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四十章 到達泰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四十章 到達泰國字體大小: A+
     

    顧長樂聽見譚藝這句話,就開口問道:「不管我說完還是不說完,你都是一個說話不算話的混賬。」

    譚藝點點頭:「對,我的確是混賬,但是我也不是完全沒有幫顧小姐做這件事,只不過是我在動手的時候,被邵先生髮現了而已。」

    前面顧長樂還氣憤的要命,直到譚藝說出這句話來,顧長樂才徹底的安靜下去。

    過了好一會兒,顧長樂才半信半疑的開口:「你是說,天澤發現這件事了?」

    譚藝點頭:「是的,顧小姐。」

    「你怎麼會讓他發現的?」

    顧長樂的聲音猛地拔高。

    怪不得剛才給邵天澤打電話的時候,邵天澤會對著她說這樣狠的話,如果不是這件事被他發現了,他也不至於說出要趕走她這樣的話。

    她擰著眉毛,覺得譚藝就是一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廢物。

    而譚藝聽著顧長樂在那邊咆哮,卻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這兩個人,終究會因為彼此之間心意不同,而一步步走到決裂的。

    看起來,邵天澤對她說了很不好的話,不然,顧長樂也不至於像是現在這樣憤怒的沖著他咆哮。

    她抿了抿唇,就開口道:「邵小姐,還有別的話想要問我嗎?」

    「你這個廢物。」

    聽見顧長樂口不擇言的罵出來,譚藝嘆了口氣,然後如釋重負的,將電話給掛斷了。

    既然顧長樂跟他說到了這個份上,他也就裝作很生氣把電話給掛斷就好了,不然的話,顧長樂又要對著他臭罵不止了。

    譚藝將電話掛斷之後,就看向了窗外的景色。

    已經是寒冬,聖誕節也盡在眼前,明明一切都非常美好。

    但是那個孩子,註定要在病床上過聖誕節了。

    真是可憐。

    顧長樂聽著譚藝在那邊掛斷電話之後,猛地往桌子上面砸了一拳。

    本來是為了發泄的,但是這一拳砸下去之後,她卻是自己都疼的皺緊了眉毛。

    心裏面也變得更加的煩躁起來,忍不住對著譚藝開始咒罵:「這個混賬,居然做事情這麼不小心,現在讓天澤知道了這件事,以後肯定會千百倍的防著我。」

    可是,在這樣臭罵完了之後,顧長樂卻又驀地安靜了下來。

    腦子裡面也忽然一閃,想明白了某件事。

    「是了,既然天澤都已經發現了我要讓譚藝對淼淼下手,但他還是沒有真的趕走我,這說明什麼呢?」

    她的唇角勾起來,臉上的笑容也變得得意而惡毒。

    「對了,這說明他喜歡我要比喜歡淼淼多得多。」

    她眼睛眯了一眼,手指也放鬆開:「只要知道這些就好了。」

    只要是知道這些就已經足夠了,只要是知道自己在邵天澤的心目中比淼淼更加的重要,那麼她就可以拋卻一些心裏面不敢下手的顧忌,大膽的去做了。

    雖然同樣是對邵天澤來說很親近很重要的人。

    但是,邵天澤的心只要是一偏,那麼就決定了她跟淼淼之間誰能夠笑到最後。

    ……

    淼淼手術完成的消息在第一時間被邵天澤知道之後,也很快就傳到了宋雲萱的耳朵裡面。

    那個時候,正是午夜裡。宋雲萱聽見淼淼平安出了手術室的事情,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梅七在旁邊陪著她,看見她放鬆下來,才安慰道:「既然能夠順利的活著離開手術室,那麼之後的事情,宋總也不必太過擔心了。」

    宋雲萱揉著眉心道:「話雖然是這樣說,但是,顧長樂是不會善罷甘休的,現在淼淼還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她既然能夠在淼淼做手術的時候找到譚藝做手腳,就一定會在淼淼躺在病床上之後,再去找別人來害淼淼。」

    「邵天澤也已經知道了顧長樂買通譚藝要害淼淼的事情。」

    梅七提醒道。

    宋雲萱微微抿了抿唇,開口:「結果呢?」

    「我聽說,邵天澤對著顧長樂發了一通火,差點將顧長樂趕走。」

    宋雲萱笑了一下,開口道:「邵天澤有什麼能力跟本事去趕走顧長樂呢?這個家原本是顧長歌的,顧長樂是顧長歌的妹妹,有一輩子的居住權,而邵天澤是這個家裡的男主人,也擁有著一輩子的居住權,他們兩個誰也沒有辦法趕走誰,所以只能夠嚇唬一下對方而已。」

    「即便只是嚇唬一下顧長樂,顧長樂在近一段時間之內,也不會有什麼大的動作了。」

    宋雲萱點點頭:「嗯,你要幫我好好看著淼淼,淼淼絕對不能出事。」

    「宋總儘管放心就是了。」

    宋雲萱安靜了一下,又問梅七:「元熙到了泰國嗎?」

    「聽說是明天早上八點鐘到泰國。

    「讓他好好留在泰國。」

    「我知道。」

    ……

    元熙一下飛機,就覺得悶熱的空氣裡面傳過來一陣詭異的冷風。

    皺著眉毛拉了拉身上的衣服,然後他才轉頭問自己的助理:「我讓你約的人你約到了嗎?」

    「白龍王跟玄水龍王都是很德高望重的人,但是不輕易見客。」

    「不輕易見客?」

    元熙思索了一下,「那麼值錢邵天澤跟宋雲萱是怎麼見到對方的?」

    助理聽見元熙這麼說,就有很大的壓力:「之前……」

    「既然別人能夠成功的約到這兩位,就說明這兩位雖然難約了一點,但是是見客的,你沒有約到,是能力不足,好好反省一下。」

    「是,元先生。」

    助理虛心受教。

    元熙皺著眉毛,有些不開心的說道:「你是能力就這麼大了,對不對?」

    助理很為難,但是也很清楚,自己的確是很難預約到那兩位的見客時間,便點頭道:「是,對不起,元先生。」

    「你既然做不到,就去英國把丁童給我找回來。」

    「但是童姐她……」助理的臉上有些為難,被元熙這樣看著,也有些底氣不足,聲音忍不住的低了下去,「童姐她說過以後再也不管事兒了。」

    「你就說,我被雲城的宋雲萱欺負了,這樣,我就不信童姐能夠對我不管不顧,冷眼看我被人欺負。」

    元熙這麼一說。

    助理嘴角抽動了一下。

    元熙看助理還站在原地不動彈,有些不悅的開口:「怎麼,你還不去?」

    助理被這樣不悅的低斥了一聲,才嘆了口氣,然後道:「我馬上去。」

    但是從泰國到英國,親自去請丁童,還是需要時間的。

    助理有些擔心元熙嫌慢,便開口對著元熙道:「元先生,從這邊道英國去請人,是需要很長時間的。」

    「十天還是半個月啊?」

    元熙不耐煩的轉頭看向助理。

    助理被元熙這麼瞪著,皺眉道:「十天半月那倒是用不了,但是依照童姐的習慣,三天還是需要的。」

    「那我就在泰國等她三天,你找到她之後,把我的地址告訴我,我住在這裡。」

    說著,元熙便給了助理一張名片。

    助理將名片接過去,就發現上面印的是元熙在泰國這邊購置的別墅的地址。

    「那我去了。」

    「快去快回。」

    助理轉身,就從機場的人流中消失,只有元熙獨自一個人拉著行李往外面走。

    遠處,一個戴著墨鏡的黑衣男人看見元熙拖著行李離開,打開手機,將電話給撥了出去。

    不出五秒,電話就被接通了,對面傳來梅七的聲音:「喂。」

    「梅先生,元熙的助理馬上走了,他一個人拖著行李離開機場的,我們要動手嗎?」

    梅七聽著那邊的人所說的話,沉默了一下,將手機捂住,然後跟旁邊的宋雲萱說道:」泰國那邊的人已經傳了消息過來。「

    「怎麼,元熙已經到了泰國嗎?」

    「是。」

    「還有呢?」

    宋雲萱看梅七沒有立刻將電話講完之後掛斷,就知道其中還有別的事情。

    聽見宋雲萱這麼問,梅七果然開口道:「那邊的人告訴我,元熙的助理在從機場接下他之後,並沒有馬上跟他一起回下榻的地方,而是離開了。」

    「查一查去哪兒了,我覺得元熙是一個很敏感的人,他要是這個時候把身邊的人給支開,搞不好是去找救兵了也不一定。」

    聽到宋雲萱這麼說,沒氣勢覺得有些好奇起來:「這麼早就去找救兵?」

    「他既然知道的多了,自然就會覺得很危險,提前跑去找救兵,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梅七點點頭:「可是,元熙的身份,我雖然有在查,卻並不是查的很詳細,他可能是刻意隱藏了自己的某些信息。」

    「他是哪裡人?」

    「祖籍榕城。」

    「榕城?」宋雲萱念著這個城市的名字,微微擰了擰眉毛,在腦海裡面搜索關於這個城市的信息。

    但是,搜索了許久,也沒有跟這個城市太多相關的信息浮現出來。

    「宋總有在榕城認識的人嗎?」

    「並沒有。」

    她一時之間想不起來,自然是沒有。

    如果有,以她的記憶力是能夠想的起來的。

    梅七聽見宋雲萱這麼說,沒有再問下去。

    但是心裏面卻一直記得之前來泰國的時候,白龍王曾經說過的事情。

    他說,宋雲萱的記憶會一點點的模糊,然後將以前發生過的事情都忘記。

    她現在並不能夠確定,宋雲萱在榕城有過什麼關係人脈沒有。

    因為這一切,宋雲萱很可能已經不記得了。

    而他,卻不能夠告訴宋雲萱。

    只能夠找人去重新調查這些事情才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