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四十五章 元家忠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四十五章 元家忠僕字體大小: A+
     

    丁童這個人做事情是不講道理的。

    所以,在白水龍王被一槍打到了胳膊的時候,流出血的傷口,皺緊了眉毛,問她:「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丁童冷笑著走過去,然後拽住他的衣領,將他那衰老的身體給有力的提起來,對著他道:「老不死的,想多活幾年,就好好見我家的少爺。」

    白水龍王擰了擰眉毛,並沒有回答。

    不過,事情既然已經做到了這樣的地步上,丁童也是一個下手不留情的。

    看白水龍王不說話,調轉槍頭,對著他身邊的那個小僕從,就是眉心一槍。

    那個小僕從反應都沒有反應過來,就直接歸了西。

    白水龍王長大了嘴巴,看著丁童,就像是在看一個魔鬼。

    他活了這麼多年,兩鬢斑白,長眉染霜,也從來沒有人敢在她的地盤上這樣野蠻跟肆無忌憚的殺人。

    他咬牙切齒的質問丁童:「你就不怕報應嗎?!」

    丁童笑嘻嘻的看了看自己的槍口,然後拿他頂在白水龍王的腦袋上,漫不經心的開口道:「只有那些膽小鬼才怕報應,我丁童什麼都不怕。」

    「怕你的少爺死嗎?」

    白水龍王問她。

    丁童聽見白水龍王這樣問,眼睛眯了眯,收起臉上的笑意,用槍使勁兒頂了他的腦袋一下,惡狠狠的開口:「老東西,少用那些怪力亂神的東西嚇唬我!不然我一槍打爆你的頭!」

    「那就是說,你怕?對不對?」

    白水龍王轉眼看丁童。

    丁童眯著眼睛,手指要往下扣扳機:「老傢伙你話太多了!」

    她的扳機扣到一半,剛要完全壓下去。

    門外就傳來了元熙嚴厲的呵斥聲:「丁童你在幹什麼?!」

    丁童聽見自家少爺的聲音,這才按住了心頭亂竄的殺意,然後將搶從白水龍王的腦袋上挪開,對著元熙道:「我在求他。」

    白水龍王身上有傷,傷口在不停的往外冒血。

    而旁邊還有一具剛倒下不久的屍體。

    元熙就是再蠢的人,都能夠看出丁童是用了多麼直接的辦法。

    他擰眉,訓斥:「你真是闖了大禍了。」

    丁童不以為意的看著白水龍王:「就是一個妖言惑眾的老頭子而已。」

    「滾出去!」

    元熙火大的開口罵道。

    丁童聽見元熙這樣罵她,微微怔了一下,之後像是明白了什麼一樣,把槍從白水龍王的腦袋上挪開,然後開口應了一聲:「是。」

    說完之後,她便從白水龍王的房間裡面退了出去。

    丁童前面已經威逼過,元熙就著這個爛攤子,剛好可以從白水龍王的口中問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便趕忙上前,衣服殷勤擔心的模樣,將白水龍王扶起來,然後開口對身邊的助理道:「趕緊請人來幫大師包紮傷口。」

    「你的手下這樣對我,也不過是威逼著讓我見你,然後回答你的疑問,現在你們已經成功了,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不用浪費時間給我包紮。」

    白水龍王開口。

    元熙聽見白水龍王說的這樣直白,也覺得稍微有些意外。

    在停頓了片刻之後,便道:「還是叫人來給大師包紮一下吧,左右這件事情我已經是罪大惡極了,不過,還是不想要害您的性命,至於……」

    他轉頭看了看旁邊那句白水龍王家僕從的屍體,他眼神裡面有幾分愧疚憐憫的開口道:「我會送上賠償的錢款,並且幫助這個人照料家裡人的。」

    「人都已經死了,說這些又有什麼用處?」

    白水龍王看著元熙這幅假仁假義的嘴臉覺得噁心。

    而元熙卻在轉頭吩咐了助理請醫生過來之後,就扶著白水龍王從地上站起來,並且開口道:「人死了又不是什麼都沒有了,他要是還能再用別的身份活過來,在知道自己的家人沒有危險並且能夠得到贍養照料之後,也會非常開心的,您說是不是啊,大師?」

    聽著元熙這樣問,皺著眉頭的白水龍王心裏面已然明白了元熙到底是為了什麼而來。

    白水龍王盯著元熙的臉。

    元熙笑了一下。

    而剛才打發出去找醫生的那個助理也在這個時候跑了回來。

    看見元熙在扶著白水龍王,便一臉歉意的開口:「醫院那邊的醫生我請不到。」

    「既然請不到醫生,這個傷口也不能不治,那我們就請大師往我的家裡面去吧,我家裡面有好的醫生,可以幫助大師包紮傷口。」

    元熙說著,就示意助理讓保鏢過來將白水龍王接走。

    白水龍王也不傻,知道元熙是要把他給擄走。

    「你別忘了,這裡是我的國家。」

    「那您要是覺得想要離開,那就隨我回國去了。」

    「倒是不相信你還有這麼大的本事將我帶回去。」

    「您不相信的事情可不多,不過,我會讓您相信的。」

    元熙不再繼續跟他說,想要問的事情也不著急在一時之間全部問出來。

    只是讓人趕緊把白水龍王給從這裡帶走。

    老頭子說的不錯,這是他的國家,始終是他的地盤。

    他元熙在這邊只能夠逞一時之快,並不能夠掌握主動權。

    要想要慢慢的問,仔細的問,還是把這個老頭子帶到自己的地盤上去比較好。

    白水龍王別人給黑布蒙住眼睛帶走。

    元熙在轉身走的時候,看見走進來的丁童。

    丁童四處打量了一下這個地方,嘖嘖:「確實裝修的很有品位,看起來也讓人覺得蠻好的。」

    「但是,還是稍微收拾一下吧。」

    元熙收回視線。

    丁童點頭:「交給我就好了。」

    元熙在走到門口的時候,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轉頭又問了丁童一句:「對了,大師家裡面還有什麼人嗎?」

    「只有兩個僕從了。」

    「那就收拾的乾淨一點好了。」

    這樣說完,丁童便點了點頭,然後將槍從腰上拔出來,對著旁邊的白色蠟燭就是一槍。

    蠟燭被打翻,蠟燭上的火焰燃燒到了旁邊的黃色帷幔,漸漸的火苗就像是長長的觸手一樣,開始肆無忌憚的往所有可以燃燒的地方蔓延開去。

    丁童看著火焰蔓延,滿意的笑了一聲,然後就將槍收起來,然後隨著元熙一起離開了這個地方。

    傍晚。

    泰國C城就有重大的火災事件上了新聞。

    而令人覺得吃驚的是,居民宅重大火災,居然令其中的居民全部死亡。

    更令人覺得匪夷所思跟驚恐的是,火災之中喪生的還有聞名整個東南亞的白水龍王。

    這件事很快就傳遍了整個東南亞跟白水龍王有過交情的人那裡。

    而宋雲萱也在午夜時分的時候,得到了消息。

    她本已經睡著,午夜的時候突然覺得心神難定,前世那猶如而猛一樣的死前狀況也瘋狂的湧上了腦海。

    她被鋒利的手術刀破胸,猛地就從床上彈了起來。

    剛好這個時候,門外有管家輕柔的聲音傳過來:「宋小姐,梅先生過來了。」

    宋雲萱的頭上還掛著一頭的冷汗,在聽見管家這樣說的時候,皺了皺眉毛,便開口道:「讓他去書房等著。」

    說完這句話,她便輕輕擦了擦額頭上的薄汗。

    然後吸了口氣,從床上下來。

    順便轉頭看了一眼,現在的時間。

    凌晨一點。

    如果不是很緊急的事情,梅七是絕對不會挑在這樣的時候過來找她的。

    而且,本身因為那個噩夢,她也有很不好的預感。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不是淼淼出事了?

    想到淼淼,宋雲萱的心裏面就更加的忐忑不安。

    打開卧室的房門之後,便快步往書房那邊走。

    等她推開書房的房門的時候,已經看見梅七在書房裡面正等著她。

    梅七看見她進來,便開口道:「我有份資料要交給宋總。」

    「什麼資料這麼重要?竟然讓你大半夜的就跑過來了。」

    宋雲萱道書桌後面的椅子上坐下。

    梅七將一份個人資料放在桌子上,然後給宋雲萱推過去。

    宋雲萱將資料接過去,打開一眼,就看見了一個叫做丁童的女人的照片跟個人資料。

    她皺著眉毛:「這個女人……」

    「之前宋總說過元熙可能會找幫手,他的幫手就是這個女人,叫丁童,是一個心狠手辣的女人。」

    宋雲萱看著資料上面丁童那溫柔的模樣跟美麗的五官,開口道:「她長得可一點都不像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

    「人心怎麼能夠從五官面容上就判斷出善惡呢。」

    梅七開口說道。

    宋雲萱點了點頭,然後問他:「這個女人做了什麼嗎?」

    「這個女人已經到了泰國,並且跟元熙在泰國匯合了。「

    梅七開口道。

    聽見梅七這麼說,宋雲萱又問:「白水龍王那邊怎麼樣了?」

    「我正要說這件事,」梅七開口道,「傍晚的時候,白水龍王家發生了巨大火災。」

    一說這個,宋雲萱的心頭就跳的厲害了起來。

    眉毛也忍不住皺的更緊,她積極開口追問:「那白水龍王他……」

    「火災發生的時候,住宅內的所有人都被燒死了,其中有一具屍體被證明是白水龍王,只不過,被燒的面目模糊了。」

    宋雲萱猛地倒抽了一口氣,手指也忍不住攥緊了。

    腦子裡面有一些亂,但是還是搖頭道:「不可能的,元熙不會這麼傻把人給直接殺掉的。」

    「那宋總您覺得……」

    「派人去找,派人去查,白水龍王絕對不可能死,元熙一定有很多事情問他,是絕對不會讓他這麼容易就死掉的,這只是一個障眼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