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一十三章:雨幕追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一十三章:雨幕追蹤字體大小: A+
     

    嚴家已經閉門謝客有一周的時間。

    邵天澤每一天都會過去拜訪。

    但是老爺子也不是一個容易被動容的人,儘管是邵天澤每天都過去,但是依舊沒能夠見到聲稱病重的老爺子。

    邵天澤在跟顧長樂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顧長樂臉上的表情有些煩躁:「這老頭子明顯就是在騙你罷了。」

    「我當然知道他是在裝病。」

    這事兒就算是顧長樂不說,他自己心裏面也是有數的。

    「你既然知道他是在裝病,還跟他浪費這個時間?」

    顧長樂有些不理解。

    邵天澤卻垂了垂眼睛,開口道:「因為嚴家老爺子的態度對我們這邊來說很重要,畢竟,他在邵家也是一個舉足輕重的人。」

    顧長樂聽見他這麼說,忍不住嗤笑一聲:「在你的眼睛裡面,還有誰不是舉足輕重的人?」

    前面有郭玉月,後面有譚幽。

    這兩個人不管是哪一個,看起來都是對邵氏來說必不可少的人,可是後來呢?

    這些人一個個的都跟被豬油蒙了心一樣,都對著邵天澤倒戈相向,然後傾向於宋雲萱那邊了。

    顧長樂不好明著跟邵天澤將這些話給說出來,但是,還是在言語之間暗示了他。

    邵天澤能夠聽出顧長樂話中有話,視線在顧長樂的臉上微微掃了一下,就開口:「嚴家老爺子那邊,我會親自去處理好的,你不用擔心。」

    顧長樂也意識到自己剛才說的話有些過頭了,在稍微冷靜了一下之後,才開口道:「我相信你,天澤。」

    在顧長歌跟宋雲佳都離開邵天澤的身邊之後,她已經沒有了對手。

    所以在不知不覺裡面,竟然磨掉了自己原本對於邵天澤的那種溫柔。

    每個男人都喜歡溫柔的如同解語花一樣的女人,邵天澤也是一樣的。

    她意識到自己開始變得越來越暴躁,心裏面便開始有些不安起來。

    也開始慢慢的改變。

    她看邵天澤在說完這句話之後要離開,便伸手,一把拉住邵天澤的手指,眼睛望著他:「這麼快就走?在這兒再陪我一會兒好不好?」

    邵天澤看著她的眼睛,終究是抵不過她眼眸中閃露出來的溫柔,開口道:「好吧。」

    就在邵天澤留在顧長樂的溫柔鄉裡面的時候,宋雲萱已經帶著補品跟禮物到了嚴家的大門口。

    嚴家老爺子如同拒絕所有人一樣,也叫家裡面的管家拒絕了宋雲萱的拜訪。

    宋雲萱連續去了小半個月。

    也依然沒有打動了嚴家老爺子的意思。

    但是宋雲萱卻也沒有放棄的意思。

    嚴家老爺子在家閉門不出一個月,醫生也在嚴家來回了幾趟。

    嚴家唯一的繼承人嚴謹一直遊走在嚴家老宅跟嚴氏的企業之間。

    肖虹見宋雲萱每天都去拜訪嚴家,但是每一次去了都是吃閉門羹,心裏面有些不理解宋雲萱的意思,開口問她:「宋總,您每次過去都碰不到嚴家老爺子見客的時候,不如從明天開始,去嚴家送禮物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肖虹是一個合格的助手,宋雲萱也知道她是想要給自己分憂。

    但是這件事,還真的非得讓她親自來不行。

    她沖肖虹笑了一下,才開口:「這件事還真沒法讓別人來代替我做,我自己做就行了,你不用幫我。」

    「可是,宋總每天都白跑一趟,嚴家的老爺子也不知道是宋總您親自過去的。」

    「劉備都能三顧茅廬請諸葛亮,我要是次次都連續去,嚴家老爺子說不定也會見我一面呢。」

    肖虹微微抿了抿唇,對著宋雲萱道:「可是,邵天澤也是每天都親自過來啊。」

    宋雲萱微笑:「既然是這樣,那就看我跟邵天澤誰能夠在這道門前面堅持的更久了。」

    宋雲萱跟肖虹說完,便又說道:「你幫我找一下嚴家那個小少爺的資料。」

    肖虹點了點頭。

    宋雲萱在次日的時候,一起床就看見了外面陰沉沉的天色。

    大清早的,外面天色這麼陰沉,就知道搞不好要下雨了。

    到了餐桌前面的時候,剛好臧靈兒也在吃飯。

    臧靈兒百無聊白的用筷子去戳粥碗裡面的粥,然後隨手去翻早上的報紙。

    翻到娛樂版面的時候,才開口:「我看這個小鮮肉的顏值還不錯。」

    宋雲萱頭都沒有抬,開口道:「有什麼用?」

    「搖錢樹啊。」臧靈兒笑嘻嘻的開口:「雲萱啊,有沒有想過要進擊娛樂圈?」

    「你要去做電影人,還是投資商?」

    「我都不想做,懶得做。」臧靈兒將娛樂版面給翻過去,然後又看財經版面。「楚漠宸那邊已經有一個月沒有消息了。」

    宋雲萱垂了垂眼睛,一時之間沒有說話。

    倒是臧靈兒輕輕嘆了口氣開口:「飛機殘骸也沒有找到,出動艦隊去搜救都沒有什麼下落,你說這架飛機是到了什麼地方?宇宙黑洞?還是別的什麼地方?」

    「不知道。」

    宋雲萱的回答無趣的很。

    臧靈兒撇了撇嘴:「你最近跟楚家那邊有什麼聯繫嗎?」

    「沒有。」

    楚漠宸的父母應該還沉浸在失去了唯一繼承人的傷痛裡面。

    她從紐約回來的太快,應該是得到了楚家的反感。

    如果不是因為這樣的話,楚家夫妻也不會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面不給她任何訊息。

    「不過,楚漠宸的葬禮到現在都沒有舉行。」

    臧靈兒沉吟:「說到底,楚家人還是覺得楚漠宸還有活著的希望吧。」

    「嗯。」

    宋雲萱淺淺應了一聲,然後吃完了早飯之後,就從餐桌前面離開:「我吃飽了,先走了。」

    宋雲萱起身往外走。

    臧靈兒本來是還想要抓住她再跟她說會兒話的,但是現在看見她走的這樣快,也只好作罷。

    宋雲萱接過管家遞過來的車鑰匙,然後拉開車門上車。

    車子開出宋家大宅的大門之後,她看著天空陰沉沉的天色,微微擰了一下眉毛,然後將車子拐到了去往楚家的那條路上面。

    宋家距離楚家是有些距離的,開車的時間也比到達宋氏要多得多。

    剛走到半路,就接到了梅七打過來的電話:「宋總,您怎麼還沒有到公司?」

    「我想去楚家一趟。」

    梅七沉默了一下,接著才開口應了一聲:「好,我把早會取消,然後安排到明天。」

    「嗯。」

    宋雲萱點了點頭。

    然後才跟梅七結束通話。在結束了通話之後,宋雲萱就踩了油門,加速往楚家走。

    在快要達到楚家的時候,前面乾淨的車窗玻璃上面忽然落下了一滴雨水。

    然後,緊接著,豆大的雨滴就開始接二連三的落下來,越落越急,模糊了車窗視線。

    宋雲萱開了雨刷,在大雨之中繼續開車往楚家走。

    到了楚家大宅的門口不遠處的時候,她看見在楚家大宅的門口,模模糊糊的有個撐著傘的人影要上車。

    她皺了皺眉,視線落在那個撐著傘的男人身上。

    男人身形修長,彷彿是看見自己開過去的車子,微微駐足,往這邊看了一眼。

    但是,很快就上了一輛黑色的賓利車,然後車子便走遠了。

    宋雲萱看著那個身影,看著那輛遠去的車子,愣怔了一下。

    鬼使神差的,沒有在楚家的門口停留,而是一踩油門,馬上就跟上了前面那輛車子。

    那輛車子給她的感覺太過熟悉。

    不過,確切一點來說的話,應該是剛才上車的那個人給她的感覺太熟悉。

    她一定是認識這個男人的。

    這個男人,跟楚漠宸好相似。

    她開車的速度通常都不是很快,但是這一次,在大雨中,車子卻如同梭子一樣行駛的飛快。

    前面賓利車的司機從反光鏡中看見緊跟其後的紅色法拉利跑車,開口道:「先生,後面那輛車子好像一直在跟著我們。」

    坐在賓利車後邊座位上的男人,臉色隱在黑暗之中,只有線條流暢的下巴露出來,薄冷的唇瓣微微張了張,吐出兩個冷漠至極的字:「甩掉。」

    司機聽見那個男人的話之後,馬上便加速往前。

    緊跟其後的宋雲萱也在大雨之中感覺到前面的車子想要甩掉自己,皺了皺眉頭,油門踩得更大。

    走了好一段路之後,前面賓利車的司機還是沒能夠如願以償的將宋雲萱的車子甩掉,不禁有些心驚膽戰的開口:「甩不掉。」

    「倒是看不出來,還是一個技術好的。」

    男人淡淡說了一句,便又開口:「去怡園。」

    「是。」

    司機在聽了後面那個男人的話之後,馬上就轉動方向盤,然後在岔路口拐上了比較偏僻的一條路。

    男人從後視鏡裡面看了車子後面那輛緊追的紅色跑車一眼,開口道:「我倒是不相信,這次她還能追的上。」

    宋雲萱看前面那輛賓利車往交往的那條路走,車速慢了一下,皺了皺眉。

    很顯然,對方已經發現了她緊跟在車子後面,雖然裡面的人是從楚家出來的,但是裡面那個人的身份還是很難確定的。

    萬一是對她不利的人,那麼緊跟上去很可能不會得到任何好處。

    為了一點點好奇心就跟上去,得不償失。

    她將車子的車速降低,然後,停在了路邊,目送那輛車子在雨幕之中越走越遠。

    直到徹底消失在了自己的視線範圍內。

    而前面那輛車子上坐著的男人也看著那輛車子不再緊追自己之後,垂了垂眼睛,評價道:「真是小心。」

    司機通過後視鏡悄悄看了男人一眼。

    發現男人臉上的表情冷淡的看不出任何情緒。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