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四十九章:楚家反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四十九章:楚家反對字體大小: A+
     

    跟邵雪的通話結束之後,宋雲萱把手機放在旁邊,手指輕輕在辦公桌上面敲了敲。

    外面梅七輕輕敲了敲門。

    宋雲萱開口:「進來吧。」

    梅七聽見宋雲萱叫他進去,這才將辦公室的房門推開,然後走進去:「宋總。」

    宋雲萱問他:「有什麼事?」

    「楚夫人過來找宋總。」

    「楚夫人……」宋雲萱皺了皺眉毛,然後就開口,「在哪兒呢?趕緊讓她進來吧。」

    「就在外面的會客室裡面。」

    「我過去。」

    宋雲萱從辦公椅上站起來,然後要往會客室去。

    畢竟是楚漠宸的親生母親,也是自己肚子裡面孩子的祖母。

    沒有理由讓對方過來,自己去會客室裡面見楚母會更好。

    宋雲萱往會客室裡面去,梅七跟在宋雲萱的身後,在到達會客室門口的時候。

    宋雲萱停下腳步,微微轉頭,對著梅七道:「你在這裡等我。」

    梅七點點頭:「好。」

    楚漠宸的母親既然親自過來,要說的事情多半就是她跟陸風之間的事情。

    這對楚家來說的確是一個不能不來問的事情。

    畢竟,楚漠宸才剛剛去世不久。

    宋雲萱進入會客室就看見楚母穿了一件深色長裙,頭髮盤起來,眼睛下面也因為近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而出現了明顯的皺紋。

    楚母看見宋雲萱進來,抬了抬頭,開口叫她:「雲萱。」

    宋雲萱點頭:「伯母。」

    「伯母?」

    楚母聽見宋雲萱這個稱呼,微微皺了皺眉頭。

    之後就像是忽然間明白了什麼一樣,開口笑了笑:「也是,漠宸都沒有了,你自然是不再拿我當做是母親了。」

    宋雲萱聽到楚母說了這樣一句話,立刻就開口否認:「伯母您怎麼可以這樣想呢,我的肚子裡面有漠宸的孩子……」

    「既然有了漠宸的孩子,那麼又為什麼要跟陸風有所糾纏呢?」

    楚母的聲音變得嚴厲了些許。

    宋雲萱聽見楚母這樣問,微微擰了擰眉頭,才開口:「抱歉,我必須這麼做。」

    宋雲萱說的乾脆利落,沒有想要抵賴的意思,也絕對沒有想要否認的意思。

    她的的確確是已經答應了跟陸風聯姻。

    這一點,就算是否認也沒有什麼意義,要藉助陸風的力量是真。

    懷了楚漠宸的孩子也是真。

    要說是對不起楚家,也是真的。

    但是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容不得她後退。

    也容不得她再去尋找別的辦法。

    「雲萱,我知道你想要整垮邵家,你現在懷了漠宸的孩子,我們也一定會幫你,為什麼你要……」

    「伯母是想要問我,為什麼要跟陸風聯手?對不對?」

    楚母點了點頭:「是。」

    宋雲萱微微笑了一下,手指在自己的小腹上面輕輕摸了一下,才開口:「因為,如果我不去拉攏陸風,邵天澤就會去拉攏陸風。」

    「這也不是你必須這樣做的理由。」

    「陸風跟邵天澤聯手之後將是我最大的敵人,伯母能明白嗎?」

    「我們楚家是可以幫你的。」

    楚母的眼睛望著宋雲萱,非常堅定。

    宋雲萱看著楚母的眼睛,心頭稍微有嗲愧疚。

    她當然相信楚家是會幫助自己的,但是儘管是這樣,又有什麼用?沒有了楚漠宸,即便是楚家在幫助自己。

    邵天澤跟陸風聯手也一定能將她逼退到一個進退不能的地步。

    她想要贏,就必須不擇手段。

    甚至,去暫時拋卻了楚漠宸。

    楚母很不理解宋雲萱的做法,開口道:「你懷上漠宸的孩子,我跟漠宸爸都是非常高興的,只是我不清楚,你為什麼要去找陸風,要跟陸風合作。」

    「為了不多一個敵人。」

    宋雲萱看著楚母。

    眼睛微微笑了一下:「我希望伯母可以相信我,儘管是現在我跟陸風在一起合作,但是,我也是絕對不會給楚家丟臉的。」

    聽到宋雲萱這樣說,楚母微微眯了眯眼睛:「你這是什麼意思。」

    「字面意思,我心裡有數。」

    「有數?」

    「我不會對不起漠宸的。」

    宋雲萱的話在會客室裡面輕輕的響起。

    通過電音,傳到了另一個人的耳朵裡面。

    天色忽然就變得有些昏沉起來。

    楚母看了看窗外,天空有了密布的烏雲。

    彷彿是要來一場洗徹天地的大雨。

    宋雲萱順著楚母的視線看向窗外,也看見了天澤變化,開口道:「伯母先回去吧,要變天了。」

    楚母皺起眉頭來:「天怎麼說變就變。」

    「是這樣的,老天爺的脾氣誰也搞不懂的。」

    楚母聽著宋雲萱的話,總是覺得宋雲萱的話裡面有些話外之意。

    但是想要去細細的問一問是什麼意思。

    卻又不好問出來。

    她抿了抿唇,才開口:「你好好考慮一下,陸風那邊最好是不要……」

    「伯母,我不會嫁給陸風的,您放心,我始終都是漠宸的人。」

    宋雲萱這句話,說的寡淡。

    但是,卻像是一支纖細但是有力的箭,直直的插到了楚母的心口出。

    楚母垂了垂眼睛,才道:「你要記住自己說的話。」

    「當然,我宋雲萱說過的話,我都會自己記得清清楚楚的。」

    楚母聽著宋雲萱這樣說了,才點了點頭,然後從會客室裡面離開。

    宋雲萱看著天外烏雲密布。

    整個天空都彷彿要掉下來一樣,眨了眨眼睛,然後走到落地窗邊。

    靜靜的去看雲城的遠處。

    還要多久……才能夠完成她的心愿?

    才能夠在完成了這個心愿之後,去找楚漠宸?

    她的手指放在落地窗的玻璃上面,心裏面也開始變得有些繁重起來。

    ……

    邵雪將淼淼從車上抱下來。

    然後看著司機開車離開了,這才跟淼淼往邵家的別墅裡面走。

    淼淼在回家之後,心情明顯變得放鬆歡快了許多。

    邵雪也覺得有些累,在到家之後,便坐在沙發上面輕輕揉按自己的眉心。

    淼淼走過去,問邵雪:「姑姑頭很疼嗎?」

    「是啊,有些累。」

    只要是在有顧長樂跟邵天澤的地方,她就會覺得很累。

    不只是心累,渾身的神經都在緊繃著,蓄勢待發。

    她跟邵天澤之間有太多難以言明的仇恨了。

    但是這一些,不管是有多麼的恨,都只能夠靜靜的藏在心裏面。

    誰也不能夠告訴,誰也不能夠跟她說。

    她只能一個人,默默的去背負。

    然後等著有一天,邵天澤去血債血償了。她才能夠將心裏面的這些不痛快,都一一的釋放出來。

    不在沉重的壓在心底裡面。

    邵雪揉著眉心。

    淼淼看見之後,伸手幫邵雪揉了一下。

    然後關心的問邵雪:「姑姑有沒有好一點?」

    「有,謝謝淼淼。」

    邵雪笑了笑,然後摸了摸淼淼的頭髮。

    淼淼的頭髮很順滑,像是小公主一樣討人喜歡。

    「好了,淼淼今天也累了,不如去房間裡面休息一下怎麼樣?」

    淼淼被邵雪這麼一說,便點了點頭:「那我會房間了。」

    「嗯。」

    邵雪點了點頭,然後讓旁邊的管家送淼淼去房間裡面休息。

    淼淼還是很開心的,因為今天在見完了顧長樂之後,她就可以明天去找哥哥了。

    在她的心裏面,只要是能夠見到哥哥,就都是好事情。

    而且這件好事情還能夠帶動她的心情,讓她一整天的煩惱都忘記,然後開開心心的等著可以見到哥哥的那個時刻。

    邵雪在淼淼回房間住之後,仔細的回想了一下當時顧長樂看見淼淼的時候,眼睛裡面表現出來的惡毒神情。

    她不喜歡淼淼,這是誰都知道的事情。

    畢竟,她跟邵天澤湊在了一塊兒。

    所以會很討厭邵天澤與顧長歌留下的孩子。

    只是,既然是討厭淼淼。

    為什麼又要千方百計的把淼淼跟顧奕分開后還讓淼淼繼續留在雲城嗎?

    眼中釘既然是不能夠從眼前除掉,那麼,最好的辦法不是應該將她踢得越遠越好嗎?

    為什麼顧長樂不在這一方面下功夫,而是三番五次的讓邵天澤將淼淼帶去給她看呢?

    邵雪將後背靠在沙發上面。

    邊想顧長樂為什麼這樣做,邊去揉自己隱隱作痛的額頭。

    邵雪在邵家考慮這些事情。

    顧長樂在醫院裡面也沒有輕鬆到哪裡去。

    她在跟邵天澤說了會兒話之後,邵天澤便看著天色不好,然後讓她先休息,自己回邵氏去了。

    其實,她的心裏面有些懷疑。

    懷疑邵天澤根本就不是回邵氏去了。

    而是回家去見淼淼了。

    她想了想,然後撥了個電話出去。

    讓自己雇的那個偵探社裡面的人去跟著邵天澤,看邵天澤到底是去哪兒了。

    偵探社的人拿著顧長樂的錢,也算是盡心儘力的給顧長樂做事情。

    跟了邵天澤一路之後,便給顧長樂那邊回話。

    「邵先生在離開了醫院之後,確實是回邵氏了。」

    聽著偵探社的人這麼說了,顧長樂的心裏面才微微的放心了一些。

    只要不是去找顧淼淼了就好。

    她可是討厭顧淼淼討厭的緊。

    而且,一時之間還除不掉這個孩子,唯一的辦法就只能是等著這個孩子什麼時候被邵天澤不這麼關心了,才好對著她動手。

    只是,邵天澤現在對顧淼淼疼愛的很。

    到底什麼時候才會不那麼關心她呢?

    顧長樂擰著眉毛,去想辦法。

    想要儘早的讓這父女兩人的關係變得惡劣起來。

    只要是讓邵天澤將注意力從淼淼的身上轉移到她的身上,她就可以做很多事情。

    而且還是有很多時間去做這件事。

    顧長樂想著這些,手指攥了攥。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