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七十三章 孩子活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七十三章 孩子活著字體大小: A+
     

    宋雲萱早就知道梅七拿過來的視頻是假的,所以現在聽楚家二老說起來,也不意外。

    倒是看見夏冰兒臉上那副看好戲的表情,眉頭微微擰了一下。

    然後露出來一個笑容,道:「視頻證據是假的,人總算是真的吧。」

    這話一說出來,不只是楚家二老怔了一下,就連夏冰兒都瞬間愣住了。

    宋雲萱這是什麼意思?

    夏冰兒瞪著眼珠看宋雲萱。

    宋雲萱從容的轉身,視線掃過表情驚愕的夏冰兒,目光落在楚父的臉上:「楚伯父,夏冰兒帶去見我的那個孩子還活著,並沒有死。」

    這話一說出來,夏冰兒就把眼睛瞪的更大了,驚愕的表情也是叫人難以忽視。

    楚父跟楚母將視線從夏冰兒的身上略略掃了一下,才問宋雲萱:「孩子在哪兒?」

    「小博。」

    宋雲萱轉身喊了一聲。

    馬上梅七就領著一個可愛的小男孩從楚家別墅的門口走了進來。

    夏冰兒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孩子,眉頭都擰成了麻花,嘴巴裡面也在不可思議的呢喃:「騙人的……一定是騙人的……」

    梅七牽著那個可愛小男孩的手,看他走的很慢,便彎腰將孩子給抱了起來。

    等走到近前,不只是夏冰兒看清楚了那個孩子的長相,就連楚父跟楚母也看了個一清二楚。

    宋雲萱冷冷掃了夏冰兒一眼,開口對著楚父跟楚母道:「這個孩子就是當日夏冰兒帶著過來給我看過的那個孩子。」

    「不是!」慌亂的夏冰兒驟然出聲否認。

    嗓音尖利的讓在場的人都微微怔了一下。

    梅七抱著那個孩子,看著夏冰兒。

    那個孩子在看見夏冰兒之後,便張開手,委屈巴巴的沖著夏冰兒道:「媽咪抱抱!」

    小孩子不說還好,一說就像是戳到了夏冰兒的痛腳。

    夏冰兒立刻眉毛一擰,狠狠道:「誰是你的媽咪?!你是哪裡來的野孩子,居然在這裡胡言亂語的認媽咪。」

    孩子從來沒有見夏冰兒這麼凶過,現在被夏冰兒這麼一凶,眉毛擰了擰,就紅了眼睛,聲音裡面也帶著執拗的哭腔:「媽咪不要小博了,媽咪為什麼不要小博了?小博有好好聽話啊……」

    孩子的聲音奶聲奶氣的,畢竟年紀不大。

    所以說話也單純。

    夏冰兒聽著孩子委屈的哭訴,眉頭擰緊了,手指有些顫抖的指著小博,著急的解釋:「這個孩子不知道是宋雲萱哪裡找來的孩子,我根本就不認識這個孩子,我的兒子跟他長得不一樣,我兒子早就已經去世了,被宋雲萱給害死了!」

    夏冰兒一口咬定孩子就是宋雲萱害死的。

    宋雲萱有些不屑的掃她一眼,然後走過去,從梅七的手裡面將小博給接過來,然後握了握孟博的小手,然後又給他擦了擦眼淚,才開口:「小博不要哭,就算是媽咪不要你了,你也還有宋姐姐啊,告訴送姐姐,媽咪跟你說過什麼。」

    宋雲萱溫柔的對著孩子開口。

    小博被這樣溫和的問,才擦了擦眼淚,猶豫的看了夏冰兒一眼,開口道:「媽咪讓我跟著叔叔上車先走,我不肯答應,然後叔叔就把我給拉上了車……力氣很大,小博很疼……還被打了一下,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小博這樣說著,手指摸了摸自己的小胳膊。

    宋雲萱看見小博摸了自己的胳膊一下,便趕忙伸手將他的袖子給捲起來。

    結果,袖子一捲起來,宋雲萱就看見在小博的胳膊上面有一道重重的淤青,好像是被什麼人大力的攥緊了胳膊才弄成這樣的淤青。

    她皺了皺眉毛,轉頭看向夏冰兒,問她:「是不是覺得很意外?」

    「我不知道你說的什麼意思。」夏冰兒手指握緊,死不承認。

    宋雲萱道:「你們不是計劃好了要殺了這個孩子來誣陷我嗎?可惜被我救了。」

    「哪裡有這樣的事情,我根本就不認識這個孩子,不知道你是從哪裡找了一個孩子過來誣陷我。」夏冰兒不服氣的罵宋雲萱,「宋雲萱,你真是卑鄙,這麼小的孩子你也拿來利用。」

    宋雲萱聽著夏冰兒伶牙俐齒不甘示弱的反擊,挑了挑眉:「你不好奇這個孩子為什麼沒有死嗎?」

    夏冰兒抿直了唇瓣,瞪著宋雲萱的眼睛眯了眯。

    她當然好奇,好奇這個孩子為什麼還能夠活著再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這個孩子不是應該在跟她分開之後不久就被處理掉了嗎?

    這個孩子是應該變成車禍裡面的那具屍體的,為什麼現在還能活生生的出現在這裡?

    而且,如果撞死的那個孩子不是小博,那麼那個毀了容的孩子又是誰?

    夏冰兒這麼想著,忍不住心裏面有點發毛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

    她腦子裡面也有點混起來,但是一想到自己被拆穿之後的悲慘下場。

    夏冰兒就立刻振作了起來,開口對著宋雲萱道:「這個不是我兒子,你不要再問不相關的問題了。」

    夏冰兒這麼說,宋雲萱卻沒有就這樣放過她的意思,而是開口道:「看你這幅樣子,應該是背後指使的人根本就沒有跟你說明白吧?」

    夏冰兒被說中了心事,眼睛眯了眯,心裏面變得更慌亂起來。

    明明之前就已經說好了的,他會把這件事安排好。

    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干預這件事。

    可是,她卻沒有料到,這個孩子居然會就這麼好端端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夏冰兒皺著眉毛,但是嘴硬的要命:「宋雲萱,昨天的視頻是假的,今天有弄了一個我不認識的孩子來冒充我的兒子,你用心真是狠毒,我不過是想為我死去的兒子討一個公道而已。」

    宋雲萱握著小博的手指,對著夏冰兒道:「何必要說討公道的事情,你兒子根本就沒有死,哪裡還需要討公道?」

    宋雲萱這麼說,楚父跟楚母也將視線全都轉移到了夏冰兒的身上。

    夏冰兒擰著眉毛,覺得事情有些難以收場,心裏面緊張的很。

    而宋雲萱卻道:「那個孩子的屍體還在醫院裡面,你要不要去化驗一下那個孩子的血型跟楚漠宸是不是一樣?」

    楚漠宸是A型血。

    而她救回來的這個孩子自然也是A型血。

    就是不知道醫院裡面那個被車禍害死的孩子是什麼血型了。

    夏冰兒抿著唇:「宋雲萱,你究竟想要搞什麼花招?」宋雲萱也不理會她說什麼,而是微微笑了一下,抱著孩子對著楚父跟楚母道:「楚伯父,楚伯母,我可以向你們證明,夏冰兒是一個騙子。」

    宋雲萱這兒一說,夏冰兒那邊馬上就炸毛一樣,激動的反駁:「我不是,宋雲萱你這是誣陷我!」

    「是不是誣陷,等我們一塊兒去醫院裡面看看那個出了車禍的孩子就知道了。」

    夏冰兒的腳步不動聲色的往後退了半步。

    而楚父跟楚母聽著宋雲萱是有辦法將這件事情的真相公之於眾的,便點點頭:「現在馬上去醫院吧。」

    夏冰兒聽到楚父跟楚母也答應了,心裏面猛地一沉。

    醫院裡面的那個孩子不是小博,那麼血型跟楚漠宸是不是一樣呢?

    他在辦這件事情的時候,為什麼沒有提前支會她一聲?

    夏冰兒焦灼不已。

    楚父跟楚母在聽了宋雲萱的話之後,卻是馬上就吩咐家裡面的人備車,然後要求夏冰兒同去醫院裡面。

    夏冰兒不能拒絕。

    心裏面還懷著幾分僥倖,想著那個人應該在辦這些事情的時候都注意到了這些細節。

    可是,她心裏面還是不安。

    在楚父跟楚母要跟她一塊兒出門的時候,她白著臉找借口道:「我想要去個衛生間,有點不舒服。」

    楚父跟楚母自然沒有理由阻止她離開,便點了點頭。

    夏冰兒經過楚父跟楚母的雲萱,馬上就轉身去衛生間裡面。

    宋雲萱知道夏冰兒去衛生間裡面一定有別的事情要做,但是手上抱著小博,又不願意跟過去跟夏冰兒到底要做什麼。

    便跟楚父楚母一塊兒在客廳裡面等著夏冰兒回來。

    夏冰兒進了衛生間之後,便將衛生間的房門給關好,接著拿出手機,飛快的給人撥電話。

    電話撥過去,響了幾聲之後,才被接起來。

    夏冰兒心急如焚,開口就道:「小博為什麼還活著?!」

    那邊的人沉默了一下,沒有馬上回答。

    夏冰兒沒有聽見對方的回答,心裏面更慌,也有些口不擇言:「邵天澤,你說所有的一切你都會辦好的,為什麼現在小博還會活著?宋雲萱現在要跟我去醫院裡面看那個死去的孩子,讓我一定要證明那個孩子是楚漠宸親生的,你有沒有將那屍體做過具體的核對?」

    邵天澤聽見夏冰兒的話,眼睛微微眯了眯,聲音依舊平穩:「你不要著急,醫院裡面的那一切,我都已經安排好了。」

    夏冰兒聽見邵天澤這麼說,才鬆了一口氣。

    邵天澤道:「但是,宋雲萱詭計多端,很可能已經在醫院裡面設了陷阱等著你自投羅網。」

    邵天澤這樣一警告,夏冰兒的心又擔憂的提了起來:「那我要怎麼辦?」

    邵天澤道:「你一發現情況不好,就找借口離開,不然憑藉著宋雲萱那心狠手辣的個性,你落在她的手裡面絕對不會有好結果的。」

    「可是我萬一逃不了怎麼辦?我能不能現在就走?」

    邵天澤不悅:「你還沒有看情況怎麼能先走,等去了醫院看情況再走,我會派人在醫院後門接應你的,絕對不會讓你落在你宋雲萱的手裡面,你儘管放心就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