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二十四章:比不過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二十四章:比不過她字體大小: A+
     

    宋雲萱跟陸風一塊兒出去好久才回來。

    顧長樂雖然在來的時候說不在乎陸風看重誰,但是在陸風跟宋雲萱出去之後遲遲不回的情況下,心裏面卻有些急躁起來。

    她自認為是整場晚宴上面最引人注目的那一個,卻不想,剛到了晚宴上面,就被宋雲萱那個穿了一身沒什麼特色的素白裙子的女人給搶了風頭。

    而在顧長樂的身邊,那個叫做白晶的千金小姐也在等待之中開始變得越來越憤懣起來。

    「宋雲萱今天真的是過來參加晚宴的嗎?」白晶問身邊的女孩子,「你看看她穿的那一身白裙子,就像是喪服一樣,陸先生也不把她給趕出去。」

    白晶生氣,卻有人頭腦很冷靜。

    在白晶說這話的時候,毫不留情的開口道:「不管宋雲萱穿成什麼樣子,都讓陸先生覺得好看,不是嗎?」

    聽到這句話,白晶自然而然的覺得刺耳,整個人也不客氣的朝著那個說話的人看過去。

    剛巧,一轉頭就看見譚幽手上拿著一杯紅酒,在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譚幽是譚家剛剛掌權的繼承人,因為譚老太太去世,所以譚家好像沒有什麼德高望重的人可以拿出來壓她了。

    白晶一點都不害怕譚幽。

    不僅如此,還在看見譚幽的時候,不自覺地對譚幽露出了幾分輕蔑之色。

    「我還以為是誰在說話,原來是譚妹妹。」

    白晶不過是剛剛十八歲,但是譚幽卻是比她大了幾歲。

    開口就叫她一個譚妹妹,在場的人都能夠聽得出來這是白晶沒有把譚幽放在眼裡面。

    旁邊顧長樂聽見白晶這樣叫譚幽,也忍不住笑了一下。

    然後好整以暇的等著看白晶跟譚幽就這樣撕起來。

    大家都覺得譚幽在聽見了白晶這樣的稱呼之後會很生氣,然而,譚幽根本臉色都沒變,就幽幽的開口:「怪不得白小姐在說話的時候分不清輕重,原來離開雲城這麼多年,連幾個世伯家裡面的姐妹的年齡都忘記了啊。」

    白晶的臉上一陣難堪:「我可不記得譚妹妹是跟我家有交情的。」

    「那麼,真應該讓白叔叔好好跟你說一下。」

    譚幽看著自己紅酒杯裡面的紅酒,然後道:「快些去打個電話問問白叔叔,免得你不清楚自己的身份而亂說話,得罪了我也就算了,要是得罪什麼不得了的人物,可就不好了,搞不好白家會因為你而破產也不一定。」

    譚幽說的這話是嚇唬白晶的。

    但是也不是完完全全拿來嚇唬白晶的。

    因為在這場晚宴上面,白家最不能夠得罪的兩個人就是宋雲萱跟陸風。

    而白晶這個沒腦子的,從來的時候就開始跟身邊的人說陸風,然後這會兒又一直將矛頭指向宋雲萱。

    宋雲萱跟陸風可都不是心慈手軟的人,雖然在聽到她說的那些話之後可能不會當場發作。

    但是也一定會把她那些昏話給記到腦子裡面,說不定什麼時候想起來,就會讓白家一陣天翻地覆。

    白晶聽了譚幽的話,面上一派不屑。

    但是心裏面卻已經有些后怕,不等譚幽再說別的什麼,便白了譚幽一眼,自己找了個借口,然後強裝鎮定的從大廳裡面去了衛生間。

    白晶被譚幽的那一席話嚇得心裏面有些慌。

    到了衛生間之後,便找了個隔間給家裡面打電話。

    白晶的父親在接到女兒的電話之後,開口就問她:「你沒有在宴會上亂說話吧?」

    「沒……沒有……」

    白晶這話說的有些底氣不足。

    因為她不只是在宴會上面亂說話了,而且還說了最不能夠說的那兩個人的閑話。

    白晶的父親在聽到白晶說沒有之後,才好像是放下心了一樣,開口語重心長的對著白晶說道:「晶晶你要懂事一些,陸風不是我們白家能夠得罪的,你千萬要明白,不要隨便議論陸風。」

    「嗯……好……」

    白晶有些心驚膽戰,也不敢告訴父親自己一過來的時候就說了陸風的閑話,而且還是跟身邊的人說了那麼多。

    白晶的父親聽到女兒應了以後,又叮囑她:「你去荷蘭這麼多年,雲城的事情可能不太了解,現在各家之間發展的關係都很微妙,而且顧長歌一死,顧家就變成了她丈夫邵家的財產,現在邵天澤手上捏著以前顧氏的全部大權,你要是能給邵天澤示好,就給邵天澤示好一下。」

    白晶擰了擰眉,覺得這件事有些難:「我跟……邵先生示好?」

    「是,你動動腦子,邵天澤手裡面有顧氏留下的基業,現在雲城就是邵家跟楚家獨大,楚漠宸已經死了,就算是楚漠宸不死可是他也有宋雲萱,我們白家沒有機會能夠得到楚家的青睞,但是邵家不一樣,邵天澤的老婆顧長歌已經死了,他現在身邊沒有什麼女人,如果你能得到邵天澤的注意跟好感的話……」

    後面的話白晶父親沒有全部說出來。

    但是即便是不說,白晶的心裏面也是非常清楚的。

    商業聯姻注重的是利益,白晶明白自己的父親想要把她嫁給一個將來對白家有著無數益處的夫家。

    她輕輕點了點頭:「我會儘力的,可是……」

    白晶一個『可是』,讓在聽電話的父親就把眉頭給皺了起來。

    「可是什麼?」

    白晶開口道:「可是,邵先生的身邊一直都有顧長樂在站著。」

    「顧長樂……」

    想到顧長樂跟邵天澤之間的傳言,白晶的父親微微沉默了一下,但是卻沒有往心上去,也沒有重視的意思,只是開口對著白晶道:「顧長樂是顧長歌的妹妹,總不能真的讓小姨子跟自己的姐夫成了一對兒,你儘管放心就是,不用考慮顧長樂是不是在邵天澤的身邊。」

    「嗯。」

    白晶聽父親說了這一番話,心裏面就明白了許多。

    白晶父親那邊還是心情有些複雜的問了白晶一句:「陸風……有沒有注意到你?」

    白家需要一個強大的後盾,如果是陸風的話,那就最好了。

    所以他才會將女兒從荷蘭接回來,然後搏一搏。

    自己女兒的容貌長相他還是有信心的,如果能夠得到陸風的注意,那麼就能夠讓女兒跟陸風更進一步。

    到時候白家自然而然也能夠沾些光的。

    可是,白晶那邊卻開口道:「陸風的注意力……在宋雲萱的身上……」

    此話一出,白晶就感覺到父親瞬間沉默了下去。

    她的心裏面有些不甘:「宋雲萱長得又不好看,打扮的也不好看,不知道是怎麼吸引到陸風的注意力的,真是奇怪。」

    她這樣抱怨宋雲萱長得不好看,穿的不好看。

    但是白晶父親那邊卻沒有附和。

    因為平心而論,宋雲萱的確不算是一個傾國傾城的大美女。

    但是勝在矜貴冷傲。

    面容秀麗,而且,在氣質上面就叫人覺得止步。

    他是見過這個女孩子的,也知道這個女孩子曾經長伴在楚漠宸的身邊。

    被楚漠宸看重的女人,又能夠差到哪裡去呢?

    白晶抱怨了這一句之後,還是有些不舒服,繼續道:「陸風本來是在跟譚幽講話的,但是宋雲萱一過來,陸風就把視線轉到了宋雲萱的身邊,我聽說宋雲萱以前是跟楚少在一起的,你看這種女人,楚少才一死,她就馬上移情別戀開始物色新的男人了,水性楊花根本就是一個……」

    「閉嘴。」

    父親在那邊打住女兒這不甘的抱怨。

    白晶閉上嘴巴,也有些驚訝與父親的反應跟態度。

    「宋雲萱不是一個簡單人物,能夠得到陸風的注意也是理所當然的,你要管好自己的嘴巴,千萬不能在外面一直說宋雲萱的壞話,宋雲萱現在可是跟邵天澤旗鼓相當的人。」

    這話讓白晶的嘴巴張大了一些,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旗鼓相當?」

    宋雲萱這樣的女人跟邵天澤旗鼓相當?

    白晶懷疑自己簡直是聽錯了什麼。

    然而那邊父親卻是嚴肅的開口:「的確是旗鼓相當,如果你不小心惹了宋雲萱,或者是陸風,我們白家可能就慘了。」

    白晶額頭上忽然就滲出來一層冷汗。

    心裏面也是越想越害怕。

    「這些……爸您怎麼不早點告訴我……」白晶有一種滅頂之災即將到來的感覺。

    而白晶的父親在聽見白晶這句話之後,一下子也心都涼了半截:「你得罪宋雲萱了?」

    「沒有……」

    她只是說了宋雲萱的壞話,而且還是當著宋雲萱的面說了她的壞話。

    如果宋雲萱大人大量不計較的話,那應該還算不上是得罪吧……

    她的心裏面不確定,然而在白晶父親那邊卻是有些生氣起來:「你比不過宋雲萱就算了,千萬不要跟別人在一起說宋雲萱的閑話,我們現在可是惹不起宋雲萱的。」

    白晶連連點頭:「好,爸您放心。」

    雖然嘴巴上面是這麼說的,但是白晶的心裏面卻覺得自己說的那些話已經讓白家陷入到了危機裡面。

    而且還是特別重大的危機,簡直是萬劫不復。

    她心裏面慌的很,隨便找了一個借口先跟父親結束了通話。

    然後惴惴不安的從衛生間的隔間裡面出去。

    剛從隔間裡面走出去,就看見譚幽站在化妝鏡前面補妝。

    譚幽從鏡子裡面看見白晶煞白的臉色,笑著開口道:「現在知道我不是嚇唬你了吧?」

    白晶臉上更難看。

    敢情剛才自己在衛生間裡面跟父親講的電話都被譚幽聽見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