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一十章 洛辰的反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一十章 洛辰的反應字體大小: A+
     

    發布會結束之後,便是邵家跟洛家緊張籌備婚禮的最後時期。

    邵雪的婚紗是在婚禮進行前的兩天送到了。

    婚紗面料跟款式都是來自法國巴黎的名師之手,洛家將婚禮送到邵家的時候,還被媒體跟了一路。

    而邵雪為了保持神秘感,並沒有在試穿婚紗之後,馬上將試穿婚紗的照片公開。

    她只是將照片傳給了洛羲。

    洛羲在看過照片之後,便將照片轉發給了洛家池。

    洛家池看著照片上的人,滿意的笑了笑,開口道:「邵天澤這個妹妹還是很適合嫁到我們家的。」

    這樣說,無意是在肯定邵雪的容貌。

    邵天澤本來就是長相極好的男人,如果邵雪是他的親妹妹,定然也是一個難得的大美女。

    而不是他的親妹妹,卻也長相很端莊漂亮。

    洛家池看完照片之後,便對著洛羲開口:「你也要好好準備一下。」

    「嗯。」洛羲對自己這場婚禮看不出期待,卻也並不冷淡。

    老爺子是了解自己這個孫子的,知道他將這場婚禮看做了另一種成人禮。

    如同古時候的皇帝登基一樣,只有大婚了,才有接觸政事的權利。

    而他,在這次婚禮之後,便會正是跟他的叔叔對立起來。

    也許不會在明面里對立的那樣明顯,但是在暗地裡面,卻將是洛家的異常風暴。

    這場風暴可大,也可小。

    ……

    洛家池這邊憂心忡忡,沒有表現在臉上。

    而宋雲萱那邊,也猜到了洛家這邊的變化。

    在從宋氏回來之後,管家便開口叫她:「宋小姐。」

    宋雲萱聽見管家的聲音,轉頭看過去:「怎麼了?」

    「邵家那邊送了請柬過來。」

    說著,將邵家那設計華貴喜氣的請柬沖著宋雲萱遞了過來你,宋雲萱覺得有些驚訝:「邵家居然還把我放在了邀請名單之中?」

    梅七開口:「許是自認為已經找到了幫手,所以想要在宋總的面前炫耀一番。」

    「這個幫手可還是我給他找的,這樣炫耀給我看,又有什麼意思?」

    洛家之所以能夠答應跟他邵家聯姻,完全就是因為她宋雲萱從中周旋。

    如果不是她宋雲萱插手,邵家怎麼能跟洛家扯上一星半點兒的關係?

    邵天澤居然還傻傻的認為自己真的找到了幫手。

    她結果請柬,翻看了一眼,便順手將請柬交給了旁邊的梅七:「你看,這場婚宴我是去,還是不去?」

    「我看宋總還是不去比較好。」

    梅七直接回答道。

    宋雲萱挑眉:「怎麼這麼說?」

    「您跟邵家是敵對關係,現在邵家找到了幫手,您作為他的敵人,理應表現的很氣憤才是。」

    聽著梅七分析的這樣有理有據。

    宋雲萱忍不住笑了出來:「你說的很有道理。」

    「那宋總您還去不去參加?」

    「不去了。」

    宋雲萱走到客廳裡面坐下,管家趕緊問她喝什麼。

    「開水。」宋雲萱說完,便示意梅七也坐下。

    梅七坐下之後,將請柬還給了宋雲萱。

    宋雲萱的手指拿著那張請柬,翻看了幾遍,唇角一直帶著笑意。

    「你不覺得哪裡有點不對勁兒嗎?」

    宋雲萱問梅七。

    梅七皺了皺眉毛,問宋雲萱:「是哪裡?」

    「不是邵家,是洛家那邊。」

    「你是說,洛辰?」

    「對。」

    宋雲萱這麼一說,梅七那邊確實是覺得有點不對勁兒。

    「怎麼說,洛羲跟邵雪結婚,都會對洛辰有些影響,怎麼洛辰到現在都沒有動靜?」

    「我也很奇怪。」

    宋雲萱將背靠在沙發靠背上,輕輕舒展了一下身體。

    洛家跟邵家聯姻,表面上來看,只對兩個人有明顯的好處。

    第一個是邵天澤,邵天澤在邵雪嫁給了洛羲之後,便跟洛家有了姻親關係,而邵家現在這樣困難的境地裡面,若是能夠得洛家的幫助,很多我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聯姻的好處自是不必多說。

    而第二個受益人,便是洛羲。

    洛羲現在就像是一個沒有實權的小老虎,等待的是一個亮出獠牙宣布主權的機會。

    洛家老爺子沒有明面上在孫子跟小兒子之間做出一個選擇,也就是不想要引發家族的正面衝突。

    洛辰跟洛羲這叔侄兩個人也一直維持著相對平衡的關係。

    但是現在,洛羲跟邵家一聯姻,洛羲就會得到邵家這個臂膀。

    也就會在以後的生活裡面更有底氣的去插足洛家的家事跟企業上的重大決定。

    洛辰如果有些腦子,就一定會阻止或者是延緩洛羲成婚的時間或者是對象。

    而洛辰卻從洛家老爺子到雲城提親,再到現在馬上就要舉行婚禮,都沒有做出任何的動作。

    實在是有些可疑。

    也令人捉摸不透他的想法究竟是什麼樣的。

    宋雲萱皺著眉毛想這件事。

    而旁邊的梅七卻開口:「我聽說,這個洛辰是一個笑面虎。」

    「嗯?」

    梅七又開口道:「他這個人隱藏的心機很深,現在沒有反應,不代表以後不會做什麼。」

    宋雲萱點點頭,因為洛辰一直沒有什麼反應跟動作,心裏面越來越不安。

    臧靈兒在得知洛家跟邵家順順利利的定下了舉行婚禮的時間之後,也給宋雲萱打了電話過來。

    「恭喜了。」

    宋雲萱聽見臧靈兒開口就是這樣兩個字,忍不住笑了一下:「恭喜這兩個字不是應該去跟洛羲或者是邵雪說嗎?」

    「理論上是這個樣子,但是實際上,促成這樁婚姻的不是你嗎?」

    宋雲萱勾著唇角沒有說話。

    臧靈兒道:「婚禮的時候你會去參加嗎?」

    「宋家有發請柬過來,不過我覺得我去參加不太合適,所以不打算過去了。」

    「有什麼不合適的?」臧靈兒佯裝好奇。

    「我是不是應該做出一副很生氣的模樣?」

    「的確是。」

    臧靈兒笑著回答。

    「那就是了。」

    臧靈兒又開口:「雖然你不能去參加這個婚禮,但是我卻能夠無憂無慮的過去參加,不用考慮其他。」

    「洛家那邊邀請你了?」

    「當然,」臧靈兒聲音輕鬆,「洛家老爺子對長孫的婚禮很重視,凡是跟洛家有些關係的家族都被邀請了。」

    「這樣大的排場,洛辰就沒有什麼反應嗎?」

    「你是說洛羲那個叔叔?」

    「嗯。」

    臧靈兒思索了一下,才開口:「他這個人最近還真的是沒有什麼反應,我都覺得有些奇怪。」

    「既然你也覺得奇怪,那就幫我好好看著他。」

    「好吧。」臧靈兒應了一聲。

    「提前謝謝你。」宋雲萱道謝。

    臧靈兒那邊笑的有些開心:「難得你這樣客氣呢。」

    「畢竟你幫了我不少了。」

    從認識臧靈兒開始,雖說都是一些利益關係促使他們來往,但是,確實是幫了她不少。

    這個謝謝,臧靈兒是當得起的。

    ……

    臧靈兒被宋雲萱囑咐了要看著點兒洛辰。

    臧靈兒便將注意力分到了洛辰的身上不少。

    只是,洛辰在自己唯一一個侄子要大婚之前,卻都是一臉喜氣歡喜的模樣。

    且不說沒有什麼反常的舉動,就是在外人面前,都是一副自己的孩子要成家立業的興奮樣子。

    臧靈兒將這個事情跟宋雲萱說了。

    宋雲萱笑了一下:「她隱藏的倒是深。」

    這個時候,已經是距離邵雪跟洛羲大婚的最後一天。

    臧靈兒也開口:「要是這個時候還沒有什麼反應,那麼等她倆結婚的時候應當是也沒有什麼反應了。」

    「我可不這麼覺得。」

    她的心裏面總是有一種難以平復的不安,總覺得會在婚禮這一天出事。

    因為洛辰那樣的人,表面看起來沒有什麼反應,但是在心裏面定然不是這樣想的。

    梅七說他是笑面虎。

    那麼,在有人碰到他的利益底線的時候,他肯定是會露出陰險無情的那一面的。

    只不過,要看在什麼時候會露出來罷了。

    「婚禮那天,你要小心一些。」

    「我不會有什麼事兒的,就算是有事,也是洛家的人。」

    臧靈兒倒是看得清楚明白。

    宋雲萱不去婚禮現場,只能夠這樣囑咐臧靈兒。

    臧靈兒對婚禮還有幾分期待,在掛斷電話之前,對著宋雲萱道:「等我回來之後,好好跟你說一下婚禮上發生的事情。」

    「嗯。」

    宋雲萱倒是也想要去看看別人的婚禮。

    只不過,這個婚禮,總歸是帶著陰謀氣息的。

    她不去更好。

    宋雲萱在電話掛斷的時候,微微思索了一下。

    然後轉而給梅七那邊撥了電話過去,問梅七:「我們要不要去港城一趟?」

    「去港城做什麼?」

    「我想要見見小奕。」

    這樣一說,倒是不難理解去港城的原因了。

    邵天澤去參加邵雪的婚禮,肯定沒有太多的時間關注顧奕。

    而她已經感覺自己很久沒有見到顧奕了。

    她想要去見一見顧奕,這時候過去,正是好機會。

    梅七開口:「是不是帶著陸先生過去會更好?」

    這段時間她都在忙邵雪跟洛羲之間的事情,是有些日子沒有去關注陸風了。

    「宋總想一想,你去港城如果沒有媒體發現也還好,但是如果有媒體發現了,有陸總在身邊,你們也能夠藉機秀一把恩愛。」

    梅七雖然口口聲聲說是讓她跟陸風秀恩愛。

    但是她心裏面卻非常明白。

    這擺明了就是把陸風當成是去港城的一個擋箭牌。

    若是沒有陸風她到了港城,原因不明不白引人猜測。

    若是身邊多了一個陸風,就可以說是同游港城,恩愛非常。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