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六十一章 最後的怯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六十一章 最後的怯弱字體大小: A+
     

    宋雲萱回到酒店房間之後,喝了杯水,便疲憊的坐在沙發上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肖虹看著宋雲萱揉眉心,關切的問她:「宋總您還好嗎?」

    「我沒事。」

    就是訂婚儀式結束之後,心裏面有些不舒服。

    她想起在訂婚儀式上跟陸風交換戒指的場景,微微擰了擰眉。

    然後將手放下,去看無名指上的訂婚戒指。

    那枚戒指很漂亮,因為你這場婚姻本來你就是為了彼此利用,所以就連戒指宋雲萱也沒有親自到場去跟陸風一起挑選,而是讓陸風一個人做主買下來的。

    陸風的眼光還不錯,沒有買那種很繁瑣華貴樣式的戒指。

    而是買一個一枚玫瑰花樣式的戒指。

    戒托上面的鑽石沒有大到離譜,但是也沒有對不起陸家跟宋家的身份。

    宋雲萱微微垂了垂眼睫,輕輕嘆了一口氣,然後才將手指上面的戒指給摘下來,放在旁邊的桌子上。

    肖虹知道宋雲萱忙了這一上午下來也是累得很。

    便在她坐在沙發上休息的時候去給她倒了杯水過來,順便告訴她:「宋總,陸先生的車子預計在半小時之後出發。」

    宋雲萱點了點頭。

    肖虹將水杯遞給宋雲萱。

    宋雲萱把水杯給接過去之後,輕輕抿了一口,然後才道:「肖主編。」

    肖虹聽見宋雲萱叫她,便開口問宋雲萱:「怎麼了,宋總?」

    「你說……」

    肖虹認真的看著宋雲萱,聽著宋雲萱問問題。

    在她的心裏面,宋雲萱雖然是年紀輕輕就經歷了這麼多的風浪,但是卻還是有時候會很心疼宋雲萱。

    因為這一路走過來,在別人看不見的風光背後,必然有讓宋雲萱也覺得難過的悲傷。

    宋雲萱望著肖虹,視線又轉移了一下,唇瓣動了動,彷彿是忽然想到了什麼一樣,開口道:「算了,你也去休息一下吧。」

    肖虹輕輕搖頭:「宋總,我不累,您要是有什麼話就跟我說吧。」

    她覺得,宋雲萱定然是有什麼話想要說,但是在要說出口的時候,彷彿又想到了顧忌的事情,所以沒有問出來。

    宋雲萱聽見肖虹這麼說,微微笑了一下,心裏面的那點遲疑微微打消了,開口道:「肖主編,你說,漠宸他會怪我嗎?」

    肖虹被宋雲萱問到這個問題,微微怔了一下。

    然後,才抿了抿唇,開口對著宋雲萱道:「不會的。」

    「這麼確定?」

    宋雲萱微笑著問肖虹。

    肖虹點點頭:「楚少是一個明事理的人,如果他知道您現在的處境,是一定會理解您的。」

    「真的嗎?」

    宋雲萱望著遠處。

    眉頭微微鎖起。

    她本來是一個確定了目標就會不擇手段往前走的人,在從前的時候,也從來都不會去顧忌別人是不是難過傷心,對她是什麼看法。

    但是,現在不一樣。

    她回去忍不住顧忌楚漠宸。

    雖然楚漠宸已經死了,她卻還是會在跟陸風訂婚的時候,心裏面有些難過,跟愧疚。

    如果楚漠宸還活著就好了。

    如果楚漠宸還活著,她就不用去跟陸家合作。

    就不用跟陸風去逢場作戲。

    她微微有些走神。

    就在這個時候,房門被輕輕敲了一下。

    肖虹聽見房門被敲響的聲音,轉頭看了看門口,對著宋雲萱道:「宋總,我去看看是誰敲門。」

    宋雲萱沒有回應。

    肖虹見宋雲萱沒有回應,便抿了抿唇,起身去把酒店的房門給打開了。

    肖虹將酒店的房門一打開,就看見陸風站在門口。

    「雲萱睡了嗎?」

    「還沒有。」

    肖虹開口道。

    陸風聽見肖虹這麼說,微微笑了一下:「我想要單獨跟她談談。」

    肖虹也是一個聰明人,聽見陸風這樣說,自然是點了點頭,然後開口道:「那我先出去等陸先生。」

    說完之後,為了宋雲萱著想,還輕輕開口喊了宋雲萱一句:「宋總,陸先生來找您。」

    宋雲萱本來還在想楚漠宸的事情,現在聽見肖虹跟她說這個,馬上就回過神來,轉頭看向陸風。

    陸風看見宋雲萱看著自己,這才開口對著宋雲萱道:「你要不要在這邊睡會兒再回去。」

    「陸家這麼大,總該是有一間客房的吧?」

    陸風笑了笑,溫柔的開口:「只要是你嫁到了陸家,整個陸家都是你的。」

    宋雲萱微微笑了一下,並不是太相信陸風的話。

    因為陸風已經習慣了去跟她講這些甜言蜜語。

    但是她的心裏面卻很清楚,不管是陸風說了什麼,他們彼此之間的心裡,都是始終存在著另外一個人的。

    她輕輕呼出一口氣。

    然後才開口問陸風:「陸風你是接我回陸家的嗎?」

    「是。」

    陸風淺笑著看她:「走吧。」

    宋雲萱點點頭。

    從沙發上站起來。

    然後跟陸風一塊兒從酒店的房間裡面出去。

    肖虹是知道在宋雲萱的心裏面還盛著楚漠宸的,但是陸風的靠近又讓她覺得有些擔心。

    便在門口等著陸風出來。

    還以為一時半會兒的陸風不會從房間裡面出來的。

    卻不想,陸風進去了也不過是五分鐘,就從房間裡面跟宋雲萱一塊兒出來了。

    她覺得有些驚訝。

    開口要跟陸風講話。

    那邊宋雲萱卻搶在她開口之前就說道:「肖……肖姐你先回家,我要去陸家坐坐。」

    肖虹有些擔心:「要不要我陪宋總一塊兒去?」

    「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的。」

    宋雲萱微微笑了一下。

    然後才轉頭看向陸風。

    陸風坐著輪椅。

    宋雲萱自然而然的走到輪椅後面,推著陸風的輪椅往前走。

    肖虹看著宋雲萱推著輪椅往前走。

    心裏面多多少少的有些不是滋味。

    本來宋雲萱應該是跟楚漠宸好好的生活在一起的。

    但是因為楚漠宸在飛機遇難的時候去世,才不得不跟陸家聯合起來。

    宋雲萱的心裏面,是會有多麼難過啊。

    肖虹輕輕嘆了口氣。

    宋雲萱推著陸風的輪椅進了電梯。

    因為是酒店的貴賓電梯,所以裡面只有宋雲萱跟陸風兩個人。

    陸風看著宋雲萱微微垂眼的模樣,開口道:「你今天好像是不太開心。」

    「這種大喜的日子我怎麼可能會不開心?你想太多了。」

    宋雲萱否認。

    陸風卻並不相信宋雲萱否認的話,開口道:「你右手上的戒指不見了。」

    宋雲萱聽陸風這麼一說,下意識的垂眸看了一眼,果然,自己手指上面的戒指不見了。

    她微微抿了抿唇,皺著眉毛要打電話給肖虹。

    然後還沒等將電話給撥出去。

    就看見陸風彷彿變戲法一樣,將她的那枚訂婚戒指拿了出來。

    「在這裡。」

    宋雲萱看著陸風手裡面捏著的戒指,微微皺了皺眉頭:「怎麼在你的手裡。」

    「剛才你想事情想的有些走神,跟我說話的時候沒有注意到我從旁邊的桌子上拿走了這枚戒指。」

    陸風淡淡說完,看著宋雲萱沉默下去,又問:「你是在想誰?」

    「你覺得這種時候,我會想誰?」

    「楚漠宸。」

    陸風回答的篤定。

    宋雲萱也不否認,微微笑了一下,開口道:「是啊,我在想他。」

    她想他想的很。

    想著如果楚漠宸沒有死掉就好了。

    楚漠宸沒有死掉,不管是毀容,失憶,還是殘廢,都無所謂。

    只要是有一條命,只要是有一口氣。

    她就能夠看到希望,就能夠找到自己繼續往前的光亮。

    以前楚漠宸在她身邊的時候,她從來沒有覺得楚漠宸這麼重要過。

    但是現在,等她察覺了,才發現,所有的一切都已經晚了。

    當初沒有好好珍惜的,現在已經永遠的失去,再也不會回來。

    想到這裡,心口就像是有一塊大石頭一樣,死死的,狠狠的壓著她的胸口。

    讓她連喘氣都十分的困難。

    「這枚戒指你還要戴上嗎?」

    陸風問宋雲萱。

    宋雲萱笑了一下,回答他:「當然要戴著。」

    她能夠有今天,經歷了多少的困難跟勾心鬥角。

    眼看目的就要達成,怎麼可能會就這麼放棄。

    「你為什麼想要整垮邵氏?」

    陸風問宋雲萱。

    宋雲萱垂了垂眼睛,跟陸風笑著開口:「因為利益,有錢可賺。」

    她跟邵天澤仇深似海。

    但是這些仇只是藏在她的心裏面就好了,並不需要別人知道。

    陸風若是想要知道,想要問,她不介意給她一個虛假而又可靠的答案。

    陸風看著宋雲萱:「利益?有錢可賺?」

    「是。」

    宋雲萱點頭。

    陸風才開口:「我一點都不覺得宋雲萱你是一個會缺錢的女人。」

    宋雲萱微笑:「我宋家的產業雖然不算多,但是也不算少,足夠我安安心心的吃一輩子,可是,我還有更大的願望。」

    「野心?」

    陸風笑著看她。

    宋雲萱點頭。

    陸風微微思索了一下:「你的野心我也看不懂。」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剛好電梯門打開。

    叮的一聲輕響,電梯門就緩緩打開了。

    宋雲萱從推著陸風從電梯裡面下去。

    兩個人剛走到酒店的門口。

    就看見酒店門口有許多記者在圍著酒店門口等著拍她們。

    宋雲萱的腳步頓住。

    陸風側頭看了看宋雲萱臉上的神色,問她:「能應付的來嗎?」

    宋雲萱笑了一下,臉上的表情淡定從容:「當然可以。」

    這樣的場面她宋雲萱自然能夠應付自如。

    就算是再比這個場面更難應付一些,她也不會覺得慌亂。

    因為沒有什麼場面,能在楚漠宸去世之後,再鎮得住她了。

    楚漠宸的離開,也帶走了她最後的一點怯弱。

    讓她沒有理由不繼續堅強。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