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六十二章 越漸頹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六十二章 越漸頹勢字體大小: A+
     

    宋雲萱推著陸風的輪椅,還未從酒店的大廳裡面出來,就看見有記者往前涌。

    陸風抬手,輕輕拍了一下宋雲萱推著輪椅的手指。

    宋雲萱被陸風這樣輕輕拍了一下手指,微微笑了一下,開口道:「不是說過了嗎,不用擔心,這些事情我都能夠應付的來。」

    「雖然說是不用擔心,但是,我還是害怕讓你不開心。」

    陸風溫柔體貼的模樣讓宋雲萱忍不住微微笑了一下。

    不得不說,陸風不管是做什麼,都做的很合適,也很恰到好處。

    媒體記者知道宋雲萱今天跟陸風訂婚。

    所以在酒店外面已經守了很長的時間。

    現在看見陸風跟宋雲萱從酒店裡面出來了,紛紛上前,想要讓自己家的雜誌社先成為採訪道宋雲萱跟陸風的人。

    陸風不慌不忙,宋雲萱看他這樣淡定,便知道他早已經是把全部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便在記者開口採訪她的時候,微笑以對。

    她唇角淡淡的微笑有幾分暖意,本就是妙齡,現在嘴角微微勾起的溫柔模樣,更是多了幾分溫婉美麗。

    有個穿著白色上衣的女記者先涌過來,將話筒對準了宋雲萱跟陸風,開口就問:「宋小姐既然是已經跟陸先生訂婚了,請問兩位準備將婚期定在什麼時候?」

    宋雲萱被這樣一問,視線便移到了陸風的身上。

    記者看見宋雲萱將視線移到了陸風的身上,也緊跟著將鏡頭轉移到了陸風的臉上。

    陸風因為今天訂婚的緣故,頗有一些春風得意的模樣。

    面對著鏡頭,臉上的微笑也是溫柔而愉悅的。

    「婚期我們已經商量好了,到了合適的時候就會公布的。」

    「陸先生,現在不公布婚期嗎?」

    記者追問陸風。

    陸風轉頭看向宋雲萱:「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商量,所以不決定這麼早就把婚期給說出來,希望你們能夠理解一下。」

    記者們本就已經收到了陸家派發的紅包。

    現在自然不會去追問一些尖銳的問題。

    陸風說話又這樣溫和,便有記者馬上就轉移了話題。

    問陸風:「陸先生今天有什麼話想要跟宋小姐說嗎?」

    「這是我們夫妻之間的悄悄話了,就不告訴你們了,好不好?」

    記者們又發出笑聲了。

    宋雲萱看著陸風跟記者們交流,沒有說話,只是全程面帶微笑。

    視線也溫柔的望著陸風。

    媒體記者將宋雲萱跟陸風離開酒店時候的畫面全都拍攝起來。

    剛到了傍晚,電視屏幕上就出現了娛樂頻道對陸風跟宋雲萱訂婚的畫面回放。

    顧長樂看見宋雲萱在電視屏幕上面出現的模樣就為微微眯了眯眼睛。

    邵天澤在她的身邊陪著她,在看見電視頻道上出現的關於陸風跟宋雲萱的畫面的時候,也是微微皺了皺眉頭。

    陸家跟宋家這次聯合,將會對邵家進行一次前所未有的重創。

    他應該將全部的精力都好好的集中起來面對才是。

    ……

    如同邵天澤所想的那樣,宋雲萱跟陸風訂婚,的的確確是讓邵家的危機變得更加嚴重了起來。

    宋雲萱在跟陸風訂婚之後的前一周就開始大刀闊斧的對宋氏跟陸氏進行一些合作上面的改動。到了第二周的時候,兩方的持股大戰就開始越漸升溫。

    而邵天澤這邊已經有些後勁不足。

    宋雲萱一步步的往前走,每一步都能夠踏在邵家的命門上。

    邵家在跟宋雲萱對峙的第三周,有了一筆資金鏈的斷裂。

    宋雲萱抓住這個機會,去遊說了邵氏的高層古麗。

    古麗是一個重利的人,一直都在邵氏正是因為你邵氏有利可圖。

    不過,在看著邵氏有利可圖的情況下,也是很會見風使舵。

    發現邵天澤已經有了敗落的跡象,馬上就把手裡面那不多的一點股份倒戈出給了宋雲萱。

    然後從事邵氏逃之夭夭了。

    而邵天澤知道古麗離開的時候,已經像是當時郭玉月離開的時候一樣,沒有辦法再把這個人給追回來了。

    邵天澤也因為古麗的事情而火冒三丈,召開了一次邵氏的高層會議,想要將邵氏的人統統都給警告一遍。

    不想,這一次下了通知說要舉行股東個高層大會,卻有三分之一的人缺席會議。

    而來的那三分之二的人,卻紛紛有了讓邵天澤去跟宋雲萱談合作的意思。

    邵天澤聽了這些股東們七嘴八舌的建議,皺著眉頭一拍桌子就把會議給散了。

    股東跟高層們憂心忡忡的從會議室裡面離開。

    一邊但系邵家可能要倒,一邊又開始吐槽邵天澤的決策是不是哪裡有問題。

    股東們說話的聲音稍微有些高。

    走出去的距離也不遠,就有些話傳到了邵天澤的耳朵裡面。

    而邵天澤聽著這些股東們說的話,卻是忍不住有些眼睛發紅。

    一個兩個在邵氏危機的時候都倒戈相向,在大廈將傾的時候不是去想辦法怎麼樣去拯救,而是去想如果顧長歌還在的時候就好了。

    老是想這種絕對不可能會出現的事情。

    顧長歌早就已經死的骨頭都沒有了,這些人還會想起她。

    邵天澤擰著眉,坐在會議室的主坐上面不說話。

    而離開的人卻在到了門口的時候,忍不住嘆息了一句:「如果顧總還在就好了,顧總面對這種危機一定能夠相出一個很好的辦法來解決應對。」

    「哎,是啊。」

    邵天澤擰著眉頭。

    腦子裡面反反覆復的回想起來的都是這些股東高層在離開的時候嘆息不是顧長歌領導邵氏的話。

    他眉心擰緊,彷彿無法舒展一樣,心煩焦躁的很。

    而會議剛剛結束了五分鐘,就有顧長樂的電話打了過來。

    顧長樂善解人意的開口就問他:「會議結束了嗎?累嗎?」

    邵天澤想要說話,但是卻不知道應該怎麼跟顧長樂說起邵氏的事情才更好。

    他本來就不想要讓顧長樂知道這些關於邵氏的事情,他只想要讓顧長樂安安心心的養病。

    安安心心的留在醫院裡面。

    所以,才會把邵氏的事情都輕描淡寫的說給她聽。

    她雖然很感興趣,但是他卻從未認真告知過她什麼,如今聽見顧長樂又問這些。

    他只是輕輕嘆了口氣,開口道:「已經開完會了。」

    「那你今天晚上回來找我,跟我一塊兒吃個飯好不好?」

    顧長樂這樣說,他便點了點頭。

    開口道:「好。」

    顧長樂聽見他說好,心頭自然是開心了許多。

    好一會兒之後,也不想要掛電話,就是又問他一些關於會議期間的內容。

    邵天澤因為你宋氏的步步緊逼而心煩的很。

    顧長樂這樣一問,他回答的也略微有些敷衍。

    顧長樂也感覺到他回答的有些敷衍,開口問他:「怎麼了?」

    「沒有。」

    「感覺你好像是有些不開心。」

    顧長樂聲音略微有些悶悶的。

    邵天澤聽見顧長樂這樣說,微微笑了一下:「就是公司裡面的事情有些忙,有些累,所以說話的時候有些提不起精神來。」

    這樣說完了,那邊顧長樂才點了點頭,關切的囑咐他:「你要好好休息,不要太操心。」

    她只想要讓邵天澤將全部的精力跟關心都給她顧長樂。

    但是邵天澤總是將很多時間跟精力都投注到了邵氏上面。

    她微微抿了抿唇,有些感傷的開口:「天澤,你也不要為了邵氏太累。」

    「長樂,我覺得我能做的很好。」

    邵天澤對著電話開口。

    腦子裡面回蕩的卻是剛剛那些股東在離開的時候說的話。

    一個兩個說起來都是懷念顧長歌,明明他已經將顧長歌的那些舊部都已經從邵氏給清理乾淨了。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居然還能夠聽見有人在懷念顧長歌。

    顧長歌到底是有什麼好呢?

    有什麼好能夠讓人覺得這樣懷念留念呢?

    他緊緊皺著眉頭。

    顧長樂聽到邵天澤說這句話,就知道邵天澤肯定是在邵氏這邊又遇到什麼別的事情了。

    開口安慰他:「天澤,你做的很好,邵氏的所有人都是知道的。」

    「可是……」

    邵天澤皺著眉毛,想要說出來的話卡在喉嚨裡面。

    既然長樂都說自己做的很好。

    那麼為什麼邵氏的這些人還會去懷念顧長歌?

    「可是什麼?」

    顧長樂沒有聽見邵天澤的下半句話,有些擔心的問他。

    邵天澤這才開口道:「可是為什麼邵氏的人會在這個時候想起顧長歌。」

    邵天澤一說這句話,那邊顧長樂就沉默了下去。

    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想起顧長歌嗎?

    當然是因為顧長歌在顧氏的時候,將顧氏變成了在雲城巔峰上的商業帝國。

    而顧家屹立在雲城巔峰上的歷史卻是結束在邵天澤這裡的。

    既然是結束在邵天澤這邊,自然也會有人懷念當年巔峰時候的顧長歌。

    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顧長樂的心裏面有些嫉妒顧長歌,也有些恨顧長歌。

    但是這個時候邵天澤更需要安慰。

    她便開口對著邵天澤道:「天澤,他們想他們的,你不要去想,你要相信自己。」

    「相信自己?」

    邵天澤垂了垂眼睛。

    他要怎麼相信自己?

    他在顧長歌死的時候,覺得自己的全盛時期就要到來。

    可是後來呢?

    後來的結果就是現在這個樣子,居然被宋家的一個小丫頭給步步緊逼到了現在這樣的程度。

    這如果讓顧長歌知道了,顧長歌會怎麼樣來嘲笑他呢?

    一定會覺得他是一個沒有什麼本事的廢物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