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二十六章 賠了妹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二十六章 賠了妹妹字體大小: A+
     

    孟悠然這場官司打的名利雙收。

    雖然顯示邵天澤對著洛家老爺子下手的證據不少。

    但是勝在孟悠然馬上就想到了以病為由來脫罪。

    而且,這一想法,配合邵天澤的完美回應,讓邵天澤順利的從這場風波裡面得以自保。

    一方面給邵天澤爭取到了清白跟自由。

    而另一方面,也顯出了他的實力不容小覷。

    但是邵天澤卻對洛辰被洛羲帶回去而顯得對顧長樂尤為不滿。

    邵天澤從拘留所出來的第一天晚上,就約了孟悠然在港城的酒店中慶祝洗塵。

    並且訂好了返回雲城的機票。

    在慶祝宴上面,邵天澤多喝了點酒,皺著眉毛悶悶不樂。

    顧長樂不能飲酒,全程都非常清醒,看見邵天澤的眉頭一直皺著,就知道他是因為她沒將洛辰留住的事情而惱怒。

    她抿了抿唇,蹭到邵天澤的身邊,溫聲道歉:「對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

    「已經過去的事情了,不要再說了。」

    邵天澤沒有抬眼看顧長樂。

    顧長樂皺著眉毛,又去糾纏他:「洛辰就算是不被洛羲帶回去,也很難保證能跟你一塊兒從洛羲的手上把洛家的主動權搶回來的呀,洛家老爺子還活著的。」

    顧長樂這麼一說,邵天澤的眼底更暗了一些。

    的確,只要是這個洛家的老頭子還活著,就很難保證能夠幫洛辰掌握洛家。

    但是,只要是洛辰留在他的手裡面,兩個人建立了合作關係,就可以想辦法去做。

    可是,顧長樂卻讓洛羲把洛辰給帶走了。

    只要是洛辰被帶走,那就失去了一切翻身的機會跟可能。

    他悶悶不樂的原因,也正是這個。

    孟悠然是個聰明人,看著邵天澤一直垂著眼睛喝悶酒,顧長樂怎麼跟他說話,他也不太理會,就勸他:「邵先生,顧小姐說的沒有錯,只要是洛家老先生還活著,洛家就一定是洛羲做主的,洛家老爺子偏向與洛羲,而不是洛辰,這是現在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顧長樂見孟悠然難得幫她說話,眼神裡面也有點感激,跟著開口道:「是啊是啊,洛家老爺子可是向著洛羲的,洛辰做什麼在洛家老爺子的眼睛裡面也沒有用的,除非洛老爺子死了,才有可能引起洛家的風波,然後讓洛辰有機會上位。」

    邵天澤抬頭掃了顧長樂一眼,然後把酒杯裡面的酒仰頭全喝下去,酒杯放桌子上面一放,才開口道:「只要是洛辰留在我的手裡面,洛家那個老頭子又能夠活多久?」

    洛家池經過這樣的打擊,本就是奄奄一息,身體狀況大不如從前了。

    只要是稍微用點手段,就能夠把這個老頭子給送上西天。

    但是,顧長樂居然沒有想到跟洛辰合作的事情,真是腦子不夠用的。

    邵天澤有些嫌棄的轉頭看了一眼顧長樂。

    顧長樂直管是擺出了一副無辜的模樣。

    要是以前,顧長樂擺出一副無辜的模樣來,他的心裏面也就是不跟她計較這些事情了,畢竟是她心愛的女人。

    但是,跟顧長樂相處的時間長了,看著她做的蠢事多了。竟然漸漸的就對她那張無辜的嘴臉表情開始不耐煩起來。

    他現在看見顧長樂的臉就覺得心煩。

    轉過頭也就懶得再去看她的樣子。

    旁邊孟悠然一邊喝酒,一邊看顧長樂討好道歉的模樣,心裏面嘲笑顧長樂是個蠢貨。

    卻又不能夠明著說出來。

    只得同情的對著邵天澤開口:「邵先生就不要跟顧小姐糾結這件事了,有些事情還是要看造化的,許是上天就註定了不讓洛辰來繼承洛家,那也不一定。」

    顧長樂點頭附和:「是啊。」

    邵天澤的耳朵總是聽著她說『是啊是啊』,聽的耳朵好像都要起繭子了。

    孟悠然在說完這句話之後,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開口對著邵天澤道:「像是洛辰這樣的人,對於自己的目的向來都是非常明確的,雖然當時是被邵先生扣下的,但是,他應該也能夠得到一點消息,或者是從顧小姐的嘴裡面猜出來一點什麼。」

    邵天澤點頭:「沒錯,他是個聰明人。」

    說完這句話,他就又看了看顧長樂。

    只差那一句『你是個笨蛋』沒有說出來。

    顧長樂之前在顧長歌活著的時候還是一個聰明一些的女人,畢竟顧長歌是一個強勁的對手,一點點破綻都會被顧長歌給發現,所以在顧長歌的面前也自然是要偽裝的真一點,處處都小心謹慎。

    可是,自從顧長歌死了之後,顧長樂整個人就變得極其放鬆下來。

    彷彿隨著這個強大的敵人死去,她的腦子也開始退化了一樣。

    做出來的蠢事更是一件接著一件。

    有時候邵天澤都在懷疑,是不是最近給顧長樂換的這顆心臟是一個天下最蠢的人的心臟,才導致顧長樂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他垂著眼睛,不看顧長樂,卻分析著孟悠然所說的話,問身邊的顧長樂:「洛辰在被洛羲帶走之前,有沒有跟你說過要跟我合作的事情?」

    這樣一問,顧長樂的臉上馬上就表現出了濃濃的心虛。

    因為洛辰的確是這樣問過,不然的話,她也不會心虛到現在這樣的地步。

    孟悠然看著顧長樂垂下眼睛,無言以對的表情,就知道洛辰肯定跟她提出過合作的事情。

    但是,也絕對被這個沒腦子的女人用狂妄不屑的語氣給拒絕了。

    邵天澤轉頭看垂下頭不說話的顧長樂,擰緊了眉毛:「他提過?」

    「……嗯。」

    顧長樂應了一聲。

    邵天澤心裏面更氣,給自己倒了一大杯酒,然後端起來喝下去。

    顧長樂看見邵天澤這個樣子,很擔心的開口:「你不要喝太多,我知道這件事是我做錯了,但是當時你在拘留所裡面被拘壓著,我也找不到聯繫方式可以過問你的意思,再想一想洛辰那個時候已經是一無所有了,就覺得你肯定不會跟他合作的,所以就拒絕他了。」

    邵天澤轉頭,眯眼看著他:「就算是洛辰一無所有了,我們也依舊可以跟他合作,只要是她還有洛家幼子的這個身份就足夠了。」

    有時候,並不是手上的金錢產業才能夠作為彼此合作的籌碼。

    籌碼是多種多樣的,其中身份,也是最重要的東西。

    顧長樂被邵天澤這麼一說,有些難過的皺著眉毛看邵天澤:「天澤,我已經說了啊,我都說我知道錯了。」

    邵天澤有些不耐煩:「你現在認錯又有什麼用處?你想想看,現在我們已經損失了多少東西?」

    顧長樂不以為然:「也沒有損失什麼啊。」

    邵天澤冷笑著問她:「你再好好想一想,我們是沒有損失什麼嗎?」

    顧長樂垂下眼睛:「頂多就是損失了給那個丫頭的嫁妝而已。」

    說完這句話,顧長樂還有些埋怨:「我當時跟你說過了,讓你不要給這個丫頭這麼多的嫁妝,可是你偏偏不聽,非要給那麼多,現在那個臭丫頭嫁給洛羲,指不定會不會在回到邵家來幫我們呢。」

    孟悠然在旁邊聽著不做評價。

    邵天澤卻皺著眉毛道:「邵雪不會幫我們的。」

    顧長樂抬起頭來,看著邵天澤:「那我們的嫁妝豈不是白白給他了?那多賠。」

    「何止是賠錢,我還賠了一個妹妹。」

    邵天澤的手指緩緩攥緊,握成了一個拳頭。

    本來邵家陷入到資金危機裡面,他想要以小換大把邵雪給好好嫁出去,然後博取洛家的幫助的。

    但是現在倒是好,不僅沒有博取到洛家的幫助,反而讓賠上了五千萬的嫁妝跟一個籌碼一樣的妹妹。

    實在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的典型下場。

    邵天澤心情不好。

    顧長樂說起嫁妝的事情來,就覺得有氣,忍不住繼續埋怨邵天澤:「那個臭丫頭,一早心就不在我們這邊,你給她這麼多的嫁妝我也是不願意的,但是你卻偏偏信了她的邪,真是叫人惱火……」

    顧長樂說起來就閉不上嘴巴。

    邵天澤垂著眼睛沒有去看她,眼睛裡面的神色卻是越變越陰沉的。

    顧長樂卻毫無察覺,繼續道:「我看邵雪對淼淼很好,搞不好之前是認識顧長歌這個賤人的,現在我們邵家落到這一步,不知道她在背地裡面給宋雲萱幹了多少通風報信的事兒,我看你就應該查一查她之前是不是認識顧長歌這個死女人。」

    「夠了沒有?!」

    邵天澤終於忍不住顧長樂這張喋喋不休的嘴,擰著眉毛呵斥道。

    顧長樂被邵天澤這樣凶的呵斥。

    一下子就停下了嘴巴裡面的話,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邵天澤:「天……天澤,你怎麼了?」

    邵天澤擰眉看著她:「你知不知道你很煩?」

    顧長樂有些茫然。

    邵天澤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不讓自己繼續去看著顧長樂。

    省的控制不住自己想要繼續罵她。

    邵天澤站起身來,向著房間門口走。

    只有顧長樂獃獃坐在原地,好久都沒有動彈。

    邵天澤變了,以前的邵天澤是絕對不會跟她發這麼大的火的。

    怎麼現在她不過是做錯了一點點小事而已,就對著她這樣凶?

    顧長樂想著,就覺得委屈,眼睛裡面的淚水氤氳著。

    手指也緩緩攥了起來。

    只有旁邊的孟悠然,看著顧長樂被邵天澤凶了,心裏面暗暗覺得解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