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四十二章 美女狄林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四十二章 美女狄林拉字體大小: A+
     

    第七百四十二章美女狄林拉

    天色漸漸的變得濃黑。

    邵天澤有很多話想要解釋給女兒聽。

    但是他覺得,無論自己如何去解釋,都是徒勞。

    想要讓女兒徹底忘記這件事,幾乎是不可能的。

    他抿著唇,伸手去幫淼淼將被子拉了拉。

    然後才從病房裡面出去。

    得知了淼淼醒來的消息之後,顧長樂也在最快的時間之內,趕到了醫院裡面。

    看見邵天澤從病房裡面愁容滿面的出來,顧長樂馬上就走了過去,開口問他:「淼淼現在怎麼樣?」

    邵天澤心裏面本就不高興,而罪魁禍首在這個時候又來問女兒的情況,他更覺得諷刺。

    「你是問她還有沒有命活著,對嗎?」

    聽見邵天澤這麼說,顧長樂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雖然她就是來看顧淼淼是不是死了的,但是,卻不能夠直截了當的說出來。

    只好開口否認:「我已經知道錯了。」

    「知道錯?」

    邵天澤擰眉看她:「你要是知道錯了,就不會讓譚藝再沖著淼淼下手。」

    邵天澤這麼說,顧長樂皺了皺眉毛:「我當時只不過誰一時糊塗,再說了,我也是為了我們的以後著想,做人總要往後打算一些。」

    「你所說的往後打算一些,就是把我的女兒的命給弄丟了嗎?」

    邵天澤對顧長樂的態度覺得異常的厭惡。

    顧長樂抿唇:「天澤……」

    「你不要出現在這裡,我一看到你,就會想到你對淼淼做的那些事情,你早點回去休息吧。」

    顧長樂不願意離開,皺著眉毛開口喊他:「天澤,我不是已經跟你說過了嗎?我知道錯了,為什麼我都已經說了知道錯了,你還是不肯原諒我?」

    「你說這樣的話,沒有一百次,也有九十九次了,哪一次出了事,你不是這樣說的?」

    顧長樂無言以對。

    邵天澤揉著眉心:「我現在沒有心情應付你,你快點回去吧。」

    「淼淼這邊……」

    「淼淼這邊由我照顧,你不用多管了。」

    顧長樂擰著眉毛,還是不願意離開。

    可是,看邵天澤的態度堅決的要命。

    她也沒有別的辦法,只好從病房門口離開。

    只不過,她離開的時候,順便往譚藝的辦公室裡面走了一趟。

    並且一進辦公室,就氣勢洶洶的喊譚藝:「騙子!」

    這句話說完,她就衝過去,揚起手來要打譚藝。

    譚藝怎麼說也是一個正值青年的大男人,野蠻人見過不少,還是頭一次看見這麼跋扈張揚的女人。

    顧長樂本是想著揚起手來重重的給譚藝甩到臉上一個巴掌,然後拿他來撒撒氣的。

    可是,這邊手才抬起來要會下去。

    就被譚藝給動手一把抓住了。

    譚藝看著她,開口微微笑道:「顧小姐,不分青紅皂白的打人是不對的。」

    顧長樂聽見他這樣說,又抽了抽自己被她握住了手腕的手,有些難堪惱怒:「我不分青紅皂白了嗎?明明就是你辦事不利,說到做不到。」

    「顧小姐,每個人的能力有高低,事情不是你說能夠辦到,就能夠順順利利的說辦到就辦到的。」

    「但是,你就算是辦不到我囑咐你的事情,好歹也能夠不讓天澤發現我讓你做的事情吧。」

    「邵先生很敏感,畢竟這是邵先生唯一的女兒,我對小小姐動手的時候,就被邵先生給發現了。」

    顧長樂皺眉。

    譚藝繼續道:「既然已經被發現了,我當然不好繼續做下去,只能夠找一個蹩腳的借口然後離開,您說對不對?」

    顧長樂不說話,只是瞪著譚藝:「誰知道你是不是故意被發現的?」

    「我是嫌棄顧小姐給我的酬勞不夠多,還是嫌自己的日子過得太好?要主動露出破綻讓邵先生髮現我要害小小姐?」

    譚藝不疾不徐的證明自己。

    顧長樂聽著譚藝這些辯解的話,就算是肚子裡面尤其,也覺得他說的有條有理,根本沒有可以值得提出反駁跟懷疑的地方。

    他跟掛淼淼根本就只是單純的病人跟醫生的關係,又為什麼要為了就這個孩子而故意暴露自己呢?

    根本就沒有這樣的道理啊。

    顧長樂腦子轉動著想這些事情。

    譚藝見顧長樂眼睛轉動,就知道自己所說的這些話已經讓她覺得可信。

    便又開口:「這下,顧小姐可以放心離開醫院了嗎?」

    顧長樂瞪著他:「我如果還是要讓你做這件事呢?」

    「那在下真的是無能為力了,還得請顧小姐去另外請個人來擔此重任。」

    譚藝說的這話非常簡單,就是絕對不會在繼續去幫顧長樂。

    顧長樂也很清楚他這句話的意思,眼睛撇了他一眼,道:「天澤當真將顧淼淼保護的沒有任何死角嗎?」

    「顧小姐要是不相信,可以親自試試。」

    顧長樂聽著譚藝所說的這句話,唇瓣抿直。

    思索了一下,才白了譚藝一眼,然後不滿的冷哼了一聲,從譚藝的辦公室裡面離開。

    譚藝看著顧長樂從他的辦公室裡面離開,輕輕鬆了一口氣。

    然後就坐在沙發上,抬手輕輕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顧長樂真是一個喜歡算后賬,又難纏至極的人。

    這樣的事情,居然一連兩天都追著不放。

    由此可見,她是多麼的記仇。

    ……

    元熙在泰國又等了丁童的消息一天。

    助理那邊在得到了確切的消息之後,已經動身往德國柏林。

    在臨上飛機的時候,給元熙打了個電話,囑咐元熙在泰國一定要注意小心。

    元熙不明白助理還讓他小心什麼。

    他元熙從出生以來,就沒有收到太大的威脅,不管是做什麼事情,身邊都是有人擁簇保護的。

    雖然那些人並不是全部都在明處,可是,依照他的身邊,守在暗處保護他的保鏢也不在少數。

    元熙在助理到達柏林之後,便打電話過去,有些著急的開口問他:「怎麼樣?找到了嗎?

    助理有些哭笑不得的開口:「元先生,我現在才剛從柏林機場下飛機,什麼消息都還沒有得到,更別說是鎖定童姐在柏林的活動區域。」

    「一定要找到丁童,動用當地的勢力來尋找也無所謂,只要是能夠讓丁童來見我就可以了。」

    聽著元熙這樣說,助理便點了點頭:「那我有了消息之後再來跟元先生彙報。」

    元熙輕輕點了點頭,之後才跟助理結束通話。

    跟助理的通話結束之後,元熙微微皺了一下眉頭,這才打算出門走走。

    這兩天來到泰國,都沒有來得及出去好好看一看走一走。

    心裏面只想著宋雲萱跟邵天澤之間的事情。

    不過,也無所謂,正是因為有邵天澤跟宋雲萱之間的恩怨,他才有更多的利益關聯可以佔用。

    出門看了看天色。

    驅車前往泰國的酒吧裡面。

    剛到了酒吧裡面,坐在吧台之前,就有一個穿著暴露,身材火辣的美麗女人沖著他走了過來。

    由於對泰國人妖文化的了解跟防備。

    他在那個美女坐在他身邊之後,只是笑了一下,並未多做言語交談。

    那個美女也是大膽。

    看見他有所防備,伸手就抓住他的手指,然後將他的手指放在了自己的胸上。

    柔軟的觸感跟波濤洶湧的起伏,讓元熙笑了一下,然後將手收了回來。

    那個美女看元熙還是不肯信任她。

    思索了一下,才將他的手拉到了自己的裙子上。

    然後輕輕笑了一下,讓他感受一下自己的性別。

    元熙對於美女自動送上門並不陌生,也不會輕易拒絕這在異國他鄉即將發生的美麗邂逅。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想要做的事情也查不出個頭緒來。

    不如就這樣消遣玩樂一下也好。

    他在這個泰國美女的引導之下,成功的確認,並且相信了她是一個女孩子。

    女孩用英文跟他熟練的交流。

    言語之間的熱情跟親近讓他難以抗拒。

    隨著夜色漸漸沉下去。

    酒吧裡面有許多成雙成對的從吧台跟舞池裡面離開。

    而喝了許多酒的泰國美女狄林拉也輕輕撲在了元熙的懷裡面。

    至於之後可能會發生的事情,元熙的心裏面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笑了一下,便紳士的結賬,然後帶著狄林拉上車去酒店開,房。

    路上,狄林拉安靜的很。

    在到了酒店之後,似乎是變得清醒了一些。

    伸手就去拉他的衣服,然後跟他關上酒店房門,就開始激吻著去脫對方的衣服。

    纏綿的熱情迸發出來,元熙也被挑動的難以自持。

    跟狄林拉糾纏到衣服就快要褪盡的時候,狄林拉突然眼波一轉,然後笑著從他懷裡面離開,沖他勾了勾手指,然後赤著腳往浴室裡面走去。

    元熙似笑非笑,看著她往浴室裡面去,輕輕摸了摸剛才跟她激吻的唇瓣,然後就站起身來,跟著狄林拉往浴室裡面走。

    浴室裡面的蓮花蓬被打開,細細的水流沖在狄林拉半濕的衣衫上。

    看起來誘惑非常。

    而元熙也笑著沖他走了過去。

    就在他要伸手住抓住狄林拉的時候,浴室之外,忽然傳來一聲猛地撞門聲。

    狄林拉聽見這個聲音,眼神一緊。

    那誘惑美麗的笑容也收了起來。

    元熙皺著眉毛,聽著那掃興的聲音傳過來。

    轉身就要走。

    正在這個時候,狄林拉忽然拿起旁邊濕透的百色毛巾,立刻就勒住了他的脖子。

    用力的彷彿要立刻勒斷他的頸骨一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