧少爺。」

    「也不是太久。」元熙道。

    丁童將果盤放在書桌旁邊,然後身體倚在書桌上,用精美的餐叉叉起一塊蘋果遞到元熙的唇邊,笑眯眯的看著元熙:「少爺嘗嘗吧。」

    「跟你說過多少次,這些事情交給傭人來做就可以了,你怎麼就是記不住?」

    元熙很無奈,不想要吃丁童叉子上的水果,卻還是無奈的只能吃下去。

    不吃就會讓丁童覺得不開心。

    她要是不開心,對自己起了異心,那就更難辦了。

    丁童見元熙將水果吃了下去,開心的問他:「好不好吃?」

    元熙將水果咀嚼兩下,然後咽下去,眉毛忍不住就皺了起來,眼神奇怪的看著丁童:「為什麼這個水果的味道怪怪的?」

    「是嗎?」

    丁童覺得奇怪一樣,動手也自己吃了一塊。

    然後咀嚼了一下,笑著道:「沒有啊,挺好吃的呀,這是我親手做的,少爺不用擔心,不會有不該出現的東西出現的,再吃一塊吧。」

    丁童殷勤的伺候元熙。

    元熙擰著眉毛不想要再吃。

    所以在丁童將一塊火龍果放在她面前的時候,皺了皺眉毛,開口道:「不吃了。」

    「這就不吃了啊?」

    「我還有事情要處理。」

    這麼一說,丁童就皺了皺眉毛,有點委屈的將果盤給挪了挪。

    元熙本以為這樣說丁童就會從書房裡面離開的。

    但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丁童不只是沒有離開,還在旁邊拉了張椅子坐下,就這樣眼神痴迷的看著元熙。

    元熙側眸看她,看見她看著自己的視線,覺得有些無奈。

    「幹嘛這麼看著我?」

    丁童微笑:「因為從小就覺得少爺是這個天底下長得最好看的人。」

    「你應該多出去見見別的男人,不要老是圍在我的身邊,這樣會變得眼光很狹隘。」

    丁童聽見元熙這麼說,就知道是元熙很嫌棄她。

    有些不滿的皺了皺眉毛,開口道:「少爺每次都是這麼說,我三年前離開的時候你是這麼說,現在我回來你還是這麼說,你讓我出去見見別的男人,我也按照少爺所說的去做了,去見了別的男人,但是我就是覺得那些人都不如少爺在我心裏面重要,我還是想要在少爺的身邊。」

    丁童說起這些話來,有些激動。

    元熙卻是擰眉:「我們不可能的。」

    「怎麼不可能啊?」

    丁童看著元熙,追問:「你從來都是風流成性,我給你做小也不會有什麼怨言的啊,我知道我的出身不配嫁到元家,但是我喜歡你,我比所有人都更忠心對你。」「別說了,出去。」

    元熙覺得丁童這些告白的話已經說了許多次,不管是再說幾萬次,他都不會答應。

    也絕對不會去碰丁童。

    丁童被元熙往門外趕,有些氣沖沖的衝過去,然後一把就按住元熙手上看的文件,眼睛望著元熙:「你看著我。」

    元熙皺眉:「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處理,沒有時間跟你鬧。」

    「我也是在跟你說很重要的事情。」

    元熙見丁童這麼堅持,無奈,只能抬起頭來。

    不抬頭看她還好一些,現在一抬頭看她。

    丁童馬上將自己的上衣衣扣解開,然後讓他看自己。

    元熙皺眉,別開視線:「你這是幹什麼?」

    「讓少爺好好看一看,我到底是哪裡不如你看上的那些女人。」

    元熙伸手,將她胸口的衣服攏住,嚴肅的開口:「穿好衣服出去。」

    「我不出去。」

    「你是不聽我的話了?」

    元熙皺眉。

    丁童咬了咬下唇:「我不出去,你一會兒一定需要我。」

    丁童的臉上有些緋紅升起來,眼神也變得痴纏。

    元熙看著她的視線牢牢的黏在自己的身上,忽然感覺有些不對勁兒。

    而身體上也慢慢有奇怪的反應開始變得明顯起來。

    他的身體開始發熱,心底也變得躁動。

    口乾舌燥。

    他很清楚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反應,也知道要怎麼做才能夠讓這種難熬的感覺酐暢淋漓的消失。

    但是,他不想要對著丁童做那種事。

    元熙的眉毛皺緊,指著門口道:「滾出去!」

    丁童咬了咬嘴唇,眼神一狠,就伸手主動抱住元熙,然後貼住元熙的身體去親吻他。

    唇瓣跟唇瓣相觸。

    熱度一下子就被點燃。

    身體裡面的熱火也開始變得一發不可收拾起來。

    元熙奮力的想要將丁童給推開。

    可是丁童卻像是八爪魚一樣,牢牢的抱住元熙:「少爺邁不出那一步不是嗎?我幫少爺,我主動的話,少爺就能夠邁的出了吧?」

    「是誰教你的?!」

    元熙握住丁童的肩膀,眼神嚴厲的看著丁童。

    丁童被捏的肩膀上生疼,但是也沒有示弱的跡象。

    皺著眉頭開口道:「沒有人教我,是我自己想出來的這個辦法!」

    「你真是越學越下流了!」

    元熙有的視線裡面有些厭惡。

    丁童看著元熙眼中對自己的厭惡,心裏面有些難受。

    卻還是抱住元熙的脖子,開口道:「我從小跟你一起長大,一直都想要變成你的人,然後跟你廝守一輩子,我為了你什麼都願意去做,這樣還不夠跟你並肩而立嗎?」

    「丁童你要知道,你已經沒有資格了。」

    丁童皺著眉毛:「為什麼?我哪裡不夠資格?」

    「你已經嫁給過我那個不爭氣的哥哥了。」

    「可我幫你除掉他了啊,那只是一個計劃,你讓我嫁給我,不是為了讓我找到他的把柄除掉他的嗎?」

    「可是,你已經是他的人了,丁童。」

    「只是一次而已,我也不願意的,可我沒有辦法啊,我又不能殺了他?」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