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一十一章 洛辰不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一十一章 洛辰不滿字體大小: A+
     

    第七百一十一章洛辰不滿

    梅七出了這樣的主意,宋雲萱沒有直接反對,甚至覺得還有些意思。

    便在思考了一下之後,給陸風那邊打了電話過去。

    陸風腿腳不方便,很少外出遊玩。

    在聽見宋雲萱要求他去港城的時候,也很快就想到了宋雲萱還有別的目的。

    直截了當的開口問宋雲萱:「宋小姐是去港城參加洛羲跟邵雪的婚禮。」

    「並不是。」

    「單單是遊玩,我可沒有什麼興趣。」

    「不如去看個熱鬧。」

    這樣一說,陸風沉默了一下,才點頭:「那我姑且答應下來了,熱鬧我還是喜歡看的。」

    這個世界上,喜歡看熱鬧的人多不勝數。

    而陸風跟宋雲萱便是其中之一。

    邵雪跟洛羲的婚禮已經被雲城跟港城的媒體同時關注,所以在婚禮前一天,便有記者等在了洛羲跟邵雪舉行婚禮的酒店跟禮堂門口。

    而洛家也邀請了各路的賓客前來。

    顧長樂知道邵雪跟洛羲結婚的事情,自然也不會輕而易舉的放棄這個好機會。

    所以在婚禮舉行的前一天,就央求著邵天澤,讓邵天澤允許她辦出院手續。

    邵天澤每次都拒絕讓她出院,但是拒絕的次數多了,顧長樂反而覺的外面的世界更加美好也更加嚮往了起來。

    邵天澤面對顧長樂的央求,沒有辦法,只能答應讓她出院,並且帶她一起去港城參加邵雪跟洛羲的婚禮。

    顧長樂出院之後第一次參加這樣隆重的聚會。

    所以精心挑選了去參加婚禮的衣服,還戴了新買的海洋之心首飾。

    因為海洋之心是南非多年來所產的最大的藍色鑽石。

    而且品相又好。

    所以備受千金小姐跟豪門貴婦的喜愛。

    只是,藍鑽只有這麼一塊,最後落也只能落到一個女人的手裡面。

    顧長樂運氣好,就偏偏得到了這條鑽石項鏈。

    並且在走婚禮的嘉賓紅毯的時候,還搶了所有女賓客的風頭。

    這風頭,甚至是直壓當天舉行婚禮的新娘邵雪。

    邵雪跟洛羲都在休息室裡面等著待會兒的婚禮儀式。

    而監控紅毯的直播錄像裡面,顧長樂脖子上面所帶著的海洋之心藍鑽項鏈,卻讓邵雪忍不住的皺了皺眉毛。

    洛羲也看見了這樣昂貴的項鏈在顧長樂的脖子上面,忍不住開口道:「當年三個億都沒有拍下來的東西,居然落到了她的手裡面。」

    「這是顧長歌的遺產。」

    「那她運氣還真是好,有這樣一個姐姐,姐姐一死,名利雙收。」

    邵雪微微側頭,看向洛羲:「你要是說利,我能夠理解,這個名,可就不知道是說的什麼了。」

    洛羲看著邵雪,笑的有幾分深意:「你心裏面不是很清楚嗎?」

    邵雪思索了一下,沒有說話。

    其實,她差不多能夠猜得出來,洛羲所說的這個名是什麼。

    這個名,多半說的就是顧長樂跟邵天澤。

    顧長歌如今這麼一死。

    不只是人沒有了,手上的財產也都歸了別人。

    連帶著自己的老公都變成了別人的男人。

    的確是讓顧長樂名利雙收了。

    洛羲在旁邊忍不住嘆息了一句:「看顧長歌也是一個深謀遠慮的女人,只是不知道,她有沒有想到,自己死了之後,手裡的一切都成了給別人做的嫁衣裳。」

    邵雪垂了垂眼睛,不想要跟洛羲再繼續說顧長歌的事情,便開口道:「人都已經死了,還說這些事情做什麼。」

    洛羲也聽出她是不想要說這些事情,輕笑了一下:「也是,人死為大,是不應該再說這些了。」

    洛羲轉移了話題,不再去討論關於顧長歌的事情,而是將視線全部都放在監控錄像上的來賓里。

    在看見來賓裡面有臧靈兒出現之後,洛羲忍不住皺了皺眉毛:「怎麼她也過來了?」

    「也算是半個媒人,過來參加我們的婚禮你不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嗎?」

    邵雪看著監控錄像上穿著白色紗裙的臧靈兒,覺得她這身裝束清新優雅,十分好看。

    既覺得高貴漂亮,又沒有過於出彩喧賓奪主。

    倒像是一個認認真真過來祝福他們的人。

    不像是顧長樂,只顧著過來搶人的風頭。

    邵雪看著臧靈兒出現,臉上露出來一個微笑。

    看著她微笑的模樣,洛羲就知道她對臧靈兒的好感很重。

    「我出去看看外面是什麼情況了。」

    洛羲不願意繼續留在房間裡面跟邵雪談論這些女來賓,便直接從休息室裡面走了出去。

    剛出去,就看見有個人影飛快的閃開。

    他皺了皺眉毛,緊追兩步,將那個黑影追到了樓梯口,然後那個人就不見了。

    他從樓梯口往下看,手指抓著樓梯扶手上面,謹慎的聽著身後跟周圍的聲音。

    在察覺到身後有人的時候,猛地回頭看過去。

    就發現,身後根本沒有人。

    他皺緊了眉毛,有些懷疑自己是反應過度。

    但是,卻又覺得自己感覺的沒有錯。

    他皺著眉毛,想要去看看邵雪那邊。

    可是,剛到了邵雪所在的休息室門口,就聽見走廊上面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他皺眉順著發出腳步聲的那個地方看過去。

    一眼就看見身後走過來的是爺爺身邊的心腹管家張叔。

    「張叔……」

    洛羲叫了他一聲。

    張叔額頭上滿是細密的汗珠,看見洛羲,便直接開口道:「不好了!」

    聽張叔說的這樣焦急,洛羲的心裏面也有些提了起來:「怎麼了?」

    「老爺他……老爺……」

    張叔因為走路很急,現在說話反而一時之間有些說不出來。

    洛羲一聽見張叔說自己的爺爺,心裏面就有很不好的預感。

    「老爺他跟二少爺吵起來了!」

    「我叔叔?」

    洛羲眉頭一擰,知道這件事很棘手,提步就往前走:「在哪兒?張叔你快帶我過去看看!」

    「這邊,小少爺!」

    張叔帶著洛羲往前走。

    步伐急促。

    ……

    三樓休息室裡面,洛家池臉色難看的望著把門給你反鎖了的小兒子洛辰。

    「阿辰,今天是小曦的婚禮。」

    「爸,就算是您不提醒我,我也是記得的。」

    「那你把門反鎖了是什麼意思?」洛家池在商場上混跡了這麼多年,對什麼陰謀都能敏銳的嗅出來。

    今天小兒子進門之後馬上就把房門給反鎖了,他能感覺出來,小兒子這一趟,並不是過來跟她平平靜靜的談心的。

    「我其實就是想要跟爸您說一句,您對小羲太偏愛了。」

    對洛羲的偏愛是正常的,他洛家池一共就兩個兒子,大兒子因為一個女人在早早的丟了性命,留下的唯一一個兒子,他這個長孫,他當然是要寵著護著的。

    「你大哥去的早,把小羲這樣留下,作為他的親人,我們疼愛這個孩子幾分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老爺子看著洛辰。

    洛辰抿了抿唇:「話是這樣說沒有錯,但是爸,有些東西您交給我,比交給他要來的可靠的多。」

    洛家池知道,這是小兒子在暗示他將掌控洛家的權利儘早的交給他。

    但是,他活了這麼多年,卻並不認為小兒子是一個能夠守住基業的人。

    也許他大哥為了一個女人鬱鬱而終是一個不成器的人。

    但是他這個四十了還在外面跟幾個女人同時保持關係的兒子也不是一個專一可靠的人。

    「你如果想要讓我覺得你比洛羲這孩子可靠,就應該早一點成家立業。」

    洛家池聲音冷淡。

    也對洛辰有濃濃的失望。

    洛辰聽見父親這麼說,皺著眉毛道:「爸,並不是跟女人結婚就能夠算是可靠。」

    「但是你在外面的那些不三不四的關係我實在是看不慣。」

    洛家池望著小兒子,眼睛裡面透露出幾分厭惡來。

    他年輕的時候是一個專情的男人,而他的大兒子也是一個專情的人。

    正是因為大兒子的專情令他又愛又恨,這才在以後對自己這個孫子的態度上面也是有些游移不定。

    他沒有過度的去寵愛庇護這個孩子,但是也沒有完全不管不顧。

    而是將洛羲放在了一個相對安全,卻又看來危險會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來的環境裡面。

    洛羲有她這個爺爺護著。

    也有洛辰這個叔叔虎視眈眈。

    所以,洛羲的成長很複雜。

    現在的性格也很複雜。

    正是因為這個孩子知道了這個世界的複雜,所以他想要讓這個孩子來承擔整個洛家。

    想要將洛家交到這個孫子的手裡面,而不是自己一直都順風順水的小兒子手裡面。

    「爸,我在外面不管怎麼玩,放在洛家的心思上都沒有少一分,雜事跟正事我是分的很清楚的。」

    「是嗎?」洛家池看著自己的小兒子,開口問他,「徐寶利的腿是誰打斷的?」

    徐寶利是港城的美女歌手,但是卻有一個沒有出道就結了死仇的宿敵——方苞。

    方苞是港城剛紅起來的超模,長相漂亮美艷,而且相當會討男人的歡心。

    很多男人為了她爭風吃醋。

    洛辰也是其中之一。

    方苞憎恨徐寶利,便央求洛辰幫忙收拾徐寶利。

    而洛辰,聽她的話,打斷了徐寶利的雙腿。

    現在洛家池說起這件事,洛辰也覺得不值一提:「徐寶利的一雙腿算什麼。」

    「陸夏會找人打斷你的腿。」洛家池聲音淡淡的。

    卻把洛辰嚇得臉色一白:「徐寶利是陸夏的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