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八十章長歌索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八十章長歌索命字體大小: A+
     

    顧長樂的手術日期轉眼就道,畢竟是已經期待了很久的手術。

    顧長樂在手術進行的前一晚,還好好的吃了飯,讓邵天澤陪了她一整晚。

    但是到了第二天早上,就驚叫著從病床上蹦了起來。

    「這場手術不能做!我不做手術了!」

    她從病床上彈起來,嘴巴裡面的話說的瘋狂而迅速,左右搖頭想要找到邵天澤。

    邵天澤陪了她一整晚,看她早上還沒有醒過來,便去了門口給公司裡面打電話安排事情。

    卻不料,電話才打了一半,顧長樂的聲音就驚恐的傳了出來。

    他皺著眉毛,心裏面有些擔憂的迅速掛斷了電話,然後打開病房的房門衝進去看顧長樂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衝進病房裡面,就看見顧長樂正雙手捂著頭,嘴巴裡面喃喃自語一些別人聽不清楚的話。

    護士在得知顧長樂出現了這種情況之後,馬上就去打了譚藝的電話。

    譚藝從辦公室裡面過來,看見顧長樂捂著頭髮瘋一樣的喃喃自語,眼神還非常驚恐,便皺了皺美毛,讓身邊的護士給顧長樂注射了鎮定劑。

    邵天澤也在旁邊不停的安慰顧長樂,希望能夠讓顧長樂的情緒穩定下來。

    但是顧長樂好像是什麼都聽不進去一樣,伸手就抓住邵天澤的手指,指甲幾乎都要用力的掐道邵天澤的肉裡面,神色驚恐的沖著她道:「顧長歌來跟我索命了!我不能做這個手術,我會死在這場手術裡面的!我不能做手術!」

    她用力的攥著邵天澤的手指,眼神裡面都是對顧長樂的恐懼:「這個賤人想要害死我!她陰魂不散!這場手術不好!也許會出什麼意外的,我不做,我不做!」

    顧長樂這樣說著,邵天澤擰著眉毛按住她的手指,想要將她掐著自己手掌的那隻手給撥開:「長樂,你做噩夢了。」

    他聲音溫柔:「冷靜一下,你稍微冷靜一些,看看我。」

    顧長樂擰著眉毛:「我說的都是真的,天澤你要相信我,顧長歌真的是陰魂不散,顧長歌恨我們害……」

    「譚醫生,她現在這種情況要怎麼辦?」

    邵天澤看顧長樂一直這樣胡言亂語,擰了擰眉毛問譚藝打算怎麼辦。

    譚藝道:「手術時間就定在九點鐘,現在已經是七點多了,顧小姐的手術可是大手術,一時半會兒的可能做不完,少說也要道下午五六點鐘,如果中途不太順利,搞不好做到晚上十來點鐘也是有可能的,這樣的大手術您也清楚,不管是對我們進行手術的醫護人員還是對病人來說,都是需要提前做大量準備的。」

    邵天澤也曾經是這家醫院裡面的醫生,自然之道譚藝說這些話究竟是什麼意思:「你是說,這場手術不能延遲,對嗎?」

    譚藝聽邵天澤說的這樣開門見山,便點了點頭:「是的,邵總。」

    邵天澤看了看顧長樂。

    顧長樂的手指緊緊的抓著他的手,死活不願意鬆開。

    邵天澤只能皺了皺眉毛:「那就按照原來的安排跟計劃進行手術就好了。」

    顧長樂聽見邵天澤的話,手指攥的更緊,眼睛盯著邵天澤:「你這樣是要眼睜睜的看著我死嗎?顧長歌這個賤人是不會放過我的!」

    她的聲音變得很大很高。

    譚藝在旁邊聽著她說的這些話,臉上沒有什麼驚訝的表情。

    邵天澤看了看時間,對著譚藝道:「現在距離手術開始還有很長一段時間,你們先去準備吧,我跟長樂說幾句話。」

    譚藝點點頭,便跟醫護人員從病房裡面出去了。

    等到陳寒跟其他醫護人員從病房裡面出去了,邵天澤才騰出一隻手,按住顧長樂的肩膀,開口道:「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嘴巴在胡說八道一些什麼?」

    「我沒有胡說八道,」她理直氣壯,「顧長歌這個賤人就是死了也不肯消停,每晚每晚都要到我的夢裡面來讓我做噩夢,恐嚇我!」

    邵天澤輕輕拍了怕她的肩膀,聲音溫柔:「長樂,顧長歌已經死了,人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你不用的擔心,也不用害怕,顧長歌沒有辦法來傷害你。」

    「她現在一定是巴不得我趕緊死掉。」

    顧長樂皺著眉毛。

    邵天澤看著她在打了鎮定劑之後,藥效開始漸漸發揮,然後情緒也慢慢變得平靜下去,這才開口:「是,顧長歌現在的確是巴不得你趕緊死掉。」

    「我不會死的,我絕對不會像是她那樣做個短命鬼的,我……」

    「手術定在九點鐘,長樂,只要是你能夠做完這個手術,就能夠陪著我一直到老。」

    顧長樂聽見邵天澤這樣哄著她,安慰她,神色恍惚了一下,然後就勾起來一個微笑。

    「是,顧長歌她嫉妒我,嫉妒我還能夠好好活著,我要好好活著,我才不會死掉。」

    顧長樂自言自語的給自己壯膽。

    邵天澤看著顧長樂這樣一遍遍的說這句話,輕柔的開口:「長樂,你還是累,躺下再睡會兒,好不好?」

    顧長樂皺了皺眉毛:「我不睡,我一閉上眼睛,就會看見顧長歌的臉,顧長歌想要害死我,我不要閉上眼睛睡覺。」

    「長樂,一切都是你在做夢,顧長歌已經死了,怎麼可能還會害死你?」

    邵天澤耐心的跟顧長樂說話。

    但是顧長樂卻充耳不聞,開口就道:「我不聽!這個手術我要延遲時間往後推!」

    顧長樂態度堅持。

    邵天澤擰眉:「可是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長樂,現在不是你任性的時候,長樂你心裏面要清楚,現在這個手術是有多麼的重要。」

    顧長樂知道邵天澤說的這些話都是對的。

    但是晚上做的夢,實在是太影響心情了,這讓她有一種一進入手術室,就會被殺死一樣的恐怖感覺。

    顧長樂擰著眉毛,半天不願意說話。

    邵天澤哄著她:「現在還不到手術時間,你先休息一會兒,等到手術時間到了,我再帶你過去。」

    顧長樂抿著唇,唇角變成一條直線,緊張而又害怕,卻不願意直接說出來。

    邵天澤輕輕握著她的手指,穩定她的情緒:「長樂,聽話。」

    顧長樂被邵天澤這樣哄著,才皺了皺眉毛,然後重新躺下。

    邵天澤看她躺下了,才開口繼續道:「你閉上眼睛睡覺,不要害怕,我就在你的身邊。」

    顧長樂眉頭擰著,在邵天澤的誘哄之下,還是乖乖的閉上了眼睛。

    邵天澤看見她閉上了眼睛,心裏面才算是鬆了口氣。

    而宋雲萱在得知顧長樂今天做手術之後,卻是一大早就起床,然後吃早餐。

    接著將自己做好了保暖措施,打電話給梅七。

    梅七一接到宋雲萱的電話就知道宋雲萱是有事情找她,開口問她:「不知道宋總找我是有什麼事情?」

    「自然是很重要的事情,你是我的貼身助理,有什麼事情我都是要跟你商量,也有必要讓你過來幫我的忙的。」

    梅七聽見她這麼說,才開口提醒了一句:「宋總,今天好像是邵氏的顧長樂小姐動手術的日子。」

    宋雲萱聽見梅七這句話,微微眯了眯眼睛:「是,所以……」

    「嗯?」

    「我今天要去看一看這場手術能不能順利進行。」

    「我要陪著宋總一塊兒過去對不對?」

    宋雲萱微笑:「自然,不然我自己過去總是不方便的。」

    如果是放在以前,她宋雲萱可以一個人辦好了所有的事情。

    但是現在不一樣,現在她的還懷著孩子,還有另一個小生命讓自己掌握著。

    特別是,這個孩子還是楚漠宸留給她的唯一的寶貴的東西。

    她想到這裡,輕輕動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梅七在接到了她的電話之後,就很快開車趕了過來。

    宋雲萱在樓上看見梅七的車子開進了宋家的老宅,就從樓上走了下來。

    梅七進門喊她:「宋總?」

    宋雲萱聽見梅七的聲音,開口:「直接去醫院吧。」

    「宋總只是去看看顧小姐的手術。」

    宋雲萱微笑,笑容溫柔:「還要順便讓醫生看看我的身體狀況,至於顧小姐只不過順帶著而已。」

    顧長樂的這場手術,她倒是要看看她究竟是一一個什麼樣的狀態進入手術室的。

    她輕輕眯了眯眼睛。

    梅七便同她一起出門。

    顧長樂在快要九點鐘的時候被邵天澤叫醒過來。

    譚藝已經在病房裡面等她:「顧小姐,手術之前的檢查昨天已經做了一部分,但是為了保證安全,我們今天還是要去做一些,手術時間我們往後推遲了一個小時,您稍微調整一下。」

    顧長樂吸了一口氣。

    邵天澤在旁邊對著她開口:「長樂,你要相信譚醫生,這個手術做了你可以撐更久的時間。」

    顧長樂在做噩夢之前,對這個手術充滿了希望。

    認為在這個手術結束之後,自己可以獲得新生,繼續像是正常人一樣生活。

    可是,在做了那個噩夢,夢見了顧長歌之後,她卻開始懷疑,自己這個手術失敗的幾率是多大。

    邵天澤看她擰著眉毛思考的模樣,開口道:「長樂,手術絕對不會失敗的。」

    「如果是你給我操刀主持這個手術的話,我會放心許多的。」

    邵天澤聽見顧長樂這句話,眼眸暗了暗,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顧長歌。

    親自操刀嗎?

    他可是親自操刀殺了顧長歌的人,如何能夠再去動手給顧長樂做手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