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四十四章 等我消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四十四章 等我消息字體大小: A+
     

    淼淼的情況一直很穩定。

    手術之後的第二天,順利的從重症監護室裡面轉移到了普通病房。

    而顧長樂因為之前傷害淼淼搭的前科,被邵天澤給徹底的排除在了探望顧淼淼的名單之外。

    譚藝去看過淼淼兩次。

    但是淼淼的情況實在是不好。

    邵天澤皺眉問他:「有沒有辦法可以解開我女兒的心結?」

    「是什麼心結呢?」

    譚藝趁機問邵天澤。

    邵天澤看了他一眼,開口道:「你覺得,我適合跟你說嗎?」

    「就算是不適合跟我說,我也能夠猜個差不多。」

    譚藝笑了一下,然後開口又道:「至於小孩子的心結,還是找心理醫生吧,我既不是兒童醫院的醫生,也不是心理學方面的專業治療,邵先生想要好好對待這個女兒,就應該給她找更加專業的。」

    「有什麼好的心理醫生可以介紹給我嗎?」

    邵天澤問譚藝。

    譚藝覺得有些意外,對著邵天澤微微側目:「邵總這麼看的起我?」

    「既然你願意將長樂讓你做的事情告訴我,那麼我覺得你對我女兒沒有惡意,這也是對的吧?」

    「的確是對的,我對淼淼小姐的確是沒有惡意的,不過,這件事情上,我也只能夠儘力而為。」

    「那你告訴我一個聯繫方式也就好了。」

    「港城的寧致遠,是一個很好的心理醫生。」

    譚藝開口道。

    邵天澤一聽見譚藝說寧致遠是港城的,便忍不住皺了皺眉毛:「我想一想再說。」

    「嗯。」

    譚藝跟邵天澤輕輕點了點頭,看病床上的顧淼淼還沒有醒過來,便收回視線,從病房裡面出去了。

    這幾天以來,邵天澤倒是對這個女兒十分上心,基本上都是守在女兒的病房外面。

    能被允許進入之後,就一直守在女兒的病床邊上。

    即便是能夠看得出來他們的父女感情不是很好。

    但是他依舊在堅持守著這個孩子。

    正是因為邵天澤這樣發反常的行為。

    甚至是讓他也覺得疑惑了起來。

    到底邵天澤有多麼喜歡這個女兒?

    有多麼在乎這個女兒呢?

    既然他這個女兒已經險些被顧長樂給害死了,那麼之後,他打算怎麼樣去安排這個女兒?

    譚藝的心裏面都是這些疑問。

    只是這些問題向來不是他需要擔心的。

    他也沒有操心想下去的意思。

    便輕輕搖了搖頭,從病房裡面回自己的診室里。

    邵天澤在譚藝走了之後,便坐在病房的沙發上輕輕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之後,才打電話給自己的助理,開口道:「你幫我聯繫一下港城的寧致遠。」

    「很有名的那個留美華僑心理醫生?」

    那邊的助理這麼一說,邵天澤的眉心也鬆開了幾分:「這個人好像很有名氣的樣子。」

    「邵總,我之前聽說過,不過那都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邵天澤聽著助理這麼說,稍微捉摸了一下,便開口道:「去聯繫一下吧,如果聯繫到了,你就告訴我,最好是能夠約個時間地點我跟他親自見一面。」

    助理開口道:「邵總,我聽說……」

    助理的聲音停頓了一下。

    邵天澤注意到助理停頓的這一小下,開口道:「聽說什麼?」

    「我聽說……這個人的架子很大。」

    「架子既然大,那麼實力也一定擺在那裡,是有擺譜的資本的,他有什麼要求,你就儘管滿足他,如果滿足不了,你就打電話告訴我。」

    「是,邵總。」助理這樣說完了。

    邵天澤才將電話給掛斷。

    捉摸著助理剛才說的話,他微微眯了眯眼睛:「架子大嗎?」

    架子這麼大,這個寧致遠究竟是個什麼人呢?

    他之前在人醫的時候,前幾年沉迷學術跟追求顧長歌。

    後來的幾年,在順利娶到了顧長歌之後,便開始跟顧長樂謀划起了對顧長歌所做的那些事情。

    那個時候,他的精力很少分給那些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用處的人。

    現在,那些以前認為並沒有什麼用處的人,倒是一個個的開始入了他的眼,也開始變得有用處了起來。

    他抬手輕輕揉著眉心。

    病床上的淼淼,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醒了過來,眼睛獃獃的看著天花板,好像是在思索什麼。

    邵天澤看見女兒醒過來,馬上就走過去,開口問她:「淼淼,你覺得怎麼樣?」

    顧淼淼根本看都不看他,馬上就翻了個身,背對著他這個父親。

    無聲的抗拒著與他交流。

    也不願意麵對他。

    邵天澤看著女兒這個樣子,心裏面有幾分不悅跟複雜。

    但是,卻又隱隱的升起了幾分愧疚。

    女兒現在這樣的反應也是正常,任憑是誰,在得知自己的父親害死了自己的母親的時候,也不會對另一個留下的,報以好臉色。

    別人這樣,他邵天澤的女兒自然也不是例外。

    邵天澤知道對著女兒解釋並沒有什麼用。

    不過,卻還是開口對著女兒道:「淼淼,很多大人的事情,你現在年紀還小,都不明白。」

    顧淼淼聽見父親這句話,皺著眉毛,抬手將自己的耳朵捂住了。

    她拒絕聽父親的任何解釋。

    錯了就是錯了。

    人死了就是死了,不可能起死回生,也不可能在彌補之前的過錯。

    她緊緊的捂著耳朵。

    邵天澤看見女兒的動作,垂了垂眼睛,沒有繼續說下去。

    只是這樣守在病床旁邊,開口道:「等你稍微冷靜一些,我再跟你解釋,淼淼。」

    顧淼淼咬著下唇,閉著眼睛,但是眼淚還是大滴大滴的從眼睛裡面流出來。

    她很難過,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來面對現在的一切。

    很難過,也很無助。

    沒有人陪在她的身邊,告訴她應該怎麼做。

    應該怎麼去面對才好。

    顧淼淼皺著眉毛,緊閉著眼睛流淚。

    ……

    丁童載著元熙到了安全的地方,然後才護著元熙下車。

    元熙看她左右觀察的模樣,皺了皺眉毛:「你不是說這個地方是安全的地方嗎?」

    「誰知道對方會不會跟蹤我們?」

    「你不是會反偵察嗎?」

    「最近幾年少爺您都沒有遇到什麼危險,所以我覺得有些生疏了,」丁童看清楚了周圍的環境,然後才對元熙道,「周圍很安全的少爺,走吧。」元熙覺得有些無語。

    丁童安排的地方是一個小的別墅。

    雖然不是特別大,但是裡面該有的設備一樣都不少。

    甚至還有一個波光粼粼的游泳池。

    元熙在洗了個澡,又吃了夜宵之後,才看著那個波光粼粼的室內游泳池對著丁童道:「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顧長歌跟他的父親顧城。」

    「顧長歌……跟顧城?」

    顯然,丁童並不是很清楚,但是皺著眉毛仔細想想,卻還是覺得有幾分印象的。

    元熙點頭:「是,沒錯,顧長歌跟顧城。」

    「少爺想要跟我說什麼?」

    元熙看著那個游泳池,眼神深邃:「顧城一直都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這樣的男人,卻唯獨培養了自己的女兒,你說奇不奇怪?」

    「大概是很喜歡生下這個女兒的女人吧,俗話不是說愛屋及烏嗎?」

    丁童道。

    元熙點點頭:「大概是這樣吧,顧長歌是他那個短命的未婚妻生下來的女兒,孩子生下來沒有多久,那個女人就一命嗚呼了,外界知道這個女人長什麼樣的都不多。」

    「我覺得不是不多,估計是根本沒有。」

    丁童開口道。

    元熙轉頭看丁童:「怎麼這麼說?」

    「就算是有,這些年也已經被忘得差不多了,再說了,那個女人生下孩子就死了,少爺你不覺得有貓膩嗎?」

    丁童這麼一說,元熙倒是沉默了幾秒。

    不過,在思索了幾秒之後,就笑著開口:「不管那個女人是有什麼貓膩,她都已經死了。」

    「那現在少爺是想要查什麼?」

    「查宋雲萱。」

    聽見宋雲萱這個名字,丁童就皺了皺眉毛:「宋雲萱是宋岩的女兒,她跟顧長歌有什麼關係?」

    「我懷疑,宋雲萱跟顧長歌根本就是一個人。」

    這麼一說,丁童的眉毛就一下子皺緊了:「一個人?」

    丁童實在是不能理解這個說法:「宋雲萱今年只有不到二十歲,而顧長歌在死的時候就已經三十歲左右了,怎麼可能這兩個人是一個人呢?」

    元熙轉頭看著她:「丁童,你相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借屍還魂?」

    「少爺,您是不是鬼神之類的玩意兒拜的太多了?老爺跟老太太在世的時候就跟您說過,讓您少接觸這些不切實際的東西了,您為什麼就是執迷不悟呢?」

    丁童開始苦口婆心的勸他。

    元熙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覺得丁童這些嘮嘮叨叨的話很煩。

    「我說出這個猜測,不是讓你給我潑冷水的。」

    丁童打住話頭,然後問元熙:「那麼少爺是什麼意思?」

    「我要讓你幫我證明他。」

    「證明?」

    丁童看著元熙。

    元熙的眼睛也看著她:「我來泰國的目的就是這個,我想泰國的大師應該可以告訴我一個答案。」

    「白水跟玄水龍王?那兩個算命的?」

    丁童已經明白了元熙所說的那個給他答案的人是誰。

    「但是,這兩個人沒有一個願意見我,丁童,你能夠幫我搞定嗎?」

    「少爺,沒有我為您辦不到的事情,你儘管等我消息就好了。」

    丁童的手摸了摸憋在腰上的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