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二十九章 尋求合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二十九章 尋求合作字體大小: A+
     

    邵天澤聽見元熙這個名字,並沒有任何的印象。

    皺了皺眉毛,才開口道:「她還跟你說別的了嗎?」

    顧長樂回憶了一下,搖頭:「別的沒有了。」

    「既然沒有說別的,你為什麼一口就答應下來跟他見面?」

    邵天澤這樣說,顧長樂覺得有些不解:「既然鞥出手這麼闊綽,必然是一個又能力幫助我們的人,為什麼不答應跟他見面呢?」

    顧長樂的話,只讓邵天澤將眉頭皺的更緊。

    顧長樂想的也不少:「從他所贈送的禮物就能夠看得出來,這個叫元熙的對我們是什麼樣的態度,如果他真的沒有跟我們合作的誠意,是絕對不會選擇這麼貴重的禮物來送給我的。」

    顧長樂看著那枚南非鴿子蛋,滿臉上都是得到了心愛首飾的歡喜。

    邵天澤看見她滿腦子裡面只是這件帶給她的驚喜,皺著眉毛,轉身上樓,沒有在跟她說話。

    顧長樂也沒有理會他。

    對她來說,執拗有了手上這枚漂亮的戒指就好,至於邵天澤是做什麼,那完全不用去管。

    反正有了元熙這樣的幫手,邵家也不可能在朝夕之間就一敗塗地。

    她是個女人,在這種邵家走下坡路的時候,還是少去管閑事比較好。

    做這些事情,儘管讓他們男人來就好了。

    有了心愛的首飾,顧長樂幾乎將自己之前想要掌控邵家的宏大目標給忘了個一乾二淨。

    而邵天澤卻因為元熙這個人的出現,開始仔細回想起之前碰到過的那些可能對他有用處的人。

    不管是在跟顧長歌結婚之前,還是在跟顧長歌結婚之後。

    只要是他認為對自己有用處的人跟事。

    他都會印象深刻的牢牢記在腦海裡面。

    可是,現在元熙出現,他在腦子裡面搜羅了一遍,也未能夠想起有關於元熙的事情。

    他緊縮眉毛,憂愁的眉心的褶皺都難以舒展開。

    ……

    宋雲萱在吃過晚飯之後,便跟陸風一起去外面散步。

    年關已近。

    坐在車上往繁華的街道上面眺望,很容易就能夠看見入眼的那一片喜慶祝紅色。

    陸風的腿腳不便,但是在他身邊照顧的人卻是對他盡心儘力。

    看陸風的目光在外面人多的廣場上流連,前面的司機跟助理便開口問陸風:「陸先生要不要下去走走?」

    陸風聽見助理這樣說,目光卻是看向了宋雲萱。

    宋雲萱接觸到他的目光,笑了一下:「走走吧,老是在車子裡面也是有些悶。」

    宋雲萱同他一起在廣場上下車。

    因為旁邊的綠化植被上面有被放了燈帶,霓虹出現,就會有閃亮的燈光。

    宋雲萱為他推著輪椅,往前面走:「新年就要來了,不知道陸先生有什麼計劃。」

    陸風笑了一下,抬頭看宋雲萱:「與其問我有什麼計劃,倒是不如你來計劃一下。」

    宋雲萱被他這麼一說,思索了一下:「計劃什麼呢?」

    「總不好你現在還是滿腦子裡面都是邵天澤手裡面的邵氏吧?」

    陸風一句話就說清楚了宋雲萱心中所想。宋雲萱微微一笑:「就算是這樣,又有什麼關係?」

    「倒是沒有什麼關係,只是我覺得,你有時候也應該放鬆一下,邵氏現在已經是窮途末路。」

    陸風對邵氏以後的發展不覺得有什麼期待。

    畢竟,沒有了五千萬的嫁妝是雪上加霜。

    再加上丟失了洛家這樣的好幫手,更是孤立無援,苦心也全部白費了。

    實在是沒有什麼好幻想下去的了。

    宋雲萱看著遠處在廣場上玩耍的小孩子,微微笑了一下:「就算是這個樣子,只要是他們命不該絕,也還是會有人來幫他們的。」

    聽到宋雲萱這樣說,陸風倒是覺得好奇起來,眼神看向宋雲萱。

    宋雲萱也看著他,開口道:「我今天聽人家說,法國拍賣行上的那枚鴿子蛋被人給高價從競拍者的手中買走了。」

    「你喜歡?」

    陸風問宋雲萱。

    只要是宋雲萱說喜歡,他完全有能力出更高的價格把這個東西買回來送到宋雲萱的手裡面去。

    而宋雲萱卻輕輕搖了搖頭:「不是我喜歡,而是有個人很喜歡。」

    陸風問她:「是誰?」

    「顧長樂。」

    宋雲萱一說這個名字,陸風就皺起了眉頭:「你是說,這枚南非鴿子蛋經過他人之手后,到了顧長樂的手裡面?」

    「是。」

    宋雲萱這麼一說。

    陸風就深思起來:「這也許只是你的猜測。」

    「如果你認為這只是我的猜測,那有可能這就只是我的猜測,如果你認為這不是我的猜測,而是很可能發生的事情,那我會非常感謝你相信我。」

    宋雲萱這麼說,這件事就上升到了彼此信任的事情上。

    她跟宋雲萱之間的合作關係,擺明了是需要彼此的信任的。

    如果她不相信宋雲萱,那麼有很多事情都做不成。

    陸風開口:「我會幫你查那枚戒指到了誰的手裡面。」

    「那就有勞陸先生了。」

    陸風開口:「你想要知道的事情,我都會幫你查清楚的,畢竟,你是我陸風的未婚妻。」

    聽見陸風這樣說,宋雲萱笑了一下。

    卻並不見得有多麼開心。

    與其去當陸風的未婚妻,她更希望,也更喜歡去當楚漠宸的未婚妻。

    只不過,楚漠宸已經再也不會出現了。

    她只能夠去做陸風的未婚妻。

    陸風的消息來源是很可靠的。

    不然的話,他不可能在回到雲城之後能夠快立足。

    而她宋雲萱也不是查不到那個人將那枚戒指送給了誰,只是覺得放出自己去查的消息,總是不如放出陸風去查這件事的消息要更好。

    畢竟,陸風如果去查,被人發現了也會讓人覺得是陸風想要買這枚戒指送人。

    而她宋雲萱若是去查,那就未必能夠讓人這麼信服了。

    因為宋雲萱的來歷是宋岩鄉下一個見不得市面的女兒。

    一個二十歲左右,卻是從鄉下來的女孩子,這麼快愛上這種奢侈的鑽石首飾,未免讓人覺得有些不太信服。

    因為鑽石這種東西,不是在珠寶首飾裡面浸染多年,是體會不出這個東西是多麼有魅力的。

    陸風道額消息在第二天的早上傳過來。

    宋雲萱一起床,就聽到肖虹打過來的電話,開口道:「宋總,我們雜誌社昨天得到一個消息,是顧長樂的。」

    一說是顧長樂的消息,宋雲萱就有些感興趣起來:「什麼消息?」

    「顧長樂可能是有了交往的對象,或者是準備訂婚。」

    「怎麼說?」

    「因為你今天早上有人拍到顧長樂早起散步,手上戴著前幾天轟動一時的那枚法國拍賣行的南非鴿子蛋。」

    肖虹這樣一說完,宋雲萱就垂了垂眼睛。

    果然,不出她所料,那枚鴿子蛋的確是到了顧長樂的手裡面。

    「不是邵天澤送的嗎?」

    明知道不是邵天澤送的,宋雲萱還是這樣問了肖虹。

    肖虹開口道:「絕對不可能是邵天澤送的,我聽這幾天對邵家有密切關注的記者說,邵天澤接連幾天的心情都不好,而且甚至還被抓拍到去夜店裡面喝酒,邵家現在走下坡路,對內對外的資金都非常的困難,在這樣的特殊時刻,邵天澤是絕對不會出手這樣的闊綽的幫助顧長樂置辦首飾的。」

    聽到肖虹分析的面面俱到,宋雲萱也覺得自己沒有看錯肖虹這個人。

    肖虹抿著唇,對著她道:「宋總,我覺得有可能是喜歡顧長樂的人送的。」

    「這也只是一個猜測而已。」

    「畢竟顧長樂還沒有嫁人,邵雪嫁到港城帶走了這麼多的嫁妝,而且還沒能夠幫邵天澤順利的尋求到合作者,沒有了妹妹這條裙帶關係的路可以走,那麼就只能去走顧長樂這條路了。」

    聽著肖虹這麼說,宋雲萱倒是也不反對。

    但是,她卻很清楚顧長樂跟邵天澤之間的曖昧關係。

    顧長樂之前有病,雖然是顧家的二小姐,但是卻因為身體因素,並不適合聯姻。

    不然的話,她顧長歌也不會將這樣一個禍害一直留在身邊。

    那段時間,顧長樂就一門心思全都放在了怎麼勾引邵天澤上。

    自然也就沒有別的功夫去勾引其他有錢的公子哥。

    既然之前都沒有機會勾引愛慕她的人,那麼之後跟邵天澤在一起之後,就更不會有這樣的可能了。

    所以說,肖虹推斷是愛慕者送給顧長樂的這枚戒指並不可靠。

    她覺得,這個送給顧長樂戒指的人。

    非常可能是想要跟邵家扯上關係。

    至於是什麼樣的關係需要付出一枚這樣昂貴的戒指來表示誠意,那就非常難說了。

    宋雲萱沒有將自己的想法全部都告訴肖虹。

    只是開口道:「你派人密切去關注著這件事,如果顧小姐真的是有這樣的喜事,一定要第一時間曝光出來跟雲城的人好好分享分享。」

    肖虹明白宋雲萱這句話的意思,點了點頭道:「只要一有可疑之處,我們一定會按照宋小姐您吩咐的好好抓拍下來然後曝光的。」

    宋雲萱點點頭,對肖虹這句話很滿意。

    既然是尋求合作的,又是想要跟邵天澤建立合作關係的。

    那麼,如果是在建立合作關係的時候同時在追求同一個女人,那麼,合作關係還會那麼穩固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