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三十五章 其中關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三十五章 其中關係字體大小: A+
     

    元熙這麼一說,立刻就引起了邵天澤的注意。

    邵天澤抬頭看著元熙,你想要說什麼?

    元熙笑了一下:「我聽說,你跟顧小姐之前是去過泰國的。」

    「你說的哪位顧小姐?」

    邵天澤皺眉。

    元熙笑著開口:「顧家一共就只有兩個女兒,現在顧長歌已經死了,還會有第二個顧長歌嗎?我說的,當然是顧長樂。」

    聽著他這麼說,邵天澤點了點頭:「是,的確是這個樣子,我跟長樂去過泰國。」

    「去泰國做什麼?」

    元熙這麼問邵天澤。

    邵天澤就忍不住笑了起來:「何必問我去做什麼呢?你既然已經把事情都給查的很清楚,自然也是知道我們去為了什麼吧?」

    元熙但笑不語。

    邵天澤吸了口氣,才道:「我們什麼也沒有問出來。」

    這樣一說,元熙就開口:「其實我覺得,邵先生可以跟顧小姐再去一次泰國。」

    「有什麼用?」

    邵天澤開口道。

    元熙道:「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話?」

    「什麼話?」邵天澤皺眉。

    元熙緩緩的,有些陰沉詭異的開口:「借屍還魂。」

    「借屍還魂?」聽著元熙說的這四個字,邵天澤的眉頭都擰緊了。

    借屍還魂,誰借屍還魂?

    元熙這又是什麼意思?

    元熙看著邵天澤將眉頭擰緊了,這才開口道:「我所說的很簡單,就是現在的宋雲萱,並不是之前的宋雲萱。」

    「她的確是宋岩的女兒,之前宋家內鬥的時候,已經做過親子鑒定了。」

    邵天澤沒有敢往更深的地方想。

    元熙知道他不說出來,邵天澤是不會主動做出那個大膽的猜測的。

    便開口道:「我跟你說的借屍還魂,就是顧長歌的魂,借了宋雲萱的屍。」

    元熙這樣詭異的說法,讓邵天澤覺得背脊都是陰嗖嗖的一涼。

    「我可不信這些怪力亂神的東西。」

    邵天澤一口就否決。

    而元熙聽著邵天澤這樣說,笑著問他:「你是不相信?還是害怕相信呢?」

    邵天澤的手指緊攥了一下,頭皮也覺得發麻。

    借屍還魂?

    宋雲萱的屍體裡面盛著的是顧長歌的魂魄?

    如果真的是這個樣子的話,宋雲萱豈不是就是一個來索命的厲鬼?

    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這種奇怪的事情發生?

    邵天澤吸了口氣,穩住心神,道:「我看元先生是看奇怪的髒東西看多了,所以才會有這種猜測。」

    「我是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髒東西,但是並沒有看多,邵先生,你就不多做思考嗎?」

    邵天澤擰眉看著元熙。

    元熙道:「想想看,宋雲萱如果真的只是一個從青城小鎮上面過來的普通女孩子,從小就不是從富裕家庭裡面長大的,又如何能夠這麼快的從宋家立足?」

    是,是很奇怪。

    宋雲萱在宋家立足的過程太迅速了。

    「而且,當初宋雲萱回來的時候,我可是聽人說過的,宋雲萱受了重傷,很嚴重很嚴重的傷,但是,她卻沒有死?」

    「即便是重傷,沒有傷及到要害,也是完全有可能恢復過來的。」

    「是沒有傷及到要害,但是,當時去檢查車禍現場的宋雲強的人,卻告訴宋雲強說這個女孩子已經斷了氣的。」

    邵天澤眉毛皺緊。

    元熙繼續道:「人是不能復生,我說到這裡,邵先生能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這麼可笑的事情,有什麼理由去相信。」

    「那一天,可剛好是顧長歌斷氣的那一天啊。」

    元熙這句話,成功的讓邵天澤渾身的汗毛都立了起來。

    那一天……是顧長歌死的那一天?

    他想到這裡,就匆忙將手機從褲兜裡面拿了出來。

    顧長歌的死去的那一天,對他的一生都有著重大的影響,他也是深深的印刻在腦海裡面的。

    現在,元熙說起來,他就忍不住的去查關於手機裡面儲存的宋雲萱的資料。

    在查到之後,邵天澤的身體立刻就像是水泥一樣,僵住了。

    而他手上的手機,也詭異的顯示出了同一個日期。

    那就是顧長歌斷氣的那一天。

    也是宋雲萱在去雲城的路上,出車禍的那一天。

    「我雖然以前也不相信這種怪力亂神的東西,但是,如果真的有的話,邵先生是想要被仇人所化的厲鬼殺死,還是想要將那個人再送到地獄一次呢?」

    元熙問邵天澤。

    邵天澤不可思議的搖了搖頭,嘴巴裡面也忍不住的呢喃:「不可能的。」

    「你說的這些太離奇了,絕對不可能的。」

    他這樣說著。

    元熙卻笑了起來:「邵先生,要不是我們所猜測的這樣,那麼,您要怎麼解釋宋雲萱會關心你那一雙兒女的原因?要知道,你那一雙兒女可是跟她半點關係都沒有啊。」

    「邵雪……」

    邵天澤從腦子裡面拉出了自己這個妹妹。

    勉力解釋道:「之前邵雪在宋雲萱所收購的繁星雜誌社裡面工作,所以會認識邵雪。」

    「你是想要說,宋雲萱是因為邵雪很關心你的那兩個孩子,所以才會也變得很關心你的兒女嗎?」

    「是……」邵天澤擰著眉毛,「肯定是這個樣子。」

    他堅持的開口對著自己道。

    元熙冷笑著搖搖頭:「不是這樣的,邵先生,你這是在絞盡腦汁的給宋雲萱找開脫的理由,你害怕現在的宋雲萱,真的是顧長歌。」

    邵天澤抿直了唇瓣,眼睛裡面也忍不住的有了幾分說不清的恐慌。

    是,他害怕。

    任憑是誰,都會害怕的。

    自己親手害死的人,明明看著她死不瞑目的變成了一具屍體。

    但是,現在卻有人說這個人變成了一個鬼,附著到了另外一個人的身上。

    既然是變成了鬼,必然是變成了索命鬼,來索他的命。

    誰都會怕死的,他也不例外。

    「你並沒有可靠的證據能夠證明這件事是真的。」

    「知道你去了泰國那一趟為什麼一無所獲嗎?」

    「為什麼?」

    邵天澤看向元熙。

    元熙開口道:「因為你見過的人,宋雲萱都見過。」

    「你是說,我去泰國見過的那些人,所說的話都是宋雲萱指使他們所說的謊話?」

    「就算是不全是謊話,那也差不多,總之,比較重要的事情,是一句話都沒有跟你說的。」

    邵天澤皺緊了眉頭。

    元熙看著他垂頭皺眉的模樣,笑了一下:「邵先生,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宋雲萱不管是從出身還是從經歷來看,都不是一個能在豪門爭鬥裡面獨佔鰲頭的人,但是,這些在外人看來她不能夠得到的東西,她卻統統都得到了,你覺得奇怪嗎?」

    當然奇怪。

    只不過,就算是奇怪又怎麼樣?

    沒有誰能夠真的證明宋雲萱的身體裡面盛著的是一個死去了的人的靈魂。

    他皺著眉毛,抿唇不語。

    元熙道:「邵先生不考慮去一趟泰國嗎?」

    「我已經去過了,並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

    元熙點了點頭:「那倒也是,所以,這一次就由我去好了。」

    聽見元熙這樣開口。

    邵天澤轉頭看向了他。

    元熙道:「既然你去泰國什麼消息都問不出來一句,那我就親自去一趟,我倒是不相信,我去也什麼都問不出來。」

    邵天澤開口道:「如果你是這樣想的,那你就去好了。」

    如果元熙願意去做調查,去找證據,他不阻攔。

    「可是,這明明不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卻要替你去找真相,邵先生就不覺得感激我嗎?」

    「如果我說要感激你,你想要藉機從我的手裡面索取什麼東西呢?」

    「把你的女兒給我養。」

    「我女兒現在生死未卜,我不能夠把她交給你。」

    元熙看著手術室門口那盞正在亮著的燈牌,開口道:「也是,小小姐撫養權的事情等她康復出院之後再說也無妨,但是,在我去泰國之前,必須要跟邵先生談好合適的條件我才能夠動身。」

    邵天澤看著他:「說吧,你想要什麼?」

    「邵氏。」

    邵天澤冷笑了一聲,有些鄙夷的看著他:「如果你有這個本事,能夠從我的手中拿走的話,我就把邵氏交給你。」

    「沒有我在財力上面的幫助,你是沒有辦法將邵氏繼續支撐下去的,難道這一點,邵先生的心裏面沒有數嗎?」

    邵天澤擰眉不語。

    的確,元熙說的一點都不錯。

    如今邵氏已經是外強中乾。

    顧長歌去世之後,他為了排除異己,已經將邵氏的高管層進行了一片清洗。

    所有他認為跟顧長歌關係很好,忠心與顧長歌的高層管理,都被他用各種方法從邵氏趕了出去。

    而剩下的那些,雖然表面上沒有表現出對顧長歌的忠心與敬佩。

    但是,卻在之後邵氏的發展中,一點點的跟他背向而馳。

    最後脫離了他的掌控。

    比如說郭玉月,比如說譚幽。

    這些都是他印象很深,也十分憎恨的事情。

    這些重要的骨幹管理在脫離了邵氏之後,邵氏內部沒有人能夠及時的彌補上這些空缺。

    就造成了邵氏高層管理不足,旗下業務能力受損,賽季盈虧比例增大。

    然後,一點點的將邵氏變成了一個虧空的架子。

    雖然現在的邵氏還被人看做是龍頭企業,商業帝國。

    但是,內里早已經支撐不起商業帝國這個名號來。

    早已是外強中乾的一個紙老虎了。

    他想著這些,手指忍不住攥成了一個拳頭。

    而元熙卻笑著又問了一次:「邵總,你要不要答應把邵氏給我?如果你把邵氏給了我,我會讓這個商業帝國,減慢崩塌的速度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