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九十一章 洛家少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九十一章 洛家少爺字體大小: A+
     

    夜色迷人,港城的霓虹燈在地上雪花的映襯之下顯得更加繁華好看。

    宋雲萱在酒店外面的廣場上,看著天空的雪花。

    旁邊梅七開口:「要去別處走走嗎?」

    宋雲萱微笑了一下:「我還以為,你會非常反對我走遠了呢。」

    梅七道:「不怕,反正有我在你的身邊,我會保護你的。」

    宋雲萱聽見梅七這句話,唇角微揚,笑了一下:「多謝。」

    發自真心的,去謝謝梅七願意在這種時候也陪伴著她。

    宋雲萱拉了拉脖子上的圍巾,遮住了大半張臉,然後跟梅七一塊兒往前面的超時代廣場走去。

    廣場是港城政府投資建設,並且作為港城的標誌性建築的旅遊景點。

    大概是港城初雪吸引了很多住在英皇酒店的客人,所以宋雲萱過去的時候,廣場上面的人很多。

    還有很多少年少女在擺拍。

    幾乎是每個年輕人的手裡面都拿著手機,在忙著拍照,修圖,上傳朋友圈。

    還有熱戀中的小情侶躲在廣場的角落裡面,擁在一起,悄悄的甜蜜接吻。

    宋雲萱看著廣場上喧鬧的這一切,有種恍然若夢的感覺。

    周圍的一切,都在隨著霓虹變換而越來越讓她的心情受到影響。

    她的手指微微攥了一下。

    眼睛裡面不由自主的就有幾分淚意湧上來。

    剛好在這個時候,一陣風吹起來,裹夾著不大的雪花,吹到宋雲萱的頭髮上。

    宋雲萱被這陣風吹得抬手捂了捂眼睛,然後就看見旁邊廣場的台階上面,有個穿著單薄風衣的高瘦少年正用手護著一根剛剛點燃的白色蠟燭,然後將蠟燭小心的放在台階上。

    宋雲萱的視線被那個高瘦的少年吸引。

    梅七也順著宋雲萱的視線看了過去。

    那是一個長相俊俏的少年,雪白的膚色,黑羽一樣的頭髮,穿著一件黑色的風衣,唇瓣單薄抿直,一雙眼睛裡面看不出是什麼樣的情緒,但是卻平靜的如同萬丈深淵。

    宋雲萱皺了皺眉毛,不由自主的就向著那個少年走了過去。

    梅七也跟著宋雲萱一塊兒走過去,等到走到了近前,這才看清楚,少年是在悼念別人。

    台階上面放著一束香水百合,一根白色的蠟燭在風雪裡面燃燒著。

    蠟燭的後面,是一張小小的照片。

    黑白色調,因為光線的緣故,讓人看不清楚照片上面的人究竟是什麼模樣。

    宋雲萱往前走。

    那個少年聽見腳步聲,立刻就將目光抬起,視線落在了宋雲萱的身上。

    宋雲萱望著他,那個少年皺了皺眉毛,似乎是很不喜歡別人看他,伸手將那張黑白色的照片拿起來,放進口袋裡面,然後轉身便走了。

    梅七看著那個少年離開,皺著眉毛,開口道:「宋總,這個少年,看起來好眼熟的樣子。」

    宋雲萱微微垂了垂眼睛,沒來由的就轉移了話題:「幫我安排一下,我想要在見完了洛羲之後去見見小奕。」

    梅七聽見宋雲萱這樣吩咐,便點頭:「好。」

    聽著梅七已經答應下來了,宋雲萱才從那個少年離開的方向收回視線,然後看向台階上面的香水百合跟白色蠟燭。

    這個少年,的確是很熟悉的感覺。

    但是,到底是從哪裡見過,卻是怎麼也想不起來了。

    宋雲萱跟梅七在廣場上面又轉了轉,快要十點鐘的時候,才回到酒店裡面休息。

    宋雲萱的睡眠不好,睡得淺,稍微有點動靜就容易醒過來。

    再加上已經懷孕快要十周,妊娠反應比較嚴重,所以睡得更加不好。

    半夜的時候突然就做了夢,夢見了楚漠宸,驚得一下子就從床上坐了起來。

    她嘆了口氣,然後才平復情緒,重新躺會到床上。

    然後眼睜睜的看著外面黑色的天空一點點的變成深藍,淺藍,亮起來。

    晨曦的曙光伴著早間的寒氣從拉開的窗戶裡面透進來。

    宋雲萱站在窗口,深呼吸了一口氣。

    冬日裡面的涼意就從空氣裡面傳到了身體裡面。

    門外有梅七的敲門聲傳到耳朵裡面:「宋總?」

    宋雲萱慢慢將窗戶給關上。

    梅七又喊:「宋總,您起床了嗎?」

    「起了,我馬上出去。」

    「臧小姐已經過來了。」

    梅七這句話倒是讓宋雲萱覺得有些驚訝。

    臧靈兒居然來的這樣早?

    她從衛生間裡面洗漱之後,便離開房間去見臧靈兒。

    臧靈兒已經隨著梅七到了酒店裡面的餐廳,正在海景房裡面坐在靠窗的位置喝牛奶。

    看見宋雲萱進來了,才笑了一下,爽快的開口:「我已經幫你約了洛羲。」

    「怎麼,洛家的老爺子沒有嚴格監管這個孫子嗎?」

    「洛家老爺子上了年紀,說是監管這個孫子,實際上也管不住多少,多是洛羲的叔叔在管著。」

    聽臧靈兒這麼一說,宋雲萱笑起來:「那這個洛家的小少爺,一定是厭惡極了這個叔叔。」

    「是啊,但是又沒有什麼辦法,翅膀都還沒有硬呢。」

    臧靈兒笑了一下,便轉移話題:「行了,趕緊吃早飯吧,吃完了之後,我帶你去洛家。」

    宋雲萱點點頭,入座吃飯。

    她之前讓梅七去具體查一下洛家的事情,梅七也都查的差不多了。

    洛羲的父母在他七歲的時候就去世了,至於去世的原因,洛家並沒有對外詳細說明,只說是生病去世的。

    宋雲萱對這一點倒是沒有太過懷疑,因為洛羲的父親在去世之前,的確是在醫院裡面接受過很長一段時間的治療。

    而洛羲的母親,卻是簡單的說了一句忽然發了腦疾去世的。

    宋雲萱沒有把注意力都放在人家父母去世的原因上面,只是看了洛羲從幼年道現在的所有成長階段。

    從他出生到現在的成長經歷來說,沒有任何可以讓他有心理扭曲的原因。

    如果有,那大概就是洛家的所有事情都是洛家的老爺子在掌控,而老爺子卻至今為止,都沒將大權交給自己的小兒子或者是自己的長孫。

    而小兒子可能是因為洛羲是長孫,太過受寵的原因,會時不時的給洛羲下絆子。

    這種絆子不會傷及性命,但是也絕對足以讓洛羲在長期的折磨之中變得越來越憎恨他這個叔叔。

    據說,他在酒吧被刺的事情,是他的叔叔找人做的。

    宋雲萱吃完飯之後,便跟臧靈兒而一塊去洛家。

    臧靈兒在快要到了洛家的時候,指了一條小路:「不要去洛家的正門,我們從側門走。」

    前面開車的梅七笑起來:「這個小少爺在洛家是多麼不被重視啊,居然有客人都是要走側門的,不能從正門進去。」

    「不是說過了嗎?這位可憐的小少爺現在正在被關禁閉的過程中,要是想跟他見面,那也是有難度的,我這次幫你們約了他,可是不能被別人知道的。」

    「哪個別人?」

    「當然是他叔叔洛南。」

    「這個叔叔管的還真是多。」

    臧靈兒笑起來:「可不是嘛,要不是有這個侄子,搞不好整個洛家現在都已經是洛南的囊中之物了,就是因為有了洛羲,所以現在他還不能在洛家當家。」

    「那是洛家老爺子看不上這個兒子的能力,所以才會把重擔考慮一下交給自己的長孫。」

    宋雲萱道。

    洛家老爺子活了這把歲數肯定也不是白活的,看人應該還是可以的。

    倘若是小兒子的確是有能力將整個洛家給撐起來,老爺子定然不會偏心的等著這個長孫來長大之後繼承家業。

    而他等這個長孫長大,也正是不相信自己的小兒子有這樣的能力。

    臧靈兒聽宋雲萱這樣說,也贊同的點了點頭:「如果我是洛南,我就把精力全都用在如何管理家業上面去了,才不會把功夫全用在收拾這麼個小鬼上。」

    「這樣跟小少爺死磕,只會讓老爺子越看他越覺得不成器。」

    宋雲萱道。

    臧靈兒也笑起來:「對啊,可是洛南就是一個沒腦子的,也想不到這其中到底是什麼事情對他有利,什麼事情對他沒有利。」

    宋雲萱唇角微微笑了一下,沒有再說別的。

    車子順著小路往前走,水泥路的不是很寬,但是道路兩邊卻都是整齊的圍牆,圍牆上面還有細細的藤蔓。

    「聽說洛羲的媽媽很喜歡紫藤,洛羲的父親寵她媽媽,就特意把院落的外面全都種上了紫藤,這些紫藤在夏天開花的時候好看的很。」

    「他父母到現在也已經是去世十幾年了。」

    宋雲萱道。

    臧靈兒點頭:「十七個年頭了。」

    洛家的小少爺也已經是二十四歲了。

    算起來,是應該去洛家大展拳腳了。

    可惜,有個叔叔一直攔著路。

    這個叔叔是洛羲的絆腳石,但是偏偏又沒有能力剷除。

    洛家老爺子也不是一個絕情的人,總不可能為了長孫而親手把自己的小兒子放在危險的境地裡面去,更不可能幫著長孫除掉自己的小兒子。

    老人左右為難,所以造成了現在這樣的局面。

    宋雲萱看著窗外光禿禿的藤蔓,微微沉默下去。

    臧靈兒倒是轉頭問她:「你想好了怎麼跟洛羲談這件事嗎?」

    宋雲萱微笑:「我要先看看這個洛家的小少爺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如果像是外界傳聞所說的那樣,是一個殘暴無情的男人,那麼她是不會將邵雪送到這樣一個男人的手裡面的。

    一切,還都要等著見了這個少年才好說。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