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六十八章 楚家誤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六十八章 楚家誤會字體大小: A+
     

    楚漠宸的母親已經很久沒有親自給她打過電話過來了。

    宋雲萱在接電話之前,就覺得可能情況不太好。

    但是卻沒有想到,在電話接起來的時候,對面馬上就是一通含著怒氣的質問。

    「伯母,到底是什麼意思?我不太明白。」

    宋雲萱問楚漠宸的母親是怎麼回事。

    楚漠宸的母親聽見宋雲萱這句話,沉默了一下。

    旁邊楚漠宸的父親在看到妻子這樣沉默之後,輕輕說了句話,就把電話從楚媽媽的手上拿走了。

    電話到了楚漠宸的父親手裡面,楚漠宸的父親並沒有太客氣,直接就開門見山的跟她道:「你已經見過夏冰兒了吧?」

    宋雲萱擰著眉毛。

    沒有說話。

    那邊楚漠宸的父親也不是沉不住氣的人,看宋雲萱不說話不回答,便等著她回答。

    宋雲萱道:「是,跟我見過。」

    既然楚漠宸的父親可以直接開口問夏冰兒,想必是已經知道了夏冰兒帶著孩子來找她的事情了。

    就算是隱瞞,也沒有什麼好處,只會讓楚家對她的印象變得更差。

    宋雲萱將這些事情都想的非常清楚,在楚父將話問出來之後,也已經在腦子裡面衡量比較了一邊利弊得失。

    「那個孩子死掉了。」

    楚父的聲音隱隱有些激動。

    這激動的聲音裡面,自然而然,滿滿充斥著的都是怒氣。

    宋雲萱眯了眯眼睛:「那個孩子死掉了?」

    楚父含著怒氣道:「是,我想問問你有什麼話說。」

    宋雲萱恍然就明白過來,這到底是一件什麼事情,唇角也忍不住勾出了一抹冷笑:「夏小姐現在在楚伯父的身邊吧?」

    「當然在。」

    楚父道。

    宋雲萱又開口:「夏小姐誣陷我說是我對那個孩子動了殺心嗎?」

    宋雲萱追問。

    楚父一時之間沒有說話,只是過了片刻,才道:「你來楚家。」

    「好。」

    宋雲萱應下之後,便對著開車的梅七道:「改道去楚家。」

    梅七這下子便知道是楚家有什麼事情找宋雲萱了,沒有在宋雲萱掛斷電話之前說話。

    電話那邊的楚父也聽見宋雲萱讓梅七改道的事情,聲音沉沉的開口:「我們在這邊等你,你快些過來。」

    「自然是要過去的,不然我可是要無緣無故的背一條人命在身上了。」

    楚父聽得出宋雲萱話中的冷意,只是沒有多說別的,便將電話給掛斷了。

    看宋雲萱將電話收線,梅七才開口:「發生了什麼事情?」

    「夏冰兒的動作也真是快。」

    「她做了什麼?」

    宋雲萱垂了垂眼睛,道:「把她兒子殺了。」

    這話一說出來,連帶著讓梅七的手指都是緊握了一下。

    然後嘆息道:「這是要把宋總您跟楚家整的徹底翻臉啊。」

    宋雲萱不否認,也沒有說別的話。

    只是眯著眼睛,沉思到了楚家之後,應該如何去應對。

    而在楚家,夏冰兒已然是哭成了一個淚人。

    楚母在旁邊看著夏冰兒哭的梨花帶雨,有些憂心的去看了一眼丈夫臉上的神色,才過去扶夏冰兒,對著她道:「先別哭了。」

    夏冰兒根本就止不住,抽抽噎噎道:「我本來是不想要驚動兩位的,可是,我就只有這一個兒子啊……」

    說著說著,就像是控制不住情緒一樣,就又哭了起來。

    她一哭,楚母就跟著皺眉頭,心裏面也不好受。

    現在兒子去世,她本來就已經很傷心了。

    想著兒子沒有了,留下一個孩子也是好的,不管是孫子還是孫女兒都好。

    剛巧宋雲萱懷了身孕,雖然從月份來看,極有可能是楚家的孩子,可是,宋雲萱跟陸風走的太近了。

    近的讓人覺得可能早就有了私情,再加上那些小道消息的謠傳誤導。

    就算是她一開始相信宋雲萱的清白,但是現在看著宋雲萱頻繁的出入陸家,跟陸風的關係如膠似漆的,也開始有些半信半疑了。

    夏冰兒剛好在這個時候出現,而且還告訴他們曾經跟兒子有過一段情,被兒子養了很長一段時間,還有一個跟兒子生下來的孩子。

    這樣一想,孩子是楚家的血脈。

    是他們楚家的孫子。

    她們且不說是否做過親子鑒定,單單是有這樣的一個消息就已經夠高興的了。

    可是,這個高興勁兒還沒有過去。

    夏冰兒就哭著告訴他孩子在車禍中喪生的消息。

    而且,還是在去見了宋雲萱之後回家的路上出了車禍,孩子死掉的。

    這樣說來,事情不管是怎麼樣,都沒有辦法跟宋雲萱撇開關係。

    楚父跟楚母,有半分的懷疑。

    可是,當夏冰兒將那個孩子的照片拿出來給他們二老看的時候,楚母卻瞬間就不可思議的捂住了嘴巴。

    然後就紅了眼眶。

    因為,照片上面的那個孩子,簡直跟楚漠宸小的時候一模一樣,如果不是楚家的親孫兒,怎麼會跟楚漠宸長得那麼相似呢?

    楚母跟楚父看過孩子的照片之後便確認了這是楚家的血脈。

    既然已經確認了是楚家的血脈,那麼這個孩子遇害的事情就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就一定要讓宋雲萱來證明這件事跟她沒有關係才行。

    楚父跟楚母都在楚家等著宋雲萱過來。

    夏冰兒卻是哭的肝腸寸斷,好像是天都塌下來了一樣,哭的勸都勸不住。

    楚父也覺得難受。

    宋雲萱在跟梅七說了改道去楚家之後,梅七就把車速給放慢了一些,而且也開的小心了許多。

    宋雲萱看他開車這樣小心,有些奇怪:「你儘管開快一些就好了,楚家應該在等著我過去跟夏冰兒當面對質。」

    「宋總,越是這種時候,就越是著急不得的,萬一夏冰兒是算計您,還在路上安排了別的意外,那我們不是要小心防備著點才是?」

    宋雲萱聽梅七說的這些,也覺得有道理,便沒有再去催梅七加車速。

    本來二十分鐘能到楚家。

    結果因為車速的問題,硬是磨了三十分鐘才到楚家。

    夏冰兒看見宋雲萱,眉毛就皺了起來,一雙含著淚珠兒的眼睛也變得有些恨,甚至情緒都有些激動。

    她沖著宋雲萱就衝過去,抓著宋雲萱的衣服質問她:「有什麼事情你不能沖著我來,為什麼要傷害我的兒子?!我就只有這一個孩子!我什麼都沒有了啊!你還是不是人!你還是不是人!」

    夏冰兒就像是一個嬌弱的瘋婆子一樣,衝過來梨花帶雨的撕扯宋雲萱。

    梅七看夏冰兒這樣,皺著眉毛攔住夏冰兒。

    夏冰兒還是想要掙扎著去廝打宋雲萱。

    宋雲萱眯了眯眼睛,看夏冰兒舉起手要打在她的臉上,一伸手就抓住了夏冰兒的手腕,眼光冷冽的問夏冰兒:「夏小姐,戲演的有些過頭了吧?」

    夏冰兒的眼神在接觸到宋雲萱那雙冰冷的眼睛的時候,微微顫動了一下,但是很快就調整了情緒,然後繼續哭起來:「你把兒子還給我!你把兒子還給我!」

    夏冰兒瘋狂的額往宋雲萱的身邊撲。

    楚父跟楚母看夏冰兒的情緒這麼激動,便叫了家裡面的傭人先過來把夏冰兒給拉開。

    夏冰兒被按在沙發上面,但是哭的更厲害。

    楚母看見夏冰兒哭成這個樣子,也是傷心的緊。

    倒是楚父在這個時候還保持著理智跟冷靜:「雲萱你怎麼解釋?」

    宋雲萱聽楚父這麼說,皺了皺眉頭:「楚伯父好像是認定了這件事就是我做的。」

    楚父還沒有說話。

    那邊夏冰兒就開口:「不是你做的還有誰會做?!只有你知道我們母子回去的路線,你對博兒的那些號,全部都是裝出來的,你跟我見面,其實就是計劃這想要博兒的命吧!你這個毒婦!」

    夏冰兒的情緒激動的很。

    楚父跟楚母在聽見夏冰兒的職責之後,也將視線轉移到了宋雲萱的臉上,想要看一看宋雲萱面對夏冰兒的職責究竟是什麼樣的反應。

    宋雲萱面對夏冰兒的指責並沒有著急去解釋,而是輕輕揚了揚唇角,問夏冰兒:「還有什麼十足的證據,不如一塊兒說了吧,不然的話,可就沒有那麼容易讓人信服了。」

    「證據?我兒子的死就死最好的證據,你嫉妒我生下了漠宸的孩子,你因為嫉妒我,所以才害死我的孩子,你沒有良心……」彷彿是說到了傷心處,夏冰兒手指捂住自己的胸口,呼吸都有些困難,身體也搖搖欲墜。

    宋雲萱看著夏冰兒的表現,笑了一下:「不愧是曾經紅透半邊天的娛樂女星,演技還是有的。」

    「你……」夏冰兒指著宋雲萱,被氣的說不出話來。

    楚母跟楚父也忍不住開口:「雲萱,這件事必須給我們解釋清楚,不然我們就報警了。」

    宋雲萱皺了皺眉毛:「楚伯父,楚伯母,你們就這樣相信夏冰兒的話?」

    楚母不說話。

    楚父開口道:「夏冰兒生下來的那個孩子,的確是漠宸的骨肉。」

    宋雲萱抿了抿唇,眼神也變得更冷酷了一些。

    其實所有的指責跟誣陷,她都能夠做的從容的去應對。

    但是,只有一種情況是例外的,那就是夏冰兒生下來的這個孩子真的是楚漠宸的親生骨肉。

    如果,這個孩子真的是楚家的血脈。

    那麼,她就會去懷疑是不是值得去懷念楚漠宸。

    自己曾經跟他一起經歷的那些歲月,到底是算什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