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六十九章 孩子活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六十九章 孩子活著字體大小: A+
     

    宋雲萱的腦子多多少少的有些亂。

    好一會兒之後,才開口對著楚父道:「既然她這樣說,不如讓她說出一些我做這些事情的確切證據,畢竟,不管是犯了什麼樣的錯誤,都是應該有證據才能夠說的吧?」

    這樣一說,夏冰兒的臉色馬上就變得有些難堪。

    蒼白的臉上,一雙眉毛緊緊皺起,看著宋雲萱道:「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樣的地步,難道還需要證據來證明?博兒就是你害死的,不是嗎?」

    宋雲萱聽著夏冰兒一點道理也不講的過來這樣誣陷她,唇角勾了勾:「說話要有證據的,如果你沒有證據,就不能夠證明孩子是我害死的,是不是?」

    夏冰兒眼睛等著她:「就是你害死的。」

    「我說不是。」

    宋雲萱的目光淡淡掃著夏冰兒:「真正要害死那個孩子的人並不是我,而是你。」

    夏冰兒眉毛緊緊皺著,對著宋雲萱這反駁的話,覺得有些更加憤怒起來。

    憤怒的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你殺了我的孩子,還要誣陷他的母親嗎?」

    「你真的是那個孩子的母親嗎?」

    宋雲萱問夏冰兒。

    夏冰兒抿著唇,眼睛等著宋雲萱,沒有馬上說話,心裏面也微微的有些底氣不足。

    宋雲萱看著這句話似乎是嚇住了夏冰兒,才緩緩道:「如果你真的是博兒的母親,如果你這個孩子真的是楚漠宸的親生骨肉,那麼你就不會帶著這個孩子來到我的面前以身犯險。」

    夏冰兒聽到宋雲萱這樣說,腳步不自覺的往後退了半步。

    宋雲萱繼續道:「這個孩子如果真的是楚家的血脈,自然是一個高貴的身份,也是你手裡面最大的王牌跟保障,你要是需要錢,根本沒有必要曲曲拐拐的找上門來找我要,相反的,你可以去楚家,來跟楚漠宸要,楚漠宸死了,你可以跟楚漠宸的父母要,對不對?」

    「漠宸不想要讓我把這個孩子帶給楚伯父跟楚伯母看。」

    「為什麼不讓你把孩子帶給二老看?」

    宋雲萱問夏冰兒:「這是楚家的血脈啊,理所應當的認祖歸宗,也理所應當的要給楚伯父楚伯母看看才對,現在漠宸不在了,二老更希望有個孩子來繼承楚家的家業,你如果把孩子帶回來的話,這個孩子就一定會變成楚家的繼承人。」

    這樣顯而易見的事情其實不用宋雲萱說出來,楚父跟楚母的心裏面也是清楚的,並且同樣對夏冰兒的做法存在著疑問。

    宋雲萱這樣一說,讓楚母跟楚父的視線都定格在了夏冰兒的身上,夏冰兒感受到宋雲萱話中的鋒銳,也知道宋雲萱這樣一提醒已經漸漸引起了楚家夫婦的疑點。

    瞬間眯了眯眼睛,然後衝到楚母的身邊,開口哭訴:「我都是按照漠宸的額要求來做的,漠宸說不想要娶我,我便沒有去爭什麼搶什麼,漠宸說不想要讓這個孩子出現在楚家,我也是自然不敢將孩子送還到楚家,這一切都是按照漠宸的意思來做的,我並沒有別的想法啊。」

    夏冰兒的話很是惹人同情,讓人看起來是一個聽話的而好女人,並且聽著楚漠宸的話,一點違背都沒有。

    可是宋雲萱看見她這個樣子,卻是冷笑了一些:「說什麼是漠宸讓你做的,其實你自己的心裏面最清楚,這一切不過都是騙人的。」

    夏冰兒聽到宋雲萱這樣說,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

    宋雲萱轉頭看向楚父,對著楚父道:「楚伯父,我覺得夏冰兒生下來的這個孩子,根本就不是漠宸的親生骨肉。」

    說完這句話,宋雲萱像是又意識到了什麼一樣,開口自己糾正:「也許這樣說不太對,我應該說,這個女人根本就不認識漠宸,也從來就沒有生下過任何一個孩子。」

    夏冰兒聽宋雲萱這樣說,眼睛一怔,隨即就要挑起來一樣激動的沖著宋雲萱開口道:「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我自己懷胎十月,怎麼會沒有生過孩子?而且,如果我不認識漠宸,我是怎麼有了孩子的?」

    「你演得倒是挺逼真的。」宋雲萱唇角微微揚起,唇瓣上的笑容顯得有些嘲諷:「這個孩子是哪裡來的,你是為什麼要來找我,又為什麼要來找楚伯父跟楚伯母,你自己的心裏面比我更加清楚,還非得要我都說出來給楚伯父跟楚伯母聽才行嗎?」

    夏冰兒的眼珠有些微微的顫動。

    宋雲萱看著夏冰兒臉上的每一個神色變化,一點一滴都不願意放鬆。

    夏冰兒眼睛眯著,手指也不經意的輕輕攥緊了一些。

    宋雲萱的心裏面一邊盤算著一邊開口道:「你背後指使的人許諾給你多少錢呢?」

    夏冰兒咬牙:「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我聽不懂。」

    「聽不懂?」宋雲萱失笑,「你應該很懂,而且聽的很清楚才是啊,畢竟,這件事要是做得好了,你才能夠安然度日,要是不能的話,以後別說是有酬勞,就算是過日子都要心驚膽戰的吧?」

    夏冰兒咬牙。

    宋雲萱的語氣瞬間就便的生冷了許多:「夏冰兒,你最好是把來龍去脈都跟楚伯父楚伯母說清楚,不然的話,我會讓你的下場跟那個人給你恐嚇的下場還要悲慘十倍。」

    夏冰兒愣了一下,似乎是有些被嚇到,心裏面也開始迅速的衡量到底是應該怎麼做才好。

    而楚漠宸的父母看著宋雲萱跟夏冰兒交涉,眼睛也是一眨不眨的看著。

    兩位都是在商場上面縱橫了多年的人,對於看人這一樣不能說是看著十足十的準確,但是起碼能夠看個七分。

    夏冰兒的出現的確是有些奇怪,但是又不是完全的不可信,因為夏冰兒拿出來的那張照片,照片上面的那個孩子跟自己的兒子真的是太相像了,正是因為孩子跟自己的兒子那麼的像是,所以才會這麼輕易的就相信的那個死去的孩子真的是楚家的孫子。

    宋雲萱看著楚漠宸的父母在猶豫,開口道:「楚伯父,楚伯母,孩子的照片能夠給我看一下嗎?」

    楚父跟楚母對視了一眼,然後又轉頭去掃了夏冰兒一眼,然後才將夏冰兒先前提供出來的孩子照片拿出來給宋雲萱遞過去讓宋雲萱過目。

    宋雲萱在看見那張照片的時候,笑了一下,問夏冰兒:「夏冰兒,這個孩子是你帶著來讓我看的那個孩子嗎?」

    夏冰兒知道事情開始急轉直下,自然是咬緊了牙關不願意輕易承認,開口道:「當然是,我就只有這一個孩子,能分的清清楚楚。」

    宋雲萱微笑:「可是,我當日裡面見到的那個孩子跟照片上面的這個孩子可是一點相似的地方都沒有啊。」

    夏冰兒皺著眉毛道:「不可能,我兒子的長相怎麼會跟照片上面不一樣?」

    她當日將孩子帶過去給宋雲萱看是為了讓人取證的。

    而也有酒店的人證證明宋雲萱的確是見過他們母子的,如果沒有人證來證明的話,恐怕楚家的二老是不會輕易相信她的。

    宋雲萱道:「我知道你有證據證明我是當日見過你跟孩子的,但是你有沒有想過,我也是有證據證明你當日領來跟我見面的那個孩子並不是今天這個孩子?」

    夏冰兒眉毛緊皺,心裏面覺得不可能。

    但是臉色上面卻已經有了微微的惶恐。

    如果宋雲萱真的有證據來證明當日的那個孩子不是照片上面的這個孩子,那麼楚家的父母一定會認為他是一個騙子,也一定不會庇護她的。

    她有些焦灼,額頭上面的細汗也開始密密麻麻的透出來。

    宋雲萱看著夏冰兒著急的樣子,微微眯了眯眼睛,然後才轉頭對著楚漠宸的父母道:「楚伯父,楚伯母,當日我跟夏冰兒見面的時候覺得這件事情事關重大,但是她有不讓我通知楚家,所以擅自做了決定,將跟她們母子見面的過程悄悄通過錄像監控錄製了下來,孩子是不是長得跟這張照片上面一樣,楚伯父跟楚伯母可以通過監控錄像來確認一下?」

    宋雲萱這麼一說,出漠宸的父母馬上就擰眉看向夏冰兒。

    夏冰兒的眉毛也緊緊的皺了起來,心裏面有些惶恐不安。

    宋雲萱轉頭看向跟著自己一起過來的梅七。

    梅七看到宋雲萱的眼神,瞬間就明白了應該怎麼做。

    然後道:「我去車上將錄像取過來。」

    宋雲萱點頭。

    那邊夏冰兒已經心慌的有些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才好,如果宋雲萱真的將錄像給取了過來那麼就能夠證明她的確是一個騙子。

    到時候,楚家的人一定不會輕饒了她的。

    她眯了眯眼睛,手指攥了攥,然後忍不住哭了起來,一邊哭,一邊指責宋雲萱:「明明是你害死了我的孩子,現在還要反咬一口,要害我嗎?」

    「我不是害你,我只是拆穿你的陰謀而已,誰知道你這樣騙人是因為什麼呢?」

    宋雲萱看著她。

    夏冰兒焦灼的不知道應該如何應對,只能一邊哭,一邊悄悄觀察楚漠宸的父母是什麼樣的臉色,然後在心裏面迅速的盤算到底應該怎麼做才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