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二十一章 認罪視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二十一章 認罪視頻字體大小: A+
     

    「那怎麼辦?」洛羲有些沉不住氣,「總不能就這麼放過邵天澤吧?」

    「就這樣放過是不可能的,既然顧長樂能夠找孟悠然過來應對,我也會有別的辦法的,你不用管這件事。」

    宋雲萱說的輕描淡寫。

    洛羲卻是一直緊緊皺著眉頭的。

    宋雲萱腦子裡面盤算著孟悠然跟邵天澤的事情,無心繼續跟洛羲那邊說下去,便開口囑咐邵雪:「你們兩個這幾天稍微注意一點,邵天澤那邊我來就好。」

    邵雪聽見宋雲萱這樣說,應了醫生。

    宋雲萱那邊還可以囑咐了一句:「尤其是洛羲,這幾天一定要做事小心一點。」

    洛羲也應了一聲。

    宋雲萱這才將電話給掛斷。

    邵天澤這樣陰險的人,在家上孟悠然這樣的律師,兩個人湊在一起,就算是想不出什麼脫罪的法子,也絕對不會就這樣坐以待斃的。

    宋雲萱輕輕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還是覺得不舒服。

    早報在港城傳播開洛家老爺子入院被邵天澤企圖謀殺的消息傳開了之後,就引起了港城跟雲城的雙重關注。

    而臧靈兒那邊在得知這件事之後,也親自找到了宋雲萱。

    並且硬是蹭著留下中午跟宋雲萱一起吃飯。

    陸風也來跟宋雲萱一塊兒吃飯,在看見臧靈兒之後,皺了皺眉頭。

    覺得這個丫頭有些礙手礙腳。

    臧靈兒也能夠看出陸風很嫌棄她打擾了他們的二人世界,笑了一下,手指撕了一塊黑麵包,道:「陸先生該不會是沉浸其中不能自拔了吧?」

    陸風擰著眉頭看她:「你陰陽怪氣的又是什麼意思?」

    聽見陸風直接說她是陰陽怪氣。

    臧靈兒撇了撇嘴,道:「不管你怎麼說,我也不會馬上走的,有雲萱的地方就有我。」

    說著,還伸手去攬了一下宋雲萱的肩膀。

    陸風看著臧靈兒攬著宋雲萱的肩膀,開口道:「你還真是一個瓦數很大的電燈泡。」

    聽見陸風這樣說,宋雲萱都忍不住笑了一下。

    臧靈兒卻開口:「反正大家都是朋友,你也安排了記者里裡外外的報道你們甜蜜同行,就算是我來跟你們一塊兒吃飯,打擾到了你們單獨相處,也不會有什麼關係啊,記者也會寫的你們一起用餐甜甜蜜蜜羨煞旁人的。」

    臧靈兒的嘴巴說的靈巧。

    宋雲萱看著她:「你這張嘴就是話多。」

    「何止是話多,我知道的還多。」

    臧靈兒這麼一說,陸風就動了心思:「既然你說你知道的多,那你就說說我想知道的事情好了。」

    臧靈兒問他:「那麼請問,陸先生是想要知道什麼?」

    「一個人的下落。」

    陸風說是一個人的下落。

    宋雲萱跟臧靈兒便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想到了那個曾經傷害過陸風的女人。

    那個女人拿錢走掉,背叛了他那段深刻的感情之後並沒有死,而是人間蒸發一樣失去了蹤跡。

    這些年倆,陸風一直沒有忘記那個女人,想必也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再見到她。

    臧靈兒假裝什麼都沒有猜到一樣,問他:「說說看,是那個人這麼幸運讓陸先生心心念念的記掛著。」

    宋雲萱在旁邊聽著,但笑不語。

    陸風看了看宋雲萱,便開口:「那個人也是宋小姐認識的人。」

    「難道你問我這個人的下落,還要讓我猜這個人是誰嗎?」臧靈兒側眸看他。

    陸風也不再賣關子,開口就道:「我想知道洛辰現在究竟在哪裡。」

    陸風這句話一說出來,就讓臧靈兒跟宋雲萱覺得有些失望。

    本來還以為他會說說以前的老情人的,卻沒有想到,他說的居然是洛辰。

    「真是想不到,陸先生居然對洛家的事情這麼上心。」

    「這不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嗎?」

    陸風看向宋雲萱:「雲萱是我的未婚妻,雲萱想要知道的事情,就是我想要知道的事情。」

    臧靈兒覺得很無趣,開口道:「洛辰現在還在邵天澤的手上。」

    陸風擰眉:「不是說他已經從邵天澤的手上跑了嗎?」

    他已經託人去打聽過洛辰的下落,的確有人說洛辰是落到了邵天澤的手裡面,但是卻也說洛辰已經從邵天澤的手裡面逃跑了。

    現在這是怎麼回事?

    陸風皺著眉頭看臧靈兒,臧靈兒笑了一下:「怎麼?你這是不相信我?」

    「你的消息來源可靠嗎?」

    「百分之百的可靠,你最好還是相信我。」

    臧靈兒這麼說著,陸風的視線就看向了宋雲萱。

    宋雲萱感覺到陸風看著自己,也將視線轉到了陸風的身上,笑了一下:「我相信臧家的消息來源。」

    「那洛辰還真是沒有用。」

    陸風對洛辰的能力產生了懷疑。

    而臧靈兒卻笑了一下,開口道:「你也不要小看了邵天澤,怎麼說,都是從顧長歌的手上搶家業的男人,如果是一個窩囊廢,也沒法走到今天在這一步。」

    這樣一說,宋雲萱便也認可的點了點頭:「是這樣的。」

    陸風吸了口氣:「我聽說,醫院裡面有監控錄像。」

    陸風這句話成功的吸引了宋雲萱跟臧靈兒的注意力,他們兩個在聽見陸風這句話之後,都把視線牢牢的定在了陸風的身上。

    陸風看著他們兩個這樣看著自己,開口道:「怎麼,你們不知道嗎?」

    臧靈兒皺眉:「我沒聽說醫院裡面在洛家老爺子的重症監護裡面安裝攝像頭。」

    臧靈兒這麼說著,視線就慢慢轉到了宋雲萱的臉上。

    宋雲萱笑了一下:「沒錯,是我讓人安裝的。」

    「錄像現在在你的手上?」

    「是。」

    宋雲萱點頭。

    臧靈兒起了興緻:「能不能拿出來讓我看一看,我倒是想要好好看一下,邵天澤在狗急跳牆對著洛家老爺子下手的時候是一副什麼樣子。」

    「確定要看嗎?」

    宋雲萱問臧靈兒。

    臧靈兒反問她:「不能看嗎?」

    「我只是覺得現在不適合你們看。」

    宋雲萱越是說不適合,不想要讓他們兩個看,就越是讓人想要看這個監控錄像。

    陸風開口道:「我們跟你都是站在同一邊的,有什麼不適合的?」

    「對啊,雲萱,難道你不拿我們當做是自己人嗎?」

    被臧靈兒這麼一說,宋雲萱自然不能夠繼續藏著錄像不讓他們兩個看。

    「你們現在就要看?」

    「如果你帶在手機裡面的話。」

    「卻是是帶著的。」

    宋雲萱將手機拿出來。

    陸風跟臧靈兒都把視線放在了宋雲萱的手機上。

    「視頻內容我發到你們兩個的手機上。」

    陸風跟臧靈兒點了點頭。

    半分鐘之後,宋雲萱將手機視頻發在了陸風跟臧靈兒的手機上。

    兩個人打開視頻,興緻勃勃。

    可是,十五分鐘之後,就雙雙皺起了眉頭。

    「顧長歌……真的是他殺的?」

    臧靈兒皺著眉毛問宋雲萱。

    宋雲萱的手指牢牢抓著面前的青花瓷開水杯,不以為意的反問:「不然你們以為呢?」

    「我還以為,這只是外界的傳言,想不到邵天澤居然親口承認了。」

    陸風也抬起了頭。

    宋雲萱笑著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顧長歌是瞎了,才被他騙了這麼多年。」

    宋雲萱這麼說,臧靈兒也覺得有些同情顧長歌:「現在有了這個證據,是不是可以高發邵天澤,讓他以謀殺罪入獄?」

    「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僅僅只是憑著這段視頻,很難讓人信服的。」

    「所以,你就打算將這段視頻這樣留下來,也不去告訴別人他的真面目?」

    臧靈兒問她。

    好像還有些給顧長歌打抱不平的樣子。

    宋雲萱看著臧靈兒臉上激動的模樣,忍不住笑著問她:「顧長歌跟我非親非故,我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拿這個視頻去幫她討公道?」

    不是這個時候不能夠拿這個視頻去幫顧長歌討公道,而是,她沒有充分的把握。

    如果僅僅憑藉一段視頻就能夠讓邵天澤定罪的話,她也許早就做了。

    可是,卻不能去做。

    第一,因為孟悠然在邵天澤的身邊,有了孟悠然的幫助,在加上顧長歌被謀殺已經太久,有的證據也已經被盡數消滅,僅僅只是憑藉著這一段視頻,並不能夠完全讓法庭定邵天澤的罪。

    她還需要別的證據。

    而第二個原因,就是她現在還沒有將邵氏握在手裡面,邵氏還沒能變成宋氏,她不能太快讓邵天澤失去在邵家的比重。

    因為對淼淼跟顧奕來說,邵天澤要比顧長樂還好一些。

    如果邵天澤徹底被判罪入獄,那麼就會將邵家的大權全部都放到顧長樂的手裡面去。

    依照顧長樂這種心狠手辣的女人所辦的事情來說,淼淼跟顧奕在接下來沒有邵天澤保護的情況下,一定會很難生活。

    搞不好丟了性命也不一定。

    她想的太多,所以下手的時候便猶豫了許多。

    陸風跟臧靈兒不能夠明白她的擔憂,她也不能夠跟她們完全解釋清楚。

    所以,就只能這樣,裝作是不願意去管顧長歌的閑事。

    其實,她想要給給顧長歌報仇。

    想要給自己報仇。

    但是,現在為了淼淼跟顧奕,卻還是要忍耐一段時間。

    等到時機成熟,再把這段視頻曝光出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