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九十八章:記憶退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九十八章:記憶退化字體大小: A+
     

    宋雲萱從游輪上下來之後,便直接被送到了家裡面。

    進了家門,就直奔書房,然後去看那些資料。

    在看見自己從邵氏帶回來的那些資料都完好無損的出現在桌子上之後,才坐在椅子上,靜靜的敲了敲手指。

    楚漠宸要去美國,她並不知道楚漠宸要去美國做什麼。

    但是,她在國內的事情卻是事事都要做好的,而且,不能有任何的差錯。

    眼看著就要實現所有的目標,不能在這種地方跌倒。

    她將文件一份一份看完,等到快要吃午飯的時候,才有梅七的電話打了過來。

    梅七一開口便道:「玄水龍王已經過來了,宋總您今天中午要不要跟對方一塊兒吃個飯?」

    宋雲萱聽見梅七這樣說,微微抿了抿唇,才開口:「我中午不方便去跟大師見面,你幫我照顧好大師。」

    梅七應下:「宋總放心,我會把幫您把大師給照顧好的。」

    宋雲萱點了點頭,這才又補充:「我下午兩點鐘去玫瑰苑等他。」

    梅七點頭:「我會將玄水龍王安全的送過去的。」

    有了梅七的保證,宋雲萱這邊也算是安心。

    上午的文件看的差不多之後,便吃了午飯,然後準備去見玄水龍王的事情。

    只是,在準備去見對面之前,宋雲萱忽然就想起顧奕跟淼淼,微微擰了擰眉,然後轉頭找手機給邵雪那邊打了個電話。

    邵雪在電話打過去之後,便很快接了起來,因為知道是宋雲萱,所以也很清楚宋雲萱通過她是想要知道什麼。

    便開口問宋雲萱:「你是想要知道小奕跟淼淼的近況嗎?」

    「是啊。」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很想這兩個孩子,別說是近況,簡直想要每天都能知道這兩個孩子在做什麼。

    只是,這樣的感情不方便跟邵雪全部都說出來,只能開口:「最近邵家的風向不好,邵氏公司有危機,所以我才想要多了解一下小奕跟淼淼的近況。」

    其實,她很擔心顧長樂會向著顧奕跟淼淼下手。

    她不想要讓顧奕跟淼淼受到任何的傷害,因為這兩個孩子是她的寶貝。

    邵雪笑眯眯的開口:「不用擔心,我跟家裡面的傭人說過了,一旦有什麼消息一定要告訴我,就算是我在醫院裡面,也能夠很輕易的就知道小奕跟淼淼的情況,雖然現在邵氏有危機,可是,邵天澤卻好像對顧長樂起了戒備心,一直不讓顧長樂從醫院裡面回來不說,甚至連顧長樂提出要回家看看都被邵天澤給一下子拒絕了。」

    宋雲萱聽見邵雪這樣說,微微怔了一下:「不讓顧長樂回家?」

    「是啊,但是,邵天澤每天都有回家看這兩個孩子。」

    宋雲萱垂了垂眼睛。

    雖然看起來邵天澤現在仍然維持了一個慈愛父親的形象,但是,他既然能夠害死自己的妻子,又有誰知道,他會不會向著自己的孩子下手。

    宋雲萱皺著眉毛,聽了半晌之後,才開口:「你什麼時候出院?」

    「醫生說要再等個七八天的時間。」

    「嗯,你的願望也快要達成了。」宋雲萱對著邵雪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邵雪覺得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覺。

    其實她跟宋雲萱的命運是緊密相連的,只要是宋雲萱能夠將邵天澤給擊垮,那麼,很快,她也能夠將邵天澤曾經做過的那些罪行都給揭露出來,並且要求刑法機關去查證,然後給自己的父母討一個公道。

    但是,如果宋雲萱失敗了,那麼,她的願望也會隨之破滅。

    而且,從當初告訴宋雲萱一切的時候她就知道,宋雲萱是可以幫助她復仇的最快捷徑。

    除了宋雲萱,沒有什麼人會願意去幫助她。

    所以,只能夠從心低裡面的去相信宋雲萱,將所有的希望都投注道宋雲萱的身上,然後盼著宋雲萱可以在跟邵天澤交手的時候順順利利的變成一個勝利者。

    「你儘管放心,我會早早出院去照顧小奕跟淼淼。」

    「不是非要照顧小奕跟淼淼,你自己也要保重才是。」

    邵雪點點頭:「謝謝關心,你說的這些我也都知道,只是,我也很清楚,除了你,不會有別的什麼人可以幫助我,我很希望你可以代替我去打敗邵天澤,然後讓邵天澤為自己手上沾染的那些鮮血去付出應該有的代價。」

    宋雲萱垂了垂眼睛,掩蓋住眼底那暗沉的神色,開口道:「你所期望的這些都會實現的,而且,很快就會實現。」

    她已經快要達到目的。

    只等著最後一步了。

    邵雪吸了口氣:「我爸媽也希望邵天澤能夠為所做的這些事情都付出代價的。」

    「嗯。」

    邵雪想起自己的父母,忍不住眼睛裡面的淚水就濕了眼睛。

    但是想到還在跟宋雲萱通電話,馬上就伸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淚:「好了,好端端的我居然說了這麼多我的事情。」

    「我都記得,你要照顧好自己。」

    「會的。」邵雪點頭。

    「我還有其他事情要做,所以不能將這通電話打得太久,先收線了。」

    「好,你去忙,不用管我,我都很好。」

    邵雪的態度很好,好像在醫院裡面的這段時間也很好。

    宋雲萱跟她通過電話之後覺得放心了許多。

    這樣才吃過了午飯,驅車前往玫瑰苑。

    因為是秘密著跟玄水龍王見面,所以宋雲萱沒有帶其他人過去,只是一個人到了玫瑰苑裡面。

    然後去花廳準備了下午茶的點心跟花茶,然後等著對方的來臨。

    在差不多三點鐘的時候,梅七才載著玄水龍王到達約定的地方。

    宋雲萱看見玄水龍王便開口:「等您很久了,辛苦您要特意來這邊一趟。」

    玄水龍王看見宋雲萱,眼睛裡面有些瞭然:「這一趟遲早是要來的。」

    宋雲萱聽著玄水龍王這句話,微微側目:「大師早就知道我要讓大師過來走這一趟?」

    玄水龍王點頭:「從你身邊的助理去跟我要你脖子裡面的這個護身符的時候,我就知道,遲早我還是要跟你再見這一面的。」

    玄水龍王的聲音有些蒼老。

    宋雲萱看著他不方便站的太久,便將花廳的玻璃門拉開,然後對著玄水龍王道:「在外面說話不方便,不如請大師往裡面去坐下,然後慢慢說吧。」

    玄水龍王看向花廳裡面,點了點頭:「也好。」

    這樣,宋雲萱才請玄水龍王進了花廳裡面。

    只是,一到花廳裡面,宋雲萱便壓低聲音問了梅七一句:「你來的時候看過後面了嗎?」

    梅七點點頭:「看過了,沒有人跟過來。」

    宋雲萱聽見這句話,這才放下心來,然後坐在玄水龍王的對面,替這位老人斟了茶,然後開口進入正題:「我請大師遠道而來,大師已經猜到我是因為什麼事情了嗎?」

    「是不是覺得有很多事情已經記不清楚了?」

    玄水龍王看著宋雲萱,唇瓣緩緩道。

    宋雲萱聽到玄水龍王說這樣的話,神色微微一怔,然後才開口:「是的,很多事情都記得模模糊糊的,不知道是因為什麼。」

    玄水龍王抬手捋了捋自己花白的鬍鬚,然後道:「那些事情你覺得以前的時候都記得非常清楚,但是現在回頭想一想的時候,卻發現無論如何都記不清楚了,是不是?」

    宋雲萱沉默下去。

    玄水大師輕輕嘆了口氣:「你這是必然的。」

    宋雲萱擰著眉毛,想要深究。

    然而,還不等開口去問,玄水大師就已經徑自開口給她解惑:「因為你距離自己的目標原來越近,生命力就開始越來越弱。」

    宋雲萱垂下眼睛,不經意的督到光滑的地板上面有梅七的身影。

    才想起來,自己在跟玄水龍王談這些秘密的時候,沒有將梅七給支出去。

    她緩緩抬頭,看向梅七。

    梅七的視線也落到她的臉上。

    「你出去,迴避一下吧。」

    宋雲萱對著梅七這樣開口。

    梅七微微垂了垂眼睛。

    宋雲萱覺得梅七可能會拒絕,但是,梅七卻點頭應下了:「有什麼事情需要吩咐我,直接叫我就可以。」

    宋雲萱點了點頭,這樣,梅七才轉身出去。

    玄水龍王看見梅七轉身出去,輕輕道:「其實,就算你把他支出去,他也已經對所有的事情都瞭然於胸。」

    宋雲萱看著玄水龍王道:「這麼離譜的事情,會有幾個人相信呢?」

    「宋小姐說的對,這樣離譜的事情,的確是沒有幾個人會相信的,但是,如果剛才那位先生不相信的話,就不會刻意去我那邊,然後不計代價的去幫宋小姐將脖子上面的這個護身符球過來了。」

    「我很感激他。」

    「所以,既然那位先生可以問宋小姐做到這一步,宋小姐為什麼還要刻意將那位先生給支開呢?」

    宋雲萱微微笑了一下,清晰無比的回答道:「正是因為他可以為我不計代價的做到這一些,所以我才想要讓他出去,也不想要讓她知道這些事情,因為,一旦知道了這些事情,他必然是會為我擔心的。」

    玄水龍王聽見宋雲萱這樣說,微微怔了一下。

    過了好半晌,才嘆氣:「想不到宋小姐會因為這個原因而將梅先生從這裡支出去。」

    「既然我已經把不應該聽到這些事情的人都從房間裡面支了出去,那麼,大師是不是應該跟我開門見山的把事情都說清楚了?」

    宋雲萱看著玄水龍王。

    玄水龍王也看著宋雲萱。

    「是,是應該將所有的事情都跟宋小姐說清楚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