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一十八章:他還活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一十八章:他還活著字體大小: A+
     

    夜色深沉,但是宋雲萱一點想要回去的意思都沒有。

    夜風吹過來,吹得她身上的衣服都在微微的擺動。

    身後的傭人小跑著趕過來,然後叫她:「宋小姐?」

    宋雲萱就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的看著那輛車子遠去的地方。

    她皺緊了眉頭,但是身後的傭人卻有些擔心的過來將外套披在了宋雲萱的身上,然後開口問她:「宋小姐,您沒事吧?」

    宋雲萱搖了搖頭:「沒有。」

    雖然嘴上回答了傭人的話,但是眼睛卻是一眨不眨的看著車子遠去的那個地方,她有一種強烈的預感,強烈到可以將所有的恐懼跟無助悲傷都壓下去的強烈預感。

    她覺得楚漠宸還活著。

    一定,一定還活著。

    傭人看著她不肯移動腳步,開口道:「宋小姐,外面風大,我們回去吧?」

    宋雲萱看著遠方,抿了抿唇,沒有說話。

    傭人看宋雲萱也不說話也不肯走,輕輕皺了一下眉頭,才開口又勸了一遍:「宋小姐,您在外面吹得時間長了,恐怕是會感冒的。」

    宋雲萱不語。

    傭人這才斟酌了一下,開口道:「如果楚少知道您這樣不珍惜自己的身體,一定會覺得擔心的。」

    聽傭人說了這句話,宋雲萱才微微垂了垂眼睛,然後開口對著傭人道:「我們回去吧。」

    傭人點了點頭。

    然後跟著宋雲萱的腳步離開。

    而在那輛開走的勞斯萊斯座駕之中,坐在座位後面的男人卻是輕輕動了動修長的手指,開口道:「你說,我娶了宋雲萱會怎麼樣?」

    前面的司機在聽見身後的人說這句話之後,謹慎的提醒道:「恐怕夫人是不會同意的。」

    那個男人聽見司機這樣說,輕輕扯了扯唇角:「宋雲萱會帶很大的一筆財富給我們家。」

    「夫人不會喜歡這筆財富的。」

    聽到司機這樣說,坐在車子後面的男人皺了皺眉毛。

    沒有再說話。

    宋雲萱回去之後,就接到了梅七打過來的電話。

    梅七開口便問她:「宋總今天晚上出門了嗎?」

    宋雲萱聽到梅七這樣問,就笑了一下:「你是關心我,還是監視我?」

    「宋總的命要好好珍惜,楚少……」

    梅七一說『楚少』這兩個字,就讓宋雲萱的思緒有票到了晚上看見的那輛車子上。

    她開口打斷梅七的話:「楚漠宸沒有死。」

    梅七聽見宋雲萱忽然說出這句話來,有些不理解:「宋總這是在說什麼?」

    「我說楚漠宸沒有死,你相信我。」

    宋雲萱想要將自己的想法跟猜測都告訴梅七,但是梅七在聽見宋雲萱這句話之後,卻是微微車模了一下,開口道:「沒有消息也許就是最好的消息把。」

    宋雲萱能夠聽得出來這是梅七安慰她的護啊,她皺著眉毛又強調了一次:「我不是在說醉話,我說真的。」

    對面的梅七也認真起來:「宋總,人死了就是死了,您不要一直記掛在心上。」

    「我說真的。」

    宋雲萱執意想要讓梅七相信她。

    但是梅七卻輕輕抿了抿唇,然後就開口對著宋雲萱道:「宋總在家裡面睡得不好,我搬過來配送總怎麼樣?」

    宋雲萱皺眉:「我不需要額外的保鏢。」

    「我只是擔心宋總。」

    「不用。」

    宋雲萱乾脆利落的拒絕,那邊的梅七也沒有別的辦法,只好開口:「那我找幾個信得過的人過去守著宋總。」

    宋雲萱聽著梅七做出的決定,擰著眉毛,一言不發的降低電話給掛斷了。

    她不需要額外的保鏢。

    梅七總是覺得而她好像在說夢話。

    但是,她是真的有種感覺,有種非常非常強烈的直覺,覺得楚漠宸沒有死。

    而今天晚上從車子裡面坐著的那個男人,就是楚漠宸。

    她種族和眉毛,在房間裡面響了一會兒之後,才開口給自己認識的偵探社打電話過去。

    偵探社那邊一聽是宋雲萱打過來的電話,馬上就開口道:「宋小姐,您需要什麼幫助?」

    「我想要知道最近進出楚家的人都是什麼人。」

    偵探社那邊聽見宋雲萱這句話,馬上就愣了一下:「這……」

    宋雲萱聽見偵探社那邊不肯接她這個活兒,皺眉道:「有什麼問題嗎?」

    「這個……」偵探社的人還是非常猶豫。

    宋雲萱開口道:「我出以前給的那些的雙倍價錢。」

    偵探社的人聽見宋雲萱這句話,猶豫的模樣更厲害了一些,心裏面也是十分的搖擺不定。

    她是非常想要宋雲萱的這單買賣,但是,要想要去查楚家的事情,也不是那麼簡單的。

    而且,楚家最近在聯繫的人,也不是能夠輕而易舉就查到並且得罪的了得。

    那邊偵探社的社長猶豫不覺,宋雲萱開口增加了酬勞:「三倍。」

    偵探社長道:「宋小姐,希望您能夠理解我們一下,我們真的不是不想要幫您,只不過是這件事情……」

    「五倍。」

    宋雲萱直接開口僵了最高的價碼。

    那邊偵探社社長的嘴巴馬上就閉上了。

    然後勉為其難的開口道:「有了消息,我會告訴宋小姐的。」

    「我要真是的消息跟資料,不是你們敷衍我的哪一張,知道了嗎?」

    偵探社的社長連連保證道:「宋小姐給我們除了這麼高的價碼,我們怎麼還會去欺騙宋小姐呢?宋小姐儘管放心就是,我們賣給您的消息,絕對都是真實的。」

    聽到偵探社長這麼說,宋雲萱才點了點頭:「我等你們消息。」

    那邊社長連連答應。

    宋雲萱在將電話掛斷了之後,才眯了眯眼睛,然後回到床上繼續睡覺。

    這一覺,睡得並不好。

    她滿腦子裡面都是關於那輛車子的事情,甚至做夢的時候都夢見自己追上了那輛車子,然後看見了那輛車子裡面坐著的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她期待著車子的車窗降下來。

    在夢裡面殷切的期待著。

    可是,就在車窗要降下來的時候,夢卻忽然就醒了。

    宋雲萱抬頭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已經是白天。

    房門外面有傭人輕輕的敲了一下房門,然後問宋雲萱:「宋小姐,您醒了嗎?」

    宋雲萱聽見傭人的聲音,開口道:「醒了。」

    傭人開口問宋雲萱:「宋小姐今天想要吃點什麼?」

    「雞肉粥。」

    宋雲萱說了這句話,外面聽見的傭人就應了一聲,然後從房門旁邊走開,去廚房裡面做早餐去了。

    臧靈兒起來的比較早,等宋雲萱去餐廳裡面的時候,臧靈兒已經等在了餐桌旁邊。

    她看見宋雲萱,便開口道:「你最近是不是一直在做夢?」

    宋雲萱沒有回答。

    那邊臧靈兒便自說自話的開口道:「會做夢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畢竟你現在滿腦子裡面想著的都是楚漠宸。」

    宋雲萱垂著眼睛,不跟臧靈兒說什麼。

    臧靈兒雖然自己覺得有些無趣,但是卻不肯就這樣住口。

    她沉默了一下,才開口道:「我昨天晚上睡不著,剛好起床吹風……」

    宋雲萱聽見她說這句話,就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她多半是已經看見了。

    這樣一說,果然是這樣。

    臧靈兒下一句話就開口道:「我看見你去門口追那輛車子了,那輛車子裡面坐了什麼人?」

    宋雲萱抬起頭來,看著臧靈兒,開口問她:「如果我說楚漠宸還活著,你相信嗎?」

    臧靈兒微微挑了挑眉毛,然後開口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臧靈兒知道宋雲萱雖然在楚漠宸去世的消息傳過來的這段時間裡面表現的很安靜很冷靜,但是卻在心裏面也十分的煎熬。

    她知道宋雲萱心裏面是有楚漠宸的。

    可是,當宋雲萱跟她說楚漠宸還活著的這種猜想的時候,她卻是覺得宋雲萱這是在做夢。

    她微微抿了抿唇:「你應該有一個新的開始,比如說,找一個新的男朋友。」

    「不會的。」宋雲萱輕輕吸了口氣,不想要繼續跟臧靈兒說下去,「我是楚漠宸的未婚妻,雖然我還沒有過門,但是我已經是楚家的人了。」

    臧靈兒聽著宋雲萱自己說出來,心頭微微一動,覺得有些憐憫也有些同情:「那麼,你有沒有想過,昨天那輛過來宋家門口的車子是停在這裡做什麼呢?」

    宋雲萱沉默下去,眉毛也皺了起來。

    是啊,她只是有強烈的預感,覺得車子裡面坐著的人可能是楚漠宸。

    可是,卻沒有想過,那輛車子究竟是開過來在自己的家門口做什麼的。

    臧靈兒看宋雲萱沉默下去,才開口道:「我最近聽說,陸家的人回來了。」

    宋雲萱聽見臧靈兒說陸家人,皺了皺眉頭:「哪個陸家人?」

    在她的印象裡面,只有港城的陸家是值得一提的,而且陸家的當家人陸夏現在已經去了義大利,所以現在臧靈兒所說的這個陸家人又是誰?

    宋雲萱不知道臧靈兒所說的這個陸家人是哪一個陸家人。

    臧靈兒倒是耐心,開口道:「你還記不記得陸風?」

    宋雲萱擰眉:「陸風。」

    這個名字在腦子裡面若有似無,彷彿是有印象的,可是又彷彿是沒有印象的。

    宋雲萱沒有說話。

    臧靈兒這才開口告訴她:「就是那個跟家族鬧掰了,然後凈身出戶,自己在外面闖蕩了十年回來之後吞併了整個家族產業的陸風。」

    這樣一說,宋雲萱倒是想了起來:「你是說那個有怪病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