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三十七章:威脅兒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三十七章:威脅兒子字體大小: A+
     

    邵雪覺得小奕知道很多事情。

    知道了邵家做主的這兩個人究竟是什麼樣的毒辣心腸。

    不然,顧奕不會在聽到淼淼不跟他一塊兒去港城的時候,表現出這麼大的反應。

    他不想要將妹妹留在這個虎狼之窟裡面。

    不想要讓妹妹有危險。

    所以才會堅持要去找邵天澤問個清楚。

    只是,他這一趟過去,又有什麼能夠問清楚呢?

    邵天澤必然是不會如他所願的。

    就算是問,也不過是被敷衍一下罷了。

    畢竟,他還是一個孩子,也只是邵天澤的兒子。

    邵天澤做什麼樣子的決定他沒有權利去反對更改。

    顧奕在走到邵天澤的書房門口的時候,腳步微微頓了一下,雖然說他是要去問父親為什麼把他跟淼淼分開。

    但是,真的想到要面對邵天澤的時候,他的心裏面卻是微微有些緊張的。

    他在書房門口頓住步子,腳步僵硬的等了好一會兒,抬起來的手指想要去敲門,卻覺得腦子裡面還沒有想好說辭,所以那要敲門的手指也遲遲都沒有落下去。

    恰好有家裡的保姆經過邵天澤的書房,在看見顧奕站在門口,一副敲門的動作卻遲遲沒有將手指落下的時候,奇怪的開口問顧奕:「小少爺,怎麼了?」

    顧奕轉過頭去看保姆那奇怪的神情。

    保姆開口:「小少爺是要找顧先生嗎?顧先生就在書房裡面,小少爺儘管敲門就好了。」

    顧奕輕輕咬了咬下唇,在保姆奇怪的視線之下,才終於要將手指給敲下去。

    可是,手指還未曾落下,就聽見房門裡面傳來邵天澤的聲音。

    邵天澤道:「進來吧,小奕。」

    顧奕聽見父親的聲音,渾身的神經都緊繃了一下。

    終究是年紀還小,無法跟在人情世故裡面經歷了幾十年的人相比。

    所以顧奕臉上的表情還是一進門就讓書桌後面的邵天澤給看了個透。

    邵天澤在書桌後面,臉色平靜的看著顧奕,開口問他:「知道了。」

    這句話不是疑問的語氣,而是肯定的語氣。

    顧奕小小的拳頭在身體兩側攥緊,然後一雙眼睛不解的看著父親,開口道:「為什麼?」

    「為什麼把你跟淼淼分開?」

    邵天澤也不跟自己的兒子繞彎子,直接就開口問兒子。

    顧奕抿著唇,眼神裡面都是不理解跟難過:「我跟淼淼從出生的時候就是一直生活在一起的……」

    「就算是夫妻都有分開的時候,更何況是兄妹,你妹妹年紀還小不用承擔咱們邵家的以後跟責任,是沒有擔子的,但是小奕你不一樣。」

    邵天澤將理由說的很動人。

    但是顧奕的心裏面卻是明鏡一樣,什麼都看的清清楚楚。

    他咬了咬薄薄的嘴唇,眉毛皺的緊緊的。

    在想是不是要跟父親把所有的話都說明白了。

    他壓根兒就不相信父親會把邵家的大業都交給他,也知道父親跟顧長樂的關係不一般。

    甚至……

    甚至還知道……

    他的腦子裡面亂麻一樣,非常雜亂。

    很多話都用到嘴邊,想要開口沖著父親說出來,但是卻總是覺得說出來就會萬劫不復。

    他只能緊緊握著拳頭,只能不說話。他抿著唇瓣,好半晌之後,才開口問邵天澤:「爸,如果我什麼都不要呢?」

    邵天澤聽見顧奕這句話,微微皺了皺眉毛,問顧奕:「什麼意思?」

    顧奕這才開口:「邵家的這些東西我都不要,不管是邵氏,還是這個宅子,還是父親名下的那些財產,我都不要。」

    「你都不要,那你是想要什麼?」邵天澤知道自己這個兒子隨了她母親的性格,也知道他藏在心底裡面很多事情。

    甚至,是有些懼怕這個孩子長大以後所成為的那種人的。

    只是,他沒有想到,他現在會說出這樣的話。

    「你什麼都不要?」

    邵天澤面對自己這個過於早慧的兒子,忍不住露出了一個危險的笑容。

    那個笑容淡淡的,但是卻讓顧奕感覺到一種壓頂而來的威懾力。

    讓他覺得空氣都有些沉重,讓他喘不過氣來。

    顧奕抿著唇,讓自己盡量在鎮定一些,開口回答邵天澤的話:「是,爸,我想要跟淼淼在一起,一起去港城,或者是一起留在雲城。」

    邵天澤的眼睛在鏡片后眯起,回答的毫無緩和餘地:「不行。」

    顧奕緊緊皺起眉毛:「為什麼?」

    「為什麼?」邵天澤看著顧奕,「小奕,很多事情你在心裏面都是清楚的,既然很清楚,又為什麼一定要問出來,你是想要讓爸爸告訴你?」

    小奕的手指緊緊攥住,指甲都掐到了手心裏面。

    他知道很多事情,心裏面都非常清楚……

    父親到底是什麼意思?

    顧奕抿著唇不說話。

    邵天澤看著顧奕,將背靠在了真皮轉椅的椅背裡面,抬手輕輕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憊的開口:「你已經懂事了,也應該為了淼淼著想一下,跟淼淼分開了。」

    「我不懂爸爸的意思。」

    顧奕看著邵天澤,眼中神色有些不願退讓的堅定。

    邵天澤看著兒子這樣跟自己對峙,恍惚之間,就像是從顧奕的身上見到了宋雲萱的影子一樣,心裏面有種複雜道說不清楚的情緒。

    「小奕,你真的要讓爸爸跟你說個清楚?」

    顧奕抿著唇:「我不想要跟淼淼分開。」

    「你知道的太多了小奕。」

    邵天澤耐心在顧奕那堅定到不願意退讓的眼神裡面開始漸漸的瓦解崩散。

    顧奕看著邵天澤。

    邵天澤陰沉沉道:「淼淼還不懂事,留在我的身邊我會好好照顧她,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顧奕抿著唇瓣,一言不發。

    邵天澤吸了口氣:「但是如果淼淼跟著你,也許你會告訴她很多她不應該知道的事情,小奕,你必須要知道,很多事情是知道之後會害了自己跟身邊的人的。」

    顧奕的心裏面冷不丁打了個哆嗦。

    孩子的心性雖然足夠堅定,但是在跟一個成年人對峙的時候,也開始漸漸的敗下陣去。

    顧奕聽著邵天澤的話,臉色開始漸漸變得白下去。

    「爸,你這是……威脅我嗎?」

    顧奕的唇瓣動了動,聲音有些低的問邵天澤。

    邵天澤聽著兒子說的這句話,開口道:「如果你是這樣認為的話,那也沒有錯。」

    顧奕聽著邵天澤這樣大方的承認,突然就覺得渾身都變得冰冷下去。

    整個人也如同墜入了冰窟一樣,感受不到一點點溫暖。

    他還以為邵天澤至少會騙一騙他,或者是儘力的去敷衍他的。

    卻不想,父親居然就這樣跟他說了明白話。

    顧奕的腳步往後退了一步,看著邵天澤的視線也開始漸漸變得晃動起來。

    這個家,如同虎狼之穴。

    真是一個危險的地方啊。

    顧奕的腳步一步步往後退,邵天澤看著兒子的腳步往後退,手指在桌面上微微收緊了一些。

    顧奕退到門口的時候,一個轉身,就想要拉開書房的房門從書房裡面出去。

    而他身後的邵天澤看見兒子這個動作,微微擰了一下眉,忽然叫住顧奕:「小奕。」

    顧奕被邵天澤的聲音喊到,身體怔了一下。

    本來是想要回頭看一眼邵天澤的。

    可是,卻總是覺得自己的身後叫他名字的,並不是什麼有著血脈親情相聯繫的父親。

    而是一個張著血盆大口有著尖利獠牙想要吃他血肉的凶獸。

    他強忍住回頭的衝動,拉開書房的門,一下子就從書房裡面跑了出去。

    邵天澤看著兒子從書房裡面跑出去,眉毛擰了擰,然後,眼神變得越加陰暗起來。

    顧長歌一生留給他的,除了這個龐大的商業帝國。

    還有就是小奕跟淼淼這一雙兒女。

    他雖然沒有想過將這兩個孩子培養成他的繼承人來繼承邵家。

    但是,卻沒有想過要去傷害這兩個孩子。

    畢竟,這兩個孩子是他的親生骨肉。

    可是,顧奕知道的太多了。

    他懷疑顧奕已經知道了顧長歌真正的死因。

    之所以假裝不知道,是因為不想要讓自己置身與危險的境地。

    他是一個聰明的孩子,知道應該怎樣表現跟隱瞞才能夠讓自己安全的生活下去。

    但是,他這樣聰明的表現更讓他覺得危險。

    一個韜光養晦的孩子,在長大了之後,必然不是一個庸碌的人。

    更何況,他還是顧長歌的兒子。

    誰知道他長大之後,手裡面有了能力會怎麼樣為自己的母親報仇?

    所以,他甚至對這個孩子是動過殺心的。

    只是,心裏面一直就像是有一架天平,在左右搖擺。

    讓他無法徹底的下定決心。

    為了自己以後能夠跟顧長樂安然無恙,他理應是要除掉這個孩子的,即便這個孩子是自己的親生骨肉,也不應該手下留情。

    但是,每次準備下手的時候,卻又覺得太過殘忍,心有不舍。

    便一直這樣拖了下來。

    經過顧長樂這樣一提醒,他覺得最好的辦法就是將小奕送走。

    而且,他不想要讓自己的形象在女兒的面前全部崩塌。

    即便是兒子已經知道了所有的一切,他也不想要讓女兒知道這一些。

    淼淼是他愛護的孩子。

    他想要讓淼淼無憂無慮的長大,讓女兒在長大之後不去恨自己。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心態,明明整顆心都已經用在了關懷顧長樂上。

    但是,卻仍舊留了一個角落,來愛護這個女兒。

    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

    而且,還為了不讓女兒知道自己所做的這些事情,而不惜去威脅自己的親生兒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