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二十二章:陸家宴會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二十二章:陸家宴會3字體大小: A+
     

    陸家一個看起來不起眼的商業家族,但是在雲城崛起的如此之快,讓人都覺得有些側目。

    這次宴會的請柬在發放到各個家族中之後,更是引起許多人的重視。

    穿著白色魚尾裙的那個千金小姐從言語之間透露出來是白家的小姐。

    顧長樂對這個女人側目幾分,覺得在一番打扮之後,的確是一個樣貌狐媚的大美人。

    只是,這個白家小姐對這個陸家的瘸子好像實在是沒有什麼好感。

    宋雲萱從陸家的門口一直走到正廳,幾乎都沒有什麼人注意到她,因為她穿的實在不起眼。

    只是細看,就會發現她所穿的白色長裙採用了弔帶設計,看起來簡潔但是鎖骨的線條又優美的讓人覺得奢華。

    梅七作為跟宋雲萱一起出現的助理,充當了宋雲萱男伴的角色,為了搭配宋雲萱所穿的這件白色長裙,則是穿了一件深色西裝。

    宋雲萱在從正門往裡面走的時候,就引起了邵天澤的注意。

    只是邵天澤一直沒有將宋雲萱就在顧長樂身後這件事情說出來而已。

    顧長樂聽白家的那個小姐說了什麼,宋雲萱也同樣聽見了。

    梅七幾乎可以對雲城上流社會裡面那些名流千金都一一道來,在看見這個白家小姐嘀咕了一路之後,便主動開口在宋雲萱的耳畔低聲道:「這是白家的小姐白晶。」

    宋雲萱微微皺了皺眉毛:「不是才十八歲嗎?」

    「已經是可以拿來聯姻的年紀了。」梅七開口。

    宋雲萱聽見梅七這麼說,忍不住笑了一下:「未免有些太殘忍了吧?才十八歲而已,白家為了拉攏陸家也用手段用的太明顯了。」

    不只是明顯,而且還十分的低劣。

    白家這個十八歲的女兒原本是在荷蘭留學的,沒有想到就因為陸家要舉辦晚宴,一下子就把女兒從荷蘭給叫了回來。

    若是提前半個月回來還能說是因為巧合。

    但是,這個白晶可是在聚會的前一天回來的。

    這樣,誰看不出來白家是對陸家起了心思,想要讓自己這個女兒在陸家的晚宴上面出出風頭?

    宋雲萱微微擰了擰眉,沒有再說別的。

    倒是前面的邵天澤忽然側頭,將視線落在了她的身上。

    顧長樂一邊跟邵天澤往前走,一邊觀察邵天澤的神色,不想要讓任何一個盛裝出現的女人就這樣奪走邵天澤放在她身上的注意力。

    但是不管怎麼去盯著邵天澤,卻還是一轉頭就看見邵天澤在看著後面的地方。

    顧長樂順著邵天澤的視線看過去,剛好能夠看見身後有宋雲萱出現。

    顧長樂的眉毛立刻就擰了一下,極其不悅的開口低聲叫邵天澤:「天澤?」

    邵天澤聽見顧長樂叫自己的名字,這才開口問顧長樂:「怎麼了?」

    顧長樂很不喜歡邵天澤將注意力集中在別的女人身上,若是看見邵天澤將注意力放在了別的女人身上,必然就會吃醋。

    而且還會從行為動作上都毫不掩飾的表現出來。

    顧長樂用手指挽住邵天澤的手指,跟邵天澤十指緊扣。

    邵天澤微微擰了擰眉,但是看見顧長樂臉上那不悅的表情之後,還是一言不發的接受了顧長樂跟自己十指緊扣的這個小動作。

    顧長樂擰著眉,不開心的低聲問邵天澤:「你看那個女人幹什麼?」

    邵天澤聽見顧長樂這樣說,微微抿了抿唇:「我看她沒有你漂亮。」

    這句討好顧長樂的話果然是起了一點作用的,顧長樂聽到之後,心裏面的無名火瞬間就削弱了一點。

    但是卻還是低聲提醒邵天澤:「那可是個命很毒的女人。」

    「命很毒?」

    邵天澤聽見顧長樂這麼說,微微有些不理解。

    顧長樂見引起了邵天澤的注意,這才得意的開口:「難道不是命很毒嗎?先是把宋家給克的死的死,坐牢的坐牢,然後又把楚漠宸給剋死了,你說她是不是很毒?」

    聽見顧長樂這樣解釋,邵天澤的心裏面有些哭笑不得。

    宋雲萱除了在楚漠宸的死上面無從解釋之外,在宋家的那些死去的人,都能夠說全是宋雲萱的計劃。

    雖然宋雲萱從來沒有自己說過什麼,但是他也不傻,也很清楚商場上面的爾虞我詐跟人心之間的惡毒複雜。

    他相信,也明白宋家一直都是被宋雲萱有預謀的推動著的。

    顧長樂說的這些都只能讓在她身邊的邵天澤聽見,只是她周圍的人就聽不到顧長樂所說的這些話了。

    宋雲萱看著前面顧長樂跟邵天澤嘀嘀咕咕,微微蹙了蹙眉,然後才開口問梅七:「今天顧長樂就不怕惹麻煩嗎?」

    顧長樂長得的確漂亮,這是她不得不承認的。

    以前有顧長歌從各個方面上都壓著這個被顧家領養回來的女孩子,現在顧長歌已經死掉了。

    除了沒有人會壓在顧長樂的頭上之外,還讓更多的雲城人開始注意到顧長樂的存在。

    如果陸風能在這場晚宴中看重了顧長樂,那麼邵天澤會怎麼答覆陸風呢?

    梅七開口:「應該已經把惹麻煩的後果都想清楚了,不然的話,顧小姐是絕對不會穿的這樣漂亮的。」

    梅七看著前面穿著露背水藍色輕紗長裙的顧長樂,眼睛裡面並沒有幾分關注的神情。

    宋雲萱看著梅七在看顧長樂,開口道:「顧小姐也是一個美人胚子。」

    梅七點點頭:「算是吧,不過,能不能鶴立雞群就不清楚了。」

    「怎麼說?」在宋雲萱的心裏面,覺得顧長樂今天的盛裝出席足以讓整個晚宴的男人都將目光放在她的身上。

    但是……梅七這麼說,她就覺得自己還漏了什麼有著美麗面容的千金小姐。

    「還有宋總還譚總啊。」

    宋雲萱自然知道梅七會將自己給放在美人名單裡面,只是沒有想到,還有一個譚總。

    她微微思索了一下,才開口問梅七:「你是說譚幽?」

    梅七點頭:「是。」

    這話正說著,就到了前面的大廳門口。

    此時一路嘀咕的那幾個千金小姐也到了正廳的門口,剛進了正廳,就看見正廳裡面有一個穿著紅色緊身長裙的女人正在跟一個坐著輪椅的男人談笑說話。

    那個女人只是留了一個背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只是那火紅的長裙跟露出的白皙背部,以及那性感的腰窩都讓人覺得有些難以把持。更別說那披散在肩膀上微微捲起的頭髮。

    宋雲萱看見那個穿著紅色長裙的女人的背影,心裡已經知道了是誰。

    還不等跟旁邊的梅七開口說出來。

    梅七就低聲提醒宋雲萱:「那個坐在輪椅上的男人是陸風。」

    宋雲萱的視線落在那個坐著輪椅的男人身上。

    男人雖然是坐著,但是卻可以很輕易的就看出那高大的身形。

    男人似乎也感受到了宋雲萱看過來的視線,微微蹙了蹙眉,跟宋雲萱的視線撞在一起。

    宋雲萱從沒有見過陸風,就算是作為顧長歌的時候,也沒有見過這個男人。

    如今,以宋雲萱的身份來跟這個三十四歲,經歷過了失敗跟成功,東山再起的男人見面。

    心裡的感覺多少有些微妙。

    陸風長得很好看,甚至在氣質上面是跟楚漠宸又幾分相似的,都是那種沉穩而又讓人覺得陰驁的感覺。

    只是在他深邃的視線之下被這樣盯著,就覺得渾身都難受。

    旁邊那個嘰嘰喳喳說了一路廢話的白家小姐在看見陸風坐在輪椅上之後,眼睛都直了,更是有些結巴的開口問身邊一起來的幾個朋友:「那……那個人是陸風?」

    那幾個跟她一起過來的女人在看見陸風的時候也是眼神紛紛一愣,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然後掛上了柔美的微笑。

    或者是溫柔到骨子裡面的那種微笑,或者是帶了點讓人慾罷不能的傲氣的笑容。

    白晶看著陸風長得這樣好看,瞬間臉上就開始有些發熱,畢竟是年紀小了一些。

    雖然參加的各種聚會也不少,但是卻從未見過像是陸風這樣讓她動心到欲罷不能的男人。

    她輕輕攏了一下自己的長發,然後才有些不安的將視線重新轉到陸風的身上,想要盼著陸風可以跟她對視一眼。

    然而,順著陸風的視線看過去,卻發現陸風根本就沒有看過來的意思。

    不僅是沒有看過來的意思,而且還在對著別的女人。

    白晶看見陸風看著宋雲萱,在打量了宋雲萱那一襲看起來毫無亮點的素白色長裙之後,皺著眉頭跟身邊的人開口:「那個女人是誰啊?」

    顧長樂也看見陸風的視線定在了宋雲萱的身上,心裏面有些不甘心。

    每每出現在這樣的場合,她顧長樂都應該是最為引人注目的那一個才是。

    今天陸風在看見她的時候不僅是沒有將全部的視線都放在她的身上。

    而且,還把視線都看向了宋雲萱。

    還看了那麼長的時間。

    白晶見沒有人回應她,剛要開口問第二次,卻有人幽幽的開口:「那是宋家的宋雲萱。」

    這個名字一說出來,立刻讓白晶擰了擰眉頭。

    白晶之前一直在荷蘭留學,對雲城內的事情並不是非常的關注,所以也不清楚宋雲萱是什麼模樣。

    但是關於宋雲萱做過的事情她還是都清楚,並且知道的。

    她皺了皺眉毛,有些厭惡的開口:「她不是已經要嫁到楚家了嗎?為什麼還要到這裡來?」

    這話一說出來,就有人小聲道:「楚少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