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出現幻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出現幻覺字體大小: A+
     

    第六百七十九章出現幻覺

    宋雲萱聽見陸風這句話,眉眼裡面有淡淡的冷光一閃而過。

    薛濤當然會把她這個小姨子當做是洪水猛獸,因為她一直都是對這個二姐夫在下重手。

    如果不下重手,薛濤有怎麼會怕她?

    如果薛濤不怕她,那麼她那個草包一樣的二姐姐怎麼能夠在薛家立足?

    她要的是薛家,是一個將來能夠輔助自己的薛家。

    可是不是一個處處跟她作對的薛家。

    就算是為了這個目的,她也絕對不會讓薛濤不把她宋雲萱放在眼裡面的。

    她笑了笑,轉頭看陸風:「我這個二姐夫,也許不是怕我,只是單單的尊重我而已。」

    陸風聽到宋雲萱這樣說,忍不住笑起來:「我看你二姐夫不只是尊重你,而且還是非常非常的尊重你啊。」

    陸風也不是傻的,一眼就能夠看得出薛濤是很忌憚宋雲萱的。

    既然是忌憚宋雲萱,必然是宋雲萱對著薛濤用過什麼手段,不然沒有理由讓薛濤這麼害怕她。

    宋雲萱看陸風還在想這些事情,徑自往醫院外面走去。

    天色漸漸陰沉起來,隔著醫院大廳的玻璃門,都能夠看見外面幾乎要被吹折了的樹枝。

    宋雲萱看看天色,微笑:「好像是又要變冷了。」

    「畢竟十一月了,不冷才怪,再過幾天就又是新年了。」

    「新年……」

    宋雲萱的神色微微沉了沉,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陸風注意到她沉思的表情,開口問她:「怎麼了?」

    宋雲萱被陸風叫了這一聲,才開口道:「沒事兒。」

    沒有別的事情,只不過是想起了去年。

    去年新年的時候,楚漠宸是陪在她的身邊的,但是今年……楚漠宸已經不在了。

    宋雲萱從醫院大廳走出去。

    外面的冷風吹著她的臉龐,冷風像是刀子一樣割在臉上。

    陸風被助手推著上車。

    宋雲萱也上了車。

    陸風在車子啟動之後,才問宋雲萱:「今晚到我陸家來用餐怎麼樣?」

    「去你家用晚餐,恐怕我今晚就不能回去了。」

    「對,氣象預報說今晚有小雪。」

    「今年是不是冷的有點早,這麼快就有雪了?」

    「不早了。」

    陸風道。

    宋雲萱看著窗外,半天沒有說話。

    陸風認為她是默允了去陸家的事情,卻不想,在等紅燈的時候,宋雲萱忽然開口:「我今晚還是回宋家。」

    陸風有些奇怪:「在我陸家也吃不了你,你還是孕婦。」

    「正因為我是孕婦,所以我才想要回宋家,我今天累了。」

    宋雲萱這麼說,陸風也不好強行把人給帶回去。

    想一想宋雲萱肚子裡面是楚家的孩子,在想一想自己喜當爹的時候頭上那頂綠油油的帽子,他就嘆了口氣:「那就依你吧。」

    說完,就吩咐司機先把宋雲萱給送回到宋家,然後咋折回陸家。

    宋雲萱被送回家之後,便回到房間裡面坐在沙發上揉眉心。

    家裡的管家看宋雲萱有些累,給宋雲萱端了溫牛奶過來:「宋小姐。」

    「我沒事,你先下去,我一個人靜靜。」

    宋雲萱這麼說,把管家那些關切的噓寒問暖也都給堵住了。

    管家只好嘆口氣,然後從房間裡面出去。

    等管家出去了,宋雲萱才將揉著眉心的手指放下來。

    然後去找手機,翻日曆。

    偶然間,就看到在自己的床頭柜上面,有一本楚漠宸做封面的財經雜誌在擺著。

    宋雲萱微微愣怔了一下。

    好一會兒,才伸手把雜誌拿過來,然後抿著唇,輕輕摸了摸雜誌封面上楚漠宸的臉。

    不知不覺,楚漠宸居然就已經離開了那麼久,幾個月過去,楚漠宸雖然沒有陪著她了。

    可是,總是還會下意識的去想到他。

    如果楚漠宸這個時候還活著就好了。

    孩子已經三個多月了。

    再過幾個月,孩子就要出生了。

    如果楚漠宸還活著,看到自己生下楚家的孩子,一定會非常高興吧?

    她皺著眉毛,將手裡面的雜誌放在旁邊的柜子上,然後用手指輕輕摸了摸肚子。

    平坦的小腹已經開始有了微微的變化。

    再過不久,就會顯懷。

    肚子就會微微隆起。

    妊娠反應也會開始越來越重。

    而這個時候楚漠宸卻不在她的身邊。

    妻子懷孕,丈夫不是應該陪在妻子的身邊的嗎?

    為什麼楚漠宸不陪著她呢?

    宋雲萱垂著眼睛,手指微微握緊,每每想到楚漠宸,心裏面都是一陣抽痛。

    窗外,天色漸漸黑下去。

    烏雲密集,有風開始呼嘯起來。

    房間的窗帘被吹動的颯颯作響。

    管家想起宋雲萱房間裡面的窗戶還是開著的,馬上就敲門道:「宋小姐,您房間裡面的窗子還是開著的,外面起風了,我能進去幫您關窗嗎?」

    宋雲萱聽見管家的話,輕輕嘆了口氣:「不用進來了,我自己講窗戶關好了就是了。」

    宋雲萱這麼一說,門外的管家才應了一聲:「是,宋小姐。」

    宋雲萱並不是一個事事都需要別人來照顧自己的人,更何況,還是關窗這樣的小事情。

    她能自己來,就不必讓管家再進來了。

    而且現在正是她心情不好的時候,也不希望看到別的人。

    她站起身,走到窗戶邊,然後伸手要把窗戶給關上。

    可是,剛要關窗戶,就看見在宋家的門口,有一輛黑色的高級座駕停在狂風之中。

    她怔了怔,覺得像是眼花。

    皺緊了眉毛,使勁兒去辨認。

    窗外的風從窗戶裡面吹進來,細細的風眯了眼睛。

    但是她卻睜大了眼睛,不願意伸手去揉眼睛,就那麼直直的看著門口。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那輛車子裡面坐著的,可能是楚漠宸。

    可是,如果自己追出去,楚漠宸就不會出現。

    就像是上一次,她追出去之後,根本什麼都沒有看到。

    就像是做了一場夢一樣。

    她手指抓著窗戶的白色把手,眼睛望著窗外的那輛車子。

    她覺得那輛車子裡面的人彷彿也在望著她。

    那種感覺是一種很熟悉,也很期待惶恐的感覺。

    她怔怔看著,一動不動的跟遠處那輛車子對視。

    不知道是過了多久,忽然門口傳來管家的聲音:「宋小姐。」

    宋雲萱沒有動。

    管家沒有聽到宋雲萱的回應,便開口又喊了一句:「宋小姐?」

    宋雲萱已然沒有意識到管家是在叫自己,只是看著窗外。

    門外的管家有些著急起來,馬上用家裡面的備用鑰匙將宋雲萱的房間門打開。

    房門一打開,宋雲萱就被驚動了。

    她轉頭看向門口,跟闖進來的管家視線相對。

    管家看到宋雲萱,馬上就道歉:「對不起宋小姐,我剛才在門外面叫了您好幾聲,但是都沒有回應,我這才著急起來,然後用備用要是把房門給打開了。」

    管家這麼說,宋雲萱垂了垂眼睛,也沒有怪她,只是開口叫她:「你過來。」

    管家聽見宋雲萱叫她過去,便走到了宋雲萱的面前。

    宋雲萱看她走過來了,這才道:「你看門口,是不是停著一輛很熟悉的車子。」

    管家按照宋雲萱所說的朝門口看過去。

    可是,卻皺起了眉毛,有些不解的回答道:「宋小姐,門口什麼都沒有啊。」

    宋雲萱聽見管家這樣說,馬上就轉頭去看門口剛才停著車子的位置。

    果然如同管家所說的那個樣子。

    門口根本就沒有什麼車子。

    狂風大作,細小的雪花裹夾在狂風之中,剛才她所看見的那一切,彷彿都是做夢一樣,根本就不存在於現實之中。

    想到這些,她忍不住手指攥了攥,然後垂眸,咬緊了下唇。

    管家明顯感覺到宋雲萱的情緒有所波動,開口關切的問宋雲萱:「宋小姐,您怎麼了?」

    宋雲萱聽見管家這麼問,開口笑了一下:「沒事。」

    雖然嘴上說著沒事,但是握著窗戶把手的手指都已經攥緊,緊到連指節都是微微泛白的。

    「宋小姐……」管家聲音溫柔的安慰她,「您要是累了,就先休息吧。」

    宋雲萱將窗戶關好,眼睛看著外面陰沉又狂風大作的天空,道:「我是很累了。」

    很累很累,從楚漠宸離開之後,她就忽然覺得很疲憊。

    如果不是有顧奕跟淼淼還在邵天澤的手裡面,她差點就要忘記自己為什麼要一直這樣堅持下去。

    「我想休息一下,你出去吧。」

    管家聽到宋雲萱這麼說,便點了點頭,然後從卧室裡面出去。

    宋雲萱在管家離開了之後,才坐在床上,抬手去揉自己的眉心。

    唇瓣卻是輕輕咬緊的。

    最近的幻覺開始變得越來越嚴重了,總是感覺楚漠宸還活著。

    總是幻想著楚漠宸還會再回來。

    可是,這些都是幻想,終究是不會再實現的。

    她輕輕呢喃,像是在告訴自己什麼一樣,開口道:「已經死了,死了就是沒有了,再也不會出現了。」

    是啊,楚漠宸已經死了。

    已經不存在了,再也不會出現在這個世界上面了。

    明明已經說好要接受這一切的,可是為什麼,總是在回想起來的時候,就疼的越來越厲害呢,像是有有刀刃,在心底一片一片的割。

    割的血肉模糊。

    疼的渾身都要止不住的顫抖起來。

    她輕輕往後一仰,躺在床上,眼睛裡面有溫熱的感覺。

    她轉頭,抱住枕頭,將臉埋在枕頭裡面。

    不想要讓自己的眼淚從眼睛裡面流出來。

    可是,不管怎麼去抑制,眼淚最終還是流出來,氤氳在了白色的枕頭上。

    不想要去承認,卻也不得不去承認。

    楚漠宸的死,讓她受到的打擊跟傷害都是前所未有的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