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九十四章:正面交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九十四章:正面交手字體大小: A+
     

    會議開始的前一個小時,各方都在猜測紛紛,對待這個新股東的身份也覺得十分難料。

    而宋雲萱進入到邵氏大樓的那一刻,在觀看一樓監控的邵氏高層們就從心裏面不約而同的認定宋雲萱就是邵氏的新股東。

    宋雲萱在保鏢的擁簇之下進入到位於邵氏摩天大樓三十二層的會議室門口。

    肖虹幫宋雲萱出示可以參加會議的證件。

    在會議室門口迎接的邵天澤助手眉毛皺了皺,然後讓開:「宋小姐請。」

    宋雲萱輕飄飄掃了他一眼,便推開會議室的大門走了進去。

    各位邵氏的股東已經在會議室裡面等待已久。

    因為,今天的這場會面,註定是一場殊死之斗。

    宋雲萱進入會議室之後,許多股東就開始私下裡面議論起來,雖然聲音不低,但是也大多不高,而且雜亂。

    肖虹雖然是見過大場面的人,但是在見到邵氏高層們都用一種帶劍一般的目光盯著宋雲萱的時候,還是有些慌,壓低了聲音,開口叫了宋雲萱一聲:「宋總,您看?」

    「不用慌,這裡很快就會變成我的,如果你看哪個不順眼,我可以在不久之後就立刻讓他捲鋪蓋走人。」

    宋雲萱說完,便在長桌一頭的位置上坐下。

    那是為她預留的位置,也是一個跟邵天澤幾乎對等的位置。

    長桌兩側是邵氏的高層陸續落座,而宋雲萱在長桌的另一頭,望著邵天澤待會兒過來要做的那個位置,微微眯了眯眼睛。

    一年多前的時候,顧長歌才是唯一能夠坐在那個位置上面的人。

    如果不是顧長歌從這個世界上面消失,依靠邵天澤這樣的手段,如何能夠撐得起整個顧家?

    她抿了抿唇,眼中不可避免的有犀利陰暗的顏色。

    旁邊的股東們心裏面都有些不安。

    「一個宋家的黃毛丫頭,居然能夠完成對我們邵氏的惡意收購。」

    「還未成功,往後看看再說。」

    「但是邵氏內部已經人心惶惶,就連郭總跟譚家都已經紛紛離開了邵氏。」

    「都是邵天澤管理不行啊,如果顧總還在的話,怎麼可能會叫這種黃毛丫頭欺負到頭頂上嘛。」

    會議桌邊的人壓低了聲音發表自己的看法。

    饒是邵天澤已經在顧長歌死後重新清理過邵氏內部,並且將顧長歌那些忠實的擁護者都已經用各種辦法逐出了顧氏。

    可是,也不能完全杜絕高層內部的人對顧長歌的懷念跟欽佩。

    因為,顧長歌的確是一個輝煌巔峰的代表人物。

    不管是在顧氏的歷史上面,還是在雲城的商業歷史上面,宋雲萱都是一個難以複製的神話,也是一個叫人不能忘卻的商業家。

    「距離會議開始已經只有五分鐘了。」肖虹在宋雲萱的耳邊低聲提醒了一句。

    宋雲萱點了點頭,只是看著對面那張空空如也的優質皮椅。

    而長桌的兩側,也開始討論起來——

    「邵總為什麼還沒有過來?」

    「距離會議開始只有五分鐘而已了,邵總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

    「就算是邵總,現在也覺得事情很荒唐吧,邵氏被步步緊逼,背後的始作俑者居然是宋家的小丫頭。」宋雲萱隱隱約約能夠聽見幾句談論自己的聲音。

    但是,這些聲音即便是傳入到了她的耳朵裡面,她也不會去想太多。

    的確,她現在的身份是宋家的小女兒。

    但是,又有誰會知道,她真正的靈魂,是應該站在邵氏高處睥睨在座所有人的顧長歌?

    宋雲萱垂了垂眼睛,沒有說話。

    就在時間一分一分越來越接近會議開始的時間,而在座的股東跟高層們也越來越焦躁,越來越不明白邵天澤為何遲遲不肯出現的時候。

    會議室的大門被人給打開了。

    一個柔軟的女聲開口道:「會議還有一分鐘才開始,你不算是遲到,天澤。」

    聽見這個女聲,在座的所有人都將視線投射到了那個說話的女人身上。

    就連宋雲萱都被那個女聲所吸引,不由自主的將視線投遞了過去。

    但是,也是在大家看見個說話的女人之後,也齊刷刷的皺起了眉頭。

    而會議桌下面的竊竊私語也開始變得越發厲害了起來。

    「怎麼又是這個女人?」

    「她只是顧總的妹妹而已,開個會都要帶著這個女人。」

    「不是說這個女人快要死掉了嗎?怎麼還能繼續出現在這裡?」

    宋雲萱聽著會議桌邊這些人的聲音微微勾了勾唇角。

    邵天澤穿了一件深灰色的西裝,挺拔俊逸,眼睛上面架著一架乾淨精緻的無框眼睛,一雙眼尾微微上挑的眼睛看誰都會讓人覺得壓力十足。

    但是,他看宋雲萱的時候卻是一個例外。

    因為,宋雲萱在面對他的視線的時候,沒有感覺到半分的壓力。

    相反的,在看見他望著自己的冰冷視線的時候,還勾起了一個優美的微笑:「邵總真是姍姍來遲啊,讓我好等。」

    宋雲萱對他開口。

    邵天澤的眼睛眯了眯,才用清冷無比的聲音回她:「在這裡看見宋小姐也讓我覺得很意外。」

    是真的很意外。

    他還以為會是誰像是毒蛇一樣潛伏在暗處盯著邵氏。

    卻千想萬想,都沒有想到,潛伏在暗處的那個人不是別人,居然是宋雲萱。

    或者說,居然是聯合了楚漠宸的宋雲萱。

    邵天澤入座,然後給顧長樂安排了身邊的位置。

    宋雲萱看向顧長樂,笑眯眯的開口:「顧小姐的身體可好一些了?我聽說顧小姐最近病的很嚴重,邵總一直在陪著顧小姐,很是忙。」

    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話,讓在座的各位股東跟高層更是覺得鬧心,也更是看著顧長樂覺得礙眼的很。

    本來邵氏就已經在走下坡路,而在出現惡意收購這個苗頭的時候,顧長樂那邊就開始三天兩頭的進醫院。

    邵氏的高層跟股東們對謠言早就已經信了三分,後來看顧長樂生病,邵天澤不顧邵氏前去陪護,更是將那信了謠言的三分變成了七分。

    在心裏面覺得這兩個人狼心狗肺勾搭在一起的同時,又擔心邵氏擔心的不得了。

    畢竟,邵氏是大家的工作崗位,也是大家的心血跟衣食父母。

    在座的任何一個人都不想要讓邵氏垮的如此之快,所以不只是一個兩個的想要讓邵天澤來邵氏主持一下大局。但是結果呢?

    邵天澤讓大家心寒的很,不僅是不願意到邵氏來主持大局,而且還一直在醫院裡面陪著顧長樂,甚至到了在醫院病房裡面閉門不出的地步。

    真是叫人心裏面發堵。

    如今,打算強制收購邵氏的背後BOSS已經出現,邵天澤過來開會就開會好了。

    居然還像是帶個掛件一樣把顧長樂給帶過來了,這是叫人看著心裏面不舒服。

    顧長樂在邵天澤的身邊一座,便眯著眼睛去瞧宋雲萱:「不勞宋小姐關心,我好多了。」

    宋雲萱任她打量,聽她回答之後,才笑眯眯的開口:「顧小姐,看夠了嗎?」

    「看夠倒是沒有,就是不知道宋小姐你是怎麼對邵氏產生這種貪婪之心的。」

    宋雲萱聽見顧長樂這樣說,一下子就想起了顧長樂跟邵天澤聯合害死她顧長歌的事情,微微笑開:「貪婪?顧小姐應該比我更加明白貪婪是一種什麼心境。」

    顧長樂皺起眉毛來:「你什麼意思?」

    宋雲萱不急不躁,開口道:「我不想說無趣的廢話,我是來開會的,邵氏做主的是顧長樂小姐嗎?」

    此話一出,顧長樂的臉色馬上就變得非常難看。

    邵天澤看著宋雲萱,開口:「宋小姐已經見過各位股東了,有什麼想法?」

    「有很多想法,」宋雲萱微笑著將雙手合起,然後看向邵天澤,「我聽說,在顧小姐在世的時候,當然不是你身邊的這位顧小姐,而是顧長歌小姐。」

    這話一說明,顧長樂的手指就攥成了拳頭,有種被刺激到的憤怒。

    她從小到大都被顧長歌壓一頭,不管是什麼事情,永遠都是顧長歌出風頭,永遠都是顧長歌被所有人喜歡。

    父親的寵愛跟希望,父親的關注跟喜歡,全部全部都在顧長歌的身上。

    明明她們都是姓顧,都是在顧城的身邊長大的,可是,全部的人都是喜歡顧長歌,她永遠都比不過顧長歌。

    即便是顧長歌死了,她也好像什麼都比不過她。

    宋雲萱看著顧長樂的神色越變越難看,手指也攥的越來越近,嘴角的微笑就變得更溫柔起來。

    然後,繼續說下去:「顧長歌小姐在世的時候,從沒有人在開會的時候坐到過我現在坐的這張椅子上面。」

    她這樣一說,邵氏會議桌兩邊參加會議的高層跟股東們心裏面都是一陣羞愧跟埋怨。

    是,的確是這個樣子。

    顧長歌的會議室很特別,永遠都在會議室裡面為自己的敵人留了一張椅子。

    顧長歌本人曾經多次成功的併購下敵手的產業。

    經過各種策略跟攻防,將對方的商業區域劃分成自己的囊中之物。

    她無疑是成功的,但是她並不滿足,也未曾驕傲過。

    因為她覺得她總有一個敵人,會在未來光明正大的坐在自己的對面跟自己交手。

    或許對方會把自己逼入絕境,但是她自然能夠絕地反擊。

    她有這樣的自信,也這樣期待著那個強大的敵人出現。

    只是可惜,那個敵人強大的不夠光明,但是陰險的讓她始料未及。

    而且,還要了她的命。

    不過,她如今,已經在一步步去要他的命。



    上一頁    下一頁