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一十六章:並非親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一十六章:並非親生字體大小: A+
     

    宋雲萱的存在一直都是邵天澤心裏面一個不知道當碰不當碰的小疙瘩。

    邵天澤聽著秘書回來跟他說嚴家老爺子的事情,微微擰了擰眉毛。

    還未來得及說什麼,手邊的電話就響了。

    邵天澤看了一眼手邊的電話,就發現是顧長樂打過來的,他將電話接起來,還未開口說話。

    就聽見對面顧長樂已經開口道:「天澤。」

    邵天澤點點頭,回她:「怎麼了?」

    「天澤你不是答應讓小奕跟淼淼過來陪我的嗎?什麼時候讓小奕跟淼淼過來啊。」

    顧長樂這樣一問,邵天澤才想到自己之前的確是這樣說過的。

    他微微抿了抿唇,才開口對著顧長樂道:「小奕跟淼淼現在都在學校,一時半會兒過不去。」

    聽到邵天澤這樣說,那邊的顧長樂微微迷了迷眼睛,壓根就不相信邵天澤說的這些話。

    她也不是沒有盯著顧奕跟淼淼的眼線,顧奕跟淼淼在回國之後一直就住在邵家,根本連位置都沒有挪一下,又怎麼會去學校?

    這分明就是邵天澤騙她的。

    她的心裏面雖然明白這些事情都是邵天澤騙她的,但是面上並沒有表現出來,而是不溫不火的開口道:「那小奕跟淼淼什麼時候能過得來?我有些想他們。」

    「大概要等下個月學校放假了。」

    這樣一推,就是十幾二十幾天過去了。

    邵天澤嘴巴上說是下個月,誰知道會是下個月的月初還是下個月的月末?

    顧長樂抿著唇,眼睛眯了眯,實在是想不明白邵天澤為什麼會這樣騙她。

    「天澤……」

    「好了,長樂,小奕跟淼淼放假的時候我一定會讓他們兩個過去看你的,現在你就在醫院裡面好好養病,好不好?」

    邵天澤一說這話,顧長樂就明白是邵天澤不想要繼續跟她說下去了。

    她微微勾了勾唇角,極力的崩住自己臉上的表情,然後才放柔了語調,開口道:「好,等小奕跟淼淼有時間了,一定要帶著小奕跟淼淼過來看我哦。」

    「會的。」

    這樣聽過邵天澤做了保證,顧長樂才識趣的掛了電話。

    但是那邊邵天澤在將電話掛斷之後,卻是微微皺了皺眉毛。

    他不想要讓顧長樂見到顧奕跟淼淼,因為顧長樂畢竟不是顧長歌的親妹妹。

    而且,依照顧長樂這樣的性情,就算真的是顧長歌的親妹妹,也難保不會對著這兩個孩子下手。

    這兩個孩子的身上終歸是流著他邵天澤的血。

    顧長樂想要除掉顧長歌,他是贊同並且支持的,但是如果是想要除掉這兩個孩子的話,那麼他就要重新想一想應該站在顧長樂這邊,還是站在小奕跟淼淼這邊了。

    邵天澤皺著眉毛,將手機放在旁邊的桌子上。

    秘書看見他將手機放下了,這才開口道:「嚴家老爺子那邊,好像是答應放權給嚴家的那個小少爺了。」

    聽見秘書這樣說,邵天澤已經舒展開了的眉毛就立刻又擰了起來:「交權?」

    秘書點點頭:「是的。」

    「聽誰說的?」邵天澤這樣一問,那邊的秘書才如實開口:「是聽嚴家老爺子身邊的王秘書說的。」

    「王潮?」

    「是。」

    秘書點了點頭。

    邵天澤眼睛微微眯起:「如果是王潮說的話,那就應該是錯不了了。」

    王潮是嚴老爺子身邊的親信,之前為了得到嚴老爺子身邊的消息,邵天澤花了重金將王潮變成了自己的眼線。

    現在若是消息是從王潮那邊傳過來的,就可以確定絕對是真的。

    邵天澤皺著眉毛,開口道:「如果讓嚴家的那個小少爺管了嚴家的一切,那我們可就沒有什麼好處了。」

    而且,嚴謹之前還是去拜訪過宋雲萱的,很明顯,如果是嚴謹在掌握了嚴家的家權之後,一定會首先去選在站在宋雲萱那邊。

    只要是嚴謹站在了宋雲萱那邊,那就表示邵家要重新添加一個敵人了。

    秘書在邵天澤皺著眉毛,開口寬慰邵天澤:「邵總何必這麼擔心,嚴家老爺子可是傾向於我們這邊的。」

    「嚴家老爺子是一隻狡猾的老狐狸,他跟郭玉月還有譚家的老太太都不一樣。」

    郭玉月跟譚家老太太都是因為顧長歌所以才會一直對邵氏這樣費心的。

    前面郭玉月單純是因為顧長歌而留在邵氏,所以在邵氏易主他人的時候,宋雲萱過去輕輕的蠱惑遊說一下,就輕而易舉的將郭玉月給拉到了她那邊。

    然後讓郭玉月背叛了邵氏。

    而後面譚幽之所以臨陣倒戈,那是因為譚幽根本就對邵氏沒有興趣。

    雖然譚老太太一直都是盲目的來護著邵氏的,但是奈何譚老太太還是死的太早了,所以沒有能夠攔住譚幽亂來。

    他皺著眉毛想嚴謹的事情。

    其實現在的事情進展已經到了當初譚幽倒戈的那種相似程度。

    譚幽跟譚家老太太選了不同的人,所以會背離邵家,將邵氏的股份隨手就給了宋雲萱。

    而現在嚴謹若是從嚴家老爺子的手上接管了嚴家的權利,那麼,嚴謹一定會選擇跟譚幽一樣的路,轉頭就站在了宋雲萱那邊。

    邵天澤越想越是覺得事情發展下去會非常危險。

    旁邊的秘書看邵天澤的眉頭一直皺著,也不敢再去勸說什麼,只是這樣靜靜的看著邵天澤。

    邵天澤的臉上表情在想事情的時候有細微的變化,在想了許久之後,邵天澤才開口:「這個時候我要是去拜訪嚴家老爺子的話,你猜嚴家老爺子會不會改了態度,然後願意見我。」

    秘書被邵天澤這樣問到,開口猜測:「也許吧。」

    「我倒是覺得到了這樣的地步,嚴家的老爺子是一定會見我的。」

    不然的話,嚴家可能就要被交到外姓人的手裡面去了。

    邵天澤想清楚這件事情,便從辦公室裡面往外走,一邊走,一邊吩咐身邊的秘書:「給我備車,我要去嚴家。」

    秘書聽了邵天澤的護啊,馬上聽話的去備車。

    而與此同時,肖虹跟梅七也將宋雲萱吩咐的事情辦好了。

    全部關於嚴謹的資料都被從傳真機裡面傳了過來。

    宋雲萱將那些印在A4紙上面的資料一頁一頁的全都看完,然後才看著辦公室窗外的雲城景觀微微皺了皺眉毛。

    「嚴謹的身份,到底是不是嚴家真正的小少爺呢?」

    宋雲萱有些想不明白這件事究竟是真是假。

    梅七在輕輕敲了一下門之後,便推門走了進來。

    宋雲萱聽見梅七走進來的聲音,轉頭看向梅七。

    梅七看見宋雲萱在窗戶邊站著,便開口道:「宋總的膽子真是大,這麼高的地方站在落地窗前面去看雲城的景色,宋總就不會覺得頭暈嗎?」

    宋雲萱笑了一下:「俯瞰著雲城的景色我是不會覺得頭暈的。」

    聽到宋雲萱說這句話,梅七就知道宋雲萱接下來還是有話要說的。

    便開口問宋雲萱:「那麼宋總什麼時候會覺得頭暈?」

    「托你給我求得這個護身符的福氣,我只有在想特別糾結的事情的時候,才會覺得頭很暈。」

    梅七開口道:「宋總想的事情,能不能跟我說,讓我這個助理給宋總分憂?」

    其實,宋雲萱讓梅七在自己的身邊待了這麼久,早就已經將梅七看成了自己的親人跟朋友。

    並且在知道梅七給自己求了這個護身符之後,更是覺得梅七是絕對不會背叛自己的,便有些話也就對著梅七直說了。

    「你說,嚴謹是真的嚴家的孫子嗎?」

    「宋總要說的,還是我之前跟您說過的那個謠言吧?」

    聽著梅七這樣說,宋雲萱乾脆就點頭道:「是,嚴謹到底是不是嚴家老爺子的女兒親生的兒子,實在是讓我覺得很疑惑,也很想要知道一個真相。」

    「其實,是不是宋家老爺子的親生外孫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這個孩子是站在宋總這邊的,就已經足夠了,宋總您說是不是?」

    被梅七這樣問,宋雲萱自然是點頭稱是。

    可是,心裏面的疑問卻是怎麼也去除不了的。

    「宋總不是已經查過了嚴家老爺子跟嚴謹去做的親子鑒定證書了嗎?」

    「是。」

    「那麼親自鑒定的結果一定是嚴謹跟嚴家老爺子是有親緣關係的,對不對?」

    「是的。」

    宋雲萱應聲。

    「那麼,宋總還有什麼好疑惑的?」

    宋雲萱眨了眨眼睛,沉吟了一下,忽然開口問梅七:「梅七,你說,嚴謹的父親是怎麼死的?」

    「這個雲城的人差不多都知道,嚴謹的父親是得病死掉的。」

    「什麼病?」

    「癌症。」

    宋雲萱微微擰了擰眉。

    那邊梅七才繼續開口道:「嚴謹的父親是在嚴謹七歲的時候的病的,之前一直都在做治療,做過癌細胞切除手術跟化療,但是這些都不管什麼用,在撐了兩年之後,那個倒霉鬼還是死掉了,嚴家老爺子一手把孫子拉扯到成年的。」

    「但是,嚴家老爺子一定對嚴謹不怎麼好吧?」

    聽宋雲萱這樣說,梅七覺得有些疑惑:「為什麼宋總會覺得,嚴家老爺子對嚴謹並不是很好?」

    「因為嚴家老爺子要是對嚴謹很好的話,嚴謹是不會在這個時候過來找我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