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三十一章 知道真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三十一章 知道真相字體大小: A+
     

    元熙這麼一說,邵天澤的眉毛馬上就皺了起來。

    ——該死,居然被元熙抓到了這樣的把柄。

    「你憑什麼確定就是我殺的顧長歌?」

    「你親口承認的啊。」元熙微笑著看他,「邵先生您自己說過的話該不會是都不記得吧?」

    邵天澤一愣,皺起了眉頭:「我什麼時候說過這樣的話?」

    「什麼時候?」元熙笑吟吟的說道,「那得問你自己啊,你好好想一想?」

    邵天澤冷笑:「我沒有說過的話,沒有做過的事,就算是你讓我想破了腦袋,我也是想不起來的。」

    聽著邵天澤這麼說,元熙嘖嘖:「那邵先生還真是一個選擇性失憶的人。」

    邵天澤才不管他說什麼,就只是想要看看他手上是不是真的有他害死顧長歌的證據。

    元熙也能夠察覺出邵天澤的目的,笑了一下,開口反問邵天澤:「邵先生你是覺得我手裡沒有你殺害顧長歌的證據,故意這樣說來詐你的嗎?」

    「不是嗎?」邵天澤挑眉,心中有些篤定元熙就是這樣詐他的人。

    元熙唇角勾起,邪笑了一下,才開口:「邵先生如果是真的記性不好,那我就幫邵先生想一想好了,之前,邵先生在洛家老爺子的病床前,是不是跟他說過你跟顧長歌的事情呢?」

    元熙這樣一提醒,邵天澤的而臉色果然就變了。

    的確,他在洛家池的病床前說起過這件事。

    而且還親口承認了害死顧長歌的事情。

    可是,那是他在洛家池的面前說的。

    不應該有外人聽了去才對啊。

    他皺著眉毛看元熙。

    元熙冷冷道:「邵先生,您覺得,媒體在你要傷害洛先生的時候才衝進去,是偶然還是提前就知道你會下手呢?」

    邵天澤抿直了唇瓣,不再說話。

    他當然能夠確定,媒體記者在那麼準確的時間段衝進去不是無意,而是早就知曉了他要下手。

    只不過,是誰操控了這些媒體記者呢?

    他的腦子轉動,在腦海中搜羅出了宋雲萱的模樣,然後忍不住眯著眼睛喊了一聲:「宋雲萱……」

    「是不是宋雲萱呢,我就不清楚了,不過我可以告訴邵總,你當時跟洛先生說話的時候,病房裡面是有針孔攝像頭的額,那個時候,你說的所有的話,都被記錄下來了。」

    這樣一說,邵天澤就心裏面涼了一半。

    可是,他卻又馬上想到了疑點:「既然是錄下來了,那麼,為什麼沒有人拿這件事出來告我呢?」

    「那我就不清楚了。」元熙笑笑,然後提醒邵天澤,「不過,我還是提醒邵先生你小心一點,雖然那個知道這些的人並沒有馬上揭發你對顧長歌做的這些事情,可是,現在不揭發,不代表以後不會揭發,你還是好好算著日子,或者是好好想一想是誰將矛頭瞄準了你比較好。」

    邵天澤當然會去好好考慮這個人,可是眼下,比起那個知道一切卻默不作聲沒有任何動作的人來說,元熙是個威脅更大的存在。

    邵天澤的視線緊緊盯著元熙。

    元熙看著他:「邵先生,我知道這是一件大事,所以我給你兩天的時間考慮。」

    「兩天太少了。」

    「不少了,邵先生,可不要太貪心,你以為在這個時候除了我對邵家還有興趣,誰還能有這個財力個人力來幫你抵抗陸家跟楚宋兩家對你的攻勢?」

    邵天澤沉默下去。

    元熙說的對,現在這個情況,除了他願意主動幫他邵家之外,其餘的家族不只是不願意幫助邵氏,而且還在看見邵氏有難的時候,各個都恨不得退避三舍遠離他。

    元熙對著邵天澤道:「邵先生,有我這樣的接盤俠你應該慶幸了,不然以後,可就很難找到我這樣的人了。」

    元熙說完,笑著看邵天澤。

    邵天澤看著元熙臉上的笑容,忍不住眯著眼睛咬了咬牙。

    想不到,邵氏也不過是才不到兩年,就到了今天這樣狼狽的境地。

    而且,他邵天澤還被人給侮辱到了臉上。

    實在是可恨。

    元熙看邵天澤已經開始好好考慮他的話,這才笑著往門外走:「那我就不妨礙邵先生想事情了,先告辭了。」

    邵天澤巴不得元熙趕緊滾。

    可是,元熙在走到門口的時候,卻好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一樣,停下腳步,轉過身將視線投遞到了二樓的樓梯拐角處,然後笑眯眯的開口:「那是邵先生跟顧大小姐的女兒吧?長得真可愛,我看她在上面等了你許久了。」

    這句話一說出來。

    邵天澤臉上的表情馬上就僵住了。

    而元熙,在看到邵天澤臉上的表情之後,滿意的一笑,便轉過身走了。

    邵天澤的視線陰戾的轉頭看向樓梯拐角出的顧淼淼。

    顧淼淼第一次見到父親這樣的表情,被嚇得往後退了一步。

    一下子就碰到了顧長樂的腿。

    「誰讓你在這兒的?」

    邵天澤質問女兒。

    顧淼淼被這樣凶的一問,馬上就被嚇得肩膀縮了一下,然後淚眼婆娑的轉頭去看顧長樂。

    顧長樂臉上一點擔憂的表情都沒有,相反的,臉上的笑容都彷彿要開成一朵花兒。

    她用手將淼淼的肩膀按住,然後往前一步,跟邵天澤對視:「天澤,你怎麼這麼凶,都要把淼淼嚇哭了。」

    「是你帶她過來的?」

    邵天澤狠狠看著顧長樂。

    顧長樂也不否認:「我怎麼知道你跟元熙在說這些事情,我只是看到了吃晚飯的時間,跟淼淼一塊兒過來叫你們兩個去吃晚飯而已嘛。」

    她說的毫不在意。

    實際上,她就是故意領著顧淼淼出現在這裡的。

    她討厭顧長歌留下的這個小孽,種。

    只要是看見,就覺得心煩的很。

    偏偏邵天澤對這兩個孩子還沒有下狠心。

    現在總該下狠心了吧。

    顧淼淼已經知道了自己的母親是父親害死的真相了,她顧長樂倒是要看看邵天澤,怎麼把這個女兒給騙過去。

    邵天澤看著顧長樂臉上的笑容,心裏面恨得難受。

    提步上樓,一把就抓住了顧長樂的手腕。

    他抓她的手勁兒很大,這樣抓住她,用力的幾乎要把她的手腕給捏斷。

    「誰允許你帶她過來的?」

    邵天澤咬牙切齒的問顧長樂。

    顧長樂看著顧淼淼那副害怕惶恐的模樣,笑笑:「她是你的親生女兒嘛,知道了就知道了,有什麼關係,而且這件事,就算是她現在年紀小不知道,那她長大了之後也一定會去調查,然後知道是你害死顧長……」

    啪——

    不等顧長樂把話給說完。

    邵天澤一個巴掌就打在了顧長樂的臉上。

    顧長樂的臉被打的騙過去,瞬間就浮起了一片紅色的指印。

    她身體氣的發抖,回過神來之後,抬手捂著臉,就跟邵天澤撒潑:「怎麼?讓淼淼知道了這件事你害怕啊?」

    「你這個瘋婆子!」

    邵天澤罵她。

    顧長樂冷笑著一把抓住他胸前的衣服,湊過去看著他的臉道:「現在知道叫我瘋婆子了?當初呢?當初我幫助你殺死顧長歌的時候呢?那個時候你怎麼不叫我瘋婆子?現在顧長歌死了,你就想要過河拆橋是不是?」

    顧長樂瞪大了眼睛質問邵天澤。

    邵天澤看著她發瘋的模樣,心頭嫌惡。

    拉著她的手腕就往前走。

    顧長樂掙扎著不肯走:「怎麼,你想要幹什麼?你殺了顧長歌還想要再殺了我?」

    「閉嘴!」

    邵天澤呵斥。

    淼淼本來在樓梯口聽見邵天澤跟元熙的對話之後就覺得心底一片恐懼,現在看著顧長樂跟邵天澤互相揭露對方的醜事,心裏面更是無助起來。

    她看著邵天澤拉著顧長樂往前走。

    忍不住的想要遠離顧長樂跟邵天澤。

    腳步也像是被水泥給裹住了一樣,邁不開步子的一點點往後退。

    她想要離開這個家,離開這個殺死了母親的人。

    可是,她好害怕。

    沒有人過來帶她走,沒有人能夠在這個時候保護她。

    她想要邁開腿跑的快一點,想要一頭撲倒哥哥的懷裡面讓哥哥保護自己。

    可是,她既怕的邁不開腿,也看不到哥哥在哪裡。

    她的眼淚從大大的眼睛裡面流出來。

    淚水順著開愛飽滿的臉頰往下流。

    一直將淚水滴到了鞋面上。

    顧長樂還在跟邵天澤爭執互罵。

    顧淼淼轉頭,想要離開二樓。

    朝著樓梯下面走。

    可是,剛一轉身,就意識到自己已經到了樓梯的邊緣。

    落下去的腳也收不回來,啊的一聲尖叫,就從樓梯上滾了下去。

    孩子的尖叫聲迅速的傳到顧長樂跟邵天澤的耳朵裡面。

    邵天澤聽見女兒的尖叫聲,立刻就放開顧長樂,然後緊張的去看顧淼淼。

    只是,加快的步伐衝過去。

    也沒能夠拉住滾下去的孩子,只看見淼淼的身體滾過樓梯的最後幾道台階,然後整個人躺在地上。

    嘴角跟額頭都流出了鮮紅的血跡。

    可是眼睛,卻是緊緊閉著的。

    邵天澤大驚失色的衝下去看女兒。

    顧長樂也趕到了樓梯口。

    看見顧淼淼摔下了台階,頭上嘴角都流出血來,忍不住擊掌大笑:「真是老天長眼,今天就幫我除掉了這個礙眼的小賤人!」

    邵天澤哪裡管得了現在顧長樂在說什麼,一把將女兒從地上抱起來,就探她鼻尖是不是還有呼吸。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